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5so7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華山神門 愛下-第4985章 陸豐靈機一動的猜測-34jqw

華山神門
小說推薦華山神門
“无法预估?”幽帝皱眉问道。
“是的”陆丰道“或者说很难。从你给我的那些信息看,我要预估这个人的实力,是很难的。因为,如果给你的猜测一致,余宇的背后有仙人,一直都是仙人在帮助他,那么,这个人应该是在人间才对的。
可是,如果来到人间的话,这个下界的仙人,一定会受到天道的制约,他也一定会有秩序之链的束缚,这是谁都无法避免的。”
他看着幽帝,默默说道“我知道,你让我跟你合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为留给自己留个后手,这个后手也是为了应付余宇背后的那个人的。
不过你说的这些,我确实是无法判断这个人的实力如何啊。以为这个人真的是仙界的话,那么就跟我们的实力差不多。
这是此天此地的规则决定的,不是我们自己决定的。任你在仙界的实力再强,来到人间,就是神场境后期大圆满的,不会更高了。”
原来,幽帝一直想要跟陆丰合作,不是为了对付那些一般的仙人,而是为了应付余宇身后的那个人,可是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又没人能告诉他。
鬼界的人,对于仙界的事情,也是不知道的状态。
他要知道余宇的背后到底是谁,最少要知道这人的实力到底如何。那么陆丰就是个很好的帮手。
幽帝默默说道“曾经,人间可以跟仙界联系,从上古时期的那一战之后,人间就无法跟仙界联系了。
但我知道,上古之战的时候,其实这个世界飞升上去的仙界人,也用各种办法,给人间提供了他们能做的一切帮助,他们虽然无法下来,但也通过联系通道,给人间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指导,这才导致人间的战事,足足持续了一千多年。
现在,我认为,这些联军的人,就是得到了来自仙界的帮助。不然的话,我是无法理解余宇为什么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这是说不过去的。”
“现在人间是不是跟仙界还能联系,我不知道”陆丰淡淡说道“不过我清楚的知道,如果是仙界的人,他们要下来,是必须要通过人间和仙界的界面通道的。
其他的方法,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其他的所谓方法了!那些普通的飞升仙人,他们又是不可能打通人间和仙界的通道的,所以你的猜测,其实不尽然合理。”
“有没有可能……”幽帝迟疑道“可能是他们求助于一些仙界的老祖……比如说你经常说的,仙界有专门的飞升门派,他们求助于那些飞升门派的老祖,帮人间一把……”
“哈哈”陆丰轻笑一声“你想的太简单了,也太儿戏了。仙界是有飞升门派是事实,而且有的飞升门派,还很强大,非常强大,也有老祖,这些都是事实。
但你认为,那些老祖是想见就能见到的吗?别说是一般的飞升仙人,就是那些老祖的直系徒子徒孙,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家老祖在什么地方,仙界是个跟人间完全不同的所在。
而且老祖们一般都在修炼自己的法则知道,领悟天道的某种东西,如果不是跟他们自己直接相关的事情,他们是不会露面的。
同时……你也低估了打通通道需要的资源,这是个海量的庞大资源,消耗之高,简直不是你能想到的,你说的,根本就不可能。”
“那能是谁呢?”幽帝相信陆丰的话,一时间陷入了死寂。
“或许……”陆丰道“你想多了?”
“不会的”幽帝很坚定的说道“我知道自己没有看错,我不会看错的,余宇的身后肯定有人,而且不是龙王。虽然他身上有龙息,但他龙王本人我见过,
并没有那么大的本事,龙王不可能抬手间就可以将一个神场境后期的高手给抹杀掉,这是不可能都。
他可以随手杀掉一个神场境初期的修士,这有可能,但后期的大能,不是想杀就能杀掉的,就是我出手也不现实。”
陆丰又不说话了。
幽帝自己默默说道“如果说,这个人不是仙界的,有没有可能是其他的存在?比如说是类似灵族世界的上界,也就是跟人类的飞升世界同出一个界面的存在?”
“那也还是仙界的人,虽然叫法不一样,魔族世界叫魔界,灵族叫灵界,人类叫仙界,其实都是一个世界,是一体的。他们下来,也是一样受制于人间法则的。”陆丰道
“不过,我也是比较相信你的看法的,你既然如此笃定余宇的背后有人,那么就应该是有的。不过你想过人间的高手没有……”
“不会的”由第一口否定“我自己就是人间最顶尖的高手,我知道人间是什么情况。我承认自己看错了一些,比如说我不知道类似星宫的南木,半山那样的人存在,但他们的实力是做不到什么的。不会是人间的高手,一定是其他世界的高手,是比我实力强大的。”
“但为什么你没有被人威胁的感受呢?”陆丰反问道“你想了这么多年,一直都认为余宇的背后有人,那么以你的境界,以你的元神,你应该会很清楚的知道有人在威胁你啊?”
“是啊”幽帝道“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困惑。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所以我躲起来了。外人以为我在躲那些仙人,其实根本就不是,我躲起来,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呆在一个相对平静的环境,能更加清醒的看待人间的事情。
毕竟,人间不是魔族世界。人间的高手,比魔族世界的实力差,但他们比魔族世界的人了解我,知道如何跟我周旋,他们更加善于运用智谋,魔族世界的战争相对就简单很多。”
“哈哈,人类就是这么狡猾在,其他种族一直都是这么说”陆丰像是调侃似的说道。
幽帝漠然,面无表情“我躲起来之后,确实冷静了很多,我也就更加坚信,余宇不是他靠他自己的本事赢得的一场场战事,而是背后有人指点,有人提供帮助。
眼下的鬼界政法就是最好的例证。如果说以前是我多心了,那么眼下的这些大阵,该如何解释?”
“这个……也确实是的”陆丰也慎重起来,说道“以前你每次跟我提起此事,我也是半信半疑,不过从这件事看,余宇的身后,势必是有人……不过你想过没有,余宇的身后,或许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呢?”
陆丰的眼睛一亮,忽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