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7cy好看的小說 祭煉山河-第1824章 誘人的餅餅展示-wzooi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眼前是四座环状分布大山,山体彼此勾连到一起,所形成的环凹区域,其内部地势相对低缓,可遮挡周边寒风。此时眼神落下,可以在冰雪之中,看到一些几乎被完全覆盖,陷入冰封状态的帐篷。同样是厚厚的兽皮,叠加了一层又一层,可这些帐篷已经很久,都没再打开过。
五道身影,正站在这片安静的帐篷之间,眼神谨慎扫过周边,没察觉到不妥后,心头微松同时,眼神又落到彼此身上,透出几分阴沉忌惮,风雪呼啸中,众人一片沉默。可同时,大家又都很清楚,如今的沉默只是暂时,冲突随时都会爆发。
因为,这片已经被冰寒吞噬,断绝一切生机的地方,就藏有天地本源,也是他们所有人,此番进入这座世界的目标所在,谁都不可能退让。毕竟,他们各自身后,都有道主的身影,被选择进入这座世界,既是道主对他们的信任、看重,也是一场不容半点大意的考验!成功,日后风光无限,失败……便有可能跌落尘埃,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五个人,分成三个阵营,第一道主座下两人,第四道主座下两人,最后一个则是……程浩然!当初,他跟秦宇分别之后,独自探索许久,机缘巧合下找到蛛丝马迹,然后才发现了这片,已经沦为冰雪绝域的区域。
好消息是,脚下这片冰封深处,的确存在着世界本源,但坏消息则是,发现这个地方的,并非只有他一个人……而更坏的则是,他只有一个人!
五人分三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先淘汰掉最弱的一方,再展开争夺,才是最稳妥的选择。这让程浩然神色沉重,眼眸扫过左右,充满了警惕。
沉默中,第一道主及第四道主座下修行者,眼神逐渐游移而至,落在程浩然身上,虽未动手但很显然,双方之间已经就此,达成某种默契。
突然间,眼神冰冷即将动手四人,脸色微微变化,猛地转身看向一处。风雪之中,有人影浮现出来,正迈步行来。
“罗冠!”程浩然低呼,旋即大喜,心头惊悸一扫而空。对秦宇的实力,他很有信心,两人联手的话,不惧眼前任何一方。
秦宇眼神扫过,被冰雪吞噬的帐篷,眼前浮现不久前,欢喜、哭泣的天灵族众人,心头感到一份沉重,可表面并未流露半点,缓缓道:“看来,大家一起发现了这里,那就只能做过一场,看谁的拳头更大,谁的剑芒更加锋利!”
轰——
他一步迈出,抬手向前,山河剑出现,毫无停顿斩落。
轰——
滔天剑息似决堤江河,浩浩汤汤冲出,直奔第四道主座下两名修行者。这二人显然没想到,秦宇会突然出手,满脸惊怒之意,急忙出手抵挡。
秦宇魂魄空间,太虚渡海铃蓦地震荡,清脆铃声传入耳中,对这两名修行者而言,就似森冷坚硬的冰锥,重重刺入脑海,令他们身体蓦地一僵。与此同时,秦宇怀中的九界圣地令牌,表面涌动光晕,出现些许震荡。
轰——
就像是,有无形山岳重重坠落,压在两人身上!
魂魄受太虚渡海铃冲击,肉身又被恐怖力量压制,所导致的后果就是,两名被第四道主选中,进入这座世界的强大修行者,面对秦宇这一剑,甚至没能够做出,一点像样的反应,就被直接斩飞出去,口鼻中鲜血狂喷。两人身躯重重坠落地面,将冰雪撕裂,形成一道笔直裂痕。
“走!”被击飞两人,没半点犹豫起身就逃,脸色苍白狼狈至极,眼眸涌动惊怒。虽说,进入这座世界之前,他们便已经翻阅了,关于秦宇的资料,判断这位来自临海界的异世界强者,的确实力惊人。可今日交手,对方只是一剑,便将他们二人重创,所施展出的手段,可谓恐怖至极。
程浩然瞪大眼,瞳孔剧烈收缩,他知道秦宇很强,是一位近乎于真正,点燃香火大道,仅次于师尊的强者。可眼前这一剑,实在匪夷所思,远超出预料之外。
秦宇收剑,并未趁胜追杀,眼神一转落到,第一道主座下两人身上,缓缓道:“之前,你曾出面帮我们,拖延一些时间,本座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主动离开,本座可以不出剑。”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了秦宇刚才出剑,听到这句话,第一道主座下两名弟子,一定在心头大喝——狂妄!可现在,两人脸色一变再变,惊怒之余更多的,是一份忌惮与不甘。
秦宇面无表情,“这座世界很大,天地本源并非只有,你我眼前所见这一处……离开,这是最后的机会!”
