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mug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第五百四十四章 準備分享-z9ih4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石坚话里有话,指的正是秋生和文才两人,说到底这将军山的祸事,也是他们两人弄出来的。
九叔脸色不太好看,沉声道:“大师兄,这事的确是这两个臭小子冒失了。”
九叔话刚说完,石坚便是冷这张脸,摆着他的威严手掌一举,阻止了九叔继续说话,他道:“不用多说,这一次虽然莽撞,但是好歹手足情深,下次多动点脑子就好。”
石坚暗讽了一句,文才秋生虽然气不过,但是却不敢多说什么,反倒是石少坚这时候却挑衅地看了师兄弟两人一眼。
“没脑….”
“咳咳”
石少坚正欲开口嘲讽两人,但是这时候石坚瞪了他一眼,口中轻咳一阵。
文才和秋生这一次虽然莽撞,但是做的事情却没有半分不对,营救同门,不离不弃,昨天夜里更是以身犯险,想要救下泉清镇的镇民,光凭这点就轮不到他石少坚说点什么。
石坚不管自己儿子的尴尬,正色面对一众师兄弟道:“眼下将军山封印已破,里面的鬼将军以及无数的鬼兵都在苏醒,如今诸位师兄弟们都在,正好拿个章程如何处理了。”
“依我看,不如再次封印起来,大师兄,林师兄都在这,再加上张玄师侄也是炼虚,不比当年正一、灵山寺的三为前辈差,封印起来最为稳妥。”
说话的是之前那个打圆场的道人,他不过是阴神修为,谨慎习惯了的他,这封印起来最为求稳。
“灵清师兄,封印虽然简单,但是难保再一次被人破坏封印,到时候更加危险。”
说话的是千鹤道长,他脸色严肃,倒也不是针对谁,而是就事论事。
封印虽然最为稳妥,不会轻易招致这鬼将军的拼死反扑,但是也意味着封印有再次破封的可能,到时候指不定又是一次大祸。
九叔在上座上点点头,沉声道:“千鹤师弟说得对,当今之世,有小人背后谋划,我们尚未查清,若是封印难免被人再次利用,到时候可就麻烦大了。”
九叔的话没说完,但是在座的人都明白里面的意思。
这将军山里都是鬼将军和他的鬼兵,全都是战场上化为的鬼物,煞气盈体凶戾不凡。
而今正是破军星起,天下煞气、污浊之气四起,与这军魂最为滋补,若是留下这些东西,保不定变成更加厉害的祸害。
“这么说师弟是想要将这鬼物灭杀了?我倒没什么,但是小玄他新进炼虚,你考虑过吗?”
石坚声音依旧沙哑,言语冷漠,在他眼中张玄不像他和九叔一样,都是进入炼虚有好一段时间的人,手头上也没有师傅传下来的重要秘法。
若是这么贸然的灭杀鬼将军,那时候只怕会有危险。
说到底,石坚作为茅山的大师兄虽然心性不好,但是这时候却还不是什么坏人,对张玄也不是不闻不问,只是有个坑比儿子,他太过溺爱罢了。
石坚的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张玄的身上,显然许多的道人都是这般的看法,张玄虽然已经死炼虚,但是只怕手段还不强。
蔗姑这时候出声劝道:“就是,阿玄这才刚刚突破炼虚,面对那个百多年前的鬼王,太危险了。”
只有四目道长和千鹤道长两人憋着笑,危险,开玩笑吧,当初这家伙可是肉身暴打尸王的存在,要不是这次鬼兵太多,怕应付不过来,只怕师兄和这小子两个人就搞定了。
一休大师也是面露古怪的神色,好家伙原来茅山这群道士也不知道这小子厉害。、
九叔这会却是不好多说,看向了张玄,示意他自己来说。
张玄笑了笑,身上的气势放了几分出来,手上的剑指画符,顷刻便是画出了一个带着雷光的道字,淡金色气息不凡。
他道:“多谢师伯和师叔们的关心,弟子进入炼虚也有些时日,自保的手段还是有的。”
张玄的气息没放出多少,但是这酒楼内的碗筷酒杯却是被震落了不少,石坚是脸色微变,好家伙一手符箓竟然是这么厉害。
他镇定了神色,沉声道:“既然如此便将这将军山灭了,永绝后患,让那些魑魅魍魉利用不得。”
石坚也是果决,既然张玄不比他和林九差,那么在自保的前提下,灭了和鬼将军便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情。
那鬼将军虽然厉害,堪比许多炼虚老牌,但是实三个炼虚的围攻,还有诸多的茅山道人阻拦鬼卒,那这鬼将军就算是自爆也留不下三人。
“师兄,我看还是稳妥点行事,先布下九宫八卦阵将这将军山围住,把那些鬼卒和副将隔绝开在动手也不迟。”
“师弟!你是觉得我不是那个鬼将军的对手?”
石坚脸色不太好看,九叔这话紧随着他方才那一番话说出,看起来的确有几分落了他面子的模样。
九叔听到石坚这般冷声的话,便知道石坚这是又被刺激到了,沉声解释道:“师兄,这两日那鬼将隐藏在这将军山不出,吞服月华之精,更是聚敛了无数的阴煞之气,只怕会更加厉害。手下副将和鬼卒能够结阵,师兄弟们会有危险。”
九叔考虑的周全,虽然他们三个是炼虚不假,面对鬼将军就算是它自爆也能全身而退,但是不代表自己的师弟们能够在这鬼卒的军阵下全身退而。
结阵分割,便是一个破局的好办法。
石坚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只不过风水阵法方面没有九叔精通,因此一时之间却是没有想到了这茬。
这会被九叔率先提出来,自然是心中不美。
但是眼下这个方法却是最为合适的方法,他冷哼一声,说道:“哼,既然如此就去准备吧,别再出什么乱子。”
石坚长身而起,大步离开了这酒楼,事情已经讨论完了,留下来已经不是他的主场,风水阵法向来是他那个讨人厌的师弟逞能的领域。
石坚一走,许多的道人便都不在久留,站起身来与九叔道别,都说是准备九宫八卦阵去了,纷纷离场。
两个师兄不对付,而且隐隐还涉及茅山掌门之争,没有谁会愿意夹在里面,不过他们的告退倒也不是单纯的避事,却也是真的准备东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