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7fb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明越坡-第七百一十一章 李文忠凱旋讀書-f8ko6

明越坡
小說推薦明越坡
待得李文忠班师之后,胡惟庸则把有人检举揭发杨宪之事透露给杨宪就够了。杨宪当初与李文忠有矛盾,这回李文忠立下大功班师回朝,而此时有人告发杨宪。
一向心胸狭隘的杨宪必然认为这些检举揭发的材料是李文忠在背后搞的鬼。只要杨宪对李文忠下手,那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先让李文忠与杨宪闹得不可开交,到时候就是淮西集团趁火打劫的最佳时机。
胡惟庸听了李善长这个大计划,一面点着头,一面暗想:跟了李大人这么多年,知道他足智多谋,可没想到他竟然有如此奇谋,真是佩服呀!
胡惟庸虽然谋略不及李善长,但办事的执行力,那也不是盖的。五天之后,就有小道消息传到杨宪耳中,汪广洋离开应天之际,曾对杨宪破口大骂。。。。。。
在李文忠班师回应天之前,第二件事情也准备妥当。告发杨宪的举报信,随时将出现在中书省参政胡惟庸的手中。
汪广洋被罢相之后,刘伯温是最为震惊的。他很快就弄清了原来是杨宪在背后搞的鬼,便亲自前往杨宪府上质问。
面对刘伯温的质问,杨宪并没有回避。他告诉刘伯温,如果眼下错过了扳倒李善长的时机,可能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机会了。但汪广洋不仅不帮他的忙,反而私自扣押他给皇上的奏报。为了达到彻底击败淮西集团的目的,他必须先除掉汪广洋这个“猪队友”。
事已至此,刘伯温也只好摇了摇头。论交情,他与杨宪不一般,与汪广洋也十分投机。正所谓“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也不忍心因为汪广洋一事,过多责难杨宪。
汪广洋离开应天之前,刘伯温多次前往探望。他还不忘给汪广洋鼓劲儿,让其先安心回老家高邮,说皇上现在也就是在气头上,过个一年半载的,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到时候大家再聚首应天,同朝为臣。。。。。。
汪广洋还在回高邮老家的路上,杨宪再次唆使人弹劾汪广洋,说其因为罢相一事,颇有怨言。
朱元璋听闻奏报,再次征求杨宪的意见。杨宪顺势建议,将汪广洋贬谪海南。就这样,汪广洋回到老家高邮,还没在母亲跟前尽上三天孝,便又不得又踏上前往海南之路。
七月十七日,朱元璋率文武百官在奉天门举行隆重的仪式,迎接李文忠凯旋。
看着李文忠这次攻取应昌缴获如此之丰,朱元璋当着众臣的面说道:“文忠,辛苦了!这次班师了,就在应天待上一阵子,你们一家老小也是好久没团聚了。现在军务繁忙,大都督府又缺人手,年初朕才将沐英召回。现在你回来了正好,朕封你为左都督,和沐英一起帮朕把大都督府给撑起来。”
李文忠立即跪下磕头谢恩。此时的李文忠正可谓春风得意,当初攻克大都,是徐达、常遇春二人之功;后来攻克上都,常遇春为主帅,他为副帅;这次攻克应昌,可就全是他李文忠的功劳了。
徐达的功劳确实大,李文忠要想超越,很是困难。好在是常遇春死了,他李文忠现在说自己军功排第三,其余众将还没有人敢说自己排第二了。
仪式结束之后,朱元璋率先回宫。一众官员继续在奉天门内跟新晋升的左都督李文忠攀扯几句,说几句场面上的话,营造出一个和睦、团结的氛围。
在正常情况下,众官员都是不会率先退场的,即使是地位比李文忠高的官,也得给这位凯旋的将军三分薄面。毕竟这是皇上召集百官在此进行的欢迎仪式嘛!
那些地位比李文忠低的官员,就更不消说了。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是李文忠入城之后,这些人或陪同左右、或跟着他的屁股后面入城,然后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可是这一天还是发生了稍稍不和谐的一幕,有人率先退场了!这个人便是与李文忠一向不和的杨宪。
杨宪与李文忠不和,这是公开的秘密。要不是朱元璋亲自主持在奉天门迎接李文忠,杨宪可不想来这里迎接这个他十分讨厌的人。
朱元璋回宫之后,李文忠还在城门口与一众阿谀奉承他的人打得火热,远远地在城内冷眼旁观的杨宪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带着两个小跟班儿就走了。
其实,杨宪走了也就走了。这么多人,李文忠咋记得谁在城门口跟他道贺过,谁又没有跟他道贺过呢?况且,论地位,杨宪现在是堂堂的中书省左相,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讨好李文忠。
不过,杨宪不声不响地离去,胡惟庸可是瞧在了眼里。待李文忠走到自己面前之时,胡惟庸带着几名中书省的属官对李文忠打拱道:“恭贺都督大人北伐奏凯!杨丞相因为要事在身,特命在下率中书省众官员为都督大人道贺!”
