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fita優秀都市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 ptt-七百八十七章 暗線閲讀-23fpe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易冰薇绝没想到她的这句无心之言,竟然那么快就应验了,
第二日上午,她就听说了阮红尘被道宫律堂的人给拿住了,拿捕的过程中,阮红尘拼死抵抗,受了重伤。与此同时,第三房房长刘伶也被捉拿。
只是在捉拿的过程中,刘伶作乱,造成了不小的杀伤,其中,两名教授阵亡,整个道宫几要化作血色。这是道宫自八千年前设立以来,爆发的仅有的一次内乱,影响之大、之深远,难以估量。
旁的不说,只提一点,自此事后,道宫开始全面排查,上追六祖下查三代,政审不过关的,一律清退。
作为揭发此案的许易,自然成了万分受人瞩目的存在。如此天大功劳,道宫内的大人物便再是要装睡,这回也得被惊醒了。
一个优秀学员的名额,是没办法不给许易的。因为揪出邪庭内线,整个道宫掀起滔天风浪,许易却躲在洞府内,自享清净。然而,身处暴风眼,便是想躲清静,又哪有那么容易。
谢东风噼里啪啦扯动着洞府外的禁制,许易便想装睡也不行,只有开门迎客,谢东风冷哼道,“你小子是点火就破,险些没把道宫上下炸个天翻地覆,自己个儿在这儿享福,门也没有。”
虽是喝叱,但许易如何看不出谢东风的满面春风,笑道,“舍长大人,旁人恐怕要怨我弄出这滔天风波,你没道理不高兴呀。”
谢东风正色道,“凭什么我要高兴,你以为多你一个优秀学员的名额,我能得多少绩效?少自作多情。你小子这一作妖,可是把老子顶在前面了,我这前前后后要擦多少屁股,你到底知不知道。”
许易道,“能者多劳,不如此,上面岂能知道舍长的能耐,又岂会有意晋升舍长大人为教授。”
谢东风顿时尴尬了,梗着脖子道,“听谁说的,少胡咧咧。”
他本来是不打算告诉许易的,先借着这股子气势压压许易,可他没想到,许易虽闷坐洞府,消息灵通着呢。现在好了。这个机会,是许易创造的,
他必须要承许易的人情,既承了许易的人情,他还怎么豪横。
许易笑道,“不瞒舍长,上面也找过我谈话,我可是实事求是说了不少舍长的好话。”这纯粹是谎话说到白日见鬼,上面何曾找他谈过话。
偏偏谢东风还真信,他可是知道,上面为了许易这个优秀学员的名额,可是产生了不小的争论,最后,还是以绝对多数通过了,给许易优秀学员的授予。
如此一个高光学员,自他从教以来,漫说是见,听也没听过。
上面对许易格外青眼,愿意听他的意见,谢东风认为,还真不是没这个可能。
当下,他冲许易重重抱拳一礼,“这个人情我受了,你小子放心,谢某从不白白受人之礼,今后必有回报。对了,我今番叫你来,可不是来喝叱你的。再说,叱责你,是山长大人点的名。披你是为了爱护你。行了,你也别跟我装熊了,律堂那边要你去一趟,似乎是审讯阮红尘不顺,要你去帮忙。”
许易皱眉,“我能帮什么忙?”
他心中虽不情愿,既然是律堂点了名,他也只能走这一趟。律堂的刑房并不如凡俗刑房那样,整得鲜血淋漓,明亮异常,整个装饰呈粉色系,反倒显出几分温馨。许易在三号刑房见到的阮红尘。
过来的时候,负责三号刑房的龙典狱已经明说,阮红尘交待得很干净,喊许易过来是因为阮红尘在交待之前,提的唯一条件,便是想见许易一面。律堂铁面无私且说话算话,此番招许易前来,便为兑现承诺。
尽管猜到阮红尘定然是在律堂的刑房中吃了大苦头,可再见阮红尘时,许易唬了一跳,阮红尘已化作个淡淡光影聚成的形象,明显是肉身已消失无踪,这虚影乃是命轮显化而成。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余庆并不知道我,古北庭尚存,你应该不知道是我,当然,你可能会怀疑,但若只是怀疑,你不会下如此重注,直接对我动手。”阮红尘开门见山。
她是被诱捕的,许易直接三两句话一诈,便动手了,她瞬间被擒,许易搜到了她的星空戒,从中拿到了证据,进而牵连出了刘伶。这一切说来简单,但若是许易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万万不敢赌的。
因为他的身份是学员,而阮红尘乃是教谕,学员对教谕动手,便是以下犯上,这是最令道宫这个为天下仙官师表的圣洁殿堂最最忌讳的。所以,阮红尘行将命轮散入轮回之际,还在纠结此事。
许易对阮红尘没有丁点可怜,此人自作自受,隐藏在暗处出手,拿易冰薇作伐,险些害死了他许某人,对这样的蛇蝎妖女,许易没有仁慈。
许易含笑道,“按我的意思,你死不瞑目,才合我心意。但易冰薇求我,让你走得体面些,我可以给你答案。”
阮红尘松了口气,“你果然对她情深义重,其实,你们第一次照面,我就在朝晖堂外,你的眼神里根本没有常人那般的欲念,是一种说不出的无限深情。可叹那古北庭徒有虚名,若是肯听我言,或者由我来操盘,只要死死拿住易冰薇,要你东便东,让你西便西,如何会落得如此地步。”
当初,许易进五月山庄后,折腾得古北庭毫无办法,古北庭给一人去消息求教,这人正是阮红尘。
许易道,“你说道得对,但也不全对,我会在乎易冰薇死活,除了是故友托我看顾她外,许某心中还有正邪之别。”
阮红尘哂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肯说实话,口是心非,你和易冰薇果然天生一对。”
许易挥挥手,“都这档口了,你还要呈口舌之利?命轮都快散了,你的八卦之火,还在熊熊燃烧,要不要听正经的,若是不听,我立时便走,我可没工夫跟你瞎耗。”
阮红尘盯着许易,缓缓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