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xz61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txt-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擋我一招鑒賞-0ewhw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跪下,或者死?”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
“能打就了不起啊?
八爷都不敢说这种话。”
虽然叶凡身手让人震惊,但要他们下跪,还是激起了众怒。
一个圆脸汉子站了出来,对着叶凡吼叫一声:“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跪下?
有什么资格?”
他打拼江湖几十年,给一个无名小卒下跪,实在可笑。
而且叶凡和袁青衣刚才大开杀戒,杀掉的也都是保镖和保安,没有一个是身份显赫的大枭。
这给了他错觉,觉得叶凡只敢欺负小喽啰,不敢对他们这些大人物动手。
所以圆脸汉子又嚣张了几分:“老子就不跪,你能怎么的……”“嗖——”话音还没落下,袁青衣右手就一抬,袖剑就破空射出,钉入他的喉咙。
圆脸汉子怪叫一声,踉跄着后退了六步,满脸震惊,难于置信。
他似乎不相信袁青衣就这样杀了自己。
他可是一方枭雄,掌控水路的霸主,叶凡他们哪来底气杀他?
只是再怎么不相信,他身上力气还是涣散,鲜血也哗啦啦直流。
然后他一头倒地,再也没有生机。
“裘先生,裘先生!”
一个招风耳同伴见状身躯一震,随后悲愤不已,反手拔枪要杀叶凡。
“扑——”没等叶凡出手,又是一剑飞出,在招风耳的脖子上一圈。
招风耳身子一晃,随后溅血倒地,脖子多了一圈致命刀痕。
袁青衣左手一扬,飞剑又呼啸着飞了回去,把两名残存保镖割断了咽喉。
“你们太放肆了!”
“那可是裘先生,千河船业的大老板!”
一个貂皮女人愤怒不已,对叶凡和袁青衣吼道:“刑不上大夫不懂吗?”
“扑——”袁青衣没有半点废话,右手一抬,一剑洞穿貂皮女子的咽喉。
貂皮女子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直挺挺倒在地上死去。
叶凡声音淡漠而强大:“最后一次,跪下或者死去。”
“嗖——”没等神情犹豫的熊天犬他们作出决断,袁青衣忽然如飞鸟一样飞起来。
她直接落入了几十名大佬之中,利剑如虹,嗤嗤作响,肆意夺取着对手的生命。
也就一个照面,十几名大佬惨叫倒在了血泊中。
再一个照面,又是十几人全部横死……熊天犬他们全都惊呆了,袁青衣简直就是一个杀人魔王。
金发主持人怒不可斥维持最后一丝尊严:“你们太放肆了,这里是八爷——”话到一半就停止,袁青衣的利剑从背心穿出。
金发主持人眼睛瞪大,无法相信自己也被杀了,他可是金熊会所的高管啊。
只是再不相信,他身上力气也全部消散,随后扑通倒地,生机渐渐熄灭。
“我跪,我跪!”
熊天犬、蒙太狼、蛇美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剩下五六名大佬也慌忙趴下,诚惶诚恐,再无桀骜不驯和不甘心。
不管他们背后多大人脉,也不管他们大本营多少人手,此刻,生死就在叶凡掌控中。
叶凡扫视他们一眼淡淡出声:“人啊,总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年轻人,你太嚣张了,让八爷我很不喜欢!”
就在这时,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十几名劲装男女鱼贯而入。
接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黄衣老者迈着八字步走入进来。
熊天犬他们止不住一喜:“八爷!”
来者正是陈八荒,金熊会所的主人。
老人身高一米九,四肢修长,孔武有力。
哪怕是隔着十几米,都能让熊天犬感觉到他身体中,蕴含着的恐怖能量。
那一股能量,甚至连袁青衣都要微微侧目。
平静无比的面容之下,蕴藏着一座能量惊人的火山。
一旦爆发,对于常人就是灾难。
让袁青衣眯起眼睛的,是陈八荒眼中的那股淡漠。
那不是淡漠。
那是狂热。
对于战斗极度渴望的狂热。
这家伙怕是一个战斗狂人,杀戮机器,也昭示着他双手沾染了不少人命。
唯有叶凡轻描淡写:“八爷?”
