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784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餮仙傳人在都市》-第1681章看書-sa14p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
古争转念一看,看着上面那块石碑,身形极速飞起,手中的云荒剑闪着金芒朝着上面削了过去。
“嗡”
只见那石碑血光一亮,无数细密的文字从碑文中漂浮出来,在身体外面形成一层护罩们,恰好挡住了古争的突袭。
一声磨牙般的酸声从上面升起,古争的身形在上面一划,大片的金色光芒从上面暴起,却没有击穿那道防御。
而就在此时,一股巨大的气势从过来的通道涌过来,之前和古争交手的那个带鱼率先冲了出来,而身后紧跟着阴沉着脸的黑影。
看到这里面,古争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很显然对方那个恐怖的家伙还没有出现,那扇门应该还在继续朝着这边开着。
“不得不说,你的谋算真是厉害,竟然还有余力去那边盗取玉璏,甚至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一上来这个黑影就看了一眼大厅的众人,最后眼睛盯在古争的身上。
那玉璏他当然知道,可惜的是,那其中已经蕴含着一丝大道在里面,除了人族血脉之外,其他人谁也无法使用,这才让他用血祭的办法,先把云荒剑本体给侵占,可惜的是,现在看来似乎是晚了一步。
“哼,你的底牌呢,是不是已经放弃了,我告诉你,这一次你过来是失算了。”古争手持云荒剑,只是随口一说,自己下一刻迅速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他还能感觉到心底深处的心怵,明白那扇门根本没有关闭,如果耽误太长时间的话,那么等到对方上来,自己这边就难办了。
于是先下手为强,手中长剑一指,思思金光沿着上面缠绕而上,对着黑影就是一剑劈砍过去。
只见黑影眼瞳忽然一阵血光毕现,红色的眼珠在里面飞速旋转起来,仿佛看穿古争的一切动作,从容不迫之间往后一退,一道金线从他的面前飞速闪过。
古争身形在空中足下微微一点地,身形猛然一个加速,身影在半空陡然消失,下一刻,就突然出现在黑影的右后方,剑尖直朝着对方腹部捅了过去。
而此时黑影手中一举,一个白骨长剑陡然出现在他的手上,朝着侧面一架,恰好挡住了古争的侧袭。
一声气浪从两者之间轰然炸起,古争看着这把仿佛兽骨炼制,通体散发玉白荧光,剑身有些弯曲,竟然丝毫无损的挡住了云荒剑的锋芒。
“你只是仗着玉璏而已,实际上连这把剑如何使用都不知道,根本不配,所以你还是留下来吧。”看着近在咫尺的古争,黑影猛然一声大喝,冲了上来。
同时在半空,白骨长剑身上一亮,往前一挥,古争周围顿时升起一阵阵阴风,一股刺骨的寒意,透过他的护罩,直冲他体内,让他不禁打一个寒颤。
随后古争整个人猛然一使劲,朝着后面翻滚回去。
不过黑影却在他后退的同时反而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猛然朝着古争的身影横扫过去。
只听“铮”的一声锐响!
