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axp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獵妖高校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章 毛豆的來意相伴-3dnr1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毛豆?”
自习室里响起一个惊讶的声音。
郑清看着蹲在脚边不告而来的灰狗子,稍稍有点意外。
毛豆身边空空荡荡,并没有男巫预想中的蛇蜕或者妖魔尸体。
听到男巫的叫声,狗子愣了几秒,然后才意识到郑清叫的是它,立刻摇了摇尾巴。郑清这时反应过来,他与舍友们为狗子起名字的时候,它出去抓那条无面蛇了,并不在场。
“以后你的名字就是毛豆,听懂了吗?”
狗子吐着舌头,欢快的点着脑袋。
郑清满意的蹲下身子,开始向毛豆介绍自己的同伴:“那个******,留着西瓜头的小个子是博士;那个胖胖高高,拿着羽毛笔,总吃东西的家伙是胖子;还有那个,梳着马尾的瘦高个,叫尼古拉斯……睡觉的小女巫不要招惹,她会揪你的尾巴,不过她枕着的那头毛绒熊倒是个不错的好玩具,你以后可以抓来当陪练。”
毛绒熊愤怒的挥动巴掌,抗议男巫充满歧视与误导的言论。
每介绍一个人,狗子都认真的点点头,像极了上课的小学生。
“幸亏李萌在睡觉,否则她肯定会跟你拼命。”胖子给嘴里塞着糕点,声音显得有些含糊:“还有,毛豆,那只毛绒熊不是你的玩具……如果玩坏了,你主人可赔不起。”
“喵~”狗子轻轻柔柔的回答了一嗓子。
胖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管听多少次,还是不习惯它的叫声。”他摸了摸小臂上冒出的鸡皮疙瘩,忍不住对郑清说道:“你不能让它换个叫法吗?他是狗,不是猫!”
年轻公费生没有搭理胖子的吐槽。
“……还有几个同伴,暂时不在这里,我们以后可以介绍你认识。”介绍完毕,郑清感觉蹲的有点腿酸,索性直接盘腿坐在了地板上,伸手摸了摸毛豆狗头:“我已经说完了,该你了。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让你去抓那条无面蛇吗?是因为忘了那条蛇的味道了吗?”
听到郑清提及刘菲菲的宠物,尼古拉斯终于放下手中的法书,将刚刚捏起的一只青蛙塞回竹篓里,然后低头看向那条灰狗。
毛豆乖巧的坐在郑清对面,尾巴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嘴里喵喵叫个不停。
郑清听的连连点头,时不时还露出一副恍然的模样。
看的几位同伴两眼发直。
“你什么时候学会猫言狗语了?”辛胖子捏着羽毛笔,笔尖直指郑清,声音充满了惊讶。
萧笑也扶了扶眼镜,严肃的看了过去。
郑清冲他们翻了个白眼,脸上挂了一副恶作剧得逞后的笑容。
“逗你们呢。”他夸张的哈哈两声,又满意的拍了拍毛豆的狗头。狗子看着面前这幅莫名其妙的欢乐场面,一脸懵逼。
李萌再一次被自习室里的笑声惊醒。
“还能不能好好睡觉了!”她大声抱怨着,用力揉捏怀里的毛绒熊。毛熊咬着嘴唇,眼泪汪汪,愤愤的盯着聒噪的男巫们。
郑清抱歉的冲她摆摆手:“不好意思,来了位小客人……来,给这个小姐姐打声招呼!”
狗子人立而起,抱着拳,冲李萌做了一个揖,同时喵喵了两声。
小女巫揉了揉眼睛,顿时两眼放光,跳下皮椅,冲向狗子,一把按住它的脑袋:“哪里来的狗子……是我姐说过的那只吗?听说你能在校园里施展遁术,是真的吗?”
毛豆脑袋有些畏缩的向后拗去,努力躲避小女巫的魔爪。毛绒熊悄无声息的挂在李萌身后,充满恶意的冲狗子笑着。
郑清笑吟吟看着这幅场景,站起身,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
“它刚刚说了什么?”萧笑靠近一些,小声问道。
胖子扬起眉毛:“他刚刚不是说了嘛,自己听不懂猫言狗语……那不是个玩笑吗?”
郑清扯了扯嘴角,没有辩解。
他确实听不懂猫言狗语。
但或许是因为常年与猫狗狐狸打交道的缘故,或许是因为笼罩整座布吉岛的通识阵法的作用,或许是毛豆拥有类似‘他心通’的天赋,总之,刚刚它的那番喵喵叫,郑清并没费多少精力,便弄懂了毛豆想要传达的信息:
那条蛇蜕的主人,它已经找到了;
但她不是一条蛇,而且她还有另外的同伴,是一头很厉害的妖魔,她们正在招徕沉默森林的魔法生物部落,已经拥有一支强大的兽群;
她们目前在沉默森林,但也不在沉默森林之中;
因为她们现在进入镜子里了。
对普通巫师而言,镜中世界固然危险,但如果巧妙利用镜中世界的特性,巫师就能拥有无穷的帮手,而且不虞被人察觉所在。
毛豆就是在追踪过程中,发现那两头妖魔越变越多,而且她们身上的味道越来越淡。眼下,虽然它还缀在两头妖魔身后,但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彻底跟丢。
所以它着急忙慌跑回来,寻求郑清的建议。
现在蹲在众人面前的这只毛豆,只是它众多分身中的一只。
郑清三言两语简单介绍清楚自己了解的一切。
自习室里一片沉默,男巫们正在思索他们听到的信息,小女巫则努力扯平毛豆的耳朵,试着让它表演飞机耳。
在一片沉默之中,自习室的们呼啦一下被人从外面推开。
蒋玉与刘菲菲各抱着一个竹篓走了进来。
“给尼古拉斯带的青蛙?”郑清眼尖,看到蒋玉怀里那只竹篓空隙间伸出的一条滑腻腻的花皮长腿。
“菲菲给他安排了一系列复习计划,估计之前的青蛙不够用了,所以又抓了些。”蒋玉将竹篓放在地板上,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撩了撩耳边垂落的长发,抹抹额头细汗。
李萌一把拨开面前的狗子,跳了起来。
“表姐,我刚刚还在背课文……是郑清把他的狗子带来,惹得我没办法背书!”她率先告状,争取道义制高点。毛绒熊叉着腰,站在小主人身旁,指手画脚,表示小女巫说的都是对的。
年轻公费生耸了耸肩膀,默认了这口黑锅。
蒋玉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然后她看到了毛豆。
“它怎么来了?”
女巫语气露出一丝惊讶:“你不是让它帮菲菲找那条宠物蛇吗?它找到了?”
咚!
刘菲菲怀里的竹篓重重放在了地板上,她直起身子,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与悲伤交织的表情。竹篓里,又有几条青蛙腿,随着竹篓的振动,从窟窿眼儿里伸了出来,触摸竹篓外那若有若无的自由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