“好!”第一道主座下首徒大喝,眼神恨恨看了一眼秦宇,“我们走!”
唰——
两人转身离去。
秦宇翻手,山河剑消失,看了一眼对面,明显还在错愕状态的程浩然,“人都走了,我们动手吧。”他迈步走向这片被冰雪,彻底吞噬的帐篷区域,耳边一片安静,没有半点声息。
“啊……好!”程浩然回过神来,快步走过来,看着秦宇背影,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道:“罗冠,你刚才那一剑……”
“别问,问了也白问。”秦宇头也不回。
程浩然被噎了一下,想想也是正常,毕竟罗冠与白玉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双方在信任方面,明显还有很大缺失,当然不可能坦诚自己的底牌。
深吸口气,他继续道:“囹圄呢?那小子,就是个真正的疯子,摆脱他可不容易。”
程浩然说话的时候,秦宇停在一座帐篷前,屈指一弹。无形剑息释放,瞬间贯穿冰封,将帐篷从中割裂,露出里面的景象。
冰寒侵袭,将一切冻结,可眼前这些尸体,脸上并没有太多痛苦,似乎他们是在沉睡时,遭遇冰寒侵入,于睡梦之间死去。秦宇眼神缓缓扫过,在一名妇人身上略作停滞,那是个刚生育不久的母亲,脸上露出一种欣喜与忧虑混合在一起的神色,一只手伸开,将襁褓里的婴儿环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胸膛给予他温暖。
虽说之前,在天灵族部落的时候,秦宇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可听闻跟亲眼所见,终归是不一样的。秦宇看着妇人怀中,那个小小的人儿,他甚至还没能,睁开眼看清这个世界,就失去了自己刚刚开始的生命。素未蒙面,甚至在不久前,秦宇都不知道,关于天灵族的一切。可现在,他心中依旧涌动着,一种名叫酸涩的东西,不断的翻滚。
程浩然微微皱眉,看了眼秦宇,“嗯?”
秦宇吸一口气,接着缓缓吐出,转身继续前行,面无表情,“死了。”
“我知道死了,如此极寒的环境,他们……”程浩然猛地瞪大眼,满脸震骇,“你……你说什么?”
秦宇道:“囹圄死了,我杀了他。”他停下脚步,低头看着地面冰雪,不理会身后,明显因为震动,短暂失言的程浩然。袍袖中,九界令牌微微震荡,这让秦宇知晓,自己要找的地方就是这里。
他脚下重重一踏,冰雪瞬间崩裂塌陷,形成一条深不见底的巨大裂缝,秦宇纵身跃入其中。
“等等我!”
程浩然急忙跟在后面。
耳边风声呼啸,身体急速下沉,秦宇微微眯眼,在触及地面之前,身影骤缓就像是一片羽毛,轻飘飘落在地上。
啪——
程浩然落在身后,他神色精彩,瞪大眼眸中,充斥着震荡与难以置信。
没给他说话机会,秦宇道:“这条裂缝,你我分开向两侧寻找,你从这边。”
抬手一指,他冲向另外一侧。
程浩然略微犹豫,选择听从安排,很快他低呼一声,脸上露出喜意。因为眼前空间中,漂浮着一颗颗,黄豆粒大小的光点,不断明灭闪动。
天地本源!
