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j2l精品小說 最強區小隊 山巔一-第四百三十二章 掃蕩(29)–打賭讀書-6968t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
花屋大队的增援来的十分迅速,下午两点,当连人带马都是一身臭汗的花屋名下赶到的时候,松本进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对于花屋大队只来了两个中队,他还是有些看法的,起码就凭这增援过来的几百个鬼子,断然是不能消灭来犯之敌的。
“咔咔,王屋山扫荡战已经发动起来了,我们大队担负了西线的封锁和牵制任务,像鲤鱼湾、官阳镇这些重要的渡口据点,是必须要加强守卫的。所以,能抽调出来的兵力,我都尽量带来了——”这绝对不是花屋名下要替西门三厂说好话,主要是他要掩盖前期的失利,带不出来更多的战兵找借口。
“哟西,花屋君,既然你已经到来了,那么垣曲的安危就拜托了!”松本进对于这些老部下还是很信任的,直接放权道:“我已经命令守备大队、运输大队包括其他各单位,必须要听从你的调动,请放手组织防御吧!”
“哈依,咔咔,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打退支那军的进攻,让垣曲县城再也听不到炮弹的声音!”士为知己者死!花屋名下双目蕴含感动的泪花,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膛,顿首保证道!
下午四点,只修整了不到两个小时的增援部队就匆匆展开了进攻队形。花屋大队长胆子很大,直接让运输大队接手城门防务,垣曲守备大队和花屋大队两个中队共同组成反击主力,胡尚良特别旅两千多人打前锋。
见到北门外出现了乌央乌央的鬼子和伪军,朴志强几个第三团的主官都笑开了颜了,敌人大量援兵被吸引了过来,纵队下达的战术目标达到了。
于是,在敌人飞机、坦克、各式大小炮的联合打击下,第三团部队被打得连连后退,越退越远,最后都只能缩回到自家战备工事里去了。
好死不死的胡尚良旅余部,本来打头阵还心惊胆战的呢,现在一瞧,有门啊,遇到的这是一拨儿软柿子,此等立功受奖的机会可不是常有的,往后的队伍补充还指着日本人扶持呢!于是乎,头脑发热的胡尚良旅再一次悲催了,一直忙着攻击到月上三竿,死伤近千人,这才不甘心哀叹着败下阵来。
自己倒霉就不说了,还连带着鬼子支援进攻的四辆坦克车被炸成了四朵焰火,噼噼剥剥地几乎烧了一夜才算烧完。气的花屋大队长直接给了胡尚良两个响亮的大嘴巴子:八格牙路,敌军这么严密的防线,你让坦克车孤零零顶前面冲锋,良心大大的坏了!敌人的炮兵是吃素的吗?一下子毁了一个坦克中队,可怎么向旅团长阁下交代啊!
天地良心,胡尚良真心没观察到什么敌军的炮兵,起码没有见到反坦克炮。人家只是两三个人一组的,扛着个粗粗的管子,就把坦克送上了天,俺也没见过呀!胡尚良那个委屈啊,回头看看士气低落,哀嚎满营的伤兵,他都不知道怎么跟张小浪交代了!为了啥呀?你肏娘的日本鬼子打你老子!还不是全被你狗日的小日本坑了!胡尚良这才叫真的是欲哭无泪呢!
有了伪军的试探,花屋名下打的就十分小心了。第二天只不过试探了一次强攻,就知道这猫耳山阵地实乃是易守难攻的绝地,人家那是钻到了大山肚子里去了,不管你是大炮轰、飞机炸,根本不起太大的作用。干脆,那就变攻为守,匆匆组织了一道防线,和第三团对峙了起来。
第三团一看已经成功地把鬼子吸引过来了,也不愿多做无谓的牺牲,除了隔三岔五的派小股部队骚扰外,那就是每天的冷枪冷炮运动。反正一个宗旨:你鬼子伪军既然来了,就不要想轻易离开了,大家耗这儿吧!
现在垣曲城里真的听不到枪炮声了。松本进一看,花屋可以啊,现在也指挥的有模有样的了啊!挺好!就这么呆着吧,确保旅团部的安危是第一要务!
………………………..
