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ilsr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人仙百年 起點-第698章 金風盞讀書-3vkmv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灵仙老者道:“金灵界纵横百万里,有七座著名的金山,分别被七大门派占据了。除此之外,还有无数的大小山峦,但凡有仙金蕴藏的,都被中小型的宗门和世家盘踞着。”
“你说说七大门派,都有哪些?”
“金剑门、金刀门、金枪门、金钟门、金铃门、斧钺门、吴钩门。”
秦笛微微皱眉:“怎么全以法器为名?这也太单调了!这七大门派,哪些比较强?”
老者答道:“其中金剑门和金刀门最强,都有祖仙坐镇,其余的门派只有高阶天仙。”
“金灵界有哪些大城?”
“每座金山的边上,都有一座城池,门派的势力越大,城池的规模也越大。”
“没有独立存在的综合性大城吗?难道各派之间,都不需要交流物资了吗?”
“金灵界杀伐不断,若没有门派支撑,再好的城池,也会被人给毁了!”
“好吧,你说说,距离最近的门派在哪儿?”
“向西五千里外,就有一个金钟门……”
秦笛放了老者,任其仓皇离去。
福衍和霍山见这里乃是金灵界,西风烈烈,荒山比较多,土地贫瘠,都感到很失望,站在那里,唉声叹气。然而他们说好了跟着秦笛,自然要以秦笛为主,不能自行决定去往何方。
福衍道:“秦先生,你准备留在这里?依我看来,若想自立,最好找一座荒山,从头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
霍山也道:“你若能找到驻地,我帮你构建山门,保证有山有水,适合建立护山大阵。只是这边的环境不适合木修,所以很难做到绿树葱茏山明水秀。”
秦笛道:“我还没想好,先游历一番再说。”
于是,三人向着西方行去,一路上看到不少的山峦,几乎每一座都是光秃秃的,有的泛着蓝光,有的闪着淡金色的光芒,还有的颜色发暗,似乎藏着乌金。
霍山道:“这些山中都有灵金,若落在地茗界,早就被人占据了。而此处却不被人看在眼里,真是暴殄天物啊。”
秦笛道:“既然如此,说明这些荒山蕴藏的仙金太少,赶不上那几座著名的金山。我们去金钟门瞧瞧,看看他们的金山是什么样子。”
三人纵身向西奔去,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目的地。
正前方有一座放着紫光的金山,东南角被大阵包裹,那里便是金钟门的驻地。
距离金钟门不远,还有一座仙城,城墙很高,顶上也有防护大阵。只有一个城门,门口坐着一位天仙,另外有五六位灵仙伺候着。
秦笛走上前去,说想进城住几天。
天仙眯起眼睛看向三人,面无表情的道:“每人100块仙石。”
秦笛缴纳了三百块仙石,进入城中,然而城里的街道显得很冷清,远不如地茗界的城池繁华,不晓得是何缘故。而且,这边的院落都没有大阵防护,这对修真人而言很不利。
一般来说,修真人都有秘密,往往用仙阵遮蔽府邸,否则没办法安心修炼。
就像秦笛这样,自身带着大鼎,带着洞天福地,还有家人跟随,如果没有仙阵保护,他根本不敢将人放出来。
他在城里走了一圈,渐渐明白为什么显得那么冷清了,因为来这里居住的仙人并不多,这里毕竟是金钟门建立的仙城,对于居民的要求太严苛,等于变相将人撵走了。
他在城中心的位置,看到一张告示,上面写着:“金钟门招聘采金矿工,每天十个仙石……”
如果秦笛只是一个人,他不介意当几天矿工,顺便盗采一批仙金,不过他现在没心情做这种事。
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紫金山,发现金光浓郁,十分耀眼,显然其中蕴藏的仙金很丰富,比外面的荒山强百倍。
福衍说道:“秦先生,这样的城池,显然没办法居住。”
霍山也跟着说:“城里没几棵绿树,若是住在这里,心情会感到压抑。”
于是秦笛领着他们离开了这座城。
出来的时候,城门口的天仙依旧面无表情,就当他们是草芥一样。
另外几位灵仙中,有人露出蔑视的笑容,道:“好走,不送!作为散修,去哪里都一样!”
