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9cc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此經流年-第二百四十八章 你是渣男啊!!!推薦-ydrnf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裴幼清脸上满是遮掩不住的喜色,按照赵守时的说法,泰勒·斯威夫特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女歌手。四张过百万销量白金专辑,一张破千万销量钻石专辑。
迈克尔·杰克逊是全世界最顶级的男歌手,单张专辑销量创历史之最的3700W张,他还创造了风靡世界的【月球漫步】。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流行音乐之王。
那赵守时嘴中的斯嘉丽又该如何?世界最靓?票房百亿?横扫各大奖项?
裴幼清还不知道斯嘉丽的信息,但她隐约觉得这个角色是名演员。而且,‘她’绝对不会比泰勒以及杰克逊逊色多少。
毕竟,咱可是正宫娘娘!!!
要不然,这朋友没得做!!!
心情有些澎湃的裴幼清只觉得小腹的肌肉有丝丝酥麻感传来。
这是潮起潮落的前兆。
于是,缓缓降速的她语气颤栗的问道:“这个斯嘉丽是什么人?快告诉我。”
刚才在饭店时,裴幼清随口问了一句【如果她起英文名的话,该叫什么】。
赵守时当时说的就是【斯嘉丽】,现在自然明白裴幼清问的其实不是斯嘉丽,而是问她自己在剧本中的形象。也就是她在赵守时心里的形象。
没有任何隐瞒,赵守时直接开口:“斯嘉丽全名斯嘉丽·约翰逊,是一名演员,非常棒的演员。
如果说迈克尔和泰勒代表了音乐界的天花板。那斯嘉丽,从某一程度上代表了影视女演员的一种天花板。
她刚出道时游走于文艺片中,是诸位大导演青睐的文艺女神,诸多影后加持,甚至她还曾创下一个记录。某部电影里,她饰演的女主角全程没有露脸,只凭借着台词,便赢回一座影后奖杯。
她还是商业片女王。深耕商业片的她在十年时间里,累计票房过百亿。
她更是世界最性##感的女演员。常年稳居世界最性感女人排行榜榜首。”
赵守时摸着裴幼清的脸颊,柔声道:“不管是剧本里,还是在现实世界里,你比斯嘉丽还要完美。你是上天对我的馈赠,是属于我的人间精灵。”
裴幼清一愣神,顷刻间一个颤栗,浑身抖动的她嘤咛一声,趴了下来。
气喘吁吁、浑身湿透的她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赵守时就这么揽着她,静等她平息情绪。
好一会后,看她依旧没有动弹的意思。赵守时轻啪两下,问道:“怎么不动了?”
裴幼清蹭蹭:“没力气。”
“那换我来。”
赵守时起身,主动被动调换,男up女down。
躺着的裴幼清嘴角翘起,“你说我有没有可能跟剧本里的斯嘉丽一样获得百亿票房啊。”
赵守时心道有点难,但不想打击裴幼清的他自信的开口:“有我在,绝对没问题。”
“嘻嘻。”裴幼清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也对,光一部《铁拳》就10亿票房。要是一切顺利,《心花怒放》、《非诚勿扰》再拿二十亿,那就是三分之一。”
赵守时一愣神,这才反应过来裴幼清说的这百亿票房的单位是软妹币。
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笑容的他俯下身来噙主樱桃,调笑道:“我纠正一下,我说的百亿票房的单位是美元,是dollar USA dollar,约等于千亿软妹币票房。”
啊?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裴幼清张大的嘴,无论如何都无法闭合。眼神迷离的她不知怎的涌来一股大力。
双腿紧紧束缚住赵守时,眯着眼睛的她颤栗中说道:“love mi。”
半个小时后,浴池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在不久之前,酣战一场的两人结伴进入浴室里洗枣。
(⊙o⊙)…,是刚才;不是现在。
现在嘛;裴幼清坐在浴室内的洗手台上,身下的大理石面有些冰凉。双手摁着大理石面的她向后探着头,挺直的脊骨与修长的脖颈形成一条直线。
赵守时就站在她的身前。
在外,也在内。
身后的花洒还在哗哗往外喷洒着温热的清水,将浴室内的迤逦声响给全部遮挡。
再一个小时后,身上干净异常还香喷喷的两人回到床##上。互相依偎着。
此时,已经到了清晨四点,东方的天边似乎有了一点白亮、窗外更是不断有车辆驶过发出的声响。
原本应该是夜深人静最适合休息的时刻,这两货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
裴幼清抱着赵守时的胳膊,像一只树懒挂在树上一般,哼唧两声的她问道:“姐姐起英文名字是要去出国发展,你给咱俩也预备好英文名字,不会是为以后出国发展做准备吧?”
