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95y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起點-第313章咱們的事情等會說閲讀-orpwy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13章
韦富荣说这里也要留着,新府邸他也会过去住,就是两边都住,韦浩是有点不理解的,不过,现在他们都这么说,那自己就没有什么办法了,说服他们,那是不可能的,旁边还有一个韦富荣,他随时有可能动手的,现在也只能这样,到时候再想办法就是了。
而此刻,在皇宫当中,李世民也是到了立政殿这边。
“青雀的事情你答应了,给他一成?”长孙皇后坐在那里,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朕哪里答应了?你答应了?”李世民听到了,愣了一下,马上反问着李世民。
“臣妾怎么可能会答应,这个口子一开,青雀有,其他的王爷没有,那其他人还不到宫里面来闹,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长孙皇后坐在那里,很生气的说着。
“嗯,之前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朕怎么也要给他留一份面子,所以,就说让他来找你,真的要是答应了,高明第一个闹!”李世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陛下,你也太宠着青雀了,这样不好。”长孙皇后看着李世民说了起来。
“没什么不好的!”李世民摆了摆手,长孙皇后看了他一眼,接着开口说道:“这样高明可能会误会!”
“误会?他现在就是过的太轻松了,一个太子,一个储君,岂能那么好当?不经磨炼,到时候不知道会荒唐成什么样子,此事,你不要干涉!”李世民对着长孙皇后说道。
“让他们兄弟两个这样,好吗?以后青雀如何在世上立足?”长孙皇后看着李世民还是很担心的说道。
“朕会安排好的,今天青雀的事情,你是怎么打发的,他没有闹?”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丽质来了,拿着鸡毛掸子把他给赶走了!”长孙皇后苦笑的说道。
“该,这小子,以为没人敢收拾他!”李世民听到了,非常高兴的说道。
“嗯,他也怕丽质,也好,有个怕的人。”长孙皇后也是点了点头,心里还是担心他们兄弟两个,李世民的打算,她很清楚,想要用李泰来磨炼李承乾,可是这样,以后他们兄弟两个还怎么相处,如果陛下百年以后,李泰还能活着吗?
另外就是,这样磨炼,给了李泰不该有的欲望,也未必是好事情啊,现在李泰就差不多半公开给李承乾叫板,以后,随着李泰的年纪增长,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长孙皇后心里是很苦恼的,两个都是自己的儿子,李世民非要让他们斗。
第二天早上,韦浩起来练武,接着想要去睡觉,突然想起了,昨天李世民可是交待了自己要去上朝的,于是骑马前往皇宫当中,今天的北风非常大。
“有毛病啊,这么早起来,我就不该骑马出来,该坐马车。”韦浩骑在马上面,非常苦恼的说道,因为去上朝,就是顶着北风去了,
很快,韦浩就到了皇宫门口这边,皇宫门口已经开门了,韦浩还能够看到那些大臣们进去,韦浩也是下马,往皇宫里面赶去,到了甘露殿这边,还好,还没有上朝。
“哟呵,你小子还会来上朝啊?”程咬金看到了韦浩,马上笑着过来搂住韦浩的脖子,问了起来。
“这话让你说的,我之前不是有事情吗?”韦浩笑着对着程咬金说道。
“今天不打架吧?”程咬金继续问了起来。
“不打,也没人弹劾我,我打什么架?”韦浩马上笑着摇头说道。
“嗯,那老夫就放心了,要不然,到时候又要拉住你,对了,你那个新酒楼什么时候开业啊,还有那些窗子,到底是用什么做的?那个漂亮啊,慎庸,你可要和老夫说说,还有你家新府邸,什么时候让我们过去参观参观?”程咬金继续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快了,一个月左右我就会搬过去,不过,酒楼那边还需要半个月以后,估计也差不多,到时候可要前来赏光啊,你放心,开业第一天,你们免单!”韦浩笑着对着程咬金他们说道。
“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对了,白酒还有没有,你们酒楼需要预定,这个就不好了,弄的老夫,看到了酒不多,就赶紧让下人去你家酒楼预定!”尉迟敬德也是对着韦浩说道。
“真不够,你们也知道,酒楼一天要消耗多少,你说不卖吧,也不行,你说买吧,又不够,哎,我也没有办法啊。”韦浩很为难的看着他们说道,他们也知道,现在朝堂还有禁酒令的,不能随便酿酒。
“行,还有的喝就行!”程咬金他们点了点头说道,
很快,就上朝了,韦浩还是坐在老位置,花瓶后面,正好让李世民看不到,韦浩到了那边,整理了一下衣服,感觉有点冷,居然还没有烧暖炉,早上外面可都是结冰了的,居然还不烧暖炉。
“过来!”韦浩对着后面的李崇义招呼说道,李崇义听到了,就走了过来。
“不是,你怎么当值的,居然不烧暖炉?你不知道这样睡觉很容易感冒吗?”韦浩对着李崇义抱怨说道。
“诶,你说你跑过来上朝干嘛?家里睡觉不舒服吗?再说了,陛下不让烧,我们敢烧啊?”李崇义无奈的看着韦浩说道。
“父皇这么抠门了?这都不让烧?”韦浩盯着李世民说道,这一说,让李崇义怎么说,韦浩敢说李世民扣,自己敢吗?
