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2a0熱門連載小說 重生東遊記 塞上孤客-第1075章 大龍女顯威熱推-nhstk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想他裴无名在长安城中纵横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怕过谁,哪里料到今日在这两名魔将面前却是如此无力,根本连半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就已经面临死亡的威胁了。
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因为当他跌落在松软的沙滩上时,恍惚间看到一直没有动手的那名魔将身形一恍,朝着林申逃离的方向飞纵而去。
灰光一闪之后,但听一声惨叫传来,赫然便是林申的声音,之后便恢复了宁静。
裴无名闻声连忙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朝着惨叫声方向望去,目力所及之处,发现林申早就已经倒在地血泊之中,也不知是死是活了。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林申,裴无名却是连一点办法也没有,此时的他也已经重伤在地,根本连站起来都已经极为困难了,再想去查看林申的死活,更不可能的事情。
若说以前在斗东海恶蛟和瘟魔的时候也曾让裴无名有过绝望的时刻,但他却从来没有如此的无助,毕竟以前东海恶蛟虽然更难对付,但他至少有赵东来和韩湘子两个帮手啊,而且后来赵东来又请了东华上仙来凡降妖,所以事情相对还没有那么棘手。
再到后来无论是紫蝠妖王还是瘟魔,他裴无名都不是孤军奋战,就算再艰难的时刻,身边至少都有一两个身怀绝技的朋友相助。
可现在呢?
他除了自己之外,竟是再无一个帮手。
内心那种无助和绝望之情,已经到达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是裴无名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死亡的恐惧。
“咦……”
“这小子好生奇怪!”
“被魔气击中居然也没有一点事!”两名魔将联袂走到裴无名的身边,望着口吐鲜血的他诧异的嘀咕了起来。
另外那名相对清秀一点的魔将也是眉头一皱,饶有兴趣的嘀咕:“按理说他一个凡夫俗子,应该不可能抵挡咱们的魔气啊。”
“而且这一路走来,咱们用魔气制造了那么多的凡人傀儡,没有一例失败的,怎么到了这个男子身上,就没有效果了呢?”
“不太清楚。”
成熟一点的魔将不无诧异的点了点头,分析道:“说不定这小子天赋异禀呢,咱们问问就知道了。”
言罢,他缓缓蹲下身子,望着倒在地上嘴角不断溢出鲜血的裴无名,询问道:“小子,说说看吧,你是怎么抵御魔气的?”
“为何我的魔气无法侵入你的躯体,你是不是打小吞服过什么天灵地宝?”
“我不知道……”
裴无名敷衍的回应了一句,脑海中闪过之前在长安城的时候,雀灵帮他驱除过魔气。
估计也就是那一次所以让他有了抵御魔气的力量。
想到这里裴无名不由得心里咯噔一声,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该高兴的是他莫名的有了抵御魔气的能力,这种能力也许在日后还可以给予他很多的方便,甚至在驱逐魔族的过程中,也许还能让他立个大功什么的。
但是转念一想,他的人生好像已经没有以后了,所以有没有这个能力,又有什么要紧的呢?
就像有这个能力,好像也是白搭。
想到这里他又不免无奈的苦笑一声,一时间居然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不想说实话?”
那名成熟一点的魔将伸手掐住裴无名的脖子,怒声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说出实话也就罢了,不说实话我直接掐断你的脖子。”
“我倒是想看看,是你的脾气硬,还是你的脖子更硬。”
“你有种就杀了我啊!”
想到自己反正横竖也是个死字了,裴无名反倒是多了些胆气,当场冲着那名掐着自己脖子的魔将始吼:“你最好赶紧把我给杀了,否则一旦等我朋友到来,你就等死吧你!”
“到时候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朋友?”
魔将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嘲讽道:“你朋友算哪根葱,我连天上的神仙都不放在眼里,你朋友又算什么,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他给灭了你信不信?”
“是吗?”
裴无名忽然诡异的笑了笑,冷冷的说:“说出他的名字来能把你吓死,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赵东来,你肯定听过他的名号!”
“赵东来?”
“你朋友是赵东来?”
