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clb优美小說 劍仙在此-第七百七十四章 萬目呆滯展示-b4ngh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刚才那一剑……
贵宾包厢之中的【飞沙天人】沙三通,面部肌肉微微抽搐,咽了一口唾沫,脸上的惊讶错愕,久久不散。
他自问,如果换做是自己的话,面对这一石破天惊的悬天一剑,怕是已经败北了。
这个小杂种,怎会这么强?
沙三通的脸色,阴沉了起来。
他骄傲而又敏感的神经,又被刺激了一下。
而包厢中的其他北海贵族们,脸上浮现出了欣喜之色,有人还忍不住也发出欢呼。
不管接下来的战局如何,至少林北辰的这一剑,让他们看到了一丝丝的曙光。
左相和萧家老太爷萧衍齐齐微微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了林北辰手中的绿色阔口大剑,心中对于林北辰的信心,又增加了几分。
萧野紧紧攥住的拳头,微微放松。
七皇子脸上的阴云消散,浮现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BIA-JI’一声,亲了亲自己的女儿。
而在外面的看台上,混在人群中的袁问君、袁农、独孤毓英、李修远、柳文慧、甘小霜等人,则是同样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激动难耐地欢呼了起来!
风云第一台上。
虞世北脸上的表情,恢复了淡漠。
她之前的惊讶,只不过是因为林北辰这悬天一剑,的确是超乎意料而已。
但也仅仅是超乎意料。
还不足以真正威胁到她。
她的目光,落在林北辰手中的绿色大剑上。
“你选了【绿之魂】?”
微微皱起的眉毛,展现出了她的二度惊讶。
北海人皇赐予林北辰一把镇国之器,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过,根据情报显示,林北辰的先天玄气是金系,可能还掌握着一定境界的火系玄气,应该选【风之锋】或者是【火之热情】,才更符合他的玄气属性。
林北辰得意洋洋地舞了舞绿色的阔口长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威风?现在大家一人一把镇国之器,打平了,哈哈。”
虞世北没有说话。
林北辰嘿嘿一笑,道:“不过,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全都要……你猜猜,我的身上,一共有几把北海神剑?”
虞世北皱了皱眉头。
林北辰的话,突然让她意识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为了提升胜率,北海皇室会不会冒险在林北辰的身上投入更大,比如给予他更多的镇国之器?
但……
那又如何?
饮鸩止渴而已。
“就算是三柄镇国之剑,都在你的身上,也无济于事,因为你本身的战力实在是太弱了。”她淡淡地道:“难道你不明白吗?当你将战胜的希望,寄托在这些外物之上是,就已经未战先败了。”
“就你能嘴炮。”
林北辰倒提着剑,似是恼羞成怒的样子,不服气地勾了勾手指:“有种放下【极地神泣弓】,大家公平单挑啊。”
他释放出了一级天人境界的气势。
金系玄气的光焰腾跃而起,犹如一道光柱一般,直冲云霄。
剑意迸发。
在这一瞬间,看台上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宛如太古魔兽降临般的窒息般威压。
一级天人也是天人。
天人之威,足以让这六十多万的观众发自灵魂的颤栗。
虞世北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她抬手轻轻地抚摸碧翅沙雕的头顶。
“今日的天人生死战,可以携带契约战兽,按照擂台规矩,我给你一次机会,宠兽战先进行……你的龙斑风豹呢?”
她看着林北辰。
北海皇室赐予林北辰龙斑风豹的消息,并非是绝对的秘密,极光大使光早就掌握,反馈给了虞世北。
“哦豁?你在想屁吃,小豹子血脉纯正,外形英俊,乃是我的优质资产,难得一见的现金牛,日进斗金,我岂能让它来拼死拼活大战这个沙雕?”
林北辰仰天大笑,道:“我身边战兽无数,每一只都是独当一面的兽王,今日,就随便挑选一只最不中用的小老鼠,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出来吧,来自地狱的守门鼠【光酱】!”
虚空中荡起淡淡的银色水纹涟漪。
一头一米六高的巨型银毛土拨鼠,像是被无形的神笔在虚空之中勾勒一样,一点一点地幻现在了擂台上。
“吱吱吱!”
光酱第一时间蹦蹦跳跳地向林北辰卖萌。
啪。
林北辰一巴掌拍在土拨鼠王的后脑勺上:“看清楚场合,看那边,你的对手,是那个沙雕,凶一个,秀一秀肌肉。”
光酱立刻扭头看向碧翅沙雕,咧嘴露出雪白如匕首一般的牙齿,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低吼声。
同时,它还努力地鼓起自己的肱二头肌秀肌肉。
看起来……很……肥硕。
“唳!”
碧翅沙雕眼中露出了一种很人性化的鄙夷之色。
第一竞技场中响起一片惊呼声。
那只大老鼠什么时候进去的?
之前好像都没有人发现?
不过,这样凶萌凶萌的样子,真的可以战斗吗?
“不太妙啊,雕隼类的凶禽,天生就是蛇鼠的敌人,天克啊。”“林天人托大了吧。”
“坏起来了……”
贵宾包厢中,贵族们低声议论了起来。
沙三通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七皇子和萧野同时怒目而视。
擂台上。
“去吧。”
虞世北轻轻地抚摸碧翅沙雕的头顶:“这只肥鼠,是你的食物了。”
“唳!”
碧翅沙雕亲昵地用头顶蹭了蹭虞世北的手臂,然后转身微微,看向光酱和林北辰的眼眸中,就有残忍凶戾的神意爆溢而出。
它仿佛是要毁灭这个世界。
“吱吱?”
光酱瞬间炸了毛,浑身的银毛钢针一样竖起来。
它迟疑地回头看向林北辰。
林北辰用力地点点头。
看到这一幕的很多人,瞬间就脑补出一人一鼠的心理台词——
这只大老鼠好像是被吓呆了,已经开始怯场,想要咨询主人是不是可以不打架,而它很狠心的主人正在逼它去送死。
但碧翅沙雕已经不给巨鼠机会。
嗡。
空气震荡的声音响起。
碧翅沙雕化作一道碧色闪电,冲向光酱!
一瞬间的洪荒暴戾,犹如飓浪般爆发。
便是隔着擂台护罩,在碧翅沙雕暴起发威时的惊悚可怕。
光酱站在原地。
仿佛彻底吓呆了。
周围看台上,尖叫声响起。
一些观众已经忍不住捂住了眼睛,不想看到凶萌巨鼠被撕碎血浆飞溅的画面……
也就是在这时,光酱终于懂了。
它左足轻轻地后撤,身形微微下蹲,然后一个标准的冲拳,一拳轰击出去。
很简单的动作。
更像是走投无路之下的垂死挣扎。
但下一瞬间——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仿佛是天裂一般,以风云第一台为中心,爆发了开来。
偌大的第一竞技场,似乎是震荡了下来。
碧翅沙雕撞在了光酱的拳头上。
想象中巨硕肥鼠被掀飞撕裂的画面,并未出现。
倒是它碧色的影子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击在了擂台护罩上,撞出一个鸟形凹陷,然后又被阵法护罩弹回来,轰地一声,砸在地上。
空气里飞舞着碧绿的羽毛。
万目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