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85a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五百零一章行走的巨功相伴-3u4jt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转头望着台阶下再次蠢蠢欲动想要冲上来的家禁军脸色凝重,望着禁卫军复杂的神情,柳明志并不怪他们,他们也是听命行事而已。
可是今日一旦宫中见血,势必要不死不休了,哪怕莲儿将李晔体内的蛊虫及时取出,阻止这场任清蕊操弄下的内战,可是埋下的芥蒂只怕是永远的消除不了了。
柳明志心思急转,他并不想与宫中禁军刀兵相见,他的目的始终是为了替青莲争取给李晔取出蛊虫的时间。
任清蕊一再想要进入殿中,必定是从幕后那个给李晔种蛊虫的养蛊人口中知道了什么,想要借着进殿问安的由口打断青莲的解蛊行动。
任清蕊越是如此,柳明志就越不敢让任清蕊进店了。
他对蛊毒之术不算了解,可是青莲说给他听的话他可牢牢地记在心里。
一旦解蛊中断,引起了蛊虫的反噬,李晔定然会有性命之忧。
一旦任清蕊打断了青莲的行动,李晔有了性命之忧的话,这件事的凶手必然要算在青莲跟自己这位牵头人的并肩王身上。
弑君如同造反。
或许这才是任清蕊的最终目的吧。
逼反自己,令大龙内乱,她跟他的幕后之人好从中渔翁得利。
一瞬间的紧急思索,柳明志推测着种种可能。
“王爷,回神!”
柳明志心头一凝朝着一边将自己护在身后的老周看去,禁卫军已经快要越过了自己插入地下石板之中的天剑。
一旦越过天剑,加上自己方才的话语,怕是只能见血了。
看着老周真气涌动的手掌,柳明志一把按住了老周的手臂。
“老周,不能动手,一动手就真的中了敌人的圈套了,咱们两个加上童将军,杨将军能抵挡多少禁军,一旦他们从其余偏门进入殿中打断了莲儿给陛下解蛊的行动后果将不堪设想。”
“大内侍卫跟……大内侍卫咱们也调不动,纵然能调动,现在只怕也没有机会了!”
“禁卫军不知道咱们是在帮陛下解蛊,陛下出了问题,谁也挡不住咱们背上弑君谋逆的罪行。”
老周脸色一僵,真气涌动的天煞掌威势瞬间荡然无存。
并肩王说的没错,自己四人再厉害又能挡住多少禁军,只要有一个人冲进御书房之中就一切都完了。
柳明志从怀里取出一个东西高举在手中伸向了禁军。
“弟兄们,娘娘方才说本王想要造反是因为本王手中的虎符迟迟没有上交,可是陛下龙体一直抱恙,本王回京这才第二次进宫,娘娘怎么知道本王除了献宝之外不打算将虎符还给陛下呢?”
“若是依娘娘所言,手握虎符就是想要造反,如此一来真不知道以后那位将军还敢领兵出征?”
“诸位兄弟有的认识柳明志,有的虽然不认识却也听说过本王的名头,了解本王的生平之事。”
“本王二十岁入朝为官,至今已经十又有二年矣,子入朝以来,本王先后辅佐睿宗,武宗两位先帝,正如娘娘方才所言,本王南征北战,劳苦功高,为大龙立下了汗马功劳。”
“戮敌百万从一个小小的通远男爵一路杀到了一字并肩王的位置。”
“本王入朝十年,十年来尽半的日子都在打仗,为大龙开疆扩土,征战沙场。”
“本王累了,早就打累了,也想好好休息了。”
“统帅三军的虎符在你们看来是无上的荣耀,是光耀门楣的凭证,对于本王来说却是一个累赘。”
柳明志望着停下来望着自己手中虎符的禁军,举着虎符给周围的禁军缓慢挥动起来,让所有人都能看的清楚。
“这统帅三军的虎符在本王看来不值一提!”
“本王真想造反的话,帅令一出,三军莫敢不从,直接领着二十万铁骑杀入京城便是,何必在这里弄些虚头巴脑的小阴谋诡计。”
“本王对朝廷忠心耿耿,日月可鉴,想不到却因为身怀虎符,被娘娘三言两语按上了造反谋逆的罪名。”
“既然娘娘说手握虎符便是造反忤逆,既然如此这对臣不值一提的东西就交由娘娘呈交给陛下吧!”
柳明志说完,屈指一弹将手中的虎符径直射向了不远处手握天子令的任清蕊,力道恰到好处,既不会伤了任清蕊,又将虎符稳稳的落在了任清蕊的玉手之中。
等任清蕊反应过来,尚且带着余温的虎符已经落在了自己的手心之中。
任清蕊低头望着自己手中精致的虎符,愣愣的看着目光清冷望着自己的柳明志。
“你…..你………你就这么把虎符给本宫了?”
“自然,臣说了,这东西对臣不值一提!”
“那么,娘娘左手三军虎符,右手是号令十万禁军的天子令在手,以娘娘方才所言,娘娘莫非也怀有不臣之心,想要造反谋逆,欲要与金国女皇比肩,想要做一代称霸大龙的女帝不成?”
老周见到柳明志将统帅三军的虎符轻而易举的便交到了任清蕊的手中,还有些担忧不已,听到柳大少的反问之词脸色顿时欣喜了起来。
望着任清蕊略显慌乱的凤眸,老周轻轻地吁了一口气,瞥了一眼目光沉着冷静的柳大少,敬佩之色不言于表。
本以为是无可奈何之下的弃车保帅,哪曾想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或许今日真的可能不动兵戈的平息祸乱吧。
童扬见到冷寂的场景,极有眼色的走到了柳明志身旁,神色诚恳的看着台阶下的禁卫军。
“诸位弟兄,童扬是什么人你们了解,本将世代承受皇恩,岂会怀有大逆不道的行径。若是童扬真的怀有二心,我又怎么会坐到统帅一半禁军的都统领位置上。”
“本将军希望诸位弟兄不要上了贼人的离间计,令咱们朝夕相处的兄弟反目成仇。”
“是非黑白,等陛下出来便自有分晓。”
“本将与并肩王被你们看守在此,想走也走不掉,如果我们真的想谋害陛下,现在早已经得手。”
“只待陛下一出来,一切就会分明!”
任清蕊从慌乱中沉静了下来,凤眸不甘心的望了柳明志一眼,看着似有意动的禁卫军将士急忙挥动玉手中的天子令。
“禁军将士们,不要上了他们的当,这些都是他们的拖延之词,现在擒拿他们陛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等到他们的计划的手,你们便是护驾不力的罪名。”
“大龙律明文,救驾首功,官升三级,加爵一等,赏金万两。护驾不力,革职查处。斩立决。”
“想加官进爵,还是想革职查处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本宫命令你们,勤王护驾,捉拿逆贼!”
“除罪魁祸首并肩王柳明志之外,其余人等生死勿论!”
本来听了柳明志,童扬两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话语的禁军,听到了任清蕊的话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神色骤紧的柳明志几人。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何况还占据勤王护驾的大意。
对于七成跟没见过柳大少的人来说,如今的柳大少就是行走的滔天大公啊!
封王拜相,光宗耀祖哪个不想?
霎时间,御书房外的气氛又紧张了起来,充满了肃杀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