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83w优美都市小说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ptt-第二百二十一章 宇智波鼬:幫我照顧好佐助推薦-9tv5b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忍界一般都是知道越多的人,越是危险。
宇智波鼬却不会这么认为,他认为自己必须知道得足够多,才能完善自己的下一步计划,一个竟然在暗中窥探着他和佐助的人,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尤其是这个竟然洞察了他的心思,利用他对佐助的感情来威胁他,这种事怎么能不提防!
问。
当然要问。
必须要问下去。
宇智波鼬看着干柿鬼鲛,他要继续问下去,想要从干柿鬼鲛口中的话里问出来谁才是站在他背后的幕后主使者。
“我应该见过那个人,对吧?”
“你见过的,那永远不是他的全部。”
干柿鬼鲛说完之后,轻笑着补充了一句:“鼬先生,如果你知道的足够多,你和你的弟弟会很危险。”
“如果我不知道这些的话,佐助不是更危险吗?至少能够看得见的威胁才能躲过,对吧?”
宇智波鼬说完之后,开始思索分析干柿鬼鲛的话,至少可以确定一下目标,因为站在鬼鲛背后的人是他见过的。
不,不对。
这有点难以分析。
因为符合标准实在是太多了。
每个人都有可能有自己的另一面,想要单纯地分析出来的话非常困难,那个隐藏在鬼鲛背后的人一定隐藏得非常深。
一个从来没有暴露过的人。
与其分析最终的黑手,不如分析鬼鲛的同伴,这样或许还有几率能够找到符合的人。
归壹。
宇智波鼬下意识地想起了组织里上原奈落的队友,那个话很少但是一直不怎么出手的家伙,他被佩恩给予了一个叫归壹的称号。
因为那个家伙总是戴着兜帽,从来没有露出真正面目,也从来没有真正出手过!
无疑,这个人的嫌疑是最高的。
如果就这样问的话,鬼鲛会承认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也许只有一个假的答案。
最让宇智波鼬觉得棘手地方在于,他对那个叫归壹的人半点也不了解,只知道那是上原奈落的队友。
宇智波鼬思索了一会儿,忽然看了一眼干柿鬼鲛,轻声说出了一个名字:“上原奈落…”
“……”
干柿鬼鲛下意识地心脏一紧。
他们之间的表现很明显吗?宇智波鼬竟然直接猜到了上原奈落的身份!
说实话,干柿鬼鲛也没想到。
谁料到,宇智波鼬忽然开口继续道:“上原奈落…其实他也成为了你们的棋子对吗?”
不论怀疑谁,宇智波鼬也不会认为上原奈落会是幕后主使者,毕竟这也太不靠谱了!
上原奈落依仗着小南和佩恩的宠爱,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上原奈落将会有可能成为下一代晓的首领。
而且上原奈落也挺嚣张的…
看看上原奈落在会议上的表现,对组织的老人一副表面尊敬的样子,对组织里的新人就直接开口打压。
这么恃强凌弱仗势欺人…
不管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幕后黑手的样子。
何况一个幕后黑手怎么可能会和五大国忍村的下忍们交好,还去参加幼稚的中忍考试呢?
因此,宇智波鼬认为,上原奈落也是棋子。
或许上原奈落根本不知道真相,或许上原奈落可能知道一部分真相,但是上原奈落最多只是一枚棋子。
毕竟当年宇智波鼬加入晓组织的时候,上原奈落是他的同期,跟他同一天加入了晓组织,那个时候…
宇智波鼬,十三岁。
上原奈落,十二岁。
两个人在宇智波带土的挑拨下战斗了一场,宇智波鼬凭借写轮眼的幻术优势,卖了一个破绽直接击败了上原。
说实话,那个时候上原奈落挺菜的。
面对一个宇智波的成员,竟然不知道躲避视线,估计上原那时候都不知道写轮眼的作用,只知道写轮眼的名头很大。
这么多年来,上原的进步很快,或许已经有了成为棋子的资格,他的性格也随着实力的增长有些改变。
宇智波鼬觉得上原奈落是棋子很有可能。
这也不怪宇智波鼬乱想。
毕竟一个当年就看穿他制造灭族之夜的缘由,怎么也不可能是一个当年才十二岁的小家伙吧?
干柿鬼鲛的心脏顿时放松了下来,嘴角咧了咧,露出一抹惊叹的神色:“不愧是鼬先生呢…上原奈落那个小鬼太天真了,总是非常容易会被人利用。”
干柿鬼鲛说完之后,又不轻不重想要在上原奈落的身上泼点儿脏东西:“我该怎么形容上原呢?我们并没有把他当作合格的棋子。
在晓组织的时候,上原奈落是一个为了组织任务不择手段的成员;在雨隐村的时候,上原奈落是一个为了雨隐村勾结木叶的家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如何选择。
只要有人说服他,他就会违背自己之前的承诺。
这是一个没有自己忍道的天才,他会在一时之间被人所利用,也会在下一刻背弃承诺,根本不能称为我们的棋子。”
“我明白了。”
宇智波鼬慢慢地点了点头。
上原奈落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家伙。
如果可以的话,或许可以考虑一下,利用上原奈落向木叶传递晓组织的情报,只要上原奈落和木叶的那群忍者们牵连越深,他自己说不定就会露出破绽。
“林檎雨由利、鬼灯满月是你们的同伴。”
宇智波鼬立刻提出了两个人名,毕竟雾隐村投靠晓组织的人一共有四个忍刀七人众,其中三个人的关系不错,唯独桃地再不斩被他们下意识地排除在外。
等等…
那是不是意味着桃地再不斩也有可能是幕后主使者?
