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rgv優秀都市小说 從1983開始討論-第八百四十一章 問題-9cwat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十月围城》有很多遭诟病的地方。
先从整体节奏来看,前半段很好,后半段零散,最好看的几场打戏没放在结尾,而是提前打完了。
精彩戛然而止。最后没办法,正派只剩下两个弱鸡,只能让反派被一个教书匠拿手枪干掉。
结构冗长,全片超过2个小时,还缺乏结尾的大高潮。
细节败笔也很多,比如巴特尔明明被扎了很多刀,莫名复活,又被扎了很多刀,完全没逻辑。
甄子丹莫名其妙多了个女儿,王学圻秒变接盘侠。
王学圻的转变更突兀,说服力不够……
而最垃圾的有两点:
一是孙逸仙居然大张旗鼓的来香港,报纸居然还宣传,就差对着清廷挑衅:来啊来啊,你来杀我啊!
二是孙逸仙的目的,仅仅是开一场一个小时的会,让那些人的牺牲价值极度削弱,只剩下两个字,炮灰!
按照历史记载:
孙逸仙先是创立了兴中会,1905年又在日本成立了同盟会,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主张。
总部设在东京,计划在国内设5个支部,南部支部便在香港,负责滇、闽、粤、桂4省事务。
孙逸仙确实在当年来过香港,他属于被驱逐出境的状态,在近海船上停留。
陈少白、郑贯公等人登船拜见,孙逸仙主持了同盟会宣誓仪式,成立香港分会,选举陈少白为分会会长等等。
而实际上呢,孙逸仙虽被港府驱逐出境,但多次在近海停泊,或秘密登港,布置革命工作。
《十月围城》完全可以用“其秘密登港,主持分会成立事宜,布置工作”当事件缘由,但消息突然泄露,来不及通知孙逸仙,只能设法保护。
港府态度暧昧,默许清廷的这次行动,但不要搞的大乱。
于是在相对隐秘的情况下,一方刺杀,一方保护……
而这些小人物,理解不了什么革命信仰,所以绝对不要喊口号。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动机,或为钱,或为人,或为爱,或为恨,或为义气。
一定要铺垫好。
演员变动大,总体上仍是堆明星。堆明星的电影直到2020年,依旧很吃香。
王学圻饰演爱国商人,梁佳辉饰演陈少白。
潘越明演商人的儿子,蒋琴琴客串商人的继室。
甄子单原版戏份多,是因为翻红了,现在还没呢。他就是个单纯的赌鬼,商人也不是接盘侠,无意中得知自己有个孩子,想给孩子留笔钱,遂卖命。
任达华饰演清廷叛将,曹影演他女儿。
吴经演车夫,功夫加强,周逊客串车夫喜欢的姑娘。
由于把大战放到结尾,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高潮戏。吴经和甄子单作为正方战力最高值,对战反派头子胡君。
胡君将率周比利、倪星、李海涛、晋松等彪悍男子齐齐上阵。
此外,黎明变成了谢珺豪,谢珺豪由于段正淳在内地人气颇高,也更有落拓公子的范儿。设定是文武双全,人中俊杰,当然那把扇子太出戏,得换一个。
曾·德艺双馨·志伟的角色,戏份增加,换成了刘青云。
巴特尔没变,这个角色很有趣。葛尤、惠英红等亦有客串,纯粹为了明星体量。
…………
“许先生!好久不见!”
当晚,酒店包间内,陈可新热情的迎上来。他是本片监制,另一个监制是黄健新,导演是陈德森。
“老韩也来探班,前天刚走。”
拍过《黑炮事件》《背靠背脸对脸》的黄健新很儒雅,像个教书先生,笑道:“你们一波一波来,我们压力很大啊。”
“所以才找你们强强联手,合作怎么样?”
许非自觉代入主人身份,招呼入座。
“沟通的很好,我们拍这类主题的电影差一点,黄老师给了很多意见。”陈可新道。
“互相的,我也跟你们学习啊。”
黄健新相当于内地代表,道:“拍摄顺利,七月份就能完工。听说艺某的新片找了甄子单,也在这里拍?”
“嗯,他们主要在秦王宫。那边搞什么《大汉天子》,我还得催催,到时给我让出来。”
石老板:阿嚏!阿嚏!
陈可新对《病毒》非常感兴趣,问了不少内容,对徐克心生羡慕,那可是实打实的1200万美元。
《十月围城》号称1亿,实际加上造景的钱,约莫6千多万。
以目前大陆的体量,盈利风险很大,但人家就是敢投敢拍,比港片强太多了。
吃了顿饭,许非回房间。
刚洗完澡,外面咚咚咚敲门,哟!他精神一振,是哪个女演员的路走宽了?
“等会啊!”
许老师套上睡衣,跑去开门,外头戳俩老爷们,却是黄健新和财务总监。
没劲!
“有事么?”
“呃,得跟您汇报一下。”
把俩人让进屋,财务支支吾吾,黄健新不耐,道:“我说吧。片中不有个孙逸仙的正面镜头么?
陈可新想找大明星来演,请好莱坞的顶级团队化妆。我们原则上同意的,结果一听报价,化个妆要70万。”
“怎么个化法?”
“说是接近于换脸,耳朵、额头、鼻子都要大手术,能把一个完全不像的人变得像。”
“找大明星是为了增强热度,如果都看不出来是这个人,而且就一个镜头,那为什么找大明星呢?”
黄健新不同意,道:“我们有孙逸仙的特型演员,就那个马少骅,他就行嘛!我们自己的化妆师也能胜任。
但陈导演的意思,这片向港台、海外发行,多个明星多个热点,坚持请人。”
“……”
许非想了想,问:“老韩怎么说?”
“老韩无所谓,几千万都花了,不差70万。”
“而且我觉得吧,呃,我不知道他们在香港拍片怎么样,但就我接触来看,有点大手大脚。”
财务打小报告,道:“道具都是象山厂做的,价格我一清二楚,这倒没什么,但太浪费了,隔两天就要买一批一模一样的。”
许非看向黄健新,对方尴尬:“损坏是多了点,主要打戏多。我们也不能跟人家说,你省着点用。”
没面子嘛!
“嗯,我大概了解。”
许老师点头,道:“没事,我会在象山待几天。”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