tyemp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木葉之賊手 txt-第六百二十八章 入侵雨隱村-h06hk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雨隐村一如既往阴雨连绵,密如丝线般的细雨斜倾而落,浸润得大地更加泥泞不堪。
天空乌云密布,一眼望去仿佛笼罩了整个雨之国的天空。
一座矮峰之上,蕴含着潮湿气息的风吹拂过去,几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其上。
夏树抬起手做出停止状,随即额头金辉闪烁,具有强大洞察力的白眼发动,望向远处的路径。
再一挥手,几人直接跳下矮峰,几下轻巧的借力,冲入了雨幕之中。
……
雨隐村。
阴冷的风吹入这个建筑风格独树一帜的忍村之中,拂动冰冷的雨水拍打着高矮错落的塔式建筑的外壁,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几名身披灰色雨衣的雨忍在流淌着雨水的街道上急速穿行而过,脚下的涟漪旋即就被无数的雨点击碎,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几度成为战争焦点的雨隐村能够延续至今,这种对追踪手段甚是克制的天然气候,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当然,是在雨隐村有号称半神的半藏的指挥下,而且纵然如此,雨隐村能做的也只是利用交战方的矛盾勉强顾全自身罢了。
看着那几名雨忍的背影远去,夏树迅速冲出巷道,朝着目标地点快速前进。
按照计划,油女龙马、山中风与油女取根、卑留呼,以及他分做四组,分别袭击雨隐村的学校、医院、监狱和政务大楼。
四个方位之中,学校位于雨隐村西偏南的地方,处于平民区的范围里。
医院位于雨隐村的东面,那里环境清幽,适合疗养。
监狱则位于雨隐村的北面,脱离了建筑群,周围极为空旷,任何风吹草动都不可能逃过雨忍的眼睛。
至于政务大楼,自然处于雨隐村的中央,也是一旦出现状况,就会立即吸引到无数关注的重要所在。
这种必然会第一时间引来强敌的要地,当然就需要他亲自出手了。
不过他虽然自恃有能力从众多聚拢而来的雨忍之中杀出重围,可也依然不敢膨胀,毕竟这里是雨隐村,其下隐藏着当前忍界实力可称第一之人。
所以,在他袭击政务大楼之前,其他人会先动手,吸引雨忍的注意,为他分担一部分压力。
在巷道之中穿行,他略微抬头望了眼从两侧建筑的夹缝间落下的雨水,其中蕴含着的微弱查克拉,令他确认了最令他忌惮的那位,此刻并不在雨隐村之中。
水遁·雨虎自在之术,寄居着轮回眼的六道之力中天道力量的傀儡佩恩使用的感知型忍术,术在发动时,每滴雨水都与佩恩密切相连,因此一旦有外人入侵,都会被雨水中属于佩恩的查克拉发现,进而将这信息传递给佩恩。
另外,这招忍术发动后只要不解除,雨就会一直持续着下。
所以,每当佩恩离开雨隐村的时候,都会发动这招忍术监视雨隐村的状况。
而根据一直在雨之国徘徊的根部忍者递交的情报显示,雨隐村的这场雨已经持续了两天之久,这说明佩恩外出一直未归。
虽然按照佩恩的实力估算,两天时间足以做到太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佩恩以及操纵佩恩的长门随时都可能回来,可是草忍村那边的事情必须保持一定程度的隐秘,所以即使佩恩没有离开雨隐村,他也会冒险一试。
遥遥望见密布乌云下分外阴沉厚重的雨隐村政务大楼,夏树利用白眼的洞察力,将大楼四周的状况一览无余,很快就从中找出了一条坦途。
“两名查克拉量在中忍程度的雨忍,如果顺利的话,只需一刀。”启动了静牌的力量,夏树朝着目标的方向潜行。
虽然‘信号’还没有传过来,但障碍这种东西越早铲除越好。
在雨中行走只对某些人来说才是浪漫的事,至少雨隐村的忍者对这种天气就很厌烦,只是当对这种状况无能为力的时候,唯一能做的也就只剩下适应了。
这很无奈,却很现实。
结伴在街道上巡逻的两名雨忍缓缓前行着,他们边聊天边扫视着街道两侧,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事实上巡逻队能够起到的作用一般情况只是解决一下村子里村民们的矛盾纠纷,至于间谍与潜入之类的事情,有实力更强也更专业的人去做,类似于那些大忍村之中的暗部。
所以他们只是履行职责。
再炙热的心,当发现自己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时,也会迅速被冷却。
“那座塔最近还是没动静吗?”满脸乏味无聊之色的雨忍缓缓向前走着,注视的却是脚下雨水中荡开的涟漪。
很显然,他对无聊的巡逻厌烦极了。
“没有,就连天使大人这两天都没出现。”与他结伴的那名雨忍摇头道,“不过据说之前有外人来到了村子里,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人。”
“我猜与前段时间村子里资金短缺的传言有关系……”无聊的雨忍话还没说完,就被身旁的同伴连忙捂住了嘴巴。
“该死!你不要命了!”他尽量压低嗓音,双眼慌张地四处梭巡着,确认不会有人听到这才抚着胸口松了口气,然后无语地白了眼对方,依然压低声音道:“既然知道那是传言了还敢随便乱说,难道你不知道那几个传播的家伙怎么样了吗?”
“怎么样了?”无聊的雨隐闻言略微有些迟钝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后者满脸严肃地摇头道,“而这就是最恐怖的结果,不是吗?”
听到他的话,无聊的雨忍顿时心头寒意涌现,不自禁打了个寒颤,连忙向同伴做出一个闭紧嘴巴了的动作。
对此,另一名雨忍翻了个白眼,转身走出去,边招呼道:“还是继续巡逻吧,再过一个多小时就该轮替换班……”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身前的空气忽然变得刺骨冰寒,如同凝聚成了一道寒刃,嗖地斩过了脆弱的喉管,并且余力不减,继续斩向跟在他身后,刚被吓得手脚发麻的雨忍斩去。
不过连前半段都没有看清楚,后半段发生了什么,他就更加无法知晓了,只颓然地双膝重重撞击地面,然后扑倒在了雨水之中。
流淌的雨水,随即就化作了一条血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