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3rq优美小說 仙草供應商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靈域鑒賞-um4c9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
石樾收起传影镜,眉头紧锁。
“血祖居然没死,这下麻烦了,看来要多准备一些手段才行,万一他找上门,也好有所防备。”石樾自言自语道,他取出传讯盘,打入一道法诀,吩咐道:“吕师侄,吩咐下去,派人丈量蓝海星的地盘,但凡不愿意顺从本宗的势力,要么离开蓝海星,要么死,派人关闭所有的跨星域传送阵,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擅自使用跨星域传送阵,另外,派人仔细搜索,确保蓝海星没有多余的跨星域传送阵。”
他担心血祖和魔道修士利用跨星域传送阵跑到蓝海星,想要一统蓝海星,第一步就是要控制所有的跨星域传送阵,否则谈不上统一蓝海星。
“是,太上长老。”
很快,一个多月后,离火宗等势力纷纷投诚,蓝海星彻底成为圣虚宗的地盘,但凡不服从圣虚宗的势力,要么离开蓝海星,要么死,九仙派主动派人撤走了弟子,一些不愿意加入圣虚宗的势力纷纷响应,跟着离开圣虚宗。
吕天正派人仔细搜索,封闭了所有的跨星域传送阵,没有石樾的命令,不得使用跨星域传送阵,违者杀无赦。
······
某个未知修仙星,一片连绵百万里的翠绿山脉。
山脉之中遍布建筑,不过这些建筑大都损毁了,火光冲天,大量的干尸倒在地上,仿佛被抽干了鲜血一般。
一团数十里大的血云漂浮在高空,散发出一阵让人闻之欲呕的味道。
血云一阵翻滚,现出血祖的身影。
两百多年前,他已经是炼虚后期,若不是西门仙族派人围剿他,血祖早就晋入合体期了。
正魔大战,给了血祖浑水摸鱼的机会,他大肆灭杀低阶修士,然后把痕迹抹除,把脏水泼在魔道身上,利用这一方式,他的修为提升的很快,如今已经是合体中期。
若不是顾忌仙族的存在,他早就大开杀戒,大肆血祭,恐怕已经恢复大乘期的修为。
“啧啧,堂堂血祖,竟然落到这般田地,需要偷偷摸摸的血祭,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也不像是我们魔道的风格。”一道充满戏谑的声音骤然响起。
“什么人躲在暗处?给我滚出来。”血祖面色一冷,朝着某片虚空望去,袖袍一抖。
破空声大响,一道血光闪过,一道百余丈长的擎天血刃凭空浮现,朝着某片虚空斩下。
血色巨刃尚未落下,虚空一阵扭曲,似乎要被血色巨刃斩成两半。
就在此时,虚空骤然亮起一道白光,一把三尺来长的白色骨剑飞出,迎风一晃,化为一道百丈长的白色剑光,迎了上去。
轰隆隆!
一声巨响过后,白色骨剑将擎天血刃斩的粉碎,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快速扩散开来,气浪所过之处,房屋倒塌,土石崩裂,参天大树连根拔起,几十座千丈高峰的山头都被气浪击得粉碎,尘土飞扬,浓烟滚滚。
白光一闪,一名白面如玉的白袍青年骤然现身,他的脚下踩着一颗西瓜大的白色骷颅头,手上戴着一串骷颅头,白袍青年身上没有丝毫法力波动,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血祖感到一股压迫感。
“你是谁?敢躲在附近偷窥老夫?难道以为老夫没发现你么?”血祖冷笑道,满脸杀意。
“偷窥你?这你可说错了,我一直跟在你身边,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毕竟你现在不过是一名合体修士而已,我若是想杀你,还是很容易的。”白袍青年的语气淡漠,一副不将血祖放在眼里的态度。
“哼?就凭你?你不过大乘初期,就凭你也想杀老夫?笑话。”血祖讥笑道,一脸不屑。
