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3y优美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看書-kw8d3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程咬金闻言,瞬间感觉自己被坑的厉害。
这下糟了,这不是火上添油吗?
这是人干的事?
张千在旁咳嗽,却不吭声,反正自己只是一个传话的人,自是程咬金自个儿拿主意,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哪里晓得,这程咬金也不是个傻子,于是干笑着注视张千,眉头微微挑了挑,试探性地开口问道:“张力士,你看……”
“维持治安的事儿,咱也不懂。”张千一面说,一面眼睛瞥到了别处,他立即赶紧将自己撇开,一副咱家也不知,您就看着办吧。
程咬金双眸不禁放亮,似乎明白过来,朝这张千讪讪笑道。
“对对对,张公公不懂,不过……陈正泰理应,也没干什么事,至多只是火上浇油而已……”
“程将军,其实……”下头的这斥候期期艾艾地道:“其实不只是火上浇油,听说那陈正泰,亲自动手打了人,还打的还厉害,那个叫什么吴有净的,差点要打死了。”
“……”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程咬金已经觉得自己无话可说了。
他一脸怒容,想骂陈正泰,突又想到,好像自己的儿子也在学堂里,十有八九,那个浑小子也掺和在里头,一想到程处默也跟着陈正泰闹事了,这程咬金于是没了底气,心虚了,只干笑道。
“你看,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什么事都不懂,人……是随便能打的吗?张力士,你说呢?”
张千低着头,假装自己在数绵羊,一副此事与我无关,一切您看着办的态度。
程咬金便鄙视了这个死太监一番,而后振作精神,拉下脸来道:“将那书铺围了。”
一队队官兵,将这书铺围了个水泄不通。
里头的人也打得差不多了。
只是这一次,地上躺着的人比较多一点,到处都是哀嚎和哭泣声。
程咬金按着腰间的刀柄,于是风风火火地带着一队人冲开了行凶的暴徒,进了书铺。
他一踏进门槛,便看到一队生员围着地上的吴有静在行凶。
陈正泰呢,反而是气定神闲地坐在椅上,被揍得人发出惨叫,还有语无伦次地哭喊声。
程咬金正要大骂一声,哪一个狗东西现在还敢逞凶,细细一看,这几个生员,居然都是熟面孔,有长孙冲,还有……还有……呀,还有自己的儿子程处默……程处默嗷嗷叫,打得酣畅淋漓,根本没看到自己这个爹。
程咬金呼吸顿时窒住了,这画面简直不能看,程咬金此刻只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抠出来,忙用手将自己的眼睛捂住,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随即回头,对身后的护卫道:“本将军一份手令,好像掉了,我们回去找找看。”
护卫们:“……”
程咬金出了书铺,深吸了一口气,听到书铺里地哀嚎声渐渐微弱了,这才重新道:“我看这手令找不着了,走,进去严惩凶徒。”
护卫们:“……”
又回到了门槛,朝里头一看,便见长孙冲已是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只有程处默骑在地上的吴有静身上,依旧还捶打不已,口里还叫着:“王法,王法,什么是王法,你说你是王法,你就是王法,我都没说我是王法,你有什么资格说王法……”
程咬金脸抽了抽,这样的场景他真的不敢看,于是他再深吸一口气,便又转过身,狠狠地咳嗽一声,大吼道:“儿郎们,这书铺里,可都是一群穷凶极恶的盗贼,咱们不可走脱了贼子,都听好了。”
他背着门槛,对后头的护卫们发出声震瓦砾地嚎叫:“进去之后,若是看到谁在逞凶,给俺立即拿下,我等奉旨而来,定要给宫中一个交代。都听仔细了,我等是秉公行事,我程咬金今日将话放在这里,无论这书铺里的人是谁,身居何职,家里有什么显贵,是谁的门生,又是谁的儿子,我等身负监门重责,也绝不可徇私枉法,定要严惩不贷。”
“喏!”监门卫上下一起发出怒吼。
程咬金继续高声喊道:“什么监门卫,监门卫就是陛下的看门狗,这天子脚下,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倘有人在此滋事,这岂不是藐视天子,不将我们监门卫放在眼里吗?我来问你们,发生这样的事,你们答应不答应。”
监门卫上下一脸无语地看着程咬金,心里都说,人都来了,还说这么多干嘛,不是说了拿人吗?