李文忠在回应天的途中就已听说了应天的人事变动,说实话,杨宪晋升左相,让李文忠十分不爽。这会儿胡惟庸又刻意提起杨宪离开之事,让李文忠就更加不爽。
李文忠一面抱拳跟胡惟庸客气,一面在心中暗想,杨宪这厮,老子早晚得收拾你……
三天之后,胡惟庸神神秘秘地在中书省单独向杨宪汇报工作。当胡惟庸从怀中掏出几份告状信递给杨宪之后,杨宪显得气愤异常。
这几份告状信正是告的杨宪,而告状之人正是当初被杨宪收拾了的屠性、孙履、许元、王天锡、王橚等人的近亲属。
杨宪将这几封告状信“啪”地扔在地上,十分恼怒地咆哮道:“诬告!这就是诬告!我要把这帮人抓起来,治他们诬告之罪!”
胡惟庸见杨宪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暗喜。胡惟庸遂上前劝阻道:“丞相大人不可如此!屠性、孙履、许元、王天锡、王橚等人均为有罪之人,他们近亲属的告状信肯定不足以采信,这也就是我擅作主张,截下这些告状信的原因。下官只是担心,这些人突然之间一起上报一些诬告之信,这肯定不是巧合了,这背后是不是……”
胡惟庸说到这里,杨宪总算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他盯着胡惟庸说道:“你,你的意思是这些人是受人指使?”
胡惟庸点了点头道:“不敢说受人指使,至少也是有人在背后撑腰,不然这些人怎么一起写信告大人的状呢?”
杨宪点了点头,顺着思路,他必然是想起了李文忠。只不过,杨宪并未向胡惟庸言明。
胡惟庸见差不多了,便说:“下官告退!”
不过在退下之前,胡惟庸又看似不经意地说了句闲话。胡惟庸告诉杨宪,三天之前,李文忠见向他道贺的中书省众官员之中没有丞相,似乎是有些不高兴。
胡惟庸退下之后,杨宪都不用怎么揣摩,便知道胡惟庸是想告诉他,李文忠就是这背后搞鬼之人。
提起这李文忠,杨宪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年二人在浙东行省闹得极不愉快,这会儿,这哥们仗着立下战功,竟然敢找自己的茬儿,非得收拾收拾他。
很快,就有多封告状信呈到了朱元璋的面前。告发的内容是,李文忠仗着北伐有功,回到应天之后大讲排场、宴请一些应天的官员及好友、大行奢靡之风,完全有违皇上勤俭治国的教谕。
当这些奏折放到朱元璋御案之前时,朱元璋有些哭笑不得。要说这些奏折所言之事,完全都是真实的事情。李文忠回到应天之后,确实是有些太高调了。
但是有人竟然敢将矛头直指李文忠,肯定是有备而来。而且以朱元璋之精明,很快就能猜到,这事儿肯定跟杨宪有关。
因为杨宪与李文忠在浙东行省的那些破事儿,可是整个大明朝廷上上下下都知道的。
要说这一次,李文忠的确是有错。但李文忠此次北伐功勋累累,如果就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就处罚李文忠,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
朱元璋觉得杨宪有些小题大作了。朱元璋也明白杨宪的脾气,这哥们儿正如刘伯温当初所言,气量太小。先前,老是揪着卧病在床的李善长不放,这下,李文忠回来了,估计二人又得开始杠精了。
朱元璋知道现在去劝解杨宪是没有用的,不妨先来一个冷处理,看这杨宪能折腾出个啥名堂。
不过,对于李文忠那里,朱元璋觉得还是要打一打预防针。这小子太年轻,一时意气用事,反而容易给人落下把柄。
因此,对于递到朱元璋面前的参奏李文忠的奏折,朱元璋毫不理会,既不说这事要办,也不说不办,就这么吊着。但是,朱元璋还是召李文忠私下入宫。
早在李文忠入宫之前,胡惟庸经过巧妙地安排,让李文忠“无意”中得知自己被人告了,告状信就在朱元璋那里。
面对胡惟庸“善意”的提醒,李文忠表达了谢意。李文忠也做好了受到朱元璋责罚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