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6d6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事了拂衣去-8sd2k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夜孤寒将林云放在天域圣城外孤岛上,便径直离去,还有许多事林云都来不及问。
“先清点下这一行的收获吧。”
看了眼远处海面上的城池轮廓,林云席地而坐,开始整理此行的收获。
将近二十颗的半圣级玄武宝钻,十八枚圣级玄武宝钻,半神酒还剩下三分之二。
星曜圣器玄雷宝链,重量级至宝紫金龙冠,损坏了一小半的万鳞甲。
以及刚刚从师兄手中拿到的半本玄雷圣典,无论从何种意义上讲,他的收获都堪称无比巨大。
准确来讲,比他之前在荒古战场的收获都要大。
除此之外还有些零碎的圣器秘宝,都是从玄武宝库中收刮而来的,无一例外俱是上品中的上品。
可惜,林云现在一身都是星曜,对这些上品万纹圣器竟然看不太上眼。
其中好些都有十万圣纹,核心圣纹达到了九品,单独论威力不逊色星曜圣器。
严格意义上讲,这些圣器最适合生死境强者,甚至半圣巅峰都可以使用。
星曜圣器需要圣境实力,才能真正发挥全部威力,生死境用来颇为勉强。
清点完毕,林云没有着急翻看玄雷圣典,他开始静坐,闭目,回忆起方才诸多大战的点点滴滴。
最主要的一战还是和诸葛青云的交手!
生死边缘的压力,直面本心,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所有剑意。
生玄境之巅,就直面半圣之巅,这种经历也不是常人能有。
会在无形之中,化解林云面对强敌的恐惧,心境上得到了巨大的突破。
“天穹之上,又是什么呢?”
如今天穹圆满的林云,很自然的想到,五品之上的剑意会是怎样一番天地。
唰!
片刻之后,林云打开七道生玄关,顿时有磅礴浩瀚的生玄之气注入到龙元海中。
轰隆隆!
在生玄之气的加持下,龙元威力不断暴涨,片刻之后就有极为凌厉的龙元充斥林云四肢百骸。
初入生玄,这种感觉林云颇为新奇。
生死境的修炼,就是以生玄之气和死玄之气,先后淬炼龙元而后冲破生死关,晋升到涅槃之境。
龙元将会彻底转化成涅槃之气,待得九元涅槃之后,涅槃之气就会蜕变成圣气!!
圣气极为可怕,面对涅槃之气有着碾压的优势,这已经属于圣道手段了。
但从一元到九元,每一次涅槃都需要庞大资源,除此之外还需要庞大的悟性。
至于涅槃到半圣,则不是靠资源就能达成的了。
许久,林云睁开双目,他轻声自语道:“生死之境又称作人王,这是人道修炼的最后一段路了,也是最关键的一段路。天道宗,我非去不可。”
算算时间,他降临昆仑已有四年了。
浮云剑宗一年,剑宗两年,如今离开剑宗已接近一年。
四年时间,从当初的雏鸟,到今日的人王。其中一路走来,九死一生,回望过往真的感慨良多。
呼!
林云吐出口浊气,将半本玄雷圣典取了出来。
关于功法和秘术的部分,林云大略扫了一眼,直觉翻到有关剑术的部分。
其中剑法有很多,最让林云感兴趣的是一门玄雷剑法。
这是一门鬼灵级上品剑法,与他以往修炼的剑法,这门剑法竟然有种不同的形态。
一为玄龟,一位雷蛇。
玄龟是天玄龟,上古瑞兽,一旦出现象征着祥瑞和美好,被古人所崇拜示为圣兽享受神明祭祀。
特点就是寿命长和防御强,还有便是身藏巨力,可背负天阙,如今在昆仑依旧有后裔存在。
雷蛇则是九婴也称九阴,极致进化可以长出九颗头颅,上古凶兽,象征着灾厄与不详为故人所恐惧。
林云当初十万雷劫,最后出现的九头蛇,就是九婴的雏形。
两种形态,两种圣印,一守一共,每种圣印又都有九种变化。
“有意思,这种纯粹的圣印变化,攻守切换的剑法,当真闻所未闻。”
林云看的入神,啧啧称赞。
不是说这种剑法就一定比其他强,而是提供了一种视角,为林云以后自创剑法打下根基。
“可以试着修炼一番,玄龟印,雷蛇印……”林云喃喃自语,一边踱步,一边比划起来。
这剑法真的很神奇,招式、心法都是一模一样的,但圣印切换之后,又变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剑法。
没有融合之说,玄龟就是玄龟,雷蛇就是雷蛇。
而这雷蛇与苍龙驾驭的雷不一样,后者是阳雷,前者是阴雷,无声无息,却又一击致命。
啪!
林云双手合上玄雷圣典,取出葬花剑,于平地之间开始演练起来。
三天之后,待这门剑法勉强入门,林云也就停了下来。
他还有事情要做,没法继续修炼。
“该去天域圣城了。”
林云收剑归鞘,目光眺望远处,海面之上视野的尽头是一座雄伟城池的轮廓。
……
靠着龟神变,林云从容进入天域圣城,城中到处议论三天前的大战。
“林箫竟然就是林云,真是不可思议……葬花公子竟然跑天域圣城来了,还顺手拿了琅琊榜首和龙榜第一,真的狂啊!”
