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vxp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DC家的騎士 ptt-第九十四章 宿敵顯蹤-t6aua

DC家的騎士
小說推薦DC家的騎士
在泰坦大楼灯光熄灭的一瞬间,比利和维克多视觉也出现了恍惚,以比利和维克多自身的体质,在黑暗中视物根本不算什么。只是在潜意识里,他们依旧会对这种光线突然变化的瞬间有所反应,这一秒不到的恍惚,足以让潜入进泰坦大楼的敌人对他们动手了。
一抹黄黑相间的警戒色在他们眼中一闪而过,还没等他们防御,黑暗中一道寒光闪过,一只手臂也飞上了半空。黑暗中,闪烁的雷电成了唯一的光源,随着雷电的忽闪忽灭,比利,维克多两人也在与这个黑暗中的对手进行了好几次交锋。
熄灭的灯光再次亮起,借助灯光,缠斗的双方也分开。
“丧钟,没想到会是你来泰坦大楼,也对,只有你这个家伙,才能在泰坦大楼感应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进入,柯文他们可没有忘记给你这位老师设置权限。维克多,你还好吗?”
依旧是雷电护体,通过在坎达克接受黑亚当的王储训练,配合自己体内的六神之力,比利现在也算是从战五渣这个行列中跳了出来。曾经不变身就无法战斗的他,现在也能在丧钟进行偷袭的情况下打了个来回。他只是不明白,本身就算是柯文,迪克他们这第一代少年泰坦成员老师的丧钟,为什么现在还要做这种事,偷偷潜入泰坦大楼。
有什么需要的,一通电话给柯文,还能解决不了?
“一条机械手臂而已,不碍事,丧钟,斯莱德·威尔逊,你到底想干什么。”
在刚才战斗中,一个不小心被丧钟剁掉一只手的维克多也没有过多在意手臂,此时作为机械身躯的他,只要想,随时都可以再造出一只机械手臂,也不会影响自己切换回血肉之躯时出现零件的残缺。
而在对面,与比利和维克多交手的丧钟,也没有任何想解释的想法,只是将大剑横在自己面前,望着与自己交手的两位泰坦成员。
“他们给我设置了权限,所以你们就觉得我是在这样的先天条件下进入到泰坦大楼里的?如果不是你们说,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泰坦大楼还有权限呢,而且,如果你们真的了解我带的学生,就应该清楚,如果我没有问,就算他们给我设置了权限,也没有激活。所以,你们认为你们没发现我是因为权限的原因,就大错特错了,至于我想干什么,不需要你们管,我想看看,这一届的泰坦怎么样!”
说罢,反手握着大剑,就再度朝维克多和比利两人冲了过去。面对丧钟这种连解释都没有就直接动手的做法,比利和维克多也没打算手下留情,跟你熟的是柯文这一批初代泰坦,他们这些后来加入的完全不惯着你,尤其是比利和维克多这两位从正联踢出来的,怎么说当初在正联初创的年头。
也是跟着三巨头上去糊达克赛德一巴掌的存在,你丧钟还能比达克赛德更牛?带着这样的想法,比利和维克多也打算好好教训丧钟一顿,这种精神是值得赞扬的,只是他们不知道,当他们加入少年泰坦的时候,就在不知不觉中套上了一个Debuff,就是丧钟对泰坦特攻的Debuff。
面对服用过超级士兵药物的丧钟,之前因为不察被丧钟砍掉一只手的维克多率先出招,背后机械打开,如同蜂群一样密集的微缩飞弹直接飞出,被维克多调整过后,这样密集的蜂群炸弹炸到丧钟身上,最多就是给丧钟来上一个三度烧伤而已。以丧钟超级士兵的体质,葡萄糖打够,一天就能恢复过来,只是恢复过程要忍受各种瘙痒罢了。
然而丧钟只是将自己手中的大剑舞了起来,近一米五长的大剑在丧钟手速下化作一道屏障,将这些飞向自己的蜂群飞弹在空中打爆。爆炸卷起的微尘遮住了三人的视野,借助这一空档,维克多一个滑铲,就滑到了自己之前被丧钟砍掉的机械手臂旁边,将机械手臂捡起,想要将其接上。
只是在他拿起自己被丧钟斩掉的机械手臂瞬间,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嗯,重了点?!”机械身躯下,感知十分敏锐的维克多自然感受了在机械手臂上增加的那一点重量。
而在烟尘中的丧钟也不由发出一声轻笑。
电流从维克多的机械手臂上释放,通过掉落的缺口,直接冲击到维克多全身。电流的强度不高,但刚好能够让维克多全身上下的零件瘫痪,让其无法切换回血肉之躯。
“维克多!沙···”