“行了,我看看能不能睡着吧。”韦浩说着就抱紧了胳膊,往花瓶上面一靠,感觉花瓶很冰冷啊!
“这还怎么睡啊?”韦浩抱怨了起来,接着换了一下坐姿,让好脑勺顶着花瓶,这样有头发隔着,也不那么冰了,
李崇义看到了韦浩这样,无奈的退下去,敢在这里明目张胆的睡觉的,也就是韦浩了,其他的大臣谁不是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
没一会,李世民过来了,那些大臣行礼后,就开始奏报了起来,各种事情都有,而韦浩慢慢的,也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朝堂开始争执了起来,声音非常大,好像还有武将参与,程咬金都在那里和他们吵架,吵的韦浩都睁开了眼,看着程咬金在那里唾沫子横飞,韦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
“程叔叔,约架,招呼他们去承天门打架去,我支持你!”韦浩坐在那里伸了一个懒腰,对着程咬金说道。
程咬金听到了,愣了一下,接着马上就冲着那些大臣喊道:“有本事,等会下朝后,承天门来一架!”
“好了,打什么架?就说吐谷浑和突厥那边的事情!”李世民坐在上面,马上喊住了他们。
“陛下,臣认为,断然不能给他们粮食,他们胆敢寇边,那就打,我大唐边境的将士,还能怕他们,现在可是什么都准备好了,就怕他们不来!”程咬金马上开口说道。
“老匹夫,就知道打打杀杀,如果控制不好,引起大战,该如何是好,今年突厥那边,既然粮食短缺,本着圣人救人的心思,可以支援给他们一些粮食!”孔颖达站了起来,指着程咬金说道。
“干嘛这是?”韦浩才发现,好像是要打仗了,于是问着旁边的尉迟敬德。
尉迟敬德刚刚想要和韦浩说,就被上面的李世民看到了。
“慎庸,可是有话要讲?”
“啊,父皇,没有,没有!”韦浩连忙摆手说道。
“慎庸,他们说,让我们给突厥,吐谷浑,支援粮食!”程咬金对着韦浩喊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我酿酒都不够,还支援给他们?”韦浩听到了,吃惊的看着程咬金问了起来。
“夏国公,此言差矣,支援突厥粮食,是不希望他们再次来寇边,要不然,边民又要遭难!”一个大臣站了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哟,要不这样,你家有不少地吧,现在粮食都在库房里面吧?这样,从你家库房把粮食运出来,送给他们就行!”韦浩一听,马上笑着对着那个大臣说道,
那个大臣愣了一下,用自己家的粮食送?
“韦慎庸,你不要胡搅蛮缠,现在讨论是朝堂大事情!”另外一个大臣站起来,对着韦浩喊道。
“我胡搅蛮缠,不是,父皇,咱们大唐的军队不会打仗了吗?咱们大唐的军队没有兵器战马吗?咱们大唐的军队,没有粮食了吗?”韦浩此刻马上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你,打仗是需要消耗大量的物资的,去年远征突厥,虽有战功,但是所耗费巨大!”戴胄此刻也是站了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哦,那你的意思是,不要打,我们大唐的百姓给他们种粮食就行了?”韦浩点了点头,看着戴胄说道。
“臣没有这个意思,臣的意思是,先缓和两年再说!”戴胄马上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缓和个屁,趁他病要他命都不懂?”韦浩马上对着戴胄说道。
“此话可不是君子所言,我们…”
“我去你个仙人板板的君子,玛德,两个国家要打仗了,还跟我谈君子,你去找突厥谈,告诉他们,你们不要来寇边了,你看他们听吗?”韦浩还没有等那个大臣说完,马上就骂了起来。
“韦浩,你在大朝期间,口出狂言,为大不敬!”魏征此刻站了起来,对着韦浩喊道。
“不是,你也反对打啊?”韦浩有点吃惊的看着魏征,这个不对啊。
“臣当然同意打,但是,你刚刚满口污语,实为大不敬!该罚!”魏征盯着韦浩喊道。
“你仙人板板的,咱们的事情,等会说,现在说打仗呢,你能不能分清主次?你是不是没事干,没事干你去洗土砖去!”韦浩那个火啊,这哪跟哪?
“韦浩!”
“你闭嘴,你等会弹劾!说你们呢,行啊,支援他们粮食行啊,是你们家库房拿出去就好了,父皇,儿臣要弹劾那些大臣们通敌,资敌!”韦浩说着就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那些大臣们也是傻眼了,这不还没有给突厥粮食吗,怎么就弹劾了?
