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i7z超棒的都市异能 神話版三國 ptt-第三千六百七十三章 我要上天鑒賞-6eagn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有了奥姆扎达从旁辅助之后,张任轻松了很多,至少在次日征兵的时候简单了很多,这边基督徒本身就是以青壮为主,来回的迁徙并不是那么的容易,很容易出事。
蓬皮安努斯为了展现自家罗马的善良之处,所并没有要求所有年龄超过某一个程度的基督徒进行迁徙,一副我很善良,你们需要信我的神色,不过现在全便宜了张任。
张任三万多的人马,又迅速的达到了五万,不过组织力方面出现了明显的下滑,甚至部分在之前有天赋的军团,都因为这种补充,出现了动荡,进而导致,部分垃圾辅兵的天赋,从显性变成了隐性。
不过这不重要,张任对于练兵是有着非常正确的认知的,虽说其他人都认为在战场上练兵是不靠谱的,但经历这么多之后,张任清楚的认识到,战场上虽说死得快,但成长的也快啊。
就算是个傻子,在战场上活过了五十场,干掉了几十人,那么他也能成为顶级精锐的,毕竟在这种混乱的局势之中能活过五十场的人物,不管是靠运气,还是靠能力,都是有着让人不得不信服的一面。
而这些让人信服的一面,都是能整合为天赋的,毕竟精锐天赋本身就是军团士卒信念和天地精气,以及组织力等等结合之后的显化。
当然这个认知并不是很完美,但张任作为一个统帅,能不依靠其他人将精锐天赋认知到这种程度,实际上已经意味着张任有正确产生精锐天赋的能力,这一点很重要。
至于说像皇甫嵩那样直接练兵,张任表示那是巨佬才能做到的事情,自己还是简单点,直接跟我上战场,能打过就是能打过,打不过死了也不心疼,为什么在这边张任能这么浪。
因为这边死再多,张任是半点都不心疼,都不是自己的人,在恒河的时候,张任就算有闪金模式,多多少少还是要顾虑一下自己麾下的士卒,他要上为汉室负责,下为士卒辅佐。
所以不可能浪的太过分,而到了东欧之后,张任彻底放飞自我的一点就在于,这边的辅兵压根不算事自己人,造吧,可劲的造吧,能造成啥样子就造成啥样子,翻船了也没什么。
故而在这边之后,张任连走路的方式都嚣张了很多,原本有着负载的心态,也逐渐变成了平常心,我张任就这么浪,你有种来打我啊,我怕你不成,来看,这是我的进化模式,闪金大天使长!
“各位,西边的罗马又派人来骚扰我们了,他们冒着冬雪,出兵三万多人来围剿我们,而且在后续将还有更多的兵力前来,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冒着风雪跑路,东欧的袁家将是我们的归宿,但这个时间冬雪寒冷,我们将会有很多人死在路上。”张任只休整了不到十天,黑海沿岸的蛮子就已经来了。
一片沉寂,誓师台下的基督徒解释沉默的树立在风雪之中,经由张任的训练,他们之中大多数人已经对于天国副君的伟力有了清楚的认知,主派遣这样的人物亲自来拯救自己,也是有着内中原因的。
“很好,大家的想法都很一致,既然这样,我们就和他们动一动手,让他们明白,我们也不是谁都能碰的存在。”张任大声的说道,然后举起自己的佩剑,“敌在西侧五十五里的地方,今日风雪大作,我等当奔袭而至,强行军,碾碎他们!”
“乌拉!”基督徒皆是狂热的高吼道。
没有他心通,张任要靠普通士卒统帅他们是很艰难的事情,故而张任精简了操作,反正是炮灰兵种,能听懂跟我冲,全军冲锋,碾碎他们这么几句就可以了,其他的不要多想。
反正只要张任保持自己天国副君的气度,依靠天命指引将战斗力拉起来,乌拉冲锋也是战争洪流的一种写实操作,虽说看起来傻了一点,但这种招数哪怕到二战的时候都不过时,德军那么牛掰,不也让毛子的乌拉冲锋给干碎了吗?
所以还是别学什么太过复杂的东西,放空大脑,看着我张任的天使长形态给你们加好buff你们就给我上!