在看到自己好友中了丧钟的阴招后,比利也打算高声呼喊,想用自己那合理的变身无敌时间,将笼罩在这层楼内的烟雾吹散,顺带用落雷通知队友。只是当他字刚喊出一半,一口浓烟就从丧钟打开的面具中吐了出来,精准的吐入比利口中。浓烟入喉,即使比利想要喊出变身,也得先将在口腔中浓烟咳掉才行。
打断了比利的变身,借助其因为咳嗽而动作变形的瞬间,丧钟欺身向前,反手握着大剑,剑柄直接对准比利咽喉就来了一发补刀。击打喉咙直接让比利一口气没喘上来,陷入了短暂的缺氧,眼前没来由的一黑。这一黑,直接让他接受了丧钟狂风暴雨的打击,随着最后一记转身回旋踢,长得人高马大,个子不输丧钟的比利就这样被一脚踹飞,在撞坏了一张合金桌子后,两眼一翻,也晕了过去。
而丧钟,就像是做了一场热身运动,给自己松了松筋骨。看着被自己放倒的比利和维克多,丧钟也带着一种过来人的语气,对他们摇了摇头。
“这一届泰坦不行啊,连他们都知道,不要随便拿被我碰过的东西,他们难道没教你们吗,还在这种密闭空间跟我战斗,我无敌的好吗。虽然这样说有些过分,但是抱歉了,柯文。”
收剑,走到主控电脑前,将准备好的U盘插入,在获取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丧钟这才准备离开,只是在走之前,他也看到了主控电脑中,由柯文他们给自己设置的权限,让自己能够在泰坦大楼随意走动的权限。
“呵,你这家伙,永远都是这么天真,这次,对不起了。”
抬手,亲自将自己位于泰坦大楼的权限抹去后,丧钟也离开了泰坦大楼,留下两个嘴歪眼斜的倒霉蛋。
良久,不知名之处,潜入泰坦大厦的丧钟也回到了这里,依旧无法看清那个在黑暗中的家伙,他只是将手里的U盘扔出,隐藏在黑暗中的这个家伙一个挥手,U盘就消失了。
“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拿到了,我要的呢。”
“别急,验验货先。”
站在那里,丧钟看着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家伙突然沉默起来,没有任何机械的辅助,就在自己面前说要验货,到现在都没有见识过其庐山真面目的他,在这个时候也猜测起面前这个家伙是不是什么邪恶机器人之类的角色。不然又怎么敢在自己面前说出,自己要验货这种话。
“嗯,真实无误的信息,是该给一号送个私人订制的礼物了,既然你完成了我想要的,那么,你想要的,我自然也帮你完成,交易如此。”
黑暗在这位宿敌的挥手下,拉开了一角,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就这样蜷缩在那里,浮空着。紧闭的双眼,挣扎的表情说明此刻的他正在做着某种噩梦,而在他脖子处,则是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看着少年此时的模样,摘下面罩的丧钟,也露出了愧疚的神色,此时的丧钟并不像一个超级士兵,反而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中年人该有的模样。
“约瑟夫···”
“你儿子的伤不在于外表,而在于心,伤到声带而已,现在科学技术都能给你造出来一个人工声带来替代,声音说不定还更好听呢。麻烦的一点在于,你儿子虽然爱你,但那件事对他心理造成了阴影,而你的儿子也不是普通人,强大的心灵感应能力,将他内心那份阴影放到最大,从而反馈到身体上,抑制了他的声带,两者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我能做的,就是让你走入他的内心,去斩杀掉他内心中的那份阴影,你能做到吗,丧钟?”
“当然,我可是丧钟!”
戴上面具,再次变回那个世界第一的雇佣兵,丧钟就这样朝着自己儿子走去,他要将自己犯下的错误纠正回来,而在他身后,回应假面骑士这个概念而诞生出来的宿敌,则是目送着丧钟走到自己儿子身边,随后被黑暗淹没。紧接着,憋了很久的笑声也从他口中爆发出来,响彻这个不知名之处。
“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我好像没说清楚,你儿子心中最大的阴影就是你啊,丧钟,不知道当你在自己儿子内心世界中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表情会是怎样的精彩,我都有些忍不住想进去里面偷窥了,你说是吧,这样是不是很好玩,那种披荆斩棘到最后,发觉自己才是一切的根源时,你说他的表情会有多好看?嗯,哈哈哈!”