因为桃地再不斩是他们的上司,所以他们才不愿意和桃地再不斩说话,免得露出破绽,而且桃地再不斩的身上也缠了绷带,看不清楚他的真面目…
宇智波鼬下意识地开始犯起了头疼。
想要找到真正了解看穿他的幕后黑手,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查出来的,必须要尽快想办法查清楚。
宇智波鼬敲了敲自己的桌子,低声道:“我会注意保护晓组织成员的秘密,你们难道会帮我保护佐助吗?”
这也是一个试探,也是一个询问。
宇智波鼬想要借此试探捕捉三尾人柱力的人手中,或许就有干柿鬼鲛的同伴和上级。
如果干柿鬼鲛答应保护佐助了,那么捕捉三尾人柱力的人手中,必定就有干柿鬼鲛的同伙甚至上司…
比如宇智波鼬猜疑的那个桃地再不斩。
“放心好了。”
干柿鬼鲛冲着宇智波鼬咧了咧嘴,轻笑道:“看来我们只能做这一笔交易,鼬先生是真的不肯投向我们了?”
“说句实话,我非常心动。”
宇智波鼬看着干柿鬼鲛,轻声道:“但是在加入一个未知的团体之前,我至少要知道你们的目的以及首领和现有的成员吧?”
“…那就没有办法了。”
干柿鬼鲛满脸遗憾地看着宇智波鼬,低声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招揽鼬先生是我的私心,我不忍心看到鼬先生这样的忍者消失,在鼬先生同意之后我才可以向上司汇报。
毕竟在我的上司视线里,鼬先生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人物呢!他可未必会喜欢鼬先生加入我们,我也需要费很大的力气才有可能说服他同意接纳鼬先生以及您的弟弟。”
干柿鬼鲛这话说得好像他们那个小团体挺了不起一样,还存在着一种VIP门槛制度的。
不过,确实很了不起。
宇智波鼬有些惊讶地看着干柿鬼鲛,似乎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原来干柿鬼鲛一直在招揽拉拢他,是鬼鲛的自己的意思?
他的上司其实根本没有同意甚至不知情?
这意味着什么呢?
宇智波鼬的大脑飞快转动,立刻就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鬼鲛背后的人,很有可能根本就认为宇智波鼬没有存在的价值,或者干脆早就预见到了他即将走向死亡。
对啊…
那个人既然能够看穿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而灭族,为自己的弟弟做得一系列的事,怎么可能会看不透宇智波鼬赴死的可能?
那个幕后者根本就没有留下他的位置!
不是宇智波鼬自吹自擂,而是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在整个晓组织中绝对能够名列前茅。
宇智波鼬自己不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人。
只是因为幕后者知道宇智波鼬自己一心求死,所以幕后者干脆直接放弃了他。
但是…
宇智波鼬慢慢抬起头,注视着坐在他面前的干柿鬼鲛,注视着这个朝夕相处了多年的队友。
但是…
但是干柿鬼鲛不想看到宇智波鼬的死亡,所以自作主张前来招揽宇智波鼬加入他们!
这可是极为危险的举动。
或者干柿鬼鲛知道这些事无所谓,不会对他背后的人有什么影响,或者干柿鬼鲛冒着被自己的上司处死的危险。
宇智波鼬分不清楚。
宇智波鼬清楚一点,他的队友想要救他!
根据上原奈落在会议上说的话,等到佐助和他们一起捕捉三尾归来,就会让宇智波兄弟二人进行生死决斗。
宇智波鼬其实已经准备好赴死了。
只是在他赴死之前,干柿鬼鲛早早看透了这一切,所以想要出手拉他一把。
“谢谢你了,鬼鲛。”
宇智波鼬注视着干柿鬼鲛,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继续说道:“我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命运,我已经看透了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已经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
宇智波鼬干脆利落地拒绝了鬼鲛。
在灭族之夜的时候,宇智波鼬就已经提前为自己准备好了一个结局,绝不会为了任何事而更改。
哪怕他也十分欣赏鬼鲛这个队友。
“鼬先生…”
干柿鬼鲛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咧了咧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你就不能考虑一下吗?毕竟我可是不想失去自己搭档的。”
“抱歉了,鬼鲛。”
宇智波鼬伸手搭在了干柿鬼鲛的肩膀上,低声道:“其实你应该清楚吧?站在你背后的那个人根本没有预留我的位置。”
“……”
干柿鬼鲛的身影僵硬了一瞬。
宇智波鼬看着干柿鬼鲛,继续开口道:“你要忘了今晚对我说的那些多余的话,我也会忘记这些话,明白了吗?不要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我知道了。”
干柿鬼鲛站起身来,露出了满口鲨齿:“那么就这样吧!记住了,鼬先生,你绝对不许对任何人泄露组织的情报,这就是我们保护好佐助的代价,如果是你泄露的话,哪怕是蛛丝马迹,我们也有办法查清楚情报来源的,我们在五大国之中并非没有间谍。”
“我记住了。”
宇智波鼬点了点头,望着干柿鬼鲛高大的身影就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又开口道:“等等,鬼鲛,站在你幕后之人如果想要拉拢佐助的话,我希望你能照顾好佐助。”
“……”
干柿鬼鲛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道:“即使佐助不是鼬先生最爱的弟弟,也和我做了几年的队友,我不会坐视不理的。”
“那我就放心了。”
宇智波鼬点了点头。
等到干柿鬼鲛离开之后,宇智波鼬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的指缝之中,渗出了一滴滴鲜血。
他的身体快要撑不住了。
所以这次回到火之国的时候,必须想办法规划好佐助的未来。
猿飞日斩死亡,志村团藏失踪,没有人知道宇智波鼬的过去了。
如果在木叶没有发现佐助的位置,或许托付给鬼鲛这个朋友未必不是一个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