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ipo好看的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討論-第656章 大變局推薦-vykbx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4月12日,14:23,平度县。
包米安屏住呼吸,将手中的鸟枪举了起来,对准了从前方朽木后探出头来的一只小狐狸。
狐狸已经发现了他和他身边的黄犬,不过由于距离尚远,并未立刻逃离,只是警惕地看着他们。直到火光从眼前迸发出来,它才蹬腿向后逃去——而这就已经晚了!
大量的铁砂从枪口中冒了出来,呈圆锥面向小狐狸覆盖了过去,它就算再灵活也躲不开了,当场就被铁砂砸中,倒在地上苟延残喘了。
包米安身边的黄犬发出一声兴奋的呼喊,向前蹿了出去,咬在小狐狸脖子上把它甩断了气,然后叼着就跑了回来。
“好家伙,又一只,不愧是包铁手。”旁边的冒云刚才怕打扰他,一直屏着气,此时终于敢开口说话了。
冒云是包米安的友人,身上披着与他一样的橙色披风,手上也拿着一把鸟枪,显然也是狩猎老手了,不过他今天的运气就差了些,到现在也就才猎到一只兔子。“我也得抓紧了些啊。”
包米安从黄犬嘴中接过狐狸的尸体,看了一下,故作谦虚地说道:“哪里,不过是运气好而已。嘿,一把铁砂打过去,一张好毛皮也废了。听说有些好手能用独头弹打,直接左眼进右眼出,整张皮一个瑕孔不留,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
虽然他说着惋惜的话,但语气中并没见有多少惋惜之意。这一来是因为如今辽东上等毛皮大量涌入东海,这些普通小兽的皮子实在是不值什么钱,破损了也不可惜;二来也是因为他们打猎并不是为了谋生,而只是休闲娱乐而已。
包冒二人是同事兼好友,他们都是退伍兵出身,取得公民身份后,先后进了中央市市北第二小学担任教师。教育系统有一点好,那就是休假日多,别的公务员或者社企劳工都是每旬一休,而他们则是双休,逢夏收、秋收、年节还有三次长假,可真是惬意了。也正是因此,这两人才得以有空闲经常结伴从事他们的业余爱好,也就是狩猎了。
实际上,这也是现在东海中产阶级最常见的娱乐活动之一。所谓“中产阶级”,典型的画像是在管委会系统、东海商社或私营工商业企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通过服役或纳税拿到了公民身份,收入和社会地位都有保证,因此才有钱有闲将别人的谋生手段作为爱好。呃,说的好听点,这些人是东海国的中流砥柱,说的不好听点,他们就是与东海国一起崛起的暴发户,虽然识了点字,但文化水平仍不足以参与到高雅的传统文化活动中去,最多读读通俗小说看看漫画,相比之下,还是狩猎这种简单粗暴的娱乐活动更合他们的胃口。
正好,管委会已经在小范围内给合格公民发放狩猎证和持枪证了,因此东海狩猎界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用枪而不是用弓箭来打猎。不仅如此,这些年来国内还兴起了一整套狩猎产业,包米安和冒云穿的橙色迷彩披风(动物分辨不出橙色和绿色,因此这种披风能隐藏猎人的身形,同时又能提醒其他猎人,防止误击)、野地工装服和越野靴可都是品牌产品。
平度县的山河防线一带早年种植了大面积的人工林,十几年下来环境保持得很好,有着大量的小动物出没却没太多猛兽,因此成了一个不错的猎场。而这片猎场离市北区又不远,骑着马沿公路走一个小时便可抵达,因此两人便经常前来,已经是这里的熟客了。
他们俩又在林子里钻了一阵子,各有斩获,最后幸运地在午后猎到了一只麂子,可以满载而归了。两人把猎物绑上马,轻车熟路地出了林子,去了南边的落药镇。
这个小镇当年依托落药要塞而发展起来,后来又联通了公路,成为商路上一个重要的水陆节点,现在也很是兴旺了。
16:28
两人进了镇上一家熟识的小饭店,老板一看他们,就热络地打起了招呼:“哟,哥俩儿回来啦,嚯,今天收获不小么。”
“哈,托魏老板的福!还是老规矩,麻烦帮着收拾一下,那只麂子我得带回去,两只兔子就烤了吧,剩下的你看上哪个就拿走好了。对了,来两碗葱油面,这半天没进饭食了,还真肚里慌。”
“嗯,这么多……罢了,还是算十银分好了。你确定要烤的?我最近学了一手干锅的新花样,要不要试试?”