白袍青年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伸手冲虚空一点。
下一刻,狂风大作,天地骤然变暗了下来,高空乌云滚滚。
漫山遍野的干尸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干尸的皮囊纷纷撕裂,一具具人形骸骨钻了出来,数以万计的人形骸骨朝着血祖飞去,遮天蔽日,让人看了胆颤心惊。
血祖并没有放在心上,手掌一翻,一把两尺来长的血色短刀出现在手上,朝着虚空一劈,血光一闪,一道百余丈长的血色光刃一闪而出,一个模糊后,化为上百道一模一样的血色光刃,劈向四面八方。
上百道血色光刃劈在袭来的人形骸骨上面,人形骸骨顿时炸裂,化为一大片白色粉末。
就在这时,鬼哭狼嚎之声大声,阴风阵阵,一股阴冷的狂风吹过后。
血祖只觉得眼前一花,出现在一片灰蒙蒙的空间。
地上遍布各种各样的骷颅头,大量的骷颅头漂浮在高空,张口发出“呜呜”的怪叫声。
一阵凄厉的鬼吼声响起后,无数的骷颅头飞聚到一起,化为一具三十余丈高的巨型骨尸,骨尸的身体由无数的骷颅头凝聚而成,它的手上握着一把十余丈长的白色骨剑,白色骨剑也是由无数的骷颅头凝聚而成,空洞的眼眶中有两团黑色火焰,黑色火焰闪烁不停。
地面上的骷颅头发出呜呜的怪叫声,扑向血祖。
“灵域?有点意思,不过你应该刚刚参悟了灵域吧!一点皮毛而已,想要拿来对付本老祖,还差远了。”血祖一声冷笑,法诀一掐,血云剧烈翻滚,化为无数只血色蝙蝠,拍打着翅膀,扑向巨型骷颅。
呜呜!
一阵凄厉的鬼吼声响起!
密密麻麻的白色骷颅头飞起,扑向血色蝙蝠。
轰隆隆!
血色蝙蝠跟白色骷颅头相撞,顿时爆裂开来,化为一大片血色火焰,淹没了白色骷颅头。
一连串的轰鸣声响起,白色骷颅头被血色火焰淹没了,一大片血色火焰朝着四面八方扑来。
巨型骷颅挥舞手中的白色骨剑,放出阵阵狂风,迎向血色火焰。
狂风和血焰相撞,血焰一个倒卷,不过很快,血焰一阵翻滚,将狂风撞得粉碎,滚滚血焰淹没了巨型骷颅的身体。
血海之中亮起一阵白光,血焰仿佛遇到克星一般,纷纷倒飞出去。
轰隆隆!
一团几十里大的血云骤然出现在高空,血云一阵剧烈的翻滚,一颗颗巴掌大的血色火球飞出,朝着地面坠去。
血色火球开始只有巴掌大小,后来变成水缸大小,朝着巨型骷髅砸去。
一连串的轰鸣声响起,一大片赤色血海淹没了巨型骷髅,以巨型骷髅为中心,方圆十几里都被血色火焰覆盖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臭至极的血腥味,密密麻麻的白色骷颅头从四面八方飞来,扑向血海。
血祖冷笑一声,手中的血色短刀爆发出刺眼的血光,朝着血海劈去。
轰隆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血海骤然炸裂开来,消失的无影无踪。
血祖回到了现实,白袍青年满脸喜色。
大乘修士才能领悟灵域,在灵域之中斗法,堪称无敌,不过能领悟灵域的大乘修士少之又少,若是灵域领悟大成,大乘无敌手,当年天虚真君就是领域大成,罕有人是天虚真君的对手。
“你给我提供领域的心得,我帮你寻找高阶修士血祭,正魔大战,我们抓了很多俘虏,你也不用躲躲藏藏,被仙族抓到的话,你恐怕就跑不了了。”白袍青年用一种诱惑的语气说道。
血祖面露犹豫之色,白袍青年的提议充满了诱惑,他确实很难拒绝。
“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圣虚宗的李轩已经晋入合体期,圣虚宗、仙草宫和曲家建立同盟,你要想找李轩的麻烦,靠你自己很难,已经有三位合体修士死在圣虚宗了,李轩拥有青鸾血脉,我没记错的话,天虚真君的伴侣就是天凤一族的族人。”白袍青年大有深意的说道。
血祖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若不是李轩,他也不会被仙族追杀,他确实想找李轩报仇。
“好,一言为定,不过你最好不要耍花招,别以为你是大乘修士,本老祖就怕你,当年天虚真君都杀不死我,更何况你。”血祖思量片刻,答应下来。
