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mmi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愛下-第463章 顧言出手的效果分享-ecmxi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张小北不知道自己的底细已经被点对点地摸得清清楚楚了。
信息不对等坑了他。
惹上了顾言就不说了,完全的未来科技降维碾压,他电脑里的东西都被看了个干干净净。
另外,他也是万万想不到,陈家湾那边有那样高级别的顶级特勤团队、风吹草动受到了最齐全力量的全力摸查。
现在,网还没收,他正兴奋着。
另一条线取得了一个重大的进展,关系到新一代航空发动机这个重大的工程。
张小北很清楚,这是为龙威以及其他新一代战机准备的。
这一趟得当面去。
线人一直就参与在这个项目里的,只不过是外围。
但是去年底之后,整个项目突然就开始封闭研发,直到不久前才初步解除限制。
拿了自己这边这么多好处,总算有收获了。
借助参加一个学术会议的机会,张小北让底下人在举行会议的酒店附近,专门挑了个安全的地方额外订了一间房,也好好检查过。站在房间的窗边,他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
没过一会,房门被敲响了。
他走到门口问道:“哪位?”
“大鹏展翅,飞龙在天。”低沉的声音传过来。
张小北打开了门,一个穿着普通的半秃中年男人。
进了门,门关好,他却紧紧盯着张小北先没开口。
张小北笑容温和:“放心,房间检查过,绝对安全。”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坐到了窗边的沙发上。等张小北也坐过去之后,他小声问道:“你就是夜猫?”
张小北点了点头:“你可以验证一下。”
中年男人很慎重的样子:“我给你发的邮件,藏头诗是什么?”
张小北笑着说:“得亏我也看出来了,我本将心照明月。我亲自来,你总放心了吧?”
中年男人表情放松了,也笑起来:“放心了,你亲身赴险,总要做好准备。”
“说正事吧。你过来没有问题吧?没人盯着吗?”
“放心,整个单位的人都放假了,我从家里出来的,到商场买点东西而已。”
“东西你带着吗?我怎么确认真实性?”
他从衣服里面的兜里拿出了两张纸,张小北接过来一看,皱着眉问:“不是原件?”
“怎么可能拿到原件或者复印件?”中年男人说道,“但这次很特殊,发动机的设计,跟我们以前相比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我们在所里封闭工作了大半年,大概是为了赶工期,我也接触到了比以前所负责的部分更多的信息。虽然没有见到全部的图纸,但我了解到的这部分,已经很有价值了。这是其中两张,我私下里偷偷复原的,参数都没错。”
张小北点了点头,把两张纸收了起来:“就是说,你还有其他的?”
“给我在国外留学的儿子把手续办好,这两张你可以带回去由他们判断价值。”中年男人说道,“1000万美元打到我儿子的账上之后,其他的我交给你。”
“1000万?”张小北皱着眉,“你没说错吗?”
中年男人非常有深意地说道:“相信我,我在这个系统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哪一个单位在做这种型号的发动机设计。里面有些材料,我都没听过。所以,我的价值远不止这点钱。还得提醒你一下,我们只有一个月的假期,马上又会有新的项目,又是封闭式研发。好了,我不能出来太久,为了让借口合理一点,我还要去一趟旁边的商场。”
张小北想了想就说道:“行,反正看他们评估价值,我为你争取。”
说完,两人就站了起来。
张小北打开门,刚准备跟他说不送下去,就楞在了那里。
而中年男人的脸色,已经陡然白了。
门外站着三个人,都穿着普通人的衣服。
张小北心里一颤,强自镇定的说:“请让一下,我们要出门。”
似乎他们只是找错门才刚好站在这边门口一样。
门外三人站中间的那个笑了笑,却对中年男人说道:“陆工。”
张小北也笑了笑:“你的朋友?”
但门外那个人却轻轻摆了摆头:“带走。”
张小北立刻大喊:“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权力这么做?我……”
“你叫夜魔,真名张小北。”他的话被打断了,“刚才你们谈的内容我都听到了,有录音。别喊了,没用!”
说完他拿出个证件亮了亮,旁边两个人已经一手拿枪,一手拿手铐。
张小北有点艰难地看了看他们,为什么?
做了几年了,一直有惊无险,为什么突然栽了?
这家伙是从家里出发的,以前也不是没有和自己底下的人接头过,应该是很干净地过来的,没有被装追踪装置监视的可能。
还是说,这个项目的保密安防级别高到了这个程度?外送内紧地全员注意着?
他浑浑噩噩地跟着上了一辆车。
姓陆的工程师已经面如土色。
车里,率队过来的人玩味地看着张小北。
张小北沉默着不说话。
同样的情形发生在很多地方。
张小北认为至少还有很漫长的审讯程序,但没想到,没有任何人来问他什么。
呆在幽闭的房间里,他一直在思考,哪里出了岔子。
但他就是想不通,死也想不通。
江城那边,由唐远峰亲自主持的战略协调会刚刚结束。
会开了几天,他亲自在这边盯着协调布置,足见事情有多重要。
散会之后,他又和顾言到了单独的房间聊天。
“人已经抓到了。”唐远峰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几天前在江城和唐远峰第一次碰面,听他提起陈家湾那两个暗桩的事,顾言就直接说了,已经知道这个事,而且查清楚了。
根据顾言提供的线索,以这个张小北为首的这张网,已经完全被清理掉了,省了具体负责的人不少事。
顾言看着唐远峰笑了笑:“我毕竟有神威无量的权限,应用经验上也是最丰富的。这种方法,需要的话安排安全部门的技术人员去陈家湾一趟吧,我教一教就是。我在陈家湾住着,对自己的安全还是挺看重的。”
唐远峰心情复杂地看着他,然后坦诚问道:“什么时候我们之间会完全相互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