“好,那便尝尝。”包米安和冒云每人掏出几枚小钱牌放在了桌子上,“快点吧,天黑前我们还得赶回家呢。”
“行,你们先坐,那边有茶,自己倒啊!”
说着,老板便拿着两人的猎物,带回后院收拾去了。而两人则坐在前院的方桌前,一边喝着茶,一边随意拉扯了起来。
“听说了么,学宫最近又分离出一种新金属,好像说是从云南白铜里分出来的,叫‘镍’。”
“哦,字是怎么写的?……有些意思啊,又一个新物质。这能做什么用?”
“谁知道呢,不过似乎是跟铁一样有磁性。”
“哈,磁性怎么样?要是够强的话,说不定可以用来做成盔甲,直接把敌人的兵器吸走,哈哈……”
科学进展也是东海人的报刊热点和日常话题之一,不管懂不懂,总得关心一下扯上几句,这才能显得自己符合潮流。这两人也是这样,半懂不懂、天马行空地聊了起来,直到院外的动静引发了他们的注意——
“咦,怎么这么多兵?”
一队又一队的士兵突然出现在了院外的公路上,沿路向南行进过去——落药镇临近军事要塞,部队调动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一连一排的调动常见,可这次队伍连绵不绝,都有营以上的规模了,这是怎么了?
与别的地方不同,东海国军民关系融洽,普通人见了军队并不会害怕,更别说包冒二人都是军伍出身了。但也正是这个身份,让他们格外有些好奇。
正好,老板将两碗面条端了出来,包米安趁机朝他问道:“老魏,今天这是怎么了,有什么演习吗?”
按往日的规矩,一般性的军事演习都会提前告知周边居民,以免引发恐慌。不过魏老板摇了摇头:“没听说啊,兴许是突然袭击搞越野训练?”
“哦,有可能。”包米安当初当兵的时候,也没少被折腾,现在想想也很正常,于是便不再去考虑此事,而是掰了一头蒜吃起了面条来。
稍后,老板又把干锅兔肉端了上来,还捎了些烫熟的下水扔给了他们的猎犬。他们风卷残云一般扫清食物,便向老板告辞,带上已经收拾干净的猎物,继续上马南归了。
但这一路上,他们见到了更多不寻常的情况。士兵们成群结队地沿公路向南行进,大沽河中有着超乎寻常数量的蒸汽拖船拉着一连串小船南下,铁路上不时出现一列满载着军备的火车……这是怎么了?
“不,不会是要打仗了吧?”
“这次又要打谁呢?是辽东还是河北……不对啊,怎么是往南去,难道要出海么?”
“或许是日本或者南洋出事了。走,我们快回去看看,说不定这次有征召呢?”
“走!”
……
18:13,中央市,五角堡,中央塔。
中央塔内的一个会议室中,高正、林宇、韩松、李涛等一帮军界大佬以及一批总参谋部精英正围着一副铺在会议桌上的地图激烈而严肃地讨论着什么。郑绍明站在一角插不上话,只能静静看着他们表演,直到一阵敲门声传来,才解除了他的尴尬。
郑绍明示意军人们继续,然后自己走了过去开了门。
进来的是时任商务部副部长的魏万程。他见是郑绍明亲自开门,还有些诧异,不过时不他待,把几份文件往郑绍明手里一塞,又顺手把门一关,就轻声说道:“两件事,一是临安的电报,那边宋军已经停止活动开始扎营,狄柳荫和乌文成他们开始着手防备夜袭了;二是我们已经收集到了一百个股东的签字或者电报授权,足以开展军事行动了。”
郑绍明松了一口气:“还好……很好,大部分人总算是识大体,没拖后腿。这样临安那边只要撑上几日,我们的船就能到了。”
今天,南宋朝廷悍然对京东商城发动了军事进攻,消息一传回来,郑绍明这个首席管委顿时白头发都愁出了几根——东海国对战争并不陌生,也不害怕,但这次竟然是作为长期盟友的南宋对自己发动了进攻,这可真是亘古未有之大变局了。超乎预料,也出乎情理,顿时让知道消息的股东和上层公民们莫名惊诧。
要知道,今年郑绍明拿出来竞选连任的一个重要题材,就是如何与诸夏盟友合纵连横,压缩元国的战略空间,为最终决战做准备。结果没想到,好嘛,还没与元国对上呢,一向被视作“血库”的宋国居然翻脸了。
这无疑对郑绍明来说是当头一棒,而对于东海国的其他高层们来说,近几年所做下的谋划几乎也要全盘推翻重来。前路再次充满了迷雾,影响不可谓不大。
但不管怎么说,别的事情可以慢慢谋划,可有一件事是怠慢不得的,那就是营救被困在京东商城的几位股东。
不客气地说,东海国便是因二百股东而兴,他们之间的情谊便是这个国家的立国之基、最高利益和政治正确。或许平日里股东之间也会有利益冲突乃至龌龊龃龉,但在“股东”这一阶级的整体利益上,他们还是不糊涂的——任何一位股东,尤其是一代股东,都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资源,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来维护!