“年轻人,杀我保安,扰我场子,斩我亲信,还残杀百人,你太无法无天了。”
“我打拼江湖五十年,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嚣张的人。”
陈八荒背负着双手,盯着叶凡冷哼一声:“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叶凡淡淡开口:“只能说你坐井观天。”
“事情闹成这样,准备怎么向我交待?”
陈八荒没有废话:“是你自己打死自己,还是我一拳打死你?”
他要亲自出手,他要展示雄风,他要让所有人知道,金熊会所依然不可冒犯。
“一招!”
叶凡也针锋相对:“你能挡我一招,算我输,挡不住我一招,你就做我狗吧。”
熊天犬他们差一点吐血,他们知道叶凡厉害,可这样叫板八爷,也太嚣张了吧。
“不知死活!”
陈八荒脸色骤然一沉,脚下重重一点。
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根弹簧,猛然之间拔地而起。
他在半空陡然一扭身。
浑身的肌肉瞬间爆发出来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
他一拳对着陈八荒的脑袋砸了下去。
这一拳,凝聚了他全部的力量。
叶凡能血洗拍卖会,自然不是善茬,所以他一出手就是雷霆一击。
气势如虹。
“啊——”所有人都被陈八荒这一拳震撼得大脑一呆。
袁青衣的俏脸,也瞬间变了。
这不是假吃惊,而是真的吃惊。
她感觉到了陈八荒拳头上那让人惊怖的力量。
如果是自己,不全力以赴,很有可能被打死。
“砰——”只是没等众人感慨完陈八荒的厉害,就见叶凡突然抬起右脚猛地一踹。
轻飘飘,却如泰山压顶。
陈八荒脸色一变,双手一横,挡住叶凡的一脚。
“砰——”一声巨响,一脚之下,万岳之重,沉不可言。
“轰!”
手脚相撞,陈八荒跌飞出去,砸在大门上方,咔嚓一声,碎裂了墙壁。
下一秒,陈八荒跌落了下来,扑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双手双脚颤颤巍巍。
陈八荒想要挣扎起来,努力一番却跪了回去,老脸很是悲戚和绝望。
受了内伤。
太变态了,太妖孽了,一脚就震伤叱诧江湖五十年的他。
全场一片死寂。
叶凡淡淡一笑:“八爷,服不服?”
熊天犬他们抬头望去。
这一刻的叶凡,整个人仿佛都有种凌驾万物之上,俯瞰众生的气魄。
“服……”陈八荒很是憋屈,只是更清楚,他这辈子都不是叶凡对手。
他只能低头,还挥手制止十几名手下不要送死。
叶凡语气平淡:“服,那就跪好了。”
陈八荒嘴角牵动不已,最后牙齿一咬,不顾颜面跪了下来。
他知道,不跪,老命不保,整个会所也会被血洗干净。
叶凡太强了。
熊天犬和蛇美人他们的翻盘念头彻底消散,不甘不服彻底变成诚惶诚恐。
叶凡连八爷都收拾成一条狗,他们几个又拿什么跟叶凡叫板?
“我今晚过来,一是救人,二是杀人!”
叶凡脸上没有波澜,空出一手,捏出一把银针,猛地一洒。
银针飞射,全部没入陈八荒和熊天犬他们身体。
陈八荒他们顿感身体一痛,好像有蚂蚁在里面游走,时不时钻心疼痛。
“张有有我救到了,但南宫壮却被你们耽误了!”
“不管你们几个用什么方法什么手段,明天日落之前我要见到南宫壮。”
“见不到他,你们身上的噬心针就会流入心脏,到时会让你们活生生痛死过去。”
“各位,我在晋城刘家等你们!”
说完之后,叶凡抱着张有有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