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qejv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寒門崛起 起點-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異想天開朱平安讀書-s31uj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
在魏国公他们三人送葬的眼神中,朱平安坚定地走向帅帐门口,步入阳光中。
走到门口时,朱平安停下了脚步。
魏国公等人见状,以为是朱平安后悔了、胆怯了,不过他们能理解。
毕竟,在他们看来,朱平安现在出去解决乱兵问题,其实等同于寻死。这些乱兵足足有三千,而且是杀了黄侍郎的乱兵,已经不存在被劝解的可能了。朱平安这个时候出去,肯定会被乱兵第一时间杀死。
害怕死亡,不是很正常吗,这是人之常情,天底下哪有什么不怕死的人啊。
他们自己不也害怕死亡吗,所以看到朱平安停住了脚步,他们甚至还有些欣慰。
“伯父,何公公,你们别写遗书了,用写遗书的笔墨纸砚,写免死券吧。”
朱平安站在门口,顿住脚步,扭头对魏国公、临淮侯还有何公公说道。
“哈?!”
“写免死券?!”
魏国公他们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直愣愣的看着朱平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伯父,何公公,麻烦你们写三千份免死券,别忘了用印。”
朱平安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魏国公愣了两秒后,不由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向朱平安,苦笑道,“写免死券?!呵呵,贤侄,你还真是少不更事、异想天开。我们就是给自己写再多的免死卷,那些天杀的乱兵也不认啊。”
“呵呵,贤侄,不是数量的问题,别说写三千份免死券了,就是写三万份免死卷也没用啊。外面那些天杀的乱兵,怎么可能会认免死卷。”
临淮侯也是报以同样关爱智障的眼神,哭笑不得的对朱平安说道
“呵呵,小朱大人,你有点把杂家逗笑了……”何公公摇头不已。
在他们的笑声中,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伯父,何公公,这三千份免死卷不是给我们的,而是给外面的三千乱兵!”
哈?!
我们没有听错吧?!免死券给外面的三千乱兵?!
魏国公他们闻言,惊讶的脸都变形了,嘴巴张的后槽牙都露出来了……
下一秒后,魏国公三个死到临头的人,也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噗……贤侄,你这是为下辈子做准备吗?!乱兵杀了我们,我们还给他们免死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这样做,是给阴曹地府的我们积累福报,让我们在下面过的好一些,托生一个好人家吗?!”
朱平安无语的摇了摇头,我可是在红旗下长大的,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啊?不是吗?”魏国公他们诧异了。
“当然不是。”朱平安用力的点了点头,正要给他们解释一番,却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喊打喊杀声。很明显,外面的乱兵已经抢完金银珠宝了。
魏国公、临淮侯还有何公公听到外面的喊打喊杀声,顿时笑不出声来了,一个个吓的脸色惨白,外面乱兵抢完金银珠宝,下一步就是冲击帅帐杀死他们了。
“伯父,何公公,来不及解释了,请相信我,速速写三千份免死卷,盖章用印。此次能否平息兵变,这三千份免死卷便是关键所在。拜托了。”
朱平安揖手向他们深深一躬,语气诚恳的说道,然后转身快速向帐外走去。
魏国公他们诧异的看着朱平安,坚定的大步的走出了帅帐,向乱兵走去……
“他真不怕死啊……”何公公看着朱平安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读书人惯是贪生怕死,杂家还没见过有如此胆气的读书人呐……”
“还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啊!”魏国公喃喃。
“他不是初生牛犊,他是昂扬少年……”临淮侯微微摇了摇头,莫名其妙的对朱平安有了一丝信心,临淮侯也觉的有些难以理解,可就是有了一丝信心。
“那我们是写遗书,还是写免死券啊?”魏国公扭头看向临淮侯和何公公。
“免死券吧……”何公公毫不犹豫道,他一介太监,压根用不了写遗书。
“免死卷吧。”临淮侯也开口道。
魏国公诧异看向临淮侯,毕竟写遗书的建议还是临淮侯提议的,怎么改主意了。
“我们躲在帐内,子厚挺身而出,临行前拜托我们写免死卷,我们总不能辜负子厚所托吧……另外,遗书等到最后一刻再写也不迟……”
临淮侯望着帐口,失神道。
“你们……唉,免死卷就免死卷吧,我也跟你们疯一回吧……”魏国公跺了下脚,然后撅着屁股在帅帐犄角旮旯翻出来了笔墨纸砚。
魏国公他们三人席地而坐,裁减宣纸,埋头开始写免死卷。之所以席地而坐,是因为帅帐内的桌椅等都被朱平安之前指挥亲兵拉出去再建防线了。
帅帐外,三千乱兵已经抢完了金银珠宝,再一次开始冲击帅帐门口的防线。
这一道防线用桌椅等物建造,比上一道肉盾防线要坚固,亲兵用力的推着桌椅等物阻挡。不过,即便比上一道防线坚固,但是在三千群情激愤的乱兵冲击下,也是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要被乱兵给撕破一个口子。
“狗官不给我们活路,我们也不给狗官活路,杀狗官!!”
“官逼民反,不得不反!”
“狗官,还我妻粮、兵饷!”
“狗官,黄侍郎还在下面等着你们,我们送你们去跟黄侍郎作伴!”
“兄弟们,开弓没有回头箭,杀了狗官,抢回我们的兵饷妻粮,投倭寇去……”
群情激愤的乱兵疯狂的冲击着帐前防线,扯着嗓子对着帅帐一片喊打喊杀。
朱平安从帅帐走出,坚定的走向摇摇欲坠的防线,走向疯狂的乱兵,一脸淡定从容,口中轻吟: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