听到这三个字的刹那,顿时两名魔将都被吓住了。
他们估计做梦也没有想到,最近一段时间风头极盛的赵东来,居然是此人的朋友。
对于他们来说,赵东来这个人当然不陌生,这些日子以来,死在赵东来手中的魔将可以说是数不胜数,甚至就连魔族五殿下鸿冥也被他打得生死不知。
尤其前几天他闯入魔族大营,偷盗归元珠以及天文鼎的事情,那更是闹得沸沸扬扬,如今整个魔族的人都知道赵东来了,他们自然也不会陌生。
“你居然是赵东来的朋友?”
那名魔族边说边松开了掐着裴无名脖子的那只手,如果此人当真是赵东来的朋友,那么他就更加不能死了,毕竟现在赵东来可是南疆魔族的大敌,若是能抓住他的朋友,那无异于抓住了赵东来的软肋,那到时候想要再对付赵东来,可就容易多了。
“否则呢?”
裴无名得意的仰了仰头,询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怕了?”
“识相的就赶紧把我放了,否则等赵东来过来,你们两就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
“到时候我肯定会让他把你们两的魔魂给打散,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我会怕他?”
魔将面色凝重的盯着裴无名俊朗的脸庞,嘀咕道:“既然你是赵东来的朋友,那就有趣了,我们还正愁找不到赵东来呢。”
“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咱们就正好把你带回南疆,然后用你引出赵东来,再将他和他的朋友一网打尽,如此一来,咱们兄弟二人,可就算是立了大功了,肯定会得到大巫祝的嘉奖。”
“当然。”
另一名魔将立即附和道:“赵东来可是大巫祝的心头大患,只要能够抓到他,那咱们日后在魔族肯定会平步青云,再也不用受别人的窝囊气了!”
“你们想的美。”
裴无名不以为然的嘀咕:“赵东来才不会上你们的恶当,你们别痴人说梦了。”
“赶紧现在就把我放了……”
“啪!”
不等裴无名把话说完,脸上已经挨了重重的一个耳光,那一声脆响不仅仅是打在裴无名的脸上,更是重重的打在了他的心上。
想他裴无名从小生在名门望族,祖上一直都是当朝的大官,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啊?
如今被人在按在地上摩擦,却是点半点还手之力都没有,还被几个巴掌打得啪啪响,这简直就是生平的奇耻大辱。
所以被挨了两个耳光之后,裴无名是彻底的出离了愤怒。
“老子跟你拼了!”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裴无名在地上用力的挣扎了起来。
“你最好给我安静点,否则我现在废了你的双腿!”
言罢,那名魔掌右手一挥,一股魔气隐现之后,逐渐的凝结成了一柄弯刀的形状,没有半分的犹豫便朝着裴无名的大腿处割了过去。
这柄由魔气凝聚成的弯刀看起来十分锋利,散发着凌冽的寒意,若是被其划中,估计一双腿会应声掉落。
此时的裴无名早就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甚至连挪动身子都困难,更别提避开对方这一击了。
虽说裴无名心里清楚对方肯定不敢弄死他,毕竟还要拿他来要挟赵东来,但对方把他弄残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所以看到对方想要把他腿给切断的刹那,裴无名整个人已经吓得呆若木鸡,甚至早早闭上了眼睛不敢看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幕。
然而出人意表的是,意料中的巨痛并没有如约而来,双腿也并没有就此脱离身体,原本下一秒就要割在他脚上的那柄弯刀,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裴无名慌忙挣开眼睛一看,目力所及之处,赫然发现先前站在他旁边的那名魔将此时已经悄悄的往后飞退了数丈有余,两人的眼神之中均露出一阵惊惧之情。
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匆忙间裴无名又扭头一看,却发现沿海的沙滩之上,不知几时已经多了一名身着白衣的女子。
这女子生得很是秀美,身上隐隐透着一股强者的气息,甚至还有一种帝王家才有的霸气,清秀的双眸闪耀着愤怒的神光,绝美的脸庞看起来虽然平静无波,但是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让人根本不敢对她直视。
“呼……”
看到自己的双腿并没有被斩断,裴无名顿时心中放松了许多,当下深呼吸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算是放了下来。
尽管此时裴无名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但直觉告诉他,此女肯定是他命中的救星,能不能活下来,就看这名白衣女子接下来的表现了。
“两个不知死活的魔民,居然敢在我南海边缘行凶,是不是活腻了?”白衣女子身形一恍,如同飞魂幻影一般飘落到了裴无名的身边,冲着两名魔将质问起来,语气平和之中带着三分威严。
“你是何人?”
