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24d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txt-第二百五十一章 戰備相伴-5zgae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屋室空冷,翡翠虎看着自己面前的金算盘,有些愣神。
“老虎,别一副丧气脸,矿山不是拿回来了么?”
姬无夜心中虽然不爽,可是脸上还是绷住,没有将太多的负面情绪表现出来。
“可是夜幕又支出了一大笔,非但如此,还把一座竹园抵了出去。”
翡翠虎叫着屈,姬无夜也感觉手中的酒水没有了味道。只不过,白亦非却在那里,自斟自饮。
“有了这座矿山,夜幕的收入会翻上一翻。暂时咬咬牙,便可以撑过去。”
“可是现在账上的钱已经耗尽了,一文的流水也没有了。”
“放心,会有办法的。”
姬无夜瞥了一眼坐在角落中的男子,便是白亦非促成了这次交易。
凭心而论,姬无夜是很想要将墨家在韩地绝迹的。与墨家大统领大干一番,让那座讨厌的墨家会馆变成废墟,将墨家的势力驱逐出韩国。
只是姬无夜也不得不承认,白亦非的话有道理。
墨家毕竟不是小势力,夜幕盘踞韩国,如果此时与之开战,并不明智。
哪怕韩王会站在他们后面。
也许天下没有多少人,会比姬无夜更加了解当今韩王的性格。
他软弱、昏庸,但是却绝对不傻。如果见势不妙,一定会甩锅、卖队友。
而且,卖的毫无负担。
可就是这样,姬无夜心中还是不怎么满意,重要的是,白亦非对于墨家的态度,实在太谨慎了些。
“侯爷,这个价格收购矿山了,虽然足够便宜了,可明明还能够更加便宜的。一旦墨家大统领撑不住了,夜幕可是趁机收购。”
白亦非将手中的酒爵放了下来,白发在夜风中轻轻拂动。
“本侯的目的不是为了收购这座矿山,而是将那座竹园卖给墨家。”
姬无夜和翡翠虎面色一变,却见白亦非缓缓一笑。
“墨家大统领刚才有一句话说得好,天下之大,江湖之广,绝非新郑一地。墨家的对手并不只有夜幕,不久之前的大泽山一战,则证明墨家大统领,或者说他背后之人,究竟在意的是什么?”
姬无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那是闻道血腥味才展露出来的表情。
“墨家大统领削弱了韩地的势力,明面上是在防备夜幕,根据蓑衣客的情报,实则,墨家正在大肆收购竹、漆、胶、铁、羽等大量的材料。为的是什么?”
姬无夜号称韩国百年最强之将,且不论有没有水分,可是行军打仗之事,他还是了解的。
“墨家在制作箭矢,多大数量?”
“从蓑衣客的情报来看,足以支撑一场大战。而且,这还只是蓑衣客掌握的情报。”
白亦非手中的情报,只是蓑衣客掌握的。可墨家势力分布之广,总有蓑衣客无法顾忌的地方。
“玉面飞龙想要做什么?”
白亦非目光幽远,表情有些戏谑。
“筹措战备,自然是因为战争要到了。”
姬无夜冷冷一笑,手指咔咔作响,表情有些雀跃。
“光凭墨家,消耗不了这么多的箭矢。列国近来没有什么大战。如此看来,秦国那边真的要起纷争了。”
翡翠虎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惋惜。
“我是真的不明白那些玩弓的,一场大战打下来,起码消耗几十万矢,这可都是钱啊!”
姬无夜却是很兴奋,没有理会翡翠虎的抱怨,看向了白亦非。
“所以侯爷故意给玉面飞龙方便,便是为了加快这场战争的脚步。好让墨家大统领,自己撞上去?”
白亦非冷然,苍白的面孔上看不到一丝血色,可似乎因为预感到了血腥之味满布城池的场景,毛发微微颤动着。
“墨家与罗网,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还真是让人期待,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
赵爽离了姬无夜的将军府,见天色已晚,想起了焱妃的邀约,随即换了身装扮,前往了那座客栈。
看门的老者见这么晚了,还有人敲门,有些埋怨被人从睡梦中叫醒。
老者提灯,将赵爽带到了房门之前,便缓缓离开了。
赵爽敲了敲门,见里面没有动静,便拿出了钥匙开门。
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里面漆黑黑的,没有一丝动静。
这丫头难道已经走了,还是爽约了?
正当赵爽走进屋子时,一簇火从空中燃烧了起来,焱妃就站在后面。
赵爽吓了一跳,看着此刻的焱妃。黑暗之中,对方的脸看起来有些怪异。
“你干嘛呀,装神弄鬼的,晚上好歹点下灯啊!”
焱妃一声不吭,袖手一挥,屋中灯火被点亮,霎时间,屋中光明。
“这就对了么,找我什么事情?”
赵爽从桌上拿起了一个茶杯,正准备喝口水,回转过头时,却见身后的焱妃,正像是饿狼一样盯着他。
口中的水还没有喝下去就喷了出来,此时的焱妃,气息粗喘,浑身遍布红霞,赵爽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烫。
“你这难道是走火入魔了。学的什么功法,怎么会这样?”
焱妃没有回答,看着赵爽,目中泛着幽光,像极了一头母狼。
正当赵爽想要运功帮她的时候,焱妃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你干嘛?”
此时那老者一步一步的走,还没有走到楼梯口,就听到身后屋中传来了刚才那个少年男子的声音。
“你脱我裤子做什么?”
“别这样,这种事情急不得,总得按步骤啊!”
“别、别这样,衣服还没有脱呢!”
“啊!”
…..
老者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声。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现在的少男少女啊!”
老者轻轻呢喃,忍不住叹息,最终哀叹了一声,走下了楼梯。
楼阁空旷,只剩下隐隐的回音。
春日之景,中原大地夜色无声,正当生气大放,万物复苏。
牡丹花下,春光乍现又隐。山峦起伏,风声轻喘微促。
白浪激浊,艨艟争流勇进。星辰含光,绵绵雾气如线。
汗流如雨,娇指拨弄玉弦。罗袜高挑,粉肩斜露新月。
绵绵情意,总归千般风流,尽化一夜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