秦笛没想到,金灵界呈现出冷漠萧索的环境,这样的环境让他感到有些奇怪。
随后,三个人四处走动,先后去了斧钺门和吴钩门的城池,看到的情况都差不多。
似乎整个金灵界,所有的修士都住得很分散,每个门派和世家都有自己的驻地,差不多老死不相往来。他们不像地茗界的修士喜欢群居。
秦笛在吴钩门的城里,买到一张比较详细的地图,仔细琢磨了一番。
他发现金灵界虽然很大,但是各大门派盘踞的地方相对集中,全都在西部的一个盆地中,这个盆地唤作“金烈谷”。
金烈谷呈葫芦状,七大门派中,实力较弱的五个门派,位于葫芦底部;两家实力最强的门派,位于葫芦中部;至于说葫芦顶部,相当于盆地最窄的地方,因为罡风太猛,不适合开宗立派。
而秦笛的目光却盯住了那块无人定居的罅隙。
他带着福衍和霍山向西方飞去,一路穿过多个门派的地盘,因为没有入城,也就无人过问。
越往前走,气候越恶劣,连一片绿色都没有。
风吹在脸上,就像刀割的一般。
福衍和霍山不停的埋怨。
“秦先生,别往前走了!前面不适合人居!”
“咱往东边去不好吗?东边的山上,还有零星的绿色。”
“金风似刀,这不是一句虚言,这样的风吹在身上,伤害不亚于风劫。”
秦笛摸出几张仙符递给他们:“别叫了!先把护身符贴上。”
两人贴了仙符,才略微安静了一些。
他们穿过金剑门的驻地,再往前走,迎面碰到一位天仙老妪。
老妪身上披了一件斗篷,连头面都遮住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颇显苍老。
她拦住三人的去路,道:“别往前走了!前面乃是禁区,不是你们能过去的。从哪儿来,赶紧回哪儿去!”
秦笛躬身行礼,笑道:“请问前辈,前面是什么所在?为何风吹得越来越猛了?”
老妪说道:“前面是‘风煞谷’,是金系天仙练功的地方。你的功力不到,若是进入谷中,不出三天,肉身就毁了!”
她手指福衍道:“你身上就算贴了仙符也不管用。别往前走了,赶紧回去吧。”
福衍赶紧点头:“是是,前辈您说的对。秦先生,咱快往回走!”
秦笛对老妪道:“多谢前辈提醒。我们在这里吹吹风,一会儿就走。”
老妪摇了摇头,也不再劝,纵身飞走了。
秦笛看了看福衍和霍山,道:“你们两个先回去,找个舒适的地方待着,我去前面看看。”
霍山道:“那我们去金剑城等你?城里有仙阶大阵,金风吹不进去。”
秦笛摆了摆手:“去吧。”然后,他纵身往西飞去。
越往前,风吹得越猛烈。
秦笛身上穿的灵蚕衣都被风吹裂了。
他心知肚明:“我虽然修炼了神魔炼体大法,但限于功力不足,肌肤和骨骼上的符文还没有完全覆盖,细密的程度也不够,不晓得能不能抵达谷底。”
想到这里,他施展逐日仙步,一步五百里,加速往前赶去。
盏茶功夫过后,他听见戴在手指上的仙王戒传来的提示:“左前方山洞里有一位祖仙,正在闭关修炼。”
秦笛脚步不停,身子一晃就过去了。
很快,仙王戒又传来提示:“右侧山洞里,也有一位祖仙……”
秦笛紧赶两步,“嗖”的又窜过去了。
山洞里传来一声冷哼:“年轻人,跑这么快,赶着找死吗?”
秦笛不吭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对方没有追来,便放了心。
他又往前奔了一会儿,距离先前的山洞足有两万里之遥,竟然还没有抵达风煞谷的谷底!
秦笛心想:“看样子这个风煞谷,并非天然的山谷,而是被大仙精心构建的,采用了纳须弥入芥子的方式,所以才会有这么深!”
这时候,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他的肌肤都快要渗出血丝了!
他只好在身上贴了仙符,还把风火罩披在身上,继续往前急奔。
所幸只迈出二三十步,他就抵达谷底了!
谷底有个山洞,里面就像藏着个电风扇,呼呼的吹出烈烈金风!
秦笛犹豫着要不要冲入山洞。
正在这时候,他忽然听见一个低低的声音:“主人,我感受到金风盏的信息了。”
秦笛心中一震,问道:“位于何方?”