“为何坏我好事?”那名成熟一点的魔将皱了皱眉,冲着白衣女子呵斥了起来。
不过他应该也是感应到了白衣女子身上强横的气息,所以并不敢过于放肆,只是站在原地质问,但却并没有急着动手。
“你在我的家门口行凶,却问我是何人?”
“这难道不是笑话吗?”白衣女子嘴角一扬,露出一个不屑一顾的笑容。
“你的家门口?”
成熟一点的魔将闻言一愣,随即沉声道:“莫非你是来自南海龙宫的龙族吗?”
“算你有点眼力劲。”
白衣女子冷冷一笑,回应道:“我乃南海龙宫大龙女,你一个小小的魔将,居然跑到我南海来闹事,看来今日不给你们一点教训,你们是不知道天地为何物了。”
“你是大龙女!”
听到这个名字的刹那,那两名魔将当场便被惊住了。
这一次他们两兄弟被大巫祝派到南海边来,其目的就是想要监视南海龙宫,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试图从归墟圣境之中盗取法宝。
因为一旦天庭与魔族开战的话,法宝匮乏的魔族肯定要吃大亏,而大巫祝早年就曾听人说过,在南海的归墟圣境之中,藏着许多仙器神兵,这些都是历年四海龙宫收集到的宝物,然后全部都收藏在南海的归墟圣境里,由南海的大龙女看守。
这两名魔将来到南海之后,很快就从附近小妖的嘴里打听到了关于归墟圣境的情况,也了解到现在的归墟圣境由大龙女看守,只是这大龙女从来都不轻易离开归墟圣境,所以他们在南海边逗留了许久也没有见到大龙女的真容,至于归墟圣境他们就更加无法靠近了。
不想如今大龙女却自己出来了,所以突然看到传说中的大龙女,他们一时间还真有些不太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真是笑话。”
大龙女不耐烦的瞪着这两名魔将,怒声道:“我不是大龙女难道你们是大龙女吗?”
“你们两名魔将不在南疆好好待着,却跑到我南海龙宫来,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要你们两死无葬身之地。”
“你有这个能耐吗?”
之前一直没有开口的那名清瘦点的魔将,这时却生气的反驳:“别人怕你大龙女,我兄弟二人可不把你放在眼里。”
“以前你躲在归墟圣境的结界里,我们固然奈何你不得,可是现在没有了归墟圣境的结界保护,我看你还能有多嚣张。”
“这回正好可以把你抓起来,然后让南海龙王拿宝物来交换!”
“宝物?”
听对方这么一说,大龙女立即警惕了起来。
其实大龙女很早就已经察觉到有人监视着归墟圣境,但是由于对方十分的谨慎,所以一直以来也没有找到敌人的踪迹。
今日也是感应到附近的海域似乎有魔气在弥漫,所以她才从归墟圣境之中出来一探究竟。
不想出海之后立即就察觉到了这里有魔族的存在,于是在危急时刻现身救下了裴无名,否则她若是慢上半拍,裴无名的一双腿可能就真的不保了。
现在又听对方提及宝物二字,刹时引起了大龙女的注意。
“你们想要找什么宝物?”
“我南海龙宫有你们想要的宝物吗?”大龙女眼珠子微微一转,打算暂时先不动手,把对方的底细摸清楚之后,再除掉此二人也不晚。
“这你不需要知道。”
清瘦的魔将扬了扬眉,得意的说:“等你被被我们抓起来之后,南海龙王自会来救你,到时候你不就能知道我们要什么宝物了吗?”
“不过我看你长得娇滴滴的,还真有些不太忍心伤害你,你最好还是自己束手就擒吧,否则一会儿把如此美丽的你给打伤,那就不好了!”
“打伤我?”
大龙女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想当初她连南海鳄神都敢斗上一斗,又怎么可能会怕这两个小小的魔将呢?
何况作为四海最厉害的龙女,她的战斗力和修为,那绝对都是属于顶尖一流的。
这两名魔将她的眼里,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就凭你们两个小小的魔将,也想伤我大龙女?”
“我看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大龙女挑了挑眉,言语间充满了不屑一顾的神情。
“怎么?”
