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5nm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572.哦豁,完蛋閲讀-my71m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姬发带人登山查探,山侧是悬崖峭壁,没有取巧过山的办法,山下是流沙河,绕不过去,山中道路崎岖狭窄,难以行走,林深且密,藏下数万兵马,也是小事一桩。
埋伏之地已经找到,姬发非常满意,当下便率兵返回营中。
回到营中时,天色已黑。
姬发轻咳几声,面上浮现不自然的红润,他便唤来南宫适,吩咐道:“大将军,孤小憩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你叫醒孤,孤要趁夜率兵上山,营中之事便拜托你了。”
南宫适闻言劝道:“大王已数日没有好好休息,今日好不容易找到了适合埋伏的地方,不如多休息一会,不必急于一时。”
姬发摆了摆手道:“时机地点皆已有安排,自然是越早越好,谁知道商军会什么时候抵达?”
南宫适叹了口气,看着姬发眼睛里的血丝,却是说不出话来,半晌后,才无奈道:“好吧,大王好好休息,到了时辰末将再来。”
姬发点了点头,甲胄也不脱,躺下的瞬间便沉沉睡去。
半个时辰之后,南宫适来到营帐,却发现姬发已经醒了。
南宫适拱手道:“大王,我已提前整军,将士们随时能够出发。”
“好。”姬发黑眼圈未消,眼中血丝稍稍淡了点,他点点头,道:“相父方才有传信,已派来数将快马支援,可保万无一失。”
姬发踱步走出营帐,月光照亮了出兵的道路,待到临近天明,终于抵达了山中,姬发这才令士兵散开来,进入山林休息。
不过休息时,必要的警戒也不能少,必须在商军抵达的第一时间发起进攻,如此,姬发只怕又是数日睡不好觉了。
几日后,石不凡就和姬发预料的一样,隐匿行踪后,一直沿着流沙河行军,不多时,便接近了这处山路。
起先,石不凡还谨慎的问了探子,那探子道:“前方山路险峻,丛山峻岭,道路难行,余下只有水路一条,我已经入山中探查,并没有发现什么。”
思量一番,石不凡便下令继续进军。
见山路难行,树木茂盛,副将劝道:“将军,山中险要,若是有埋伏,只怕难以抵挡,一路上只有这处山林容易埋藏伏兵,不如再多派些人手打探一番,搜搜山,确定没有伏兵,再继续进兵不迟。”
石不凡摇头:“刚才已有探子来报,并没有发现什么,若有伏兵,怎么会探不出消息?这处山林草木茂盛,道路难行,本就行军缓慢,若是大规模搜索,谁知道还需多少工夫,我部想要趁着周军大败一场立足不稳的机会发难,必须尽早抵达才行,若是晚了时间,将士们疲惫之下,周军又重整旗鼓,反倒失去了突然性。”
那副将指着前方山林,依旧不死心,道:“正是难以大规模搜索,才更要谨慎行军,万一中了埋伏,该如何是好?”
两人争执许久,谁也说服不了谁,石不凡虽然得纣王赐名,又是敢当军的主将,可他却从没有因此觉得自己比他人高一等,反而因为手底下的将士都是和他一样奴隶出身,许多还是从西岐逃到朝歌的逃奴,极有共鸣,除了在军队中是上下级关系,平日的感情也十分不错。
这就是将领与士卒关系太好的麻烦之处,若是换做在子受的言传身教下,彻底领悟了兵将有别的鲁雄在此,说什么就是什么,绝无异议。
而且石不凡在萧银叛乱时勤王救驾,忠勇这点毋庸置疑,能力却只能算一般般,此时也拿不定主意。
石不凡一顿抓耳挠腮,最后才妥协道:“那就再派人搜索一番,若无伏兵,再行进军!”
虽是再搜索一番,但大多数人都和石不凡的想法一样,没什么警惕性,而且他们都一同在老姬家当过奴隶的将士,不仅迫切想要进军,还存着一雪前耻的念头。
他们现在已经是士兵,不再是奴隶,但还不够,如果能在战场上把曾经做奴隶时的主家打的落花流水,这该多爽啊!
在这样焦急的心态之下,第二次搜索只是草草了事。
山林深处,姬发面不改色。
他知道商军有探子搜山,也知道一共来了两拨人,不过对他而言,是否被搜出来都无所谓。
若是被搜出来了,那就直接打,能杀多少是多少,反正他们的主要目的是抵挡这些商军,让南北的两路商军不能趁虚合围夹击大营,反正他们在深山中躲藏了数日,早已熟悉地形,无论是进是退,都掌握了主动。
若是没有被搜出来,那更好,等北边的这一路商军都来了,直接伏杀,杀他个天翻地覆,彻底解决这一路隐患,再掉过头来对付南面的商军,就极为轻松了。
好一会儿后,商军士卒退去,一番敷衍了事的搜山行动,自然没有将隐藏在山林深处的周军找出来,可以说,对周军而言,这是最好的情况。
不过在石不凡看来,这是对他而言的最好情况,心里一颗复仇之心烧的火热,见探子归来,他脸上满是喜色,等过了这山林,距离周军就不远了,他大手一挥,吼道:“行军!”
副将见此,也点头称是,搜两次都没搜出来,那多半是没啥问题了。
随着石不凡一声令下,大家开始向着深山行去。
密林之中,姬发对着身旁的副将下令道:“商军进山了,没有防备,传令下去,等商军全都进入山林之后,再杀下去,大军分为三部,一部直冲前军拦截,一部断绝其退路,最后一部随孤冲杀,争取将商军一网打尽!”
“是!”
山路狭窄难行,便是早就熟悉道路的周军,也花了好一阵功夫才按着姬发的指示埋伏到位,更不用说第一次入山的商军了,大部分将士不得不低头看路防止踩踏事件,因而更加忽视了身边的危险。
“杀啊!”
当最后一个商军也深入山林时,忽的,山林最深处传来一阵穿云裂石的喊杀声。
一支兵马直冲前军,一支兵马封堵后路,姬发更是亲自上阵,挥剑冲杀。
有心算无心,何其简单,石不凡只觉得两眼一黑,哦豁,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