“既然敌人都撤了,俺们也该动动窝啦。要不然,东面那边可真撑不住劲了!”陈龙早在花屋大队撤回官阳的当天,就提议出击东线的事了。按照留守在困龙峪的特战队情报,眼下日军西门联队的前锋都逼近摇旗岭了,困龙峪各部承受的压力空前,势不能持久啊!
“根据情报,这次鬼子扫荡可是下了血本的,足足三千多鬼子兵亲自上阵,配备了七八辆坦克车和一个41式山炮大队,每天还有飞机助战,不好打啊!”谭思虎拿出了一大叠文件,这些全是特务处和特战队搞来的情报,功课做得很细。“还有两千多伪军跟随作战,主要是保护日军的后路,押运粮草弹药等辅助工作,干得很是卖力呢!”
“啧啧,居然有一个独立炮兵大队,足足十六门75山炮呐,好东西啊!”曲缙云拿着一张电报纸感叹着,“啥时候我们也能有这样的武器就好了!”
“切,老曲,你还是先擦擦嘴角的哈喇子吧!”陈龙撇了撇嘴角,笑道,“别那么眼皮子浅!真要舍不得,咱把它抢过来不就有啦!”
“吓,讲得轻松,抢过来,哪那么简单啊?当人家三千多鬼子木头人呢!”曲缙云白了一眼陈龙,但还是下意识地擦了下嘴角,随后感慨着道:“喏,别说我见不得好东西啊,你大龙要是有办法把这十来门大炮搞回来,我……我好好给你摆一桌,不,搞来一门,我请你一顿。顿顿有鸡鸭鱼肉,烧酒管够!”
“真唻?那可不老少钱啊,你老曲的那两个老婆本津贴可不够花的啊!”陈龙扬着眉头戏谑道。
“瞧你说的,哪里用得着我自个掏钱啊,我这是代表组织上开出的奖励,前提是你要能搞的来呢!”曲缙云激将道,“同志哥,歇了吧!你和我呀,目前还没有那个吃喝酒席的牙口呢!”
“切!俺还就吃定了这酒肉了!”陈龙吧唧着嘴,毫不示弱地回嘴道:“哪,前提是俺要的人手你们可不能阻挡,怎么安排也是俺的主意,咋样?!”
“还咋样,你说咋样就咋样,一切听从你陈大队的安排!”曲缙云当即拍板道,“只要你办到了,除了那些酒菜,我个人还每桌赔一条烟,够意思吧!不过军中无戏言,你办不到咋办?”
“办不到?办不到俺就赔了这一年的津贴!”陈龙也是豁出去了,拍着胸脯保证道,扭头问谭思虎:“老谭,你信不信俺?信得话参一股嗨!”
“唔,这个……我还是做个见证人吧!你们俩打赌,我做保人,嘿嘿,保人!”很明显谭思虎这也是觉得这事儿玄乎。
“啥呀?你们在打啥赌啊?阿龙,算俺一个,姐姐陪你一道儿,俺们押个双份!”门外听了个半截的泼风红一溜烟地跑过来抱住了陈龙的胳臂,“干嘛呀?合着你们两个又欺负俺大龙兄弟?!俺可不答应啊!”
“呃——,俺们打赌闹着玩呢!姐,你寻俺有事?”陈龙一下红了脸问道。
“当然有事啦!你先说说,俺们要玩儿多大的?五百个大洋,够么?!”泼风红一把将手腕上的金镯子抹了下来,兴致很高地问道:“这你先拿着,不够俺还有!”
“呃——,这孙子咋就这么命好啊?赌局还没开呢,就有人上赶着挺钱啊!”曲缙云和谭思虎对看一眼,都有些郁闷地想到!
“不用,你弟弟我啥时候输过啊!妥妥的,等着喝酒吃肉吧!”陈龙臭屁地把镯子给泼风红带好,扬眉似笑非笑地看了那哥俩一眼:“哎,这人长得帅了吧,就是这么罪过,到处都有帮忙的啊!哇哈哈哈——”
“就是,俺阿龙兄弟最帅气了!”根本就不管那两个的表情,泼风红一脸幸福地把脑袋靠到陈龙胳臂上帮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