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ze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禁區之狐 愛下-第兩百零四章 平地起驚雷看書-tbyf7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当比赛重新开始之后,大顺金箭头并没有在扳平比分之后就收缩防守——那是实力较弱的闪星才做的事儿,他们中超巨无霸只需要进攻、进攻、还是进攻就行了。
闪星在比赛开始之后的攻势确实很猛,也确实把他们打懵了。但现在问题不复存在。
最好的应对之策是什么?
当然是用更多的进球,让闪星彻底熄火。
你们在主场扳回一球是不是就觉得有希望击败我们了?
那行,我们重新把分差拉开,再进更多的球。
不等比赛结束,就把这场冠军争夺的悬念彻底终结。
“扳平比分的金箭头士气大振,他们不断向闪星的球门发起进攻……形势对闪星来说非常危急……小心!”贺峰说着说着就突然一声惊呼,画面中曹俊兵在门前高高跃起,头球攻门!
结果稍稍高出了横梁。
“喔!真是险!这段时间闪星的球门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似乎金箭头的每一次进攻都有可能轰开他们的球门一样……”
“要是再丢一球,基本上这场比赛就结束了。”颜康在旁边说道。
“什么再丢一球?要我说现在比赛就结束了!”
电视机前,胡莱的大舅谢泽林哼道。
从这场比赛开始他就一脸不爽……不,应该说是自从被他爸叫到家里来看比赛起,他一直在不爽。
吃完饭的时候,借口自家孩子工作上的事情把他骂了一顿,搞得桌子上其他吃饭的人都有些不自在,当时的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为什么不爽,还不是因为他爸爸竟然强令他们一家来看胡莱的比赛,说是给胡莱加油。
谢泽林这么讨厌胡莱一家人的,怎么可能会高兴呢?
但当爹的权威还在,他也不敢忤逆,只好臭着一张脸来看比赛了。
哼完之后他站起身:“这比赛还有啥看头,看人家怎么欺负胡莱吗?走了走了……”
在他之前发脾气说怪话时一直都没吭声的老父亲却突然喝道:“坐下!”
谢泽林被爸爸这一嗓子给镇住了。
“比赛没结束之前,谁也不许走,给我看完!”老父亲沉声说道,声音不大,但却格外有力。
旁边的彭浩也帮腔道:“就是,大舅。足球是圆的。现在就说什么比赛已经结束,也太早了点。万一表哥接下来发威,你这一走没看到多可惜啊?”
其他人也纷纷看着站起来的谢泽林,一屋子都是人,有人坐在沙发上,有人坐在搬来的餐椅上,还有人坐在小板凳上……就他一个人是站着的,海拔最高,显得非常突兀。
在大家的注视下,谢泽林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同时嘴里还解释着:“我只是觉得这比赛看得太憋屈了……”
※※※
“妈的真不爽!”省体育中心的看台上,闪星青年队的球员中,有人低声骂道。“明明我们先进球,结果这么快就被扳平了……”
不过没有人回应他,大多数人都沉默地看着球场。
就像这座球场看台上的其他那些闪星球迷们一样。
之前一直鼓噪喧闹的闪星球迷终于都安静了下来。
场上金箭头还在围攻闪星的球门,大部分人没有发出针对金箭头的嘘声,也没有为闪星加油。
不少人捂着嘴,似乎生怕一张嘴心脏就从嗓子眼儿里掉出来了一样。
夏小宇身在其中,也沉默着,但他不是担心心脏跳出来,他是因为紧咬牙关无法开口。
他的手放在大腿上,紧攥成拳。
他不甘心。
不过最后他还是把拳头松开了。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
我们能够一路打进决赛,本来就很出人意料了,两队实力差距这么大,是靠不甘心就能抹平的吗?
那些沉默的人,应该都是这个想法吧?
※※※
王献科重新在教练席上翘起了二郎腿。
无论是突然安静了许多的看台,还是自己球队在场上的表现,都让他感到满意。
这才对嘛。
这才是你们该有的表现!
竟然以为抢攻一个球之后,就能如愿以偿把比赛拖入你们熟悉的节奏了……
我们金箭头作为中超强队,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就被区区一支中甲球队打的手忙脚乱呢?
赵康明站在场边,盯着球场,他听到站在自己身边的的搭档陈墨在说:“虽然很不甘心,但似乎也只能这样了。金箭头没有轻敌,准备的也很充分,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想要击败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小伙子们已经表现的足够好了,我们没法对他们苛求太多……”
赵康明没有接话,而是继续站着,望向场中,就像是一尊雕塑。
他知道老赵心里无法接受,谋划那么久,准备那么充分,总以为以他们中甲第一的实力,多少有希望挑战一下金箭头。
没想到最后还是这么一个结果,实力差距竟然达到如此地步……
陈墨转身决定回到教练席,但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哨响,以及紧跟着响起的嘘声。
这是在比赛重新开始之后,看台上所发出来的最大的动静!
他连忙扭回头去,就看到胡莱倒在前场的草皮上,在他身边的金箭头中场球员卞厉正高举双手,向主裁判示意他的无辜。
但主裁判的哨音已经响了。
“胡莱帮我们争取到了一个前场任意球。”面对球场因此目睹了全过程的赵康明说道,他似乎能够看到身后陈墨惊讶的表情。“刚才我们后场长传,胡莱抢到了第一落点,然后被卞厉撞倒了……”
在被金箭头围攻的情况下,这是闪星第一次把球打到了对方半场。
陈墨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这个定位球对闪星来说意味着什么——这可能是打破金箭头持续攻势的一个机会!