古争在感觉身后的气息,同时朝后横扫而去,和对方在半空撞在一起。
两个人几乎同时感受到那股巨力,纷纷朝着各自的方向后退几步。
“畜生,尔敢!”这边宋山一声怒吼,看到那个在天空直流的带鱼,此时看到古争后面对自己,身形一摆之下,就想冲上去。
不过却被一个人影立马冲了过来,一把重枪在空中挥舞几下,把它给逼退回去。
“谢了!”古争缓下身子,对着宋山说道。
至于昆羽他们此时,已经躲在机缘的角落中,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掺和进来。
“这个畜生就交给我了,不过你要想办法把这里给击破,我可不知道还有第二个出口!”那宋山气势一凝,如同一座山峰,站在带鱼面前。
“放心好了,对付这个小角色,我还是手到擒来。”古争玩笑般的说道,但是实际上心里却越发的凝重,这个黑影虽然自大一些,可是真的是有料。
这个等级的敌人,根本不会有那种仰仗天赋的废物,哪怕再废,也无比的聪明。
“哈哈,可笑,手到擒来,我活了那么久,还真是被人第一次如此贬低。”这边黑影听到之后,嘴边露出一丝冷笑,不过语气却丝毫没有波动冷静的可怕。
他的话音刚落,手中的白骨长剑微微一晃,大片的阴风凭空而起,形成一道巨大的惨白色旋风,朝着古争冲了上去。
“贬低又如何,你挡我去路,还怕被人说。”古争嘴中说着,手中的云荒剑上冒出万丈金光,被古争猛然往前一甩,一道石墨板大小的金球凝聚而出,瞬间冲了上去。
“轰”
那道阴风只是稍微抵抗两刻,就被轰碎成漫天劲气,而金球则是气势不减的继续朝着的黑影冲去。
那黑影微微一蹙,这云荒剑虽然说着自己不在乎,可是再起加持之下,威力当然和普通不一样,连阴风纱都能轻易的被破开,看来对方也不是完全没有掌控。
不过他没有慌张,微微一张口,立马飞出一些血雾,在面前继续的凝聚成一个血色大网,朝着对方金球一罩而下,直接把对方给困在半空,无法前进寸步。
而黑影正想在进一步之时,忽然只见面,那金球之上一丝雷电陡然闪出,同属无数的金色符文在其中冒出,更是加大的其中的气势。
下一刻如同爆炸一般的雷光朝着四周陡然击去,周围包裹的血色巨网轰然崩碎,同时一把金光闪烁的小剑从中破空而出,朝着黑影斩了过去。
那上面凌厉的剑气,丝毫不在他之前的掌控之下,只是方一看见,就来到他头顶之上。
黑影就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被对方给分成两半。
不过关键时刻,黑影手中一转,一个血色的镜子陡然出现在手中,化为一道血色光芒瞬间覆盖在身上。
等到金剑降落之际,已经完全把他给覆盖下去。
“轰”
而古争看着那强大的如同血茧的防护,从中可以感知到那强大的防御,心念一动,强大的金光在即将斩下之时,顿时爆裂开来,化为无数头发的剑光。
无数“砰砰”的撞击声在空中响起,等到光芒散去,整个血茧上面出现无数凹陷,上面还有无数剑意在其中弥漫,可是还是没有击破这道防御。
“伪装的不错,要是其他人说不定都遭了你暗手。”那层血茧流水般从上面落下,再次聚集成小镜被黑影握在手中,黑影赞叹的说道。
“嗖”
不过他的话音还没有落,手中的小镜微微一闪,一道血光陡然冲上面闪出。
古争一惊,身形猛然朝着侧面一闪,不过在躲闪的同时,心中却暗叹一声糟糕。
这道攻击根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身后不远宋山。
宋山哪里想到那边的偷袭,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躲闪,只能背过身子,身子上面闪起一丝丝灰雾,在背后的位置,升起一道护罩,来挡住那待遇的冲击。
而自己手中的重枪在手中,反而朝着那血光一刺而出,硕大的黑芒在上面升起,手中的重枪前段,再次化为一个蛟龙,朝着这道血光一口吞了下去。
“砰”的一声,宋山的身子朝着前面飞了起来,一口鲜血顿时从空中飞起。
不过在半空当中,宋山脸色猛然一变,来不及调整身形,身子一扭转,顺势把手中的重枪朝着后面直接扔出。
那个带鱼已经飞速追到身后,张开那巨口,想要一口反把宋山给吞下。
只见一道黑芒在空中闪过,顿时射入它的嘴中,还没有等它痛苦哀鸣起来,一股强横的气息在嘴巴爆发,大片的血光轰然爆起,无数的剑影从其中肆无忌惮朝着外面爆发这。
带鱼的大半个嘴巴直接炸为粉碎,大片的鲜血从上面落下,在这一击之下,
“废物!”