“蝙蝠侠是我的。”
话语中,隐藏在黑暗中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宿敌也朝头顶某处望去,在上方一道身影站在那里,静静望着这个宿敌,肩上的两个头颅一言不发,在丧钟步入宿敌为其安排的结局后,说出了自己的目标,这才化作蝙蝠,消失在这个不知名之处,双生亡灵,这位因为柯文的介入,而成为黑暗骑士团成员的另类堕落黑暗骑士,也是第一个进入到主宇宙的黑暗骑士。
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与柯文所代表的假面骑士宿敌接触了。双生亡灵很清楚自己来到主宇宙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能够放下蝙蝠侠的披风,作为一个普通人去生活,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让自己儿子明白,蝙蝠侠是一种诅咒,即使作为蝙蝠侠,也有无法做到,无法挽回的事,只有意识到这一点,才能脱下披风。
至少双生亡灵是这样认为的,至于为什么会跟宿敌接头,这也是双生亡灵自身力量导致的,双生亡灵的诞生,基于闪点时间线地球中,作为蝙蝠侠布鲁斯·韦恩的父母,对让自己儿子脱下披风那股疯狂执念,基于柯文在黑暗多元宇宙期间,与旧52沃利战斗时,掉落的一枚普通细胞硬币,再加上本身因为这场战斗被吸引而来的狂笑之蝠。
在他的诱导下,寄托于对儿子的执念,还有细胞硬币本身那勾摄人心的能力,从而造就了双生亡灵这个结合了骑士和DC两个宇宙力量的怪人。而作为回应柯文所代表的假面骑士概念,而从多元宇宙中诞生出来的宿敌,本质上也是有着骑士之力的怪人,骑士和怪人,本来就是同源的,自然怪人与怪人之间是能够互相吸引,双生亡灵与宿敌的碰面也不稀奇。
“哈,真是个无趣的家伙,可是这家伙也让感觉很熟悉,这是为什么呢,算了,先不管了,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我的礼物,一号~”
双生亡灵的离开,并没有让隐藏在黑暗中的宿敌感受到冒犯,他只是看着光幕中,变身为骑士的柯文,笼罩在黑暗中的他,也露出一抹惨白的笑容。
第二天,泰坦大楼,柯文也带着孔克难赶到了泰坦大楼内,听完维克多和比利这两个受害者对凌晨时分,对丧钟遭遇战的全部过程。
“我们这里什么东西丢了。”
“查过了,一份在我看来不算特别重要的资料,正义联盟成员和少年泰坦成员的真实身份和具体住址。”切换回血肉之躯,按摩着自己凌晨时分被丧钟一通暴打过后的肌肉,维克多也在那如实汇报着。
“这还不算特别重要,我怀疑你的阅读理解能力有问题,维克多。”
“是不够重要啊,正义联盟的成员就这么几位,大家都知道彼此的身份,而且在有心人眼里,也不是秘密,尤其是丧钟。而我们这批后备军,谁这么无聊会跟刚满十八岁,甚至还未满十八岁的少年过不去,也太掉身价了吧。”
“这话要是比利说的,我还能理解,可从你嘴里说出来,我总感觉你是不是被丧钟植入电子病毒了。丧钟没下狠手还真是太仁慈了,我们这些人的身份对有心人来说不是秘密,可有心人懂分寸,不会用这招来威胁我们,怕的是有心人利用无知人来动手,那才是麻烦的地方,通知正义联盟和少年泰坦全体成员,让他们注意,你和比利负责。”
没好气的骂了维克多一句,柯文这才摇摇头走向阳台,至于丧钟的战斗痕迹,柯文也懒得看,这次丧钟过来给他的感觉就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可现在的丧钟跟以前不一样了,他应该很清楚这些看似无用的情报在有心人手里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但他还是做了,那只有一个可能,他被威胁了。
而现在的丧钟,学生是少年泰坦成员,合作伙伴是正联,盟友是光明会,黑白两道通吃。能够威胁他的人还有多少?多少都要卖黑白大佬一个面子,除了愣头青,可愣头青也不是傻子,吃力不讨好的事不会干,除非是某个本身就想搞事的家伙,那么答案呼之欲出了。
“你表情变得很糟糕,主导这一切的幕后之人动手了?”留下维克多和比利两人在那互相埋怨,孔克难也走到阳台,看到柯文的表情后,也问道。
“嗯,丧钟就是他给出的信号,他被威胁了,或者被控制了,都有可能,他在告诉我,他准备以正义联盟,少年泰坦作为筹码,跟我玩这一把。”
叹了口气,柯文也没想到这个到现在还未露面的宿敌上来就直接明牌,这样跟自己打。
“你不通知他们?”孔克难也疑惑道,这种事放国内,最起码也得让大伙了解个情况,免得被人找上门了连打谁都不知道。
“我不是已经让钢骨和沙赞去做了吗,我只是没有打算告知他们详情罢了。说了也没用,到现在我们都没摸清这家伙的套路,讲了只是徒增烦恼,还不如这样,保持一份警戒心就好。李杰准备好了吗?”
