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lf2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第一千一十四章 注目東南-2z3cx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康保歉然道:“我本来是想晚一点找李使君,既然李使君已经来了,那就请教李使君!”
李鸯微微笑道:“广州州治是南海县,但海港在番禺县,两座县城紧靠在一起,相隔只有十几里,一条番禺水将两县连接起来,岭南经略府一共有三万军队,其中一万是地方民团,分布在各州,然后两万军队都驻扎在广州,主要分布在三个县,一个是自然是南海县,有兵力一万,由我兄弟李瑜统率,然后广州东北部的增城县有驻军五千,由大将罗怀清统领。
还有一支军队驻扎在广州最北面的怀集县,也是五千人,由大将军尉迟虎统领,这里面的刺头就是尉迟虎,他家三代镇守岭南,在岭南人脉很广,一直对我父亲不满,有传闻说,他和南唐的阉党有勾结,他手上有一份太后的任命书,任命他为岭南五府都督,据说有人看见过,但我们没有证据。”
“你兄弟李瑜能听你的话吗?”康保又问道。
“康将军有所不知道,李瑜是我亲兄弟,我们生父是渝州司马杨善福,率军平息南诏叛乱时阵亡,那时我才十岁,兄弟只有五岁,我母亲不久也悲痛成疾去世,现在的父亲就收养了我们,李瑜本来不是带兵之人,他喜欢音乐,父亲来长安述职之前,把一万军队临时交给他。”
“那你还有两个兄弟呢?”
李鸯摇摇头,“我们老二很多年前出使太原,返回时被朱泚抓住,后来被朱泚带去洛阳,到洛阳后朱泚待他还不错,想攻下南唐后立他为帝,可惜他缺乏自律,整天寻欢作乐,酒色过度而死。
老四叫李鄜,从小到大都抱怨父亲偏心,但他自己却不争气,十几岁便整天和一帮纨绔子弟斗鸡走马,屡教不改,现在二十多岁了还是无所事事,父亲对他已经失望透顶,也不当他是儿子,连带着王府上上下下都瞧不起他,也不睬他,他现在在王府基本上没什么地位。”
“那还有一个增城主将罗怀清呢?”
“罗怀清是我父亲的心腹,对我父亲一向忠心耿耿,父亲把他放在增城,也是为了牵制尉迟虎。”
康保点点头,目光又落在地图上,问道:“李使君认为我们船队怎么走?”
李鸯想了想道:“如果慎重一点,船队可以在伶仃洋内找一处无人岛暂停,然后我派人去南海县打探消息,看情况而定。”
康保认可了他的方案,便笑道:“我看弟兄们恢复得差不多了,补给的物资和清水也都上了船,明天一早我们出发!”
………
次日一早,士兵们再次上了大船,两百艘大船离开明州,浩浩荡荡向南方驶去。
就在明州船队离开出发的同一时刻,郭宋的目光也同样投向了南方。
摄政王官房内,宋添将一份文书呈给了郭宋,“殿下,这是刚刚从南唐左银台留档记录中找到的,他们怀疑成都宝芝堂医馆是泉州姚广平的情报点,但消息泄露,他们去抓人时,宝芝堂的人大部分都已经逃光,他们只抓到一人,此人供述,宝芝堂的人都逃到了长安。”
郭宋看了留档记录,又吩咐侍卫,“速去把王越找来!”
侍卫匆匆去了,郭宋又问道:“晋卫府在泉州可设立了情报点?”
“几个月前已经去了,但一直没有消息,原因不明,卑职也颇为担心,几天前又调越州情报参军岳京带十几名手下前往福州设立情报点。”
郭宋没有说话,负手在窗前沉思不语,之前两浙道南部福、建、泉等五州和岭南一样,都被郭宋暂时忽视,随着晋军开始控制两浙道,以及康保率军前往岭南,郭宋也开始关注福、建、泉等五州了。
相对于朱泚、李纳、田悦等藩镇,姚广平确实很低调,从不称王,每年按时给南唐朝廷缴纳贡品,上交述职报告,任命官员也会向南唐吏部备案,做得甚至比刘洽、马燧等人都要好,以至于大家每每谈到藩镇割据时,都把他给忽略了。
事实上,姚广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独立王国,完全就是一个藩镇,现在郭宋很想了解他的情况,却只能从商人那里得到一些零散的消息。
不多时,内卫统领王越匆匆赶来,单膝跪下行一礼,“卑职王越参见殿下!”
郭宋回到座位,把宋添找到的留档递给王越,“你先看看再说!”
宋添在一旁小声补充道:“是关于泉州在长安的情报点。”
王越恍然,立刻打开留档细看,他眉头一皱道:“殿下,宝芝堂医馆,好像长安没有这个医馆。”
郭宋摇摇头,“若是我,我也肯定不会再叫宝芝堂,但一般多多少少都会保留一点名字,宝字或者芝字,另外,所用的药以及医师应该都是泉州那边,这些都是线索,我给你五天时间,找到泉州在长安的情报点,然后,我需要从他们那里知道泉州的情况。”
王越倍感压力,他没有说话,点点头,“卑职现在就开始调查!”
郭宋又对宋添道:“我觉得应该还有一份详细的审讯记录,你再去查找,找到详细的审讯记录,或许还能得到更多的线索。”
“卑职这就去查找!”
宋添感觉头很大,他们是从几十万份左银台遗留的各种记录中发现这份留档记录,审讯记录很可能被他们忽略了,他们又得重新查找。
………..
王越回到官署,立刻召集调查署的几名主管官员商议,内卫的总人数突破了一万人,分成三个署,内务署、调查署和紧急应对署,内务署是内卫的管理部门,负责各种后勤支援,钱财物资管理,有七名官员和一千余人,紧急应对署都是士兵,主要应对京兆府发生的各种紧急情况,分成四个营,共有八千四百人,而调查署只有三百人,但他们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而且随时能大量调用紧急应对署的士兵。
调查署下面又分为三个分署,分别主管万年县、长安县以及京兆各县。
议事堂内,三名分署主管和几名参军事听取了王越的情况介绍。
王越看了一眼众人道:“晋王殿下只给我们五天的时间,虽然我可以再争取几天,但我还是希望五天内找到泉州在长安的情报点,大家的经验都很丰富,各抒己见吧!”
第一分署的主官叫做李梦泽,他的军职已经到了虎贲郎将,属于中郎将中的最高一级,官阶也到了从四品壮武将军,当然,统领王越的军职已到车骑将军,官阶为从三品云麾将军。
李梦泽举手道:“对方在成都开的是医馆,到长安不一定开医馆,但一定会是相关行业,我推断是医馆、药铺、药商这三者之一,可以在市署那边查到店铺记录,三年之内在长安新开的店铺都有嫌疑。”
“不一定是新开的店铺!”
说话之人是第二调查分署主管唐晟,他不慌不忙道:“很有可能姚广平在长安早就有了情报点,成都探子才会逃来长安,这里有落脚点。”
李梦泽笑道:“唐将军说得很有道理,确实长安已情报点的可能,但宝芝堂十几名掌柜、医师、伙计逃到长安,肯定会扩大情报点,再开一家分店什么的,我们同样可以查三年内新开的分店,也能找到蛛丝马迹。”
这时,第三调查分署主管周凌笑道:“不一定在长安,说不定在郊县,新丰县、咸阳县之类,长安夜不闭城门,对他们来说,在城外也是一样。”
王越点点头,“大家说的很对,尤其查三年内新开的店铺,确实是一个突破口,我先分配一下任务,马上就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