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bce精品都市异能 真名之神 線上看-第268章 終局(一)廢墟之花鑒賞-3bwm4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不过,虽说她确实做到了自己想这样的效果,但事情的幕后真相恐怕并不简单。
博尔吉亚小姐的脑海里,浮现出刚才在塔内目睹的画面。尽管她是以超高速移动的方式闯入塔内的,但与之相匹配的动态视力和大脑记忆能力,足以将内部的所有景象映入脑海:
被烟尘覆盖,残垣断壁的塔楼内,女骑士目击到地上有一具缺了条手臂的青年尸体,而昏迷的罗瑞尔·加西亚就躺在他身边。
最奇怪的是,她还在现场看到了一只鹦鹉。
那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女骑士敏锐地从它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力量。
那是马里恩·格林的重力魔法。
不是错觉,不是误解。因为此时伪装成“马里恩·格林”的传道者不再有能力继续驱使本属于他人的传奇魔法,笼罩整座塔楼的力量已经消失了;所以展露在她眼前的,是全新的魔法波动……虽说只笼罩了一小部分区域。
“这只鸟是——”
琼安眯起了眼睛。
如果此时有旁人在场,大概会觉得好笑吧,面对一只牲畜,身为传奇骑士的她竟然做出了戒备动作。
但相比起常识,琼安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面对巫师这一群体的时候,所谓的“常识”往往会成为认识真相的阻碍。
她确实在这只鹦鹉的身上,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由此,琼安甚至联想到了一个荒诞的,天方夜谭般的真相——
当然,那只鹦鹉并没有理睬她。就像是没有注意到女骑士的到来,或者说是根本不在意,它在倒地的两人身上盘旋一周后,毫不犹豫地飞上半空。
鹦鹉没有阻止女骑士将加西亚女士带走,而是“扑哧扑哧”扇动着翅膀离开了。
真是非同寻常……
这种事情交给主人头疼吧,她想。
*
在女主角发动攻势的短短数秒钟内,李察德已经转移到了即将坍圮坠落的塔楼下方。
广场上空无一人。
在经过耐心的等待之后,那个人还是不出所料地出现了。
一身灰尘扑扑的男人略显狼狈地从废墟中走出,在看到黑袍巫师的那一瞬间,他很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笑容,相当开朗地朝黑袍巫师举手示意。
李察德没有理睬,语气冰冷。
“传道者阁下,我已经提前发出警告,你却还是固执地要将手伸到我的地盘上,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哈哈,真奇怪,这里是我的地盘才对吧?”
对方的声音异常爽朗。
“我才是这百年里统治魔塔的领袖……”
“愚昧。”
李察德打断了麦奎恩·马瑟斯的话语,他那高高在上的语气,就像是一位庭上的法官向犯人宣布判决。
“背叛魔塔的马里恩·格林如今落败,而和他勾结的你,同样将陨落于此。”
传道者突然明白了他话语中蕴藏的意思,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了。
“……你这是何意?”
“上次让你有机会逃走,是我的失策。”
黑袍巫师朝他伸出一只手。
“——这次,就把暂且寄放在你那里的性命取过来吧。”
*
魔塔的最底层,早已被从高空坠落的无数砖石层层叠叠覆盖的废墟下方。
一道火光闪耀,伴随着爆炸声与升腾的蒸汽构筑而成的白浪,残垣断壁中央破开一道空隙。
由于高温导致微微扭曲的视野中,金发女巫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甬道之中。
她周围的地面像是蛋糕般溶解,流动的金色熔岩,正散发着滚烫的热气。
维尔莉特利用自己独有的神眷魔法,从最底层一路突破到地面。
女孩的脸上满是疲惫之色,却还是在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
直到数分钟后,她才终于确定,那位名为克劳利·阿莱斯特的年轻巫师,的确是消失了。
或许是死了,尸体被掩埋在废墟之中;又或许还活着,侥幸得以逃脱魔塔。
而现在,这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哪怕他是个曾经足以夺取自己性命的危险敌人,女巫亦从来不曾把他放在眼里。
维尔莉特唯一想要保护的,是老师告诉她的秘密、老师向她发布的任务、以及其他和老师有关的事物,除此之外都和自己毫无干联。
只不过,老师的命令,也就到此为止了。
“守护好魔塔底层,不要让星火炉的秘密暴露给外人。”
她做到了。
维尔莉特不仅成功地将入侵的敌人驱赶走,还顺便阻断了任何人前往那里的去路——作为小小的代价,贯穿七层魔塔的整座天梯系统都被女巫从天穹深处呼唤而来的太阳之火破坏殆尽。
当然,在维尔莉特看来,以上的都是小事。
星火炉还在热火朝天地持续运转着,和神器在心灵层面紧密相连的维尔莉特,能感觉到从地底下源源不断传来的力量。
这样就足够了。
老师的命令,不只是为了抵御外敌,更是在为我的未来考虑——
于是,她心中想要回到老师身边的念头,变得越发强烈。
只是,目前还不清楚战况如何。
传奇巫师间的斗争似乎已经落下帷幕,但脚底下时不时传来的晃动,和在高空回荡的沉闷响动,这一切都说明战争还未完全结束。
不知不觉间,女巫又往前走了几十步。
一路上满目疮痍,已经看不见旁人……
维尔莉特停下脚步,抬起头来。
不远处,有大半个金属钟,像死去巨人的头颅那般滚落在那里。它在震动中断裂,自塔顶部脱落,直接砸进了废墟之中。
而就在这大钟的上方,伫立着一道纤细苗条的身影,纯净的长发在她身后飘扬。
不知从何时开始,那个人就站在那里,静静地,微笑着看向自己。
“诗蔻迪……”
女孩喃喃。
“你为何在这里?”
“当然是为了来见你。”
银发少女轻笑,轻盈往前一跃,像蒲公英那样从半空飘落,正好来到她面前。
诗蔻迪·米勒张开双臂,没有理会她身上沾染的灰尘,主动拥抱住挚友的身躯。
“在我离开这座塔之前,要是没能见你一面,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维尔莉特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在犹豫一会儿后,她同样举起双臂,抱住了诗蔻迪的肩膀。
宛如末日景象的废墟之上,银色和金色的长发,像被编织的流苏,在习习吹来的微风中交织在一起,仿佛盛开的花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