那边黑影看到这一幕,脸色铁青的说道,原本如此大好的局面,被对方的贪功给废了,不过谁它也没有想到,那血光之中还有被他隐藏起来的剑意。
原本是给宋山一个惊喜,却没有想到,阴错阳差之下,结果把自己的宠物给废了。
而宋山则是一脸后怕,哪怕武器彻底坏了,也不觉得心疼,因为他确实没有觉察那隐藏的阴毒,真是在自己手中爆发出来,那么自己毫无防备之下,肯定倒了大霉。
“唰唰”
那边黑影也是懊恼一下之后,手中的白骨再次一晃,在头顶之上一个个白骨剑影从上空浮现,随即趁着宋山在后怕之时,快速朝着对方攒射而去。
“接着!”古争还以为对方使朝着自己发起进攻,发现他的小伎俩之后,迅速挡在对方攻击路线之上,手指一挥一道巨大的金色光幕升起,把那些白骨剑影统统都挡了下来,顺便还把一把武器给扔了过去。
这边宋山接过之后,随后挽过一丝剑花,就朝着那边带鱼冲了上去,自己没有合适的武器,但是对方更是处于重伤状态,还不如自己。
“呵呵,想要比谁的剑多吗?”古争看着空中漫天的剑影,依然在空中停留着,微微一笑。
但是脑中却有些急切丝毫起来,自己被对方给拖在这里,上面的那个石碑,自己根本没有时间打破,自己不能再耽误了。
在话音刚落,古争竟然把手中的手中云荒剑给扔在头顶之上,随后整个人伸出双手,分别在虚空刻印,两个不同古朴的繁琐的符文顿时在眼前升起。
本来黑影还不在意,对方能搞什么名堂,结果眨眼间这两个纹络一出现在空中,浑身金光闪烁之下,一股难以言状的古朴苍凉气息,顿时从上面发散出来。
随着手掌上前一掌打去,两道符文化为两道光芒,直接没入上面的云荒剑中,真个剑身之上,爆发出如同骄阳的金光,让一直注视着的黑影不禁眯一下眼睛。
虽然他不知道古争到底想要搞什么花样,可是知道不能让对方如愿以偿,空中蓄势待发的骨影连同手中的白骨长剑,一起冲了上去,他倒是没有过去,生怕有什么陷阱。
可是在那些剑影刚刚飞去在空中,兵器相交的声音顿时响起,非常的突兀。
“铿锵,铿锵!”
整片空中突然一片安静,那些骨影和骨剑在空中陡然停了下来,一动也不动,哪怕身后的黑影连连操控,但是仿佛已经和那上面失去了联系,根本无法操控。
那漫天的金光轰然在空中炸碎,点点金点从空中飘然而下,不过还在半空当中,全部都化为一道金色剑影,散发着无尽的剑意,所有全部都指着黑影。
就连那骨影在身上沾染上金光之后,仿佛背叛了黑影,也同样剑对着他。
黑影见势不妙,连忙收回了骨剑,还遣散了大部分骨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招式也能反叛。
同时身上红色火焰猛然升起,一道火红铠甲从身上浮现出来,加上几条黑色的细纹装饰,看起来威猛之极。
“就让你尝尝这万剑齐发的滋味吧!”古争稍微喘了一口气,然后手中朝着前面一指喝道。
“去”
随着古争一声爆喝,高空中的剑光纷纷一声齐鸣,所有的剑光纷纷朝着云荒剑聚集在一起,形成一道剑海。
然后再它的带领下,朝着黑影铺天盖地的冲过去,仿佛蝗虫过境般,把大半个天空给全部覆盖。
如此庞大的数量和那无穷的剑影,让他脸色一变,这股威势大大出乎他的预料,哪怕身上的血甲都无法给他带来安全感。
眼看着那飞剑洪流就要淹没他之时,他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之色,一个仿若心脏的血球被他给他拿了出来。
那心脏一拿出来,就发出“砰砰”的声音,如同心脏一样跳动几次,这边黑影猛的催动血球,大片的血光从里面汹涌的喷射出来。
一圈圈密集的红色光波从身边陡然而出,朝着四周扩散出去,形成一个数丈大小的血色结界。
看看做好这一切,那洪流就把他给吞没下去。
在他的周围,全部都被密密麻麻的剑气给包围,不断的消耗着那坚固的血气结界,几乎肉眼可见半的被一寸寸压缩,一点点被消磨后退,不断朝着他的身边缩小着范围。