“难道你想试试吗?”
魔将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与大龙女之间的差距,或者说,他对于自己的修为过于自信,所以才会表现得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试试就试试。”
大龙女诡异一笑,朗声道:“不过我大龙女出手可没有分寸,一会儿伤了你们的性命,可别怪我无情。”
言罢,大龙女右手轻轻一扬,顿时那南海之中狂风大作,海面两股巨大的水柱如同长了眼睛似的冲了出来,径直朝着岸上那两名魔将所在的方向狂击而去,力量和速度都十分惊人。
“疾!”
那两名魔将早就已经做好了与大龙女一战的准备,所以当看到水柱朝着他们冲击而来的时候,二人不约而同的将手举了起来,然后猛的往前一拍,两股力量从他们的掌心挥发出来,径直朝着两股水柱迎了上去。
“砰……”
但听一阵巨响传来,那两股水柱当场被他们手中的力量给震得四分五裂。
“哗啦。”
水柱被震碎之后,居然化作了一道阵雨,从两名魔将的头顶淋了下去,此时二人根本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被海水给淋湿了,两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
但这还远远不算完,被海水淋湿之后,二人均是一愣,但也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大龙女已经身形一恍,如同飞魂幻影一般飘到了二人的身前,在他们微微发愣的刹那,大龙女的纤纤玉掌已经快速的击打在了他们的身上。
两股强大的龙气瞬间从大龙女的手掌中吞吐出来,将两名魔将的身体给震得往后倒飞出去。
“噗……”
二人猛然被龙气震飞之后,凌空喷出一口老血,等跌落在地之后,早就已经身受重伤了。
“额啊……”
两人不约而同的闷哼一声,身体感觉一阵巨痛袭来,竟隐隐有种快要晕厥过去的冲动。
这还是他们出道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力的对手。
尽管之前就已经听南海边的小妖说过,归墟圣境里的大龙女修为强横,绝对不是可以随便招惹的人,但是直到此刻他们才真正意识到,大龙女修为之强,确实是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想之外。
被击飞出去之后,二人此时的战斗力几乎也已经快要失去一半了,所以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心中都没有了底气。
兄弟二人侧身相互打量一眼,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缕逃跑的意味。
于是二人同时点了点头,然后身形一窜,双双朝着前方的树林里飞纵而去。
“休走!”
胜券在握的大龙女自然也早就已经料到了对方会借机逃走,所以不等他们跃入树林,大龙女已经大掌凌空一抓,顿时一股强大的吸力滋生出来,将快要飞入树林里的二人给牢牢的吸附在了当场。
“受死吧!”
在那股强大的吸力吸住两人的同时,两道巨大的冰凌从南海之中飘了出来,化作两道寒茫直接刺中这两中魔将的后背,将他二人给当场刺了一个透心凉。
“砰……”
二人的身体被冰凌刺穿之后,直接掉落在了地面。
裴无名挣扎着抬眼一看,目力所及之处,赫然看到这两名先前还不可一世的魔将,此时已经逐渐的被冰封了起来,虽然看他们眼睛还在转动,但身体却已经连分毫也挪动不了。
不过瞧那情形,似乎被冰凌刺穿之后也并没有立即死亡,而是仍然在弥留之际。
“怎么样?”
“现在知道我大龙女的实力了吧”大龙女嘴角一扬,露出一个冷峻的笑容,眼神里满是得意的神情。
对于打架这件事情,大龙女还真是从来没有怕过谁。
而且她在四海之内的权力之高,仅次于四海龙王而已,别看她只是南海龙宫的大宫主罢了,但实际上就算是东海龙王见了她,也得给她七分的薄面。
另外,大龙女从小就肩负着守护归墟圣境的重任,所以很小的时候,她就被送到南海之渊里面,跟着南海之渊里的几条上古老条修炼法术,别看她只活了五千多年,但其实她的实际战斗力绝对可以与万年的老精老怪相提并论。
别说是这么两个小小的魔将,哪怕是魔族的长老,她大龙女也有一战之力。
所以这两名魔将在她面前挑衅也确实是活腻了。
“你……你想怎么样?”两名已经快要完全被冻住的魔将,望着大龙女那冷峻的脸庞,惊恐的叫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