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fpc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第九星門討論-第三百七十九章 枯木開噴展示-k5mxa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数年后。
那片残破的古城废墟。
一道惊天的气息冲天而起,各种道劫气息疯狂汇聚。
再次有人踏入圣域!
这一次,是第五芊芊!
又数年,在宇宙深处的另一个地方,再次有人渡圣域天劫,这次则是廉平平!
随着时间的推移,凌云宗这群人,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渡劫。
每个人渡劫选择的地方都是特别偏僻的宇宙角落。
渡劫过程中也都有人默默护法。
这片星域本身就远离八大星门,所以一直以来,都没什么人能够发现。
但随着渡劫的人越来越多,这里终究……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
事件起源于几个外出游历的星门弟子,他们无意中发现远方宇宙深处,有巨大天文事件发生。
对漫长的宇宙来说,人类文明最多只能算作沧海一粟。
甚至可能连点浪花都激不起来。
所以这种难得一见的大规模天文事件,即便对修行者,也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不过当这几名星门弟子横渡宇宙虚空来到此地的时候,一切已经结束。
清冷孤寂的宇宙中,除了一丝丝残存的道蕴之外,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些人第一时间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有人入圣!
这是圣域天劫!
但这种地方,如此偏僻,什么人会跑到这里来渡劫?
巧的是,这几个星门弟子,都来自第八星门。
他们一下子想起之前星门里面的一个传说——第一城药园两千多株圣级大药全部被盗!
这件事最终还是流传了出去。
因为根本瞒不住。
那些知情者再怎么守口如瓶,也架不住有人想去盗药。
一次拒绝,两次拒绝……拒绝的次数多了,人们难免会有所猜测。
加上白衣圣主的亲传弟子秦喜被关了禁闭。
据说就跟药园被盗一事有直接关系。
渐渐的,真实消息从高层那边流传出来。
虽然从始至终,第一城城主幻灭真人都没有站出来承认过。
但这件事还是在星门内部广为流传。
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是秦喜所为。
不是他,圣主为什么要把他关起来?
也有人把矛头指向第九城的枯木真人那边,认为是他收的那个来路不明的弟子凌逸干的。
但枯木真人就是个老喷子,别人不招惹他,他都经常主动挑衅别人。
谁敢把矛头指向他这边,他一个都不放过。
要么喷,要么打。
一段时间之后,也没人敢再去撩拨他了。
所以哪怕第一城药园失窃闹得沸沸扬扬,但也没人再敢把目标锁定在凌逸身上。
结果这一次,随着几个第八星门弟子无意中的发现,当这件事情再度传回到第八星门那边之后,被冤枉了很多年的秦喜,终于忍不住,通过身边人的口,再次将话题引到凌逸身上。
“你们知道枯木真人收的那名弟子是谁吗?”
“那是跟妖女周棠有关的人!”
“凌逸来自修行界,是周棠遭劫的时候选定的人!”
“是个顶级的法阵系天才!”
“众所周知,周棠的法阵术冠绝天下,她选定的人,法阵方面的能力怎么会差?”
“当年第一城那批大药,肯定就是凌逸盗走的!”
“秦公子根本没有那种能力!”
最后一条,虽然秦喜千般不乐意,但身边智囊团的人也说了,你不把这个话题抛出去,永远都别想洗干净身上的冤屈!
把自己说得越牛逼,嫌疑也就越大。
你辣么厉害,盗走药园里面的圣级大药,不是手拿把掐小菜一碟吗?
当这些话题传出之后,很快传到枯木真人耳朵里。
于是第八星门内部,再次爆发好几场激烈的战斗。
这次枯木没喷人,直接动手了。
管你什么辈分,管你什么修为,你敢胡说八道,老子就是要打你!
“枯木……你是不是疯了?”
第八星门第二十七城城主,静明真人一脸愤怒的看着面前的枯木,然后又看了一眼刚刚被扯掉的那条手臂。
一条新的手臂从那里缓缓生长出来。
他只不过当着众人的面,说了一句枯木资敌,甚至都没说药园被盗跟枯木徒弟凌逸有关,就被揍了。
在辈分上,他甚至还高出枯木一辈!
“谁让你胡说八道的?”枯木一脸不屑的看着静明真人,“一些小崽子胡说八道也就算了,你这种老不死也敢跟着凑热闹?不打你打谁?”
“你还是不是第八星门的人?”静明真人一脸悲愤,他真打不过眼前的枯木真人,但这不代表他就要对这种恶霸妥协。
“老子当然是第八星门的人?老子的弟子也是第八星门的人!你给老子说说,老子怎么资敌了?”
枯木真人一口一个老子,也把静明真人给气得半死。
他愤怒的道:“他是周棠选定的人!周棠是所有星门共同的敌人!你这不是资敌是什么?”
枯木真人冷笑道:“你看见了?你看见周棠跟他来往了?你有证据证明吗?”