“一半一半。”
“一般一般?”裴幼清疑惑,气道:“我又没夸你,你谦虚个什么劲?””
赵守时汗然,解释道:“不是一般一般,是一半一半。算了,我直说吧,这事不是不可能。等以后条件成熟,说不定你也混个国际映后当当呢。
至于我就是瞎凑热闹,我现在这么低的级别,出国都要单位给开个证明。要是等以后级别在上一点。估计只能比现在更麻烦。还是洗洗睡吧。”
“不要。”裴幼清直接拒绝。
赵守时一愣才反应过来裴幼清这话是对自己说的那句‘洗洗睡’的回应。
赵守时其实是想睡觉的,今天这【一夜七次郎】成就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是实打实的脚踏实地的干出来的。
但裴幼清不想睡,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营养跟不上好说不好听。
被褥下的手不断游走,赵守时揶揄道:“怎么回事啊,小老妹,是哥哥我提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
裴幼清给赵守时正在作恶的手来了几下:“别乱摸,太痒了。”
作恶是不可能停止作恶,最多留在原地,不再游走而已。这是一名lsp的职业素养。
赵守时的痞赖样,气得裴幼清紧紧攥着他的十根手指,让他不能为所欲为。顺带脚连他的腿都给夹上一只。
看着赵守时无奈的脸,她露出狡黠的笑容。
手脚不能动的赵守时趁裴幼清不注意的间隙,伸出大舌头呲溜一声,在她脸颊上狠狠地添了一口。
可把裴幼清给恶心坏了。直接把赵守时推出去的她抽出纸巾擦拭脸颊,埋怨道:“咦~你好脏啊。”
“别闹,刚才亲嘴你都不嫌弃。”
猛女语塞,无话可说的她拍了下被子,狡辩道:“这不一样啊。”
“少来,都一样。还有那啥,你也嫌它脏,还不是闻闻什么味、、”
慌张的裴幼清连忙去捂赵守时的嘴,“啊,不准说这个,你个臭直男。”
赵守时眉头紧皱成地铁老人.gif,开口道:“跟你商量个事,以后能不能别当着外人的面叫我直男。”
“为啥啊,直男不是褒义词吗?”
赵守时略一思索开口道:“直男这个词很复杂。原本指的是异性恋男性。但现在被一群女拳把这个词给物化。
这个词被代指思想传统、审美模式化、情商低,活在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审美观里,经常对女生流露出不满,喜欢批评女性,以自己为中心的男权主义的男人。
自称直男,那是搞笑,是自黑,就是中性词汇。但要是别人说,绝大多数时候是带贬义的,很容易被人理解为侮辱。”
裴幼清柔舌轻吐,羞涩到:“你以前一直自称钢铁直男,我就以为这是褒义词。
我们学校有些个女生逢聊天必谈酒吧认识的干哥哥多幽默多风趣,说我们学校的男学生们就知道作业、作业、作业。简直太直男,反正语气满是不屑。
当时我还纳闷,要说你这么优秀都自称直男,那直男这个群体再差也不能太差。而这群人长得不咋地,竟然连你们这样的都看不上,这眼光岂不是要上天。
现在知道直男这个词汇偏贬义,那一切就说得通了。她们啊,还是去找她们的有趣干哥哥吧。”
赵守时笑笑:“什么有趣干哥哥,哥哥干还差不多。正经人谁去酒吧?无非是一群猎艳的渣男罢了。这就是我不愿意让你去酒吧的原因,那里不是没有好人,但更多的是心怀不轨的恶人。。”
裴幼清嘿嘿笑着,道:“韩君韩大哥可是也经营酒吧。要是被他知道你这么编排,还不得气得七窍生烟啊。”
“嘁,他经营酒吧肯定比我更清楚,这年头的酒吧要没有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早凉了。”
裴幼清点头表示赞同,想起一事的她问道:“你说渣男与直男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前者坏,却更多人爱。后者好,却不讨人喜。”
“可能因为初心不同吧。”
“什么意思?”