于是他迅速上前一步,想要履行他身为助理教练的职责,招呼球员们都上来,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个前场任意球的机会!
考虑到双方巨大的实力差距,定位球战术当然也是闪星训练中的重点。
但不用他招呼,闪星的球员们这个时候也知道该做什么,他们纷纷从后场慢跑上来,有的甚至是用走的。
在被金箭头围攻了这么十分钟,不少球员都想利用这个机会把节奏放慢,恢复一下体力的同时,也让打断金箭头的节奏。
在前场的金箭头球员们也往回跑,准备布置防线。
胡莱从地上爬起来,扭头看到了在侧方的陈星佚——刚才王光伟后场直接大脚长传,他抢第一落点的同时,陈星佚也高速前插,打算接应他。不过跑上来之后胡莱却被推倒在地,这次配合没打成。
他发现陈星佚也正好把目光向他投来。
于是胡莱扭头看了一眼金箭头的球门方向,绝大部分金箭头的球员都还在回防,并没有完全落位,前面有……一些开阔地。
主裁判就站在他的身边,正在对犯规的卞厉进行口头警告,而卞厉则摊开双手向主裁判解释他不是故意的。
他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胡莱,发现这人弯腰把足球抱起来,又放在了地上。
然后直起身子。
就在直起身子的同时,他一脚把刚刚放好的足球踢了出去!
踢向了陈星佚所在的那边的前方空当!
卞厉看到这一幕大叫起来:“诶!诶!裁判这……”
本来还站在他面前的主裁判见状却没有和他解释,而是扔下他就追向足球!
球场看台上响起一阵巨大的呼喊声。
※※※
“任意球快发!没问题!没问题!”之前还有些沉闷的安东卫视解说员大喊起来。
转播画面中,在胡莱把足球踢出去之后,陈星佚就突然启动。
然后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追上足球,趟球杀向了金箭头的禁区!
看台上的欢呼声起了个头,就没停下来,仿佛变成了陈星佚全力冲刺的风噪。
“闪星的机会!陈星佚!”
在贺峰的吼叫声中,原本还慢吞吞站位的金箭头防守球员就像是被捅了的马蜂窝一样,迅速做出应激反应。
他们的中后卫毛军正斜着杀过来,想要拦住即将突入禁区的陈星佚。
陈星佚右肩下沉,似乎是要从右边突破。
这导致上来的毛军正来了个急刹车,想要拦住从自己左手边突破的陈星佚。
结果陈星佚的左脚外脚背却把足球拨向了另外一边,让他从左边杀入了禁区!
毛军正这个时候再强行启动,一个箭步想要追上来。但这已经是强弩之末,他所能做的实在不多。
陈星佚的左脚又把足球轻轻往旁边一拨,让毛军正的脚没能够到足球,倒是踢到了陈星佚……
尽管他马上就举起了双手,但陈星佚已经被他踢倒在了禁区里!
看台上的呼喊声瞬间切换成了嘘声和各种暴躁的吼叫:
“日妈点球!!!”
安东卫视体育解说员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根本听不清哨音了,他只能从解说席上站起来,探身向金箭头的门前张望,死死盯着主裁判,看他会做出什么手势……
他看到主裁判加速跑向禁区,并且把手指向了……点球点!
“点球!是点球!!毛军正对陈星佚犯规!点球无误!”他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身体,另外一只手和主裁判一样,指向了点球点。
在周围的看台上,无数闪星球迷也在做着和他一样的动作,他们挥出手臂,从不同方向隔空指向了大顺金箭头禁区里的点球点!
仿佛五万多名陪审团成员一致同意对金箭头处以极刑!
※※※
胡立新不知道这是自己点燃的第几根香烟了,但自从闪星丢了球之后,他就没有再回去过,一直站在没开灯的厨房里,就着打开的抽油烟机抽烟。
抽油烟机工作时的鸣响正好可以盖住卧室里电视机的声音,这让他的内心反而可以获得片刻宁静。
他一点也不觉得这里吵闹。
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听到卧室里传来了妻子的尖叫声!
“老胡!老胡!!”
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深吸了最后一口香烟,再利用自来水把香烟浇灭,把没抽完的烟头扔在水槽里,才走向卧室。
“干嘛……”
话没说完,便看到妻子惊喜的脸:“点球!是点球!”
她还指着电视机。
胡立新扭头把目光投向电视机屏幕,这才惊讶地发现电视屏幕中,闪星的球员们正在禁区里拥抱,抱在一起的是自己的儿子胡莱和陈星佚。
而在他们旁边,则是围着主裁判不停说着什么的金箭头球员!
电视机里,解说员贺峰正在激动地说着:“闪星利用任意球快发的机会,赢得了一个点球!这个点球没有任何问题,主裁判坚持自己的判罚是对的!毛军正确实踢到了陈星佚,这不是假摔……在被大顺金箭头围攻了十分钟之后,闪星获得了一次绝好的得分机会……”
“虽然就算这球进了,闪星也还依然落后一球,但总归是看到了希望!”颜康也在旁边咬牙说道。
胡立新就这么呆呆地看着电视机屏幕。
妻子在他旁边呼喊:“没错!还有希望,比赛还没结束!”
※※※
PS,三更送上,求月票!
明天继续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