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qir优美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三百九十三章 譯經禮佛還業報展示-a8i0k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斗蓬客的脸上,隔着青铜面具,也能猜测到那狞笑时的神情,一如他现在兴奋时眼中闪闪的光芒,伴随着那金铁相交般的恶声:“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仁君苻坚最后身死国灭,而你我这样的大恶人却跟着吕光在凉州停了下来,你忽悠不了吕光回关中跟姚秦和西燕硬拼,就只能跟着他一起在凉州安居,在吕光亲自为你修建的姑臧城鸠摩罗什寺中,当你的高僧了。”
鸠摩罗什叹了口气:“吕光残暴专横,这样的人掌了大权,是苍生之苦,我随他一路来凉州,居于法寺之中,就是想广译佛经,渡化世人。凉州之地,本就是各路蛮夷杂居,好勇斗狠,在这乱世之中,更是苍生之苦,若不是我这些年来劝吕氏父子向善,只怕这凉州,早已是血雨腥风!”
斗蓬客笑了起来:“人生在世,总要给自己找点事做,成不了佛陀飞升,那就只好去做你的高僧了,这高僧嘛,不普渡众生怎么行。反正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你看,带着如花似玉的娇妻,还有慕名而来的信众,每天白日里译经讲佛,夜里享尽人间极乐,不比当那天上神佛来得快活吗?!“
鸠摩罗什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手中转珠的速度也顿时加快:“你莫要凭空污人清白,我,我从那天之后再没有碰过我表妹,不,是阿耶揭末谛居士!她也出家修行了。”
斗蓬客笑着摇了摇头:“嗯,不错不错,兄妹双修,和尚,有你的。”
鸠摩罗什气得浑身都发抖,一时间连话也说不出来了,斗蓬客很满意看到他现在这个状态,笑道:“好了好了,也不跟你斗嘴了,这么多年来,在外人面前要装得无欲无求,无爱无恨,喜怒不形于色,也真够难为你的,再控制不住情绪,我只怕你一下子真的就去见佛祖了。”
鸠摩罗什深深地吸了口气,闭目默念了一百遍清心普善咒的心诀,直到灵台净明,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斗蓬客,冷冷地说道:“我不会再被你激怒了,斗蓬,不要以为你根据我的一时谶言,在吕光的儿子,第二个凉王吕纂杀害一个胡奴时,对他说胡奴终斫尔首,你就去让小号胡奴的侄子吕超,杀了吕纂父子,立自己的哥哥吕隆为帝,你以为你这样是为我报仇了?哼,我根本不稀罕!”
斗蓬客微微一笑:“你别误会,让诸吕相杀,凉州大乱,本就是我的计划和布局,跟你那谶语只是个巧合而已,是吕超自己起了心思,我不过略微助他一臂之力而已。你成天装神弄鬼,碰巧蒙中了两次,所以信你的人不少,这就是民意和舆论,也是天下最厉害的武器之一,要是你没这个能力,我又怎么会多年来一直明里暗里相助呢,若没我的相助,恐怕你也早就死了吧。”
鸠摩罗什平静地说道:“我不需要你的什么相助,此生结识你,是我最大的悲哀,我的人生被你尽毁,现在的我,译经礼佛,想要拯救受苦的苍生,也是为我自己赎罪,你去做你的事,不要来打扰我的清修,就当是为你自己积点德,难道,你的心中全无敬畏,真的不怕下那十八层地狱吗?”
斗蓬客摇了摇头:“这些不过是你们这些光头编造出来骗人的鬼把戏,人死如灯灭,万古为黑夜,哪有什么下地狱,上西天,转世轮回的屁话。抓住当下,及时行乐,快意恩仇才是正道。你那套鬼话,骗那些愚夫村妇就行了,对我可不好使,你自己内心脆弱,为了求生而做下恶事,所以每日里良心不安在这里诵经赎罪,可我不需要象你这样,因为在这个世上,我只相信强者为王,顺我者昌,逆我者王,即使脚下尸山血海,只要能成为王者,又有何妨?”
鸠摩罗什看着得意大笑的斗蓬客,叹道:“你真的是不可救药了。本来我以为你这个绝代魔头,终于恶贯满盈,可是当两年前姚兴派兵攻灭吕氏后凉,接我回长安的队伍中,我再次看到你时,我才知道,这世间的苦难,还没有结束,苍生何苦啊!”
斗蓬客哈哈一笑:“我还记得你两年前再次看到我时的表情,好个高僧,快六旬的人了,居然直接尿了裤子,要是让你的弟子们看到那样,会不会直接晕过去呢。”
鸠摩罗什的老脸微微一红,咬牙道:“两年前我就打定了主意,再不会助你害人,我也想通了,人生一世,不过百年,弹指而去,终将身归尘土,年少时有种种贪念嗔痴,现在看来,不过是执念而已,这些年来我译经渡人,功业无数,良心也得到平静,哪怕就此坐化,此生也无憾事,要我再助你为达目标,坑害世人,那是休想,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但不要指望我与你同流合污,为祸天下!”
斗蓬客笑着摇了摇头:“和尚啊和尚,你为何就觉得,我来找你,一定是要你做坏事?”
鸠摩罗什冷笑道:“难道你这辈子还会做什么好事?”
斗蓬客叹了口气:“曾经的我,也跟那时的你一样,想着建功立业,造福苍生,可是经历了很多背叛和出卖后,我才明白过来,众生皆恶,人心凶险,只有利用一切,征服一切,才能君临天下,他人的死活,与我何干?顺我者我就助他过得更好,逆我者,碍我者就让他灰飞烟灭,这样世人才会畏我,服我。今天我来,不是要消灭逆我者,而是要给顺我者好处,所以,你不用担心这次所为,会害了别人。”
鸠摩罗什冷冷地说道:“我就知道,你这次来,一定跟那陶渊明有关,今天他在朝堂之上直接向姚兴索要南阳十二郡,姚兴能忍住不杀他,算是你的这位高足走运了。难不成你还真想姚兴就这样向你屈服?别看他现在有小苻坚之称,但他本质上仍然是个杀伐征战一生的马上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