“距离很近,往前百丈。”
于是,秦笛纵身进了山洞,洞外金风烈烈,洞口的罡风更猛,然而深入山洞百丈后,里面反而没有风了!洞底虽然黑暗,但是很安静,很温暖,就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他放出一朵火焰,照亮了山洞。
此时他赫然发现,洞里闪烁着耀眼的金光,五色仙金仿佛竹笋一样,从地下冒出来!
秦笛的面上显出欢喜的神色,自言自语道:“功夫不负有心人!这都是五六阶的仙金,可以直接拿来铸造中阶仙剑了!”
他并不急于采集仙金,而是先去找五行盏。
经过一番寻找,他终于找到了位置,然后念诵“神器诀”。
直到半天之后,他才得到了器灵的回应。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我是‘金风盏’,是谁唤醒了我?”
秦笛道:“是我,你沉睡多年,该到出山的时候了!”
器灵问:“你是谁?我的主人是柳五方,是他派你来的吗?”
秦笛道:“你的原主人已经陨落了!由我来接替他,引你走上成神之路!”
“你知道仙器如何成神?”
“我当然知道,我是天下首屈一指的神器师!我若是做不到,就没有人能做到了。”
“可我才是八阶仙器,距离成神还很远呢。”
“我会帮你提升境界,比你自己瞎琢磨快多了。”
“那好吧,我收缩身子跟你走。但将来若见到柳五方,我还会离你而去的,他才是我最早的主人。”
“好说,若是此人还活着,你可以随时离去。”
秦笛退出洞外,静静的等着。
山洞里传来“轰隆隆”的响声,过了好半天,剧烈的金风忽然减弱,一个尺许大的圆盘,飞入秦笛手中。
秦笛再次踏入山洞,发现洞内金灿灿的五色仙金全部消失了!
他心里明白:那些仙金都是金风盏炼化的,所以被这件仙器收走了。
他想知道收走金风盏之后,山洞中吹出的烈烈金风,是否还能延续。
他站在洞口体会了片刻,发现风虽然没有停,但是烈度减轻了一半,变得柔和了许多!
这样的风已经变了属性,算是八风中的“飂风”,不能再算是五行中的“金风”!
秦笛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了!
“大事不妙!我这次把金风盏收走,乃是惊天动地的大事,用不了多久,将会惊动那两位祖仙!”
于是他不敢停留,纵身往南方飞去,越过环绕的高山,绕了好大一圈,才折而向东,奔向“金剑城”。
金剑门是金灵界首屈一指的门派,因此金剑城也是首屈一指的仙城,这座城很大,居住了不少的修士,比金钟城稍显热闹。
但是这些修士也都处于金剑门监视之下,不允许用仙阵将府邸遮蔽。
秦笛缴纳了两百块仙石,进入金剑城,然后通过音圭呼唤福衍和霍山,很快便找到了两人。
福衍笑着问:“秦先生,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去西边看到了什么?”
秦笛道:“此地不可久留,我带你们离开金灵界!”
福衍大喜:“太好了!我们已经打听过了,城里有仙阶传送阵,能把人送到土灵界!但是每传送一个人,需要两百万仙石!我勉强能凑出两百万仙石,霍山就不行了,他是一个穷鬼!”
霍山哼声道:“我原本并不穷,只是因为走得匆忙,把仙石留在宗门中了!”
福衍道:“你那宗门,也同样很窘迫,我又不是不晓得。”
秦笛道:“传送阵在哪儿,赶紧带我去!”
按理说,他如果打开大鼎,将两人收进去,还可以节约四百万仙石,但是大禹留下的九鼎乃是八阶巅峰的仙器,打开一次会闹出不小的动静,势必会惊动金剑城里的修士。
此时此刻,秦笛只想快点儿离开,晚了就可能发生变故,所以不在乎多支付一笔仙石。
福衍一面头前带路,一面笑着问:“秦先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走得这么急迫?”
秦笛随口说道:“我已然掐指演算过,今天乃是良辰吉日,错过今日不走,明日便无法上路!”
福衍笑道:“这怎么可能?我听说,传送阵一直开放,不管是刮风下雨,哪怕下冰雹,都不妨碍它开启。”
秦笛道:“我掌握的大衍经远在你之上,你的境界不足,无法预知吉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