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dez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北齊帝業-第四百二十四章危機-6sac4

北齊帝業
小說推薦北齊帝業
对于北齐而言,武平八年是一个过分安静的一年,长江南面的南陈与收缩入蜀的周国正在舔舐伤口,警惕注视北朝,没有力量再兴兵犯北。
至此,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都呈现出了一种太平安乐的氛围,天下无事,百官在逐条修改律令,制定相对宽容的律法,长期布置在河东、晋中的大军也逐步抽回,大批回返邺城,其余则分散安置在长安、及河南各重镇之间,磨刀霍霍,开始为统一战争做准备。
但大齐北方的邻居日子却过的有些不太安定。
最近几年,突厥对外扩张无力,开始重视起漠南、漠北诸部对突厥的忠诚来……草原历来都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每一个强盛的部落都是踩着昔日霸主的尸骸起来的,突厥与北齐交锋战败,虽然并未伤及根本,却也让突厥的威望开始衰减。
先是回纥联络一些中型部落,图谋推翻突厥人的霸主地位,而后铁勒也开始蠢蠢欲动。
突厥只是部落联盟制度的国家,结构松散,它对于草原其他民族的震慑,来源于强大的武力威吓,一旦其他部族开始觉得突厥人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可以取而代之了,这些从前温顺的和绵羊一样的部落就会跟野狼一样扑上来,像突厥人灭亡柔然一样撕碎突厥!
因此,佗钵可汗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战争,用锋利的弯刀让这帮野心勃勃的部落摆正自己的位置。
突厥人长驱漠北,将回纥与铁勒一一打败,回纥酋长的头颅被突厥人砍下做成酒器,震慑了所有部族,在这之后,那些对突厥隐隐轻视的部族回忆起了被木杆可汗鞭挞的恐惧,开始重新匍匐在了突厥大汗的脚下。
对于佗钵可汗而言,这本是值得纪念的大事,而他现在丝毫感觉不到胜利的喜悦。正如高纬当初预料的那样,突厥不可避免走向了内斗之中。
佗钵可汗分封大小可汗的举动,虽然短暂的取得了阿史那家族的对外团结,却不可避免的使这个盛极一时的家族,走向了分裂!
几年前,佗钵可汗身体还算强健,这些迹象都还没有显露出来,而现在,佗钵可汗已经显出老态,阿史那家的男人们开始围绕着谁该接任下一任大汗开始争权夺利,他们所展露出来的自私嘴脸与狼子野心,让一心想要居中仲裁的佗钵可汗也心惊不已!
佗钵可汗望着座前争吵不休的大小部落首领,心中忍不住感到一阵凄凉。
在对回纥和铁勒的战争之中,突厥狼骑虽然有所斩获,但是不多。除了几车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柴烧的金银细软外,突厥人几乎什么也没捞到,为了让自己的战利品显得更多一些,佗钵可汗特意下令不准杀害老幼妇孺,诸如丁口高过车轮皆斩的凶暴律令也被暂时废止。
他们将做为奴隶分配给阿史那家族的大小可汗们,抢来的牛羊、金银也将按照各部出兵的比例分配下去,而佗钵可汗自己却没有获得一头牛羊、一个奴隶。
佗钵可汗的两个哥哥从前也这么做过,他们获得了突厥上下的一致拥戴,成为了牧民们众口传颂的英雄。但佗钵可汗做这些,却并没有人看到他的幸苦,他们为了谁能多获得一个女奴、谁多拿了一张羊皮,当着他的面,像泼妇一样大吵大闹。
“这些人还是阿史那家族的子孙吗?”
佗钵可汗现在时常会忍不住想。
他的身体情况并不太好,一半是因为政务的操劳,另外一半的原因则是由于眼前这些大小可汗们。这些人只要稍不留神,就会玩出些千奇百怪的花样来。要么互相诋毁,要么掠夺别人的牛羊,仿佛不占对方些便宜就没法活下去。整天盯着他们,比打仗还要累。
“步离欺人太甚,他的部落已经不是第一次越过老子的草场了,我的有十几个奴隶都被他的人打死了,今天请大汗务必要给我主持公道,咱们不能就这样算了,否则,非被大家看扁不可!”人群中嚷嚷声音最大的那个就是阿史那玷厥,这个家伙被佗钵可汗封为达头可汗,统领突厥西边。
“哼,你凭什么说那是你的草场,我说是我的,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有种打过来!”
