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e39h火熱玄幻小說 雲起瓦羅蘭 ptt-第803章 最後的財產鑒賞-tqvzp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不朽堡垒,西城区。
“这是…坚壁清野啊。”
顺着暗号而来的道森看到一座无花、无树、无守卫、无佣人且杂草横生的荒芜城堡,而且这还是一座在主路附近的大型城堡,可即便如此也没有任何人经过此地。
虽然还是第一次来,可这种景象还是让道森想到斯维因。
根据他前几天得来的消息,这应该就是杰里柯家的祖宅,亦是最后的财产了。
普雷西典的战败,让斯维因成为了众矢之的。
他因为见不得任何中饱私囊、对帝国不利的铁面无私做法曾得罪了太多贵族,但也获得了军队全体的尊重,其中不乏一些新兴贵族对他唯命是从。
而且普雷西典战败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是以哪怕是恨斯维因恨得要死,怕的要命,也没人敢提出要将他送上断头台。
这就给了斯维因反击的机会,他果断拉拢古兰宁、特维因两大元老级贵族将除祖宅外的家族封地、矿场、农场,金银珠宝等等近乎所有财富都交了出去,亲手葬送了杰里柯家族历代祖先,数百年千年积累下来的惊人财富。
在这样惊人财富的诱惑下,这两家元老级贵族站了出来,他们义正言辞的说了很多斯维因的功劳,甚至连皇帝都说动了,然后又暗中拿出一些利益分给其他贵族,让他们对斯维因的审判在虎头蛇尾中结束。
最后的结果是保留杰里柯家族的贵族头衔,斯维因禁闭在家不得外出,没有期限限制,表面上等于说是要软禁他一辈子。
可实际上自从斯维因回到祖宅,并且主动遣散仅有的几个打理庄园的仆人后,就开始有鬼鬼祟祟的人在附近游荡。
那些本该维护秩序的卫兵,从那一天起就再也没经过这条主路,选择性的忽视了自身职责,这意味着什么已经很显然了。
于是斯维因再也没出来过,可那些进入杰里柯家祖宅的家伙们,也从未有一个活着出来,整个城堡因为无人打理而变得荒芜破败,没有一丝生气。
知道斯维因有拉默力量的道森很清楚他不会有事,更不会死,可其他人不知道。
他们还以为斯维因是那个决胜于千里之外,自身虽有武力却不足为奇的家伙,自然会暗杀失败。
于是理所当然的一些流言蜚语出现,什么斯维因已经死了但是变成恶鬼徘徊其中,什么里面有可怕的魔偶会杀死任何入侵者,亦或是属于杰里柯家其他的亡魂正在与斯维因算账,容不得其他人靠近等等传言。
而暗杀不成,明派大股力量又是践踏帝国法律的贵族们无计可施了,毕竟斯维因还保留了公爵的贵族头衔。是以他们只能捏着鼻子认倒霉,暂时结束了对斯维因的暗杀行动。
但道森清楚,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将杰里柯家族财产瓜分的贵族们尝到了甜头,就必然不可能让斯维因继续活着,让他有机会夺回去。他们会在暗中积蓄起足够强大的力量,然后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派人冲进祖宅内将斯维因杀了,这样他们才能安心下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杀不了他,你们等死吧。”
最后瞥了一眼城堡的道森,转入一处阴暗无光的小巷,很快听到的脚步声从另一侧到来。
“大人,是您吗…”
笼罩在黑袍下的阿蕾尔看不到表情,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道森还是能感觉到的,便出声说出暗语:“我是宝石商人山姆。”
“呼…您不是说晚上才来吗?”
“计划有变,我本来打算来拿情报的…碰上你正好,说说看为什么将存放情报的地点改在这里?”
“上次的被察觉了,有人在追查我是否真的死亡…以前的路子都不能用了,所以我只能选择使用祖宅地下的各种暗道。”
“那…”
“表哥知道,但他什么都没问。”
出人意料之外的回答让道森脸色凝重几分,他伸出手接过阿蕾尔递来的情报,一目十行的扫过后随手将其化为灰烬,目光连连闪动:“旧城区,看来是必须去一趟了。”
在他到处于境内放“烟花”的威胁下,帝国贵族们一开始自然是极为愤怒与不屑的,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报复过来的敌人,于是便派出大量人手铺天盖地的找人。
可是道森有银熠小世界在,可谓是来无影去无踪,任凭贵族的私兵们如何寻找都不行,以至于他们不得不考虑炼金炸弹在家里爆炸的可能性。
在此期间还有一些声音出现,那就是请斯维因出来抓住他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可是好不容易才让斯维因退场的贵族们,很清楚不能让他再获得任何权利与力量,不然只会功败垂成。于是他们才做出令很多人都惊讶不已的退让选择,对外宣称不主动使用炼金炸弹,以此来平息这种恐怖的报复行为。
当然他们也没忘记花大力气将炼金炸弹描述的无比可怕,让诺克萨斯人不会产生太大排斥心里。
这就导致随艾弥丝坦回归的辛吉德,明面上遭到帝国的通缉无法现身,只能暗中消失在大众的视线内。
也幸好阿蕾尔是个龙蜥狂热爱好者,借此认识很多名门贵族有很多线人,这才从贵族们的交谈中,查出辛吉德是在旧城区附近失去踪影。
旧城区是很可怕没错,可对扎阿范家来说不在此列,而如今人人喊打的辛吉德去这里也很安全,不会有任何暴露的可能性,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举多得。
“你想说什么,不要顾及…说。”
“是,旧城区可是千珏教团的地盘…”
“没关系,我很强。”
没有什么信誓旦旦长篇大论,一句简单的“我很强”便让阿蕾尔眼中出现几分狂热,可使用了情绪调动魔法的道森心中却一片沉重。
千珏教团可是被无数诺克萨斯人所信奉的,虽然他们的职责与政治、军事无关,只为将死之人与死者服务,可再这么说这里也是千珏的地盘。
说不定他现在就已经被盯上了,又或者说对方大度不与他计较。可他要去探旧城区的话,万一在里面出点什么意外与人交手,岂不是会被看做是对狼灵的挑衅,从而引得对方出来教训他。
即便是成为瓦斯塔亚霞瑞实力得到飞跃的进步,道森也不想与身为死神的千珏敌对。
“是,您就是最强大的存在…请吩咐我接下来的行动!”
“按兵不动,保护好你自己就行。”
“可是…”
“那就帮我给斯维因传个话吧…”
“您说!”
见阿蕾尔神情极为低落的道森改变注意,迎着她又振作起来的目光,露出一丝笑意:“告诉他,拦住他认为不该来的人…否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