不过程将军既然发了话,谁敢异议,众人又道:“不答应。”
程咬金很满意,铜锣一般的嗓门大吼:“既然不答应,那便对了。我等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程咬金将话放在这里,谁敢搅的长安不太平,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就是不将我程咬金放在眼里,就是瞧不起监门卫。”
监门卫上下听罢,个个热血沸腾,激动万分,于是他们纷纷按着腰间刀柄,一副作势要冲的样子。
程咬金此时……声音突然低沉:“遥想当年,老子跟着陛下东征西讨的时候,就亲眼见到,陛下为了整肃军纪,而大义灭亲,可谓之挥泪斩马谡,实在令人动容。今日我等监门卫执法,自也要有陛下当初的气魄。不说别的,今日这书铺里头,若是逞凶的是我程咬金的亲爹,是我程咬金的亲儿子,我也绝不姑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是不是?”
众人齐声大喝:“是。”
“这就对了。”程咬金满意地点头,一副得意的样子:“不愧是我调教出来的好儿郎,监门卫第三十一条军规,是什么?念我听听。”
众人顿时无语:“……”
程咬金叹了口气:“就知道你们这些狗东西成日只晓得偷懒,哼,连军规都忘了,留着何用,回去之后,所有人杖二十!”
有人小心翼翼地提醒程咬金道:“将军,监门卫的军规,只有十八条。”
程咬金双眼猛地睁大,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此钓鱼也,故意放出鱼饵,且看看你们哪一条鱼上钩。”
“……”
“将军,里头差不多打完了,该进去了。”
程咬金竖着耳朵听,果然里头没了响动,却还是不放心,只好道:“你们先别急着冲,本将军先冲进去看看。”
说着,转过身,便一头冲进了书铺,这书铺里,早就被摔打的粉碎,一地的伤者发出哀嚎,好在长孙冲和程处默几个,早就打完了,一个个人畜无害的样子,站在原地露出纯洁的模样。
程咬金这时气势汹汹,大手一挥,发出命令:“儿郎们,没有危险,都给我冲进来,捉拿逞凶的贼子。”
浩浩荡荡的军马这才杀进去,当然……这里显然也不见逞凶的人。
程咬金看着满地惨不忍睹的样子,心里顿时在想,真是凶残呀,不过眨眼间功夫,这程咬金便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朝陈正泰大喝道:“陈正泰,你好大的胆子。”
陈正泰便已起身:“世伯……”
程咬金一双眼眸微眯着,一副大义凛然地道:“不要叫我世伯,公事面前没有叔伯父子。来,陈正泰,你来告诉我,是谁将这书铺弄成了这个样子。”
陈正泰叹了口气,而后挠首道:“这个,不好说。”
“有什么不好说。”程咬金威风凛凛,依旧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你非说不可。”
“打人的人比较多,比较凶的,也有一个,他叫程处……”
“没错!”程处默骄傲地站出来,瞪着自己的爹,凛然无惧的样子:“就是俺。”
程咬金心口一抽,有些不能呼吸了,这臭小子真是不怕死,他抿着唇回瞪程处默。
程处默一脸无惧的样子,依旧瞪着程咬金。
程咬金心里真是怒火冲天了,便咬牙切齿的,用杀人的目光继续瞪视程处默。
程处默倔强的样子,依然不甘示弱。
短暂的沉默之后,程咬金率先开口说道:“是非曲直,还得好好清理个明白,哪一个是吴有静。”
寻了很久,没寻到,倒是有人将地上一位奄奄一息的人抬起来:“是他。”
程咬金看着满身是伤的吴有静,心里道这些小子下手真重,不过他面上却没表现出来,一副波澜不惊地样子。