没错,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光点,就是天地死去之后,其本源之力破碎、溃散后,又重新聚集到一起,所呈现出来的模样。
“罗冠!”他回头低喝,没有得到回应,程浩然深吸口气,翻手取出一只玉瓶,注入力量后,玉瓶表面纹理缓缓亮起,然后从中释放出微弱的吞噬力量,缓缓拉扯住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光点,一颗一颗飞入玉瓶。
现在,程浩然已经顾不得罗冠,天地本源就在眼前,这是师尊交给他的任务!
而此刻,在裂缝的另一边,秦宇举起九界令牌,他眼前空间震荡中,一扇门户缓缓浮现。认真看了几眼,感应中没有不妥,秦宇推开一步跨入其中。
眼前骤然黑暗,又在下一刻,蓦地变成赤红,眼前是一座岩浆横流的世界,空气中充斥的除了浓重的硫磺味道,还有足够在一瞬间,就将人烧成灰烬的恐怖高温。
嗡——
大日虚影出现,小蓝灯静静观察周边,像是在感知着什么,许久后缓缓开口,“秦宇,看来要预言成真了!”
秦宇闭上眼又睁开,“怎么办?”
人族修炼者体系,拥有九位道主级别的恐怖强者,更统治着无尽疆域,才敢修建出九座白玉京,对应着天地之间九颗大日骄阳,以谋取某种巨大的野心。可秦宇……要走同样的路,那是不知死活!
“两个选择。”小蓝灯声音很平静,“第一,放弃九界圣地,只要不接纳,这里的一切自然也就,跟你没有关系。”
秦宇短暂沉默,“第二个选择是什么?”
“搏一搏。”小蓝灯道:“你现在,就像是一个,已经坐上赌桌的赌徒,没有再下场的机会。要么赢,要么死。输了的话,不论后果如何严重,一死足以抹平……这么想,是不是觉得轻松许多?因为,连命都已经压上,也就没有别的事情,是你不敢去做的。”
秦宇抬头,看了一眼面前,将天空染成赤红,空气充斥恐怖高温的世界。与天灵族所在的世界相比,两者完全处于,两个不同的极端环境,但毫无例外这都代表着,世界本身已经死去。即便,因为九界令牌的出现,导致这两个世界,从死亡之中逐渐复苏,有了开启新生的迹象。
但这需要时间!
死去的世界,想要完全复活,甚至恢复到最初的模样,需要耗费很多很多年。而现在,秦宇没有时间,不要说很多很多年,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再多等哪怕一年。
抬手揉了揉眉心,秦宇苦笑,“即便我想搏,恐怕也没有机会。”这是事实,可小蓝灯却给出了,一个不同的回答,“不,我说过搏一搏,自然就要有,能够一搏的余地,而不是怀揣这个的念头,最终仍是一死。”
“假设,我是指假设,如果你能够,夺来九座白玉京,以它们镇压九界,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将九座白玉京,融入到这九座世界中……或许,就能在短时间内,令它们完成复活。”
秦宇皱眉,“你确定,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夺取九座白玉京?开什么玩笑!一个第七道主,实力就深不可测,足够镇压秦宇,更何况九座白玉京背后,是九位修为通天的道主存在。他们联手,几乎能与骄阳一战,如此恐怖的力量,他凭什么与之博弈?直白点说,就连坐上同一张桌子的资格都没有!
小蓝灯道:“真正的实力对比,你当然没有机会,甚至可以说是自寻死路……但我不会让你真的送死,所以机会当然是有的。”
他抬手,指了指眼前的世界,“秦宇,你觉得一座逐渐复苏的世界,所具备的完整的天地本源,能否让一位道主动心,愿意为此付出一些代价?”
秦宇沉声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你可以给九位道主,画一张很大很香甜的饼饼,就摆在他们面前,看似只要伸出手,轻轻那么一抓,就能吃到嘴里的那种。”小蓝灯声音平静,“只要,他们伸出手来,便意味着你已经,有了成功的机会……至于最终结果如何,是否真能顺利,我无法给你保证。”
“这才是,我说的搏一搏,成功的话,或许就能让你直接点燃大道,甚至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失败……不过一死!”
秦宇苦笑,“不过一死,好一个不过一死!”他深吸口气,“那就跟我说清楚,怎么才能画出来,这个诱人的饼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