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iqd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第827章 師出有名閲讀-9rlbq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视频播放完毕,多媒体会议室里,静谧一片。
沈兰妮、欧阳倩、田果等人,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刚刚的新闻中,虽然只有一个镜头一掠而过。
但是大家还是认出了战舰上的谭晓琳、叶寸心。
对于这个发现,大家自然是又惊又喜。
几名女兵中,何璐这个上尉无疑是对内情猜得最准确的。
在护航行动的高层名单揭晓的当天,她就猜到了谭晓琳、