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0nh精华言情小說 踏星 txt-第兩千三百二十九章 深不可測相伴-r1n92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血祖看着星空倾覆,“有祖境降临,岂可不来”,他看向陆隐,“虽然老夫几乎跌落祖境,但稍微拖延一下还是可以的,如果出什么事,让你走就立刻走”。
“前辈”,陆隐要说什么,血祖抬手拦住,“你能借助辰祖之力,但你可知道,即便辰祖,对付同样的九山八海都没那么轻松,你只是借助辰祖之力,并不代表你就是辰祖,陆隐,你是老夫见过的人类中最天赋异禀的一个,老夫坚信未来你决不在辰祖之下,甚至可以触摸那道古祖层次,人类有你在,就有希望”。
“老夫不是为你,是为了人类,尽可能活下去,像老夫这种半残之人,能做点事就做点事吧,而且老夫也希望为第六大陆留点善缘”。
陆隐敬佩,“前辈的心胸让晚辈佩服,但对付夏神机,晚辈可不止准备一手”。
血祖诧异,“还有人帮忙?还是异宝?”。
当然不是异宝,拖鞋这种东西,夏神机早就防备了,想靠拖鞋偷袭夏神机,别到时候偷袭没成功,拖鞋反被抢,那才得不偿失。
一声哀嚎,狱蛟身体轰然坠落,数条庞大锁链将它捆缚,令狱蛟动弹不得,恶赤提刀上斩,带着无法看清的刀影,应该是某种祖境战技,脚下踩着森森白骨所化的阶梯,每上一层阶梯,其威势便增加一分。
夏神机目光凛然,任由恶赤斩出,一瞬间,恶赤消失,出现在一秒之前的方位。
陆隐看了心一跳,不好,时间的力量。
夏神机随手一掌,神武罡气裹挟改天换地之威将恶赤碾压,小半边身体都蹦碎。
血祖脸皮一抽,“这就是那个时代绝顶祖境的力量,小子,不管有什么后手,先跑再说”,说完,他也准备拼命了,看起来即便狱蛟与那个壮汉联手也不是对手。
陆隐知道夏神机很强,媲美九山八海,但他的强大还是有些出乎意料,同时他也更深刻体会到木邪师兄的强大。
在树之星空,夏神机出手次数并不多,一开始是随意出手,被雾祖与自己各种手段阻拦,其后为了彰显其真正实力,在雾祖面前显摆一番,才爆发了祖世界,那股力量无可匹敌,陆隐根本无法理解,雾祖也没有丝毫阻挡的可能。
木邪师兄的出现才救了陆隐一命。
那时陆隐无法直观感受到夏神机的强大,因为没有别的祖境对比,唯有木邪师兄。
现在他看到对比了,那个恶赤毕竟是祖境,竟被夏神机碾压,面对时间伟力毫无办法,木邪师兄是怎么对抗夏神机的?
“真要拼命了”,陆隐喃喃说了一句,目光看向点将台,瞳孔化作符文,肩膀处也出现了烛神小人。
他要想办法借助点将台的符文道数之力。
烛神修炼创造境宙衍真经,把自己修炼成了蜡烛,照此推测,这个点将台就是陆简所化,既然烛神可以恢复成小人,并让他借助力量,那点将台,未必不可以。
总要尝试一下。
陆简与烛神可不是一个档次的,烛神是星使巅峰修炼宙衍真经,化为了蜡烛,而今拥有半祖级别的符文道数,而陆简,是半祖,他修炼宙衍真经是为了破祖,他是仅次于符祖的宙衍真经修炼者,如果能借助他的力量,是否意味着自己可以借助一个修炼宙衍真经祖境强者的力量?
尽管只是猜测,但这种情况下猜测也要尝试。
辰祖力量是他最后的手段,现在只来了一个夏神机,如果白望远或者王凡也来,底牌尽出的他拿什么对抗?
宙衍真经–无限境,陆隐一把抓住点将台,借助烛神的符文道数不断想要将点将台内的符文道数带出来。
他不知道怎么借用这个点将台的符文道数,只能尝试。
远方,狱蛟与恶赤不断被压制,夏神机显得不耐烦,一道分身走出,直面陆隐,双手挥动,锁链自虚空成形,缠绕而去。
血祖一脚跨出准备拼命。
陆隐直接将拖鞋甩给他,“前辈,用这个拍”。
血祖下意识接过,抬起拖鞋拍向锁链。
凭血祖半残的力量,连祖世界都没了,估计还没有青平师兄厉害,凭什么挡住身份?哪怕只是个分身,要知道,这个分身,同样是祖境。
祖境没那么容易达成,但夏神机属于道源宗时代,那个时代强人辈出,他能与那些强人争锋,无论放在哪个时代,他都是绝顶精英,要不是被辰祖比下去,夏神机的光芒足以追溯到天上宗时代。
乓的一声,锁链被拍散化作神武罡气,夏神机分身忌惮望着血祖手里的拖鞋,同时盯着血祖,“是你?”。
他认出来了,当初陆隐突破星使,与树之星空相望,血祖,就是他背后的那个祖境强者,若非血祖,他们不会忌惮第五大陆,毕竟摸不清血祖深浅,但现在看来,废物一个。
血祖震撼于手中拖鞋的力量,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现在没时间。
陆隐不知道夏神机能走出几道祖境分身,他不可能跟辰祖一样,九分身皆为祖,但即便只有三个祖境分身,也可以再走出一个。
正想着,点将台表面的符文道数忽然暴涨,暴涨的可怕,别人眼里看不出,但陆隐却能看见。
与此同时,新宇宙,诸神之乡,镜神呆呆望着陆隐的方向,他看到了无边无际的符文道数顷刻间覆盖而来,蔓延向整个第五大陆,这是,符祖的力量?