“风缘君都被他杀了,柳家高手据说全部出动了,都依旧拿他没什么。”
“听说柳圣本来要亲临的,被天香宫宫主拦住了,两个儿子都被杀了,一点都没有办法,气的直接吐血了。”
“他在天域圣城算号人物,可放眼东荒能算的了什么,天玄子都不走林云!”
……
一路走来,几乎都在谈论葬花公子的事迹,还有他在玄武宝库中的收获也不胫而走。
在往前斩杀火神将,救下五大圣地的事,也被人给挖了出来。
如当初旁人所想的一般,葬花公子的声名,又一次让人刮目相看。
林云打听了一下明宗众人的消息后,才往天香宫所在的方向走去。
途中将要经过一处酒楼时,顶楼处有二胡声传来,拉奏的正是名曲二泉映月。
整个天域圣城懂二胡的,除林云之外就两人,古骏和梅子画。
但有这般闲情逸致者,肯定也就梅子画了。
林云抬头看去,刚好与那人目光对视,果不其然正是梅子画。
在梅子画身边,还有九名侍女相伴左右,侍女千娇百媚各有风情,羡煞旁人。
林云含笑点头,而后转身离去。
早已出生入死,道别自不必矫情,相逢一笑便是。
他日江湖再见,相逢再笑,更胜却千言万语。
高楼上的梅子画,陡然看见陌生人朝自己点头,神色微怔,等看见转身离去的那人摆了摆手瞬间醒悟,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他放下二胡,从侍女手上端起杯酒笑道:“这二泉映月听久了也腻歪。”
“可公子你已经弹了三天,为何今日突然停下?”有侍女好奇的笑问道。
梅子画笑道:“见到想见之人,自然不用拉这奚琴了。”
“哦?”
几名侍女稍稍一愣,旋即跑到栏杆处向下张望,想要看一看传说中的葬花公子。
可楼下大街人来人往,又哪里还能见到林云的身影。
“公子,那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如今帝国边疆各处动-乱,几位殿下要率军亲征,中州世家都得派人随行,你也得去南疆十万大山。”
有侍女轻声笑道。
“南疆蛊教盛行,还有尸鬼横行,是那位殿下吗?”梅子画若有所思道,眼中露出抹期待之色。
“是的,九公主。”
“九公主啊,说起来好久没见流觞那个大光头了,嘿嘿,我这次带了这么多好酒,够他喝道饱了,走吧。”
梅子画笑了笑,直接起身离去。
“公子,你的计划与那葬花公子说了没?”又有侍女轻声问道。
“玄武墟海危机重重,哪有时间去问,况且知道他是葬花公子后,也不知合适不合适,将来再说吧。”
梅子画苦笑一声,这本来是他最初的计划,可玄武墟海直到落幕。
都没有抽出机会去问,至于另外的一个计划,就更让人尴尬不已。
他当初豪言,有他在琅琊榜首绝对死不了。
可真到了玄武墟海,好几次都是林云出手,他才侥幸活了下来。
半个时辰后。
明宗分舵,一处幽静的房间内。
黄玄易双目处绑着黑布,他盘膝而坐,修炼着明宗至宝日月圣典。
他的双眼其实一直有机会恢复,不过他意外的发现,双目失明后,修炼这日月圣典反倒更为顺畅。
甚至相当大的机会,修炼出传说中的日月神目!
“等到了涅槃之境之后,日月神眸就应该能彻底成功了,到时候再服用这枚乾坤造化丸,嘿嘿,半圣之境谁能是我的对手!”
黄玄易面露笑意,在他面前桌上,放着一枚玉瓶。
里面装的正是乾坤造化丸,乃是他在玄武宝库中偷偷寻到的,一直都没有告诉任何人。
传言中这枚乾坤造化丸,有极为玄妙的神通,一旦炼化可以让肉身乾坤逆转,再造阴阳,九元涅槃之上再度涅槃!
这是相当神奇的圣丹,具体丹方早已失传,就算没有失传也未必能炼制出来。
它所需要的材料十分稀少,有许多都已绝迹。
“哼,到时候,我再要你狗命!!”
黄玄易脸上突然变得狰狞可怖起来,他万没想到,那林箫竟然就是葬花公子林云。
若是知道的话,三日之前,他肯定不会那般轻易离去。
“可恶,这狗东西运气未免太好了,天玄子降临都没能杀死他。”
黄玄易想到此处,脸色变得更为狰狞起来。
“迟早有一天,迟早有一天,我一定……”黄玄易咬牙切齿的说着。
可话还未说完,一抹剑光呼啸而至,他的脖子出现一道可怕的伤痕,鲜血如泉水般涌了出来。
咯吱!
一道身影推门而入,收剑归鞘的刹那,扑通一声,黄玄易的脑袋直接飞了出去。
林云上前拿走桌上的玉瓶,看了几眼之后直接手下,而后扯掉对方脑袋上的黑布。
他不慌不忙的缠在自己双目处,而后龟神变催动,变化成黄玄易的模样,就这般大摇大摆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