静明真人怒极:“这件事人所周知,还要什么证据?”
枯木一脸不屑:“照你这么说,圣主也在资敌了?老子收徒弟那天,圣主还送了厚礼过去呢。”
静明真人吵不过枯木,打又打不赢,整个人都快被气吐血了。
好在这时候终于来了帮手,几名星门长老,联袂而来,目的是为了调停两人之间的争端,不过暗地里,却带着几分拉偏架的心思来的。
其中一名长老看着枯木说道:“你不能因为跟周棠当年有过一段交往,就这样袒护她吧?”
枯木冷笑:“你哪只眼睛见我袒护周棠了?周棠当年被无数人围攻,肉身遭劫的时候我干预过吗?”
“那是你干预不了!”
另一名第八星门长老冷哼一声:“别以为谁都不知道你心思,你视周棠如亲闺女!”
枯木嘿嘿一笑:“我这种苟延残喘的老不死,可没资格做她爹,你们就说来这干啥吧,拉偏架?还是光明正大的针对老子,把话说清楚,要打就打。不然没时间陪你们玩!”
静明真人眼看着来了帮手,底气顿时足了不少,看着枯木真人道:“凌逸跟药园失窃一事,必然有直接关联……”
“滚你妈的。”枯木大怒:“你凭什么这么污蔑我徒弟?你哪只眼睛看见了?你有什么证据?就凭几个小崽子出去溜达一圈,带回来一个似是而非的消息,你就敢往我徒弟身上扯?静明老狗,你把话给老子说清楚,不然今天老子当众宰了你!”
“枯木,你太过分了!”一名前来调停的长老怒斥。
“你他妈算哪根葱?”枯木身形一闪,直接出手,一巴掌抽过去。
他的速度太快了!
虽然都是圣域层级的生灵,可那名长老在枯木面前,竟没有一点的还手能力。
直接被一巴掌抽在脸上。
整个人差点当场爆炸!
“枯木,你真想逼我们联手镇压你不成?”
另一名长老怒喝道。
“草,装什么?你们不就这意思吗?来,老子今天给你们这机会!”
枯木真人说着,身上猛然间暴发出一股绝世无匹的可怕场域。
刹那间几乎将这片虚空给撑开!
这场域威能太恐怖,即便是渡劫修士被笼罩在这场域里,下场也只有灰飞烟灭!
这就是所谓的圣域一眼能直接把人看死!
身上的气息能让人爆炸!
修炼到这种境界的生灵,别的不说,肉身的密度已经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就像宇宙中的天体,密度大到极致,会形成黑洞。
圣域层级的修行者,虽然没到形成黑洞那地步,但只要他们彻底放开场域,自身密度释放出的那种重力,形成的场域简直就是一个恐怖的修罗场!
不是渣男的修罗场,是杀神的修罗场!
当枯木场域全开这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疯狂的往远处逃去。
几个圣域境界的星门长老,包括静明真人在内,也都在同一时间,释放出差不多等级的场域。
一群人,当场战作一团。
宇宙中两颗巨大的恒星相撞是一种怎样的场面?
曾有人类捕捉到过这种画面。
眼下这场面,比那还要激烈!
因为相撞的恒星不是两颗,而是好几颗!
而且是相互碰撞的那种!
如果不是这片天地太特殊,如果是在修行界,可能整个世界都已经崩塌了。
饶是如此,这种可怕的大战依然还是惊动了整个第八星门。
就连白衣圣主都亲自前来劝架。
他也站得远远的。
巨大的华盖顶在头顶。
只是没有仙子奏乐、仙女舞蹈。
这场合有点不适合。
但排场依然很足。
“大家都是自己人,周棠是敌人不错,可周棠选定的人,未必就是敌人。”
“都冷静一点好吗?枯木师叔……祖。”
对白衣圣主来说,每次面对枯木,都会感到由衷的不舒服。
但没办法,枯木的悲愤摆在那。
也只能说,他出道太晚,成名太快。
虽然成了星门圣主,可资历终究还是有些浅。
遇上讲究一点的长辈还好,遇到枯木这种老流氓,也只能自认倒霉。
那边打得很热闹。
枯木冰冷的神念波动传递出来:“有意思了,是我不冷静吗?圣主,你好好看看,现在是他们一群人在打我!哎呦……你看看这凶的,明摆着是想要我老命啊!”
白衣圣主:“……”
我就看见你揪着人家猛打了好吧?
仗着速度独步天下,简直为所欲为啊!
战场中,传来其他几个星门长老委屈的神念波动。
“我们过来劝架,枯木这混账直接把我们也扯进来!”
“圣主,您得做主啊!”
“那凌逸明明跟药园失窃有关……”
这时候,幻灭真人也过来了,站在白衣圣主身旁,冷冷说了一句:“我第一城都没下结论的事情,你们怎么就知道了?来来来,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今天本尊也要揍你!”
战场中的几个星门长老:“……”
白衣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