另一个嚷嚷着要和达头可汗打仗的是佗钵可汗的亲弟弟,步离可汗,他的言辞很激烈,差点当场拔刀。
但佗钵可汗知道步离可汗的小心思,步离可汗要是真有胆子打,就不会这样虚张声势了,他只是做样子,好争取兄长站在他这边。
对于步离的这种耍小聪明举动,佗钵可汗虽然微有不快,但并未说什么。步离可汗再怎么说,也是他的亲弟弟,而达头可汗阿史那玷厥,则和现在的突厥“正统”隔了几代,并不是那么亲近。再说,达头可汗这家伙名声不太好,典型的墙头草,遇到事情总是先退三步。
当初佗钵可汗让他做前锋,带着几万狼骑先入中原,结果达头可汗被齐军在白道杀得大败,他自己还被俘虏,被俘虏也就被俘虏,关键这厮还对北齐皇帝卑躬屈膝,毫无骨气!
高纬将他关在笼子里示众,让所有路人唾弃辱骂,这家伙不但没有羞愧,反而朝看押他的军士索要食物,阿史那家族的脸都让他丢光了!
佗钵可汗也深以为耻,他很想找机会杀掉达头可汗,但对方滑得像溪流中的泥鳅。佗钵根本抓不到他的一点把柄,而且达头可汗每年给部族长老和萨满们的孝敬,也从来都是所有人里最多的,人缘好到每次佗钵想找借口整达头的时候都有人来求情,让他下不了这个手。
达头可汗虽然打了败仗,但佗钵可汗轻易还是收拾不了他。一来,达头可汗处事圆滑,抓不到把柄;二来,达头可汗也并不是毫无背景,他的背景可以说大的吓人,达头的父亲是阿史那室点密,也就是突厥人至今还在怀念的莫贺咄叶护,他和伊利可汗(阿史那土门)将突厥人的势力铺到了里海,是突厥人公认的两大巨擎!阿史那室点密在二十多年前的西征以后,便一直在经营突厥西面,这股力量早已成了气候!
正是这股力量的支持,让阿史那玷厥力排众议成为大可汗之一,继承了其父阿史那室点密在大漠西方的所有权力。有了这层关系在,没人能指责达头可汗作战无能,更没有人会拿他曾经被齐人俘虏来说事,一切发生在他身上的屈辱都好似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对于这种广结善缘、实力雄厚的滑头,佗钵可汗无论肚子里怎么忌惮都只能以礼相待。他不能因为自己不爽而令别的可汗们寒心,所以,他尽量让自己脸上堆起微笑:“玷厥,你的封地在西面,又怎么会和步离发生冲突呢?讲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想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
达头可汗心中大骂,脸上也堆满诚惶诚恐的表情:“回大汗的话,我的部落就在西面没有动过,也不会眼红别人的草场,但步离却不满足于自己的草场,老想着侵占别人家的领土,大家也都看到了!如果步离再不知道收敛,那我就只能被迫还击了。”
帐篷里的贵人们神色大变,连佗钵可汗也将眉头拧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你的草场?那明明是一片无主之地,我先看上的,你却抢先一步将那片地方给占了!我让人抢回来有什么不对?更何况,难道就只有你这里死了人吗?我的手下也被你杀了好几个,你还在这里颠倒黑白!”步离可汗气疯了,立刻冲上前反驳。
“总之,不管怎么样,我是一步也不会退让的。步离兄弟再去找别的地方吧!”
“你!!——”步离气势汹汹迫上前来,他的手已经按在了刀柄上。
“——够了!”瓷杯被砸碎在地面上,帐内马上又安静下来,一众大小可汗们纷纷躬身行礼,对着发怒的大汗表示敬畏,老迈的佗钵可汗眼睛发红的瞪着他们,胸口如同风箱一般起伏,勃然大怒道:
“那么一点蝇头小利你们也争得起来,你们还是阿史那家族的子孙,还是狼神的后裔吗?!你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你们就像撕咬在一起,争抢骨头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