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jph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ptt-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蓮花生看書-bwujn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这黑暗中突然响起的声音,便跟那晴天霹雳似的,瞬间叫三人惊骇欲绝,同时也是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快掉地上了。
“是……是他,打伤我爹爹的人就是他!”黄蓉惊叫道。
林朝英也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话音中已带着些许颤抖。
慕容复强自镇定,一双凌厉的眼睛泛起白芒,四处扫视,终于在三丈之外发现一道身形轮廓,作喇嘛打扮。
“唉,”苍老的声音叹了口气,“老僧一直都在这里,可叹二位女施主相处多时,居然毫无所觉,听经多日,亦无所领悟,望空门而不得入,没有慧根,没有慧根啊。”
“听经?”慕容复一愣,难道这老喇嘛还在这讲过经?
这时林朝英解释道,“这数日确实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一阵梵音传来,时远时近,无迹可寻,我还以为出现了幻觉。”
原来这老喇嘛居然还想度化二女,果然跟那八思巴一个德性。
慕容复心中腹诽,口中说道,“敢问阁下,可是密宗第一高手,莲花生大士?”
一边说着,一边站到黄蓉身后,缓缓伸手抵在她后背上。
“第一高手?”老喇嘛反问一句,随即淡然道,“无量寿佛,老僧从来没有过这个名号,但法号确实叫莲花生。”
慕容复暗中输送内力,意欲替黄蓉冲开穴道,口中左顾而言他,“大师谦虚了,以您这等功力,不是密宗第一高手谁还是?”
莲花生笑道,“武学不过身外之物,老僧之所以修习,不过为了体验生命进化之妙处,及其中蕴含的佛学真意。”
“装,你继续装!”慕容复暗自翻了个白眼,心念转动又说道,“那大师这般潜伏在黑暗中偷窥两个女子,难道也是佛祖的意思?”
莲花生苍老的声音缓缓言道,“光明与黑暗,本是相对而言,世上没有绝对的光明,亦没有绝对的黑暗,老僧心中光明,是否身处黑暗,其实并无区别。”
慕容复嘴角一阵抽搐,忍不住问了句,“大师能说人话么?”
莲花生一阵默然,但不难感觉到他现在的心情,一定恨不得一把掐死慕容复。
良久,莲花生叹了口气,“原以为施主能有这身武学修为,料想心境修为必是超凡脱俗,一法通万法通,老僧本以为能有所收获,不想施主……唉……”
“靠,你这什么意思?说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慕容复心中暗骂一句,嘴上却说道,“大师,万法自然,不必强求,个人自有个人的道,我的道未必适合你。”
“小友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是老僧着相了。”莲花生略微错愕的说了一句,忽然话锋一转,“小友,老僧的真气比较特殊,你若强行破开这位女施主的穴道,只怕会伤到她腹中的小生命。”
“什么?”慕容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而黄蓉更是身子一僵,颤声道,“你……你怎会知道的?”
此言一出,慕容复呆若木鸡。
莲花生语气恢复了古井无波,“老僧带你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确实,对于他这等功力的人来说,就算不懂医学,也不难察觉到一个女人肚子里的生命气息。
慕容复仿佛被一块大石砸中了脑袋,就连真元也忘了输,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颤抖道,“蓉儿,他说的……可是真的?”
黄蓉没有答话。
慕容复却急了,一指点向她胸口,仔细探查了下,果然能够感觉到一缕极其微弱的生命气息,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他居然问道,“这……这是我的吗?”
黄蓉还是没有说话,因为她此时的心情复杂无比,她之所以会走出襄阳城,并非完全因为被程迦瑶撞破奸情,而是因为发现自己居然有了身孕,这才想出来透口气。
事实上她压根就没打算告诉慕容复这件事。
“我居然有孩子了……”慕容复的心情同样复杂无比,高兴吗?好像也没想象中那般激动,难过吗?好像这种事不应该难过,他也说不出那是中什么感觉,如果一定要说,恐惧多一点吧。
“没想到,你们……你们竟然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叫那郭大侠知道……”林朝英又开口了,欲言又止,恰到好处。
黄蓉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慕容复没由来的心头一怒,“站着说话不腰疼,信不信老子也搞大你肚子?”
“你……”林朝英大怒,但似乎也习惯了,终是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慕容复抚着黄蓉背心,传音道,“这件事我听你的,你想要就要,你不想要我不会逼你,但无论如何,今天我们一定要活着离开这里。”
黄蓉似乎安心了一些,微微点头。
慕容复运功探查了一遍,确实有一股极其坚韧的劲气盘踞在丹田,与黄老邪身上那道奇异真元一般无二。
他心念转动一会儿,终究还是没敢冒险,抬头朝着莲花生的方向说道,“大师,你究竟想怎么样,直说吧?”
