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n9b超棒的玄幻小說 美食從和麪開始 ptt-第1385章 真是親媳婦兒啊!鑒賞-8sm6n

美食從和麪開始
小說推薦美食從和麪開始
今天徐文海老爷子于培庸郑光耀全都动手做菜了,要是徐拙回答不好的话,虽然不至于让大家不高兴,但对他们的心情,多少也会有些影响。
毕竟这大过年的,大家都想听好听话,而且厨师嘛,不管关系如何,都喜欢比个高下。
其实不光今天,过去大家一块儿吃饭时候,也会点评桌上的哪道菜比较好吃,哪道菜发挥有些失常。
都是厨师,聚在一起肯定不会讨论挖掘机的操作,肯定会聊厨艺方面的话题。
只是让徐拙没想到的是,这次居然让自己先说话。
都是长辈,都挺爱面子的,所以不好品评。
更重要的是,桌上的这些菜都非常好吃,让徐拙挑一道最好吃的,真有点强人所难。
不过要是挑最难吃的,这个倒是很容易,徐拙觉得他自己做的糖醋鱼片最难吃,因为糖醋鱼片的级别太低,只有C级而已。
虽然在饭店里,C级菜已经能算是招牌菜了,但是在现在桌上满是A级B级的菜品中,C级菜多少有点不够看。
除了糖醋鱼片之外,倒数第二名的是徐文海做的支竹鱼腩煲,这道菜不是不好吃,主要是徐文海做粤菜不多,这道菜吃起来虽然很美味,但总觉得少了粤菜的那种精气神。
徐拙这会儿思绪飞快,这些想法在脑子里匆匆一闪而过,然后他夹起一口菜送进嘴里,趁着吃菜的工夫打算先看看这个突然出现的随机任务是什么,要是跟接下来的话有关,那就太好了。
随机任务:说话的艺术。
任务详情:请宿主在一分钟时间内,运用语言的艺术,说出让在场每个人都满意的话。
任务奖惩:任务完成,宿主将会获得今晚所有菜品的精品级做法;任务失败,无惩罚。
任务时限:一分钟。一分钟内不说话,便视为放弃。
任务提示:语言是一门艺术,请宿主好好琢磨。
看完之后,徐拙无奈的把嘴里的菜咽了下去。
这狗日的系统,最后的那个任务提示还不如不说呢,谁都知道语言是一门艺术,但自己掌握的,可能是毕加索那种画风的,一般人理解不透。
他看了一眼徐文海,心里发苦,之前还在心里调侃老徐会说话,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了自己。
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也没什么好怕的,大不了这几道菜的奖励全都不要了,反正自己还是小孩子,就算说错话,大家也不会跟自己一般见识的。
想通这些之后,徐拙放下筷子,看着大家笑着说道:“我觉得今晚的菜都非常好吃,我都已经吃两碗米饭了,但还想吃……”
他还没说完,郑光耀就摆手说道:“直接说哪一道好吃就行,我们可不是要听你的漂亮话,而是想看看你对菜品的把握和理解程度。”
于培勇和老爷子点点头,非常认同郑光耀的话。
一个好的厨师,必定会是个美食家。
也就是大家经常说的,会做菜的人,也都会吃。
这个吃,不是吃饭的意思,而是了解美食,懂得美食,不仅知道各种食材最佳的做法,另外对菜品的火候调味刀工等,也有一定的研究。
简单来说就是,要会给菜品挑刺。
挑刺不是故意找茬,而是找到菜品的不足。
一道菜端到面前,你要能够准确找到这道菜的缺点,这就算一个合格的美食家,假如在这个基础上,还能给厨师相应的建议,那就是美食大家了。
比如于培庸,曾经徐拙在网上搜过他当美食评委的视频,在那场比赛中每道菜端到于培庸面前,他都能准备说出不足之处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葱味儿太重,下次可以尝试着少放一撮葱花。”
“醋酸味儿有点浓,你可以提前半分钟放醋,这样让醋挥发得更多一些,酸味自然能淡一点,同时又不影响菜品的香味儿。”
“柠檬放多了,半片足矣,你居然放了一整片。”
“搁糖太少,糖在菜品中是提鲜的,你放糖应该再大胆一点才对。”
……
这类话当时听着神乎其神的,让徐拙严重怀疑那是提前对好的词儿,但是接触厨艺越多,就越发现,一道菜味道的好坏,还真是跟这些小细节息息相关。
这会儿让自己当美食家评论桌上的菜品,徐拙还真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毕竟也开店这么久了,这会儿的徐老板早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游戏宅。
所以他喝了一口鱼汤之后,便开口说了起来。
“这些菜都非常好吃,不过我做喜欢吃的,还是郑爷爷做的鱼丸。”
这个回答,让大家有些意外,不过随即全都表情一松,显然对这个答案很满意,也很认同。
倒是于可可有些不解:“为什么最好吃的是鱼丸啊?其他菜也都非常好吃吖,你看这鱼杂,你自己都吃了一小半耶,还有这腐竹鱼腩煲,你把腐竹全都挑走了,咋就说鱼丸是最好吃的呢?”
这鱼丸是郑光耀做的鱼丸汤,非常典型的粤式菜品。
汤很鲜美,鱼丸弹牙,不过吃起来,总体来说稍稍有点清淡,反正于可可觉得很一般,她最喜欢吃的还是蒸鱼腩干锅鱼杂这类的菜品。
徐拙之所以说鱼丸,主要是觉得人家郑光耀是客人,而不管老爷子徐文海还是于培庸都是自家人,所以肯定要捡着外人夸了,这样大家才有面子,才能做到宾主尽欢。
而选择鱼丸这道菜的原因是,这道菜是郑光耀唯一做的相对高端一点的粤菜。
郑光耀今天虽然做了好几道菜品,但是鱼杂属于湘菜,做的时候他也强调了是袁德生的做法。
而鱼肠煎蛋相对家常一点,也就鱼丸比较高端,菜品的卖相也好。
所以徐拙选了这道菜。
但要说好吃的话,徐拙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他根本就没从味道方面去考虑这个问题。
怎么办?
直接摊牌自己是瞎蒙的?
徐拙的脑子飞速旋转,他知道这个任务绝对不是三言两句就能完成的,原本以为提问题的会是几位老人,没想到自家媳妇儿先……
你可真是我的亲媳妇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