但是总归来说,暂且挡住了对方,而且那强横的剑意也无法穿透这血色结界。
古争那边见状,手中再次加持一番,周围再次浮现万丈金光,演化成剑影继续夹攻,只不过大部分都在外面盘桓,等着里面的剑影消耗完毕,再次冲进去。
这边黑影脸色更是沉到发黑,自己能感受那道强大的压力,血色结界每消减一分,身上那股压力就强大一分,口中已经有丝丝血迹流了出来,自己想要保留的想法简直就是可笑。
在去心疼这个血球,自己的小命都没了,想到这里,他手中突然冒出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朝着下面的血球重重的刺了下去。
“砰”一声心脏跳动声音,引得虚空都为之一颤,大片的血液从中间被刺穿的缺口冒出,在他的面前化为一头血龙红龙,直接穿过结晶,冲入外面的剑阵当中。
那血龙原本只有几尺之大,冲到外面之后,身形几句涨大起来,仿佛一条血色大河,在这周围横冲直撞,许多剑气虽然没有被对方给撞坏,但是却被装的乱七八糟,极大减轻了里面的压力。
在后面源源不断的暴增血气下,甚至都开始有些积蓄朝着外面反弹扩张出去。
古争面无表情,但是鼻子和耳朵中已经冒出一条血线,如此强大的法术,哪怕现在古争都有些吃力,不过这一点代价也值得,只要把对方给击杀或者击伤,那么一切都值得。
看着那边那条血龙肆无忌惮,古争手中法决再次一变,在外面乱成一团剑影齐刷刷朝着外面一撤,随后所有剑尖对着血龙颤动着,把它给包围在其中。
随着古争手掌一合,漫天的剑影瞬间朝着里面轰隆过去,血色长龙浑身一转,只来及把其中一面给横扫开来,可是后面依然排列着剑影。
下一刻血龙身上插满了剑影,瞬间崩溃散开,重新化为血光朝着下面流了回去。
“咔咔”
随着血龙的崩溃,再加上古争特意的控制下,那层血幕更是朝着后面回缩起来,甚至隐约都能看到里面的黑影。
不过此时剑阵的威力经过那么长消耗,也降低了两层,别小看这两层,在看到对方那防御力极强的盔甲,古争就知道,现在余下的威力,已经杀不死对方,但是重创对方不成成问题。
眼看就要击破对方的防御之时,忽然整个空中猛然出现一声巨大的龙吟之音,整个空中都为之一颤,两种都受到了影响,所有的剑影在空中齐刷刷一滞,朝着下面掉了下去。
虽然很快就被古争给再次控制,可是这边黑影趁机离开自己的位置,同时手中一个血珠瞬间捏破,一道血光瞬间冲到古争眼前,速度之快,根本没有让他有反应,只是恰好手中一抬,那道血光没入他的手臂上。
古争一看,一个血红色的红点出现在上面,但是却古争却感觉不到任何不适。
正在疑惑这个东西在干嘛之时,下一个瞬间,古争心中响起疯狂的警报之声,仿佛死亡极具昂降临一般。
古争脑子不再犹豫,收招一招,云荒剑从剑影中倒旋而归,同时那些剩余的无数剑意纷纷跟着归来,在古争面前竟然层层叠叠交叉在一起。
在那边宋山的不解下,竟然做出一副全力死守的样子。
要知道刚才还压着对方打,而且现在那黑影并没有发出攻击,只是在远处冷笑着看着这边。
“呜呜”
就在这时,一声风啸声从通道中响起,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接近着。
这边宋山刚刚一听见,还在想着到底是什么声音,一股黑色巨浪从通道中涌现出来,仿佛一个远古猛兽般,直接把古争连同剑阵给吞了下去。
同时那股巨狼裹挟的气势,更是如同一道道金仙巅峰的攻击朝着四周疯狂的宣泄出去。
“古争!”
“古公子!”
那边纪义脸色猛然一变,和旁边的人几乎同时喊道,不过感受那股强大的气浪,纷纷都无暇顾及那边,在自己面前布下一层层五光十色的护罩,先挡住这一波余威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