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umm人氣都市小說 都市逍遙邪醫笔趣-第4325章 爲什麼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lfkl2

都市逍遙邪醫
小說推薦都市逍遙邪醫
荒崆尊者和其他“大自在神教”的人,也都停下脚步,顺着帝蟒主宰的目光,再次望向半空的黑色巨塔。
这一回,巨塔沉默,没有声音传出。
‘看这样子,还真给帝蟒主宰猜对了。如果那位大人身体无恙,绝对不可能被这般挑衅,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击。’魔天尊者见这一幕,心中暗想。
帝蟒主宰话说出口,精神立马处于一种高度紧绷的状态,做好对方出手,自己立马逃命的准备,结果对方却是没有任何回应,无疑证明他猜对了。
还不等他得意,金色的火焰便将林辰拉拽向神狱塔,在这个过程中,金色火焰将林辰身体覆盖,林辰身体表面的石头,如玻璃一般粉碎。
眨眼间,林辰进入到神狱塔的内部。
神狱塔以快到连魔天尊者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地步,朝着远空掠去。
“哼!想逃?”
帝蟒主宰一声冷喝,化作一道幻影追去,他的身影不断闪烁,像是一道光芒在不同的镜面之间弹跳,速度要比神狱塔还要更快。
没一会儿,他便冲到神狱塔的面前。
“你逃不走的!没想到,曾经那无所畏惧的神狱主宰,在我面前,却是只能像丧家之犬一样逃命。哈哈哈!”
帝蟒主宰得意大笑。
他现在百分之百确定自己没有猜错,若是对方的身体没出问题,绝对不会逃跑,而且操控神狱塔逃跑的速度,也绝对不会这么慢。
“你废话可真多。”商阎淡漠的声音从神狱塔内传来。
神狱塔的塔顶位置,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所过之处,将空间撕得粉碎,金色的火焰,在神狱塔塔尖的前方汇聚成一个字——“杀”!
“‘杀’字诀?”
帝蟒主宰失声惊呼,一股寒气从脚底窜到脑门,有心闪躲,只是神狱塔塔尖距离他已经是咫尺之遥,他想躲也没办法躲开。
他口中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周身出现一颗缓缓转动的星辰虚影,这一刻,他仿佛便是一颗星辰,弥漫出沉
重雄浑的威压。
轰!
神狱塔撞在帝蟒主宰身上,帝蟒主宰口中再次发出尖锐的声音,这一次是惨叫!
他整个人倒飞出去,双手直接炸成血雾,胸口凹陷下去,头发散乱,浑身血污,狼狈不堪。
不过顷刻间,他断了的双手又长了出来,身上光芒涌动,伤口全部自动愈合,他再次朝着神狱塔看去,神狱塔已经在数千米之外。
“我的身体,的确出了一些问题,但你若是再敢纠缠,我依旧能杀你。而我只需要付出一段时间沉眠的代价即可。”
正当帝蟒主宰打算继续追赶时,神狱塔内,传来商阎冷漠霸道的话语。
帝蟒主宰停了下来,望着离去的神狱塔,表情迟疑,显然是在思考对方这话是真是假,直到神狱塔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都没有做出去追赶的决心。
可惜他看不到神狱塔第五层的一幕,不然的话,绝对会很后悔,为什么不追赶上去。
神狱塔第五层。
商阎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惨白如纸,他的身体变成几乎透明的状态,整个人像是被风一吹就会散去的烟雾。
“主人!呜呜呜——主人你怎么了,你不要吓灵儿。”灵儿哭得梨花带雨,眼泪吧嗒吧嗒流下。
“前辈!前辈你没事吧?”
林辰见到这一幕,也是被吓得不轻。
他刚才还想着,原来前辈如今依旧有着击退主宰的战力,现在见到这一幕,哪里还不知道,商阎为了击退帝蟒主宰,显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我没事,不过接下来,是要沉睡一段时间了。”商阎摇了摇头。
灵儿哭道:“这哪里叫没事,即便沉睡后醒来,主人你也必定会变得比原先更加虚弱。”
“这件事情都怪我!”林辰心中懊恼不已,如果自己见到卡西娅后,忍住心中的疑惑,直接离开神匠星,便不会出现眼下这种情况。
“事情已经发生,没必要去争论什么对错。不过,接下来,有一点你得明白。我沉睡时,
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情,你就真的完了。所以以后行事,务必更加谨慎!”商阎告诫道。
都这种时候,商前辈还在为自己着想!
林辰心中愧疚不已,道:“前辈你需要沉睡多久,才能够醒来?玄黄殿的‘功勋宝库’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治疗你的伤势?”
“如果‘功勋宝库’里有能治疗我的东西,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商阎表现得很豁达,“我会沉睡多久,这一点,我自己也无法确定。我原本是打算,等你成为尊者之后,再将‘杀’字诀教给你。现在看来,还是提前教给你的好,也好让你多一门保命的手段。”
“‘杀’字诀?”
“就是刚才击退帝蟒的手段。”
“‘杀’字诀的威能,足以击退主宰?”林辰双眼发光。
灵儿忍不住打击他道:“你在瞎想什么,能够击退主宰,那是由我主人施展出来才行。若是主人全盛的时候,先前那条臭蛇,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林辰尴尬地挠了挠头,想想也知道,“杀”字诀的威能,显然和操纵“神狱塔”之人的实力有关,如果由自己来施展的话,别说是击退主宰了,能不能击退尊者,都还不一定呢。
………
光线阴暗的大殿中。
“林辰他说的都是真的,对不对?为什么你不敢回答我?那个魔天尊者为‘大自在神教’办事,也是因为我们控制了他的孙女,对不对?”
卡西娅望着帝蟒主宰,不知何时,眼中的亲昵已经消失不见。
她发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爷爷很陌生,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位慈蔼的爷爷,先前对方和自己说的那些话,到底是真是假?
“是真的,那又如何?”
面对卡西娅的质问,帝蟒主宰一脸理所当然地道,“身为修道者,本就该百无禁忌,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对修道者来说,没有善恶,也没有对错,只有强弱之分,只有胜负之别,你身为我帝蟒的孙女,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