莲花生自不难明白他的意思,思索片刻,“你我就在这黑暗中交手,倘若你能胜得一招半式,老僧不再拦你,以后也不会再与你为难。”
“否则呢?”慕容复问道。
“否则你便留下来听老僧每日讲经,坐而论道。”
慕容复差点没忍住一口骂出来,深深吸了口气,淡笑道,“大师这等做法未免有失公平,前辈本就是得道高人,武学一途更是登峰造极,晚辈末学后进,怎会是前辈的对手,更何况在这不能视物的黑暗之中,晚辈更加不是对手了。”
莲花生笑了笑,忽然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小友不觉得黑暗与死亡很接近么?”
“此话何解?”
“光明与黑暗,本是世间阴阳交替之必然,生与死,亦是轮回之奥妙所在,若能堪破黑暗与光明,必能堪破生死,阴阳善恶,生死明暗,皆在一线之间啊。”
“!@¥%……”
慕容复心中一阵大骂,嘴上却笑道,“大师的佛理果然高深莫测,可惜晚辈愚鲁,无法领悟个中真谛,我只知道,长久呆在黑暗中,对皮肤不好,严重的,还会造成心理扭曲,滋生或放大人的阴暗面,所以大师有空还是多出去晒晒太阳啊。”
实际上他已经隐约明白这老喇嘛将这里弄得这么黑的用意了,原来他想堪破生死,成仙成佛,长生不老,真真是妄想。
“唉,世人总是贪嗔痴,得了光明,又滋生黑暗,得了黑暗,又妄想光明……”
“大师,你能好好说话么?”
“……”
莲花生一个劲的叹气,最后干脆说道,“也罢,老僧就在这里一动不动,这总该公平了吧。”
饶是慕容复再怎么虚怀若谷,也被这句话刺激的差点跳起来,他谦虚可以,但别人看不起他那就不可以了,当下也是怒道,“好,我倒要看看,传闻中的莲花生,是否已经脱离了凡人的范畴。”
他也不客气,话音刚落,双指并起,一缕白芒自指尖伸了出来。
“你小心点,他说不定有法子在黑暗中视物。”林朝英忽然出声提醒了一句。
当然,她这句提醒并非完全出自关心,也有提醒慕容复自己位置的意思,两大高手对决,她不能动不能躲,万一被乱剑砍死,可就冤枉了。
且不说她的用意为何,慕容复确实警觉了几分,想想方才他为黄蓉解穴的时候,对方居然能够知道,如果说什么隔空感应内力,他是不信的,多半如林朝英所言,这老和尚有什么黑暗中视物的法子。
手起一剑,聚气,蓄势,莲花生的轮廓仍然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慕容复身形微微一闪,空间折叠,以指作剑,凌厉无比的一剑刺向对方眉心。
两三丈距离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一个呼吸都不用就能欺身,但他也没有大意,暗自留了三分劲力在左手中,防备对方的诡计。
但下一刻令他惊骇的事情发生了,他明明已经跃出数丈之远,可莲花生的轮廓仍然在三丈开外,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对方轻功太高,还是自己看错了?慕容复出现了瞬间的失神,就这弹指间的功夫,忽然一股大力袭来,在他肩头轻轻一拍,登时身子飞了出去,在地上又滚了两圈。
“你怎么了?”重物落地的声音立刻引起二女的担忧,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
“我没事。”慕容复语气淡淡的答道,心中却是苦笑连连,如果天剑在手上,方才那一剑不管对方故弄什么玄虚,也定可窥出一些端倪,可惜之前为了取信八思巴,他将天剑也交了出去。
“其实小友弄错了,你的敌人并非老僧,何必盯着老僧不放呢?”这时莲花生含笑说道。
慕容复总觉得对方意有所指,但一时也想不出这句话的含义,他偏偏不信这个邪,于是再起一剑。
这次他身形不动,剑气激射而出,原本璀璨的剑光在这黑暗中被挤压得极其黯淡,飞出去两三丈之后,忽然一闪消失不见了。
慕容复心里已经有点发毛了,“莫非这世上真有鬼神?”
但转瞬又想,剑光是在三丈之外消失不见的,这就说明对方离他就只有三丈远,可刚才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陷入什么阵法中了?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