赵守时想了想,解释道:“渣男图下半身。就像烈酒,虽然辛辣不好喝,但过瘾、刺激。他们追女孩想的是睡,那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所以可以只看脸,其他的全不管。追的到就追,追不到就换一个。
有道是【失败是成功之母】,渣男在短时间内就可以积累大量经验,这样他们在追求下一个的时候,成功率倍增。
直男图下半生。他们找的是共度余生的伴侣。这样的他们就不能只看颜值,还要综合考虑性情、家庭、三观等因素。
直男追一个女生的时间,渣男已经积攒了十倍的经验。
咱们先不说这年头敢随便撩骚别人的,家里都趁几个糟钱。倒不是有钱就好,只不过这样的家庭出来的人,更自信,更有胆量去尝试。因为他们有人托底,不怕失败。
后者则相反。
我们就说同样条件的两个人追求你,前者木讷,你们吵架他还爱跟你讲道理。后者风趣幽默懂浪漫,还无底线的容忍你的任性。搁你,你选谁?”
赵守时侃侃而谈之后,看着裴幼清,等着她给出答案。
裴幼清反盯着赵守时,目露思索状。额头上的皱纹能夹死赵守时,就知道她有多为难。
但,让她如此为难的不是赵守时问出的问题,而是赵守时本人。
经过这一番深入简出的解释,裴幼清明白了渣男与直男的分别。
最最关键的是,她突然发现赵守时确实不是直男,他更像是个渣男!!!
馋人家身子的渣男啊!
想当初、、、
裴幼清越想越气,狠狠的给了赵守时几下。
懵逼,完全懵逼,持续懵逼。
懵逼ing的赵守时不解的问道:“这咋又炸毛了?提前给个信号,让我做下准备也好啊!”
“赵守时你个渣男!!”裴幼清气抖冷,浑身颤抖。
“不是,我怎么就成渣男了?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冤枉啊,我的个老天爷,快给我来场六月的雪证明下我的清白吧。”
“你还有脸说。”越想越气,几乎要哭出声来的裴幼清,掰着手指历数赵守时的罪状:“你说过见我第一面就决定要追我吧?这是不是馋我身子、想睡我?”
赵守时张张嘴,总觉得这话不对,但又有点道理。实话好说不好听,这话真对。
裴幼清继续说:“你见我第二面,根本不知道我什么信息,就邀请我去你们节目担任嘉宾。当天晚上你进了局子,我肯定担心你。可你却趁着我情绪激荡的时候,突然跟我表白,我一时糊涂就答应下来。这是不是你说的渣男追女的特点——快准狠?”
赵守时再张嘴,还觉得这话哪里不对,但这事是事实啊。虽然当时一次表白就成功也有些惊讶。
裴幼清继续说:“还是那天晚上,你送我回家。可你后来做了什么?你为了住进我家里,极尽的忽悠我,说什么手机没电、身上没钱,钥匙掉了,房东赶人。我走过最远的路就是你的套路。”赵守时再张嘴,这一次他终于知道这话不对的地方在哪里了。
抬手打断裴幼清的他开口道:“你给我等会。如果我没有记错,我根本没有忽悠你,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可以找电台的人问,现在就问也行。
还有,我当时是在马路边上坐着的,是你主动下楼找的我,而且是你相信我的人品,才主动邀请我在你家暂住一晚的。”
“啊?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