所以,管委会和总参谋部在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集合起来碰了头,制定南下营救股东的计划。如果是几年前,或许真如同陈宜中所说,他们从收到消息到南下临安得花上一个多月,但是,时代变了!
东海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士人能做出的最高想象。就在京东商城遇险的同时,详细的情报就通过无线短波电报源源不断地传递了回来,而本土海军更是拥有一支能够逆风航行的机动舰队,足以在数日之内抵达临安!
管委会和总参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协调兵力,并且取得全体大会的授权而已。而授权已至,现在就差行动了。
郑绍明拿着文件走回了会议桌前,放到了高正他们面前,说道:“授权到了,你们的计划确认好了吗?”
高正拿起了文件,然后看了一眼韩松——这次行动主要依赖海军,还是让他们说话吧。
于是韩松开口道:“现在有两个方案。甲案是调集新锐战舰,以12节航速全速南下,不过现在我们也没几艘能达到这个速度的船,即使不考虑补给和舒适度把船当成罐头往里面塞人,最多也只能带一千步兵过去。乙案则是带上更多的运输船,以8节速度南下,这样会慢一些,但差不多能搭载一个旅的兵力。”
郑绍明听着不断点头,最后却摇起了头:“等等,你给这两个方案不会是让我选吧?我又不是专业军人,这不是胡搞么。快,你们自己决定。”
军头们听了,不禁都笑了起来。
韩松竖起了大拇指:“首席,你这个头儿当得好啊。”
然后,他与高正等人对过了眼神,就往地图上一比,说道:“还是甲案吧。人少,调集起来也容易,把湾口的海军陆战队和从山河防线调来的陆军紧急发上船,今晚就可以连夜出发。
黄岛到钱塘江口差不多是四百海里,全速赶路要三十五个小时,抵达的时候正好是14号上午,直接就可以投入作战。
而选乙案的话,明天都不一定能能凑齐人,而且大舰队走起来慢,抵达的时候说不定是傍晚或夜里,想作战又得白等一晚,这一前一后就差了好几天了。所以,还是选甲案快速行动的好,等送走第一批,我们再组织第二批过去增援也来得及。”
“很好!”郑绍明拍了一下桌子,“那么事不宜迟,赶快准备文件和人手物资,这就行动吧!”
“是!”韩松突然立正行了一个军礼,然后从旁边取过白色的海军大盖帽戴上,正了正领子,“那么,这次事关重大,就由我亲自带队出击!我去船上准备了,首席,高总,李提督,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说着,他就带着副官,一溜烟地出了会议室,只留下里边几个巨头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李涛本来也想自告奋勇的,结果被抢了先,只得无奈地说道:“好啊,这个韩松,真是会见缝插针……呃,我们用不用跟史若云说一声?”
林宇也拿起了帽子:“海军去人了,我们陆军也不能落下……高总,你得坐镇后方,还是我去跑一趟吧,我当年在江南工作组呆了挺久,对那边熟。”
说着,他便一个箭步冲了向了门口,正要开门,没想到却被旁边的魏万程拦住了:“等等,光有你们军方的人不行……”然后他又看向了郑绍明:“首席,我们管委会也得出人过去,这次可不光是个军事行动,还是政治行动,光靠他们可不行。现在也没别人,我跟着去一趟吧。”
论起对江南的熟悉程度,还有谁比得上在那里生活了好几年的魏万程呢?于是郑绍明长长出了一口气:“好,你办事,我放心,那就辛苦你们了。”
韩松、林宇和魏万程,有这三方大佬压阵,这次行动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郑绍明送走了他们,又把目光移回到地图上:“好了,眼下是不用担心了,可是以后该怎么处理这个大变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