摇了摇头,解释了一下后,柯文也反问道。
“差不多了,通过他感知内心阴暗情绪的能力,你那个天才少女莱娜·卢瑟跟我家这个大聪明,两人根据他感知到的这些人,进行了一次演算,这几个是目前极有可能会因为某件小事,某种原因,从而出现负面情绪高涨的人。如果还会出现怪人的话,应该就在这几个人里面出现。”
“嗯,负面情绪高涨?这玩意还能算出来,那你们算出来负面情绪会高涨到哪种程度?有没有什么具体表现之类的。”
他们过来泰坦大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夜的休息后,柯文也是和卡拉一块领着孔克难他们去了趟莱娜的公司,这种事情要动手自然也需要莱娜这个天才少女的帮助。只是这边刚把话说完,泰坦大楼这边才传来消息,丧钟又把两名泰坦成员给暴打了一顿,这才有了这一幕。
同样的,柯文也被孔克难所说的话语给惊讶到了,还真是啥都能算了啊,就连负面情绪都能分析出一堆目标。
“嗯···按照我家大聪明的原话就是,轻则当场暴毙,自我了断,重则报复社会,拉人下水,试图让其他人变得跟自己一样。”
“这他妈哪是负面情绪高涨啊,完全就是反社会人格好吧,兵分几路吧,每个人都选个目标,根据他们自身的情况进行开导,看下能不能拉回来,人命关天,没有理由去做这种实验。”
揉了揉眉心,柯文觉得这些家伙似乎理解错自己的意思了,他是想看下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幕后宿敌是要如何制造意外让这些负面情绪已经到临界点的家伙崩溃,但也只是预防,不代表他们要看着这种意外发生,尤其是在这种如果能够拉一把就能改变一个人心性的情况下,把人当成小白鼠来实验,那他跟怪人又有什么分别。
“你还真是忧国忧民,这里面的家伙,每一个都可以说是罪有应得,没必要这样的。”
“喂喂喂,退一万步讲,他们这几个罪有应得,但如果因为他们怪人化而造成无辜生命消逝,那就是我们的责任了,别在那站着说话不腰疼,就算罪有应得,也不是以这种结局落幕,走吧,这边交给这两个缺货就行了。”
回怼了一句孔克难,两人这才从泰坦大楼离开,开始准备接下来的事。
另一边,主宇宙与多元宇宙链接的虚无之处,从纳新诺市离开的扎塔娜也回到了这里,自己的老家,一座没有门的白塔屹立在虚空中。轻车熟施展魔法,打开了链接自己家的大门,这才迈步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自己的父亲,扎塔拉一脸愁容与浮空的命运头盔对视着,头盔中寄宿着一位神明,命运之神纳布。
“父亲,你这是怎么了,突然叫我回来是发生了什么吗?”在看到自己父亲这一张苦瓜脸时。扎塔娜也没搞懂,这年头还有在神秘侧方面让自己父亲和命运之神纳布感到难解决的事?
“小扎,回来了啊,回来的正好,这段时间需要你在这里帮忙看家,我得戴上头盔,跟纳布出去一趟。”
“发生了什么?异界维度的大魔神要入侵我们了吗?!”
在听到自己父亲说要戴上头盔出动的时候,扎塔娜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不由担心道。
“不不不,别那么紧张,只是要去调查些东西,戴上头盔,是能够借助纳布的权柄,调查更仔细点。”
“啊?有什么事是需要你这样做的,我们用魔法追本溯源不就好了吗?”
“我的傻女儿啊,这次我们要调查的,就是魔法本身啊。”
看着自家女儿,扎塔拉也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语气说出了自己为何满脸愁容的原因,只是扎塔娜还没有明白其中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