点将台自然不是符祖的力量,但陆隐猜的不错,陆简与烛神一样把自己修炼成了自己的天赋,烛神在星使巅峰,成了蜡烛后就拥有半祖的符文道数,而陆简本是半祖,他变成点将台后,就拥有了祖境的符文道数。
陆隐目光陡睁,发出狂笑,另一边,夏神机本体骇然,他的神武刀域再次被一股力量排开,又是祖境的力量,怎么回事?他盯向血祖,是那个人?不对,他没有施展祖世界,本身已经衰弱到跌出祖境的层次,那究竟来自哪里?
他做梦都想不到这股力量来自点将台,点将台可以唤将恶赤已经让他惊异,一个点将台,哪来的两股祖境力量?除非点将台的主人是祖境。
但事实就发生了。
陆隐感受着磅礴到无法想象的祖境符文道数,陡然看向夏神机分身,抬手,掌心握拳,夏神机分身脸色大变,他看不到符文道数,但真切感受到威胁的力量自四面八方而来,这股威胁让他直接消失,融入本体体内。
一声嘶吼,狱蛟翻滚着撞向夏神机,恶赤疯狂冲去,他是被唤将而出,哪怕被打成碎片,只要陆隐有死气源源不绝的提供,他就能不断恢复,成为一个让夏神机恶心的怪物。
夏神机脸色难看,狱蛟虽然没有智慧,没有祖世界,却相当难打,防御力极高,恶赤让他感受到了陆家的难缠与恶心,跟陆家觉醒点将台天赋的人打根本就是噩梦,就连永恒族那些怪物都受不了,唤将出来的人根本打不死,陆家人体内用于唤将的力量又多,他想不通陆隐凭什么唤将祖境,是那半截勾廉?
不仅如此,陆隐借助点将台符文道数的力量,硬生生在神武刀域内破开一方空间,尽管这方空间很小,却依旧破开了,加上恶赤的血海,令夏神机都棘手。
他最棘手的就是最后出现的这股力量,他看出来了,这是老符的力量。
九山八海中,慧文精明,夏殇战斗狂,昔微善于思考,枯竭懒散,而老符,深不可测。
面对老符的力量,再加上狱蛟与恶赤,还有这片星空没有星源的诡异,让他决定暂时退走。
一个人拿不下就两个人。
想到这里,夏神机忽然后退,望向远方的陆隐,带着刻骨杀机消失,神武刀域同一时间消失。
狱蛟扑空,张牙舞爪,好像胜利了一般。
见夏神机退走,陆隐彻底松口气,解除了召唤,恶赤消失,血祖握着拖鞋,“他走了?”。
陆隐点头。
血祖肃穆,“确定?”。
陆隐道,“确定”。
血祖松口气,毫无形象的半蹲下来,苦涩,“两个祖境生物,加上我这个半残还有你最后借助的符祖的力量才将他逼走,不愧是夏神机,道源宗时代的绝顶高手”。
陆隐看向科技星域方向,如果夏神机拼命,这些力量未必就真能对他怎么样,但他的敌人不止自己,还有永恒族,甚至还要防备四方天平其余三家,他不可能拼命。
这次退走只是想找个更稳妥的办法对付自己。
他,还会来第二次。
陆隐取出无线蛊,下令,“集合”。
他要将整个第五大陆力量集中起来,给树之星空看看,什么叫废弃之地,这里是第五大陆。
集合之地位于距离此地数个疆域之外,他是集合给树之星空看的,不是为了祖境一战被波及的,这些人可不能被波及而死。
陆隐与夏神机一战几乎令第五大陆天翻地覆,虽然没波及到什么,但那股祖境之力让整个第五大陆感受到了。
不少人担心,忐忑等待着结果。
最终,他们等来了两个字–集结。
这两个字代表陆隐打退了强敌,而那个强敌,是祖境。
———-
感谢兄弟们支持,下一卷即将开启–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