“我看此人面色不善,看来也不是好人,而今,陛下已亲自过问此事……来啊,将人抬走,还有你,陈正泰,你也随我去。”
陈正泰倒是有心理准备,回头交代了薛仁贵一般。
另一边有人已将那奄奄一息的吴有静抬了去。
陈正泰随程咬金出了书铺,程咬金让人给陈正泰备马,趁着护卫们退下的功夫,咬牙切齿道:“你这小子,为何总和老夫过不去。”
陈正泰咳嗽:“没有,小侄平日向来循规蹈矩,程世伯此言,我听不懂啊。”
程咬金便嘿嘿冷笑两声:“也罢,你自己和陛下去说吧,我实话说了吧,你这事有些大,陛下已是震怒了,你这学堂里,可都是读书人啊,怎么一个个,和土匪一般。”
说着叹了口气:“你自己好自为之,到了御前,陛下问罪,可别到处乱攀咬人,处默是个老实人,总不能什么事,都往老实人头上推吧。”
陈正泰道:“程处默乃是我学堂里的生员,学堂里的人,都是一体,自然会竭力保护,所以世伯放心,方才不过是戏言而已。”
程咬金心里大怒,你这狗东西,消遣你爷爷。不过面上却是干笑:“我知你是戏言,你陈正泰不是这样的人。”
只是他心里还是颇有些惴惴不安,这事儿可不小,惊天动地,牵涉到了这么多人,这书铺背后的人,也绝不是软弱可欺之辈,陛下肯定是要秉公办事的,到时候……陈正泰这家伙若是扛不住了,真要赖在自己儿子头上,而以程处默那可怜的智商,说不得又要美滋滋跑去领罪,那就真的糟了。
程咬金一时感觉自己上了陈正泰的贼船了,心里苦……
…………
李世民背着手,在殿中团团转。
他显然现在脾气极坏。
已有宦官再三禀报,而事态显然比他起初想象的还要坏。
朝中诸臣一个个看着李世民,若有所思的样子。
学堂和其他读书人之争,其实大家心里是有数的。
那个吴有静,历来对学堂有所批判。
这一点,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可谁想到,双方竟是打了起来。
这一打,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现在已闹得长安皆知,到时如何处置呢?
张千匆匆入殿:“陛下,肇事之人,吴有静,陈正泰二人到了。”
李世民听罢,声若洪钟道:“宣进来。”
而后,先见一个担架抬着,便见担架上,一人还在呕血,随即抬入殿中。
李世民一看,心里大惊失色。
这担架上抬着的,莫非是陈正泰……这可是自己的门生,还极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婿啊。
一时李世民的面色格外地难看,咬着牙齿在心里暗暗骂道。
那些逆贼安敢如此……朕定要将这些乱臣贼子,统统诛杀干净。
不过等人抬到了殿中,细细一看,不是陈正泰,李世民一下子……心情舒畅了。
看来……不是陈正泰,还好,还好,朕还想着,那陈正泰历来机灵,若是真要挨揍,十之八九要逃之夭夭的,怎么会被打成这个样子。
不过……群臣见了吴有静如此,顿时露出了不忍目睹之色。
那虞世南和豆卢宽,确实是认得吴有静的,算起来,也算是好友,现在见他如此,不禁眉头深锁。
他们原以为,不过是一些小纷争,打起来的只是一群年轻气盛的书生,哪里想到……连吴有静都无法避免。
接下来,便见陈正泰昂然入殿,他一进来,便行礼,随即朗声道:“陛下,学生有冤屈,现在要状告吴有净目无国法,当街殴打学生,若此恶不除,学生只恐此獠祸害长安!”
此言一出,众人都吸一口气。
能说出这番话的人。
说他不要脸,一点都不为过吧。
哪怕是和大学堂息息相关的房玄龄和长孙无忌,此刻也不禁脸一红,颇有几分……我怎么跟这样的人鬼混一起的愧疚之心。
………………
今日第一章送到,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