他想要恢复修为,需要血祭大量的修仙者,若是有大乘期的魔道修士帮忙,他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也不用担心被仙族追杀,最重要的一点,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他需要盟友。
“这是自然,咱们也没必要斗个你死我活。”白袍青年满口答应了下来。
······
白云星,火猿山脉。
火猿柳家的家族驻地就是这里,柳家是姜家的世交,姜家投靠了宁无缺后,柳家也跟着投靠宁无缺。
柳红尘是柳家修为最高的族人,炼虚后期。
议事厅,柳红尘正在跟一名面容威严的金袍老者说着什么
最近一段时间,以九仙派为首的正道势力派人大肆袭击姜家和姜家的附属势力,柳家跟姜家走的太近,遭到了曲家的报复,死伤惨重,柳家连忙求援,姜家派了一位炼虚修士带队前往支援柳家。
“姜道友,九仙派太过分了,咱们要给九仙派一点颜色看看才行,不能任由他们胡来。”柳红尘皱着眉头说道。
宁无缺跟石琅平起平坐,得到了不少地盘,姜家、柳家等势力投靠过去后,都得到了一大片地盘,势力不但没有削弱,反而壮大了。
有奶就是娘,魔道利用这一点,将一部分地盘奖励给投靠过来的势力,让他们冲锋在前,以此保存实力。
投靠魔道的势力大都是小势力,正道独大的时候,他们没能得到多少修仙资源,处处被打压,魔道一来,就奖励他们地盘、宝物,他们自然铁了心跟魔道走。
“老夫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我们姜家也受到了袭击,必须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金袍老者沉声说道,目中满是杀气。
如果说姜家投靠宁无缺是迫于无奈,得到一大片地盘和大量的修仙资源后,姜家就改变了态度,铁了心要做宁无缺的狗腿子。
投靠了宁无缺后,姜家的地盘增长了三倍以上,占据了多座矿脉,实力大涨。
“是么?看不出来啊!你们姜家真有魄力。”一道充满讥讽的女子声音骤然响起。
柳红尘和金袍老者心中一惊,连忙朝着外面望去。
李彦、曲非烟、厉飞雨和慕容晓晓走了进来,当然了,曲非烟和慕容晓晓都没有使用真容,而是之前参战时候的易容模样。
“圣虚宗!你们怎么闯进来的?”柳红尘玉容大变,失声说道。
柳家的护族大阵可是七品阵法,纵然没有合体修士操控阵法,也不是几名炼虚修士能随便闯进来的。
李彦身具金瞳道体,她在阵法一道的造诣极高,柳家的护族大阵还难不到她,再加上曲非烟等人帮忙,破掉柳家护族大阵并不是什么难事。
圣虚宗现在的实力不弱,有了仙草宫和曲家加入后,圣虚宗实力大涨,曲家的附属势力大都愿意追随曲家,迁往蓝海星。
“当然是大摇大摆进来的,凭你们柳家的护族大阵也挡得住我们?”李彦讥笑道。
柳红尘和金袍老者对视了一眼,两人二话不说,纷纷动手。
柳红尘祭出一张红色画轴,打入一道法诀,红色画轴在高空展开,画上是密密麻麻的红色飞刀。
“斩。”
柳红尘打入一道法诀,一声低喝。
红色画轴顿时冒出一大片红光,“嗤嗤”的破空声响起后,密密麻麻的红色飞刀飞射而出,如同密集的流星雨一般,砸向曲非烟等人。
金袍老者则祭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金色印章,打入一道法诀,金色印章体型暴涨,密密麻麻的金光飞射而出,化作一股金色洪流,击向对面。
曲非烟一声冷笑,祭出一面巴掌大的黑色令旗,黑色令旗绕着她一阵飞舞,瞬间涨大,化为一杆百余丈高的黑色幡旗,旗面上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黑鹰。
一声尖锐的鹰叫声响起,一股灰蒙蒙的飓风席卷而出,绕着他们。
密密麻麻的红色飞刀劈在黑色飓风上面,仿佛撞到了铜墙铁壁上面一般,发出一阵“叮叮”的闷响,然后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