至于说为什么都喊乌拉,这大概是东欧地缘影响,以及张任觉得冲锋需要一个口号,什么口号不重要,重要的是气势。
只喊一个冲的话,有那么点不对味,只有所有的士卒都吼起来,才能在震慑对手的同时,又展现出自身的力量。
故而最后张任选择了斯拉夫人的乌拉,至于这话是什么意思,不重要,吼就是了,拿出气势往过碾压。
誓师台前几万人吼完,张任伸手一指西侧,他已经确定了位置,罗马派来的蛮子就在距离自家黑海营地五十五里的地方安营扎寨,这个距离很恶心,理论上来讲,就算有天地精气加强,普通士卒跑过去,战斗力依旧会下滑的非常严重。
除非是张任率领渔阳突骑进行强袭,这样的话,就完全不存在距离的问题,但这样就存在另外一个问题了,那就是主力骨干的消耗问题了,所以张任心一横,你觉得老子做不到,估摸着你也没准备,那我将五万人带过去,直接将你弄死。
至于说这么干会不会垮,张任寻思着有这么个可能,但只要自己爆发够强,一波能将对面干碎,跑五十多里导致的影响什么的,其实是能接受的,而比爆发力,各大军团谁能超过我张任的三天命!
所以乌拉完之后,张任就在奥姆扎达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率领着所有的士卒朝着西边冲了出去,这一刻奥姆扎达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以为你誓师是为了做准备,结果你誓师是真的要奔袭五十五里去干对方?你不怕在路上大军就溃散了?
“公伟,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王累摸着良心询问道,这不是说笑的,虽说天地精气的加持,让士卒的体质增强了很多,但东欧这破环境,在风雪极寒之中行军五十五里,然后直接袭击对手,这可不是普通的士卒能做到的事情吧。
虽说王累对于飘起来的张任很是信任,但是考虑到张任麾下五万人之中只有三万人实力靠谱,新补充进来的两万士卒,都是纯新兵,可能血都没见过,在这种情况下,搞不好会自溃。
“五十五里风雪严寒的拉练,磨炼意志,外加很能让士卒认同自身的力量,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西侧的罗马蛮军揍几顿之后,我估计菲利波就带人过来了,到时候,我们需要一波主力牵制对手。”张任一副深谋远虑的表情。
王累翻了翻白眼,他很清楚张任说的很正确,但考虑到另一个现实,也就是袁谭给张任发的消息——纪灵,蒋奇将不日抵达,而淳于琼等人也会带兵过来援助,实际上张任并不需要独立对抗对面的军团,压力并没有张任所估计的那么大。
“不能将袁公仅剩的力量都投入这一战,能依靠我们阻击罗马正规军,那么回头让那些人带着其他基督徒迁徙,对汉室有利,而且打了这么多年的战争,说实话,有备无患吧。”张任无可奈何的说道。
不是张任信不过其他人,而是罗马这边真的是太强了,一个罗马第四鹰旗,据说连前五都排不上的玩意儿,张任打了三次,一共都没啃下三千人,就这还有很大的原因在于第一次打的时候,靠作弊绕过了马其顿防线,在西徐亚军团之中开了无双。
所以张任寻思着自己还是提前做点准备,万一真出事了,还能勉强顶一顶,至少用基督徒,要比用自己人顺手的多,再说五十五里的奔袭在磨炼意志的时候,也是让这些士卒对于自身有更深的感悟和认知,有了这次的成功,下一次再这样,他们就不会再担心了。
战场机动能力,在张任看来是非常重要的,我五万人跑了五十多里路,还能当场投入战场,直接跟你开片,然后在闪金炽天使张任的率领下,一波乌拉冲锋将你干碎,那么不管是老兵,还是新兵肯定会对于自身的力量在张任的引导下,会有多膨胀,有着清楚的认知。
“我必须在对面罗马正规军过来得时候,出一波双天赋,就算不能将几万辅兵全拉到双天赋,我也至少要出一个军团,你应该明白双天赋军团,在什么时候都是最为骨干的核心精锐,只要发挥极佳,很多战场都可以靠投入双天赋进行维持。”张任认真的看着王累说道。
王累叹了口气,没有什么,这是事实,禁卫军很强,但禁卫军绞杀士气高昂的双天赋,除非双方差距太大,或者天赋克制,双天赋堵住对面是没问题的。
再加上张任这个buff机,他自己练出来的双天赋,在闪金模式下,士气和战力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这样一来也就想张任所说的,就算是面对罗马正规军,也好歹有转圜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