“大家讨论清楚,打,还是支援他们粮食,你们辩论清楚了!”李世民坐在上面,喝着茶,看着下面的那些大臣说道。
“你们真有脸啊,你看看这里多冷,啊?父皇都不舍得点炉子?为何?不就是为了省两个钱吗?你们倒好啊,给突厥他们粮食,干嘛啊?支援他们粮草让他们更好的来打我们大唐啊?”韦浩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慎庸!”李世民一听,火大,现在提什么炉子的事情。
“父皇,我夸你呢,你省钱,现在这么冷,我刚刚睡觉差点感冒了,刚开始儿臣还抱怨,父皇你扣扣索索的,现在想来,那是父皇为了朝堂省钱啊,你们倒好啊,说给人支援就支援!”韦浩对着李世民说完了后,马上就看着那些大臣们喊道。
李世民感觉很头疼,现在室内也不是很冷好不好,只是外面有点冷,还没有到要烧炉子的程度。
“韦慎庸,现在我们讨论的是,如果不给疼他们粮食,他们就会寇边,增加我大唐的边境开支,边境部队作战,也是许村粮草的,也是有很大的消耗的!”戴胄站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怎么,他们突厥就不吃了,他们打仗就没有损失了,我就不相信,我们大唐的军队这么没用,打他们不赢,岳父,你是将军,你说我们边境的部队收拾突厥来寇边,有问题吗?”韦浩说着就看着李靖问了起来。
“没有任何问题,来多少杀多少!”李靖坐在那里,很平淡的说道。
“听到没有,权威的,我岳父可是将军,打了很多仗的,你们这帮没有打过仗的,叽叽歪歪个屁,你们懂什么啊?就知道投降,还是那句话,你们有本事把自己家的粮食送出去,朝堂开没有多余的粮食送给他们,
再说了,戴尚书,你支持送粮食,那这样行不行,我问你一个事情,你能不能支援点我啊,让我酿酒,你和我父皇好好说,同意我酿酒,你放心,我不白要你的粮食,我给钱,这样总行了吧?你都能够给突厥粮食,就不能给我粮食?”韦浩站在那里,继续对着戴胄说了起来。
“你,现在如果不给,突厥大规模寇边,怎么办?到时候又要起战端!”戴胄看着韦浩非常着急的喊了起来。
“那就打,怎么,我们边境那边几十万将士是在那边玩泥巴的吗?”程咬金很恼火的对着戴胄喊道。
“就是,没出息的样子!”韦浩继续鄙视的对着他们那些文官们喊道。
“陛下,那突厥的使者,要不要见?”此刻,一个大臣站起来,对着李世民问道。
“哟,还有使者过来了?”韦浩吃惊的看着程咬金问了起来。
“来了一波,突厥使者说,如果不给他们粮草,他们就出兵!”程咬金点了点头说道。
“我的天,他们疯了,我们的部队没有主动进攻他们,他们就要烧高香了,他们还敢来威胁我们,他们的脑子被驴踢了?”韦浩吃惊的看着程咬金他们问道。那些武将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
“让他们进来吧!”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说道,程咬金则是拉着韦浩到后面坐下,韦浩还是坐到了老地方。
“慎庸,坐到外面来,天天躲在那里,你也好意思!”李世民看到了韦浩又往花瓶后面躲着,马上喊道。
“嘿嘿,父皇,这里避风,今天刮北风!”韦浩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这里是室内,那里来的北风,你!”李世民那个气啊,这小子是取笑自己啊,刚刚说自己扣扣索索,自己没搭理他,现在还来。
“哦,忘记了,刚刚来的时候,吹的时间长了,忘记了!”韦浩笑着说着,同时把蒲团从后面拿出来,坐到了前面来了,接着韦浩就看到了几个身上披着羊皮衣服的人进入到了大殿,他们对着李世民行礼后,马上就递上了国书。
“天可汗陛下,我突厥今年遭遇灾难,粮食短缺,还请天可汗能够只要一百万斤粮食!”领头的那天突厥人开口说道,一口中原话。
而去年初,李靖把突厥人打服气了,突厥人他们和其他的附属国,则是称呼李世民为天可汗。
李世民从王德手上接过了国书,看了一下,合上了。
“本朝也没有那么多粮食,今年西北大旱,大唐粮食也短缺,没有那么多粮食支援给你们,不过你们可以去找民间买!”李世民合上了国书,开口说道,虽然突厥那边也称呼李世民为天可汗,但是李世民不傻,他们只是表面称呼而已,实际上,他们一直觊觎大唐的领土,而且一直都有冒犯。
“天可汗陛下,我们粮食出现了问题,如果不给解决,恐怕到时候我们的百姓,会南下抢夺,为了两国能够息战,还请天可汗陛下同意我们的请求!我们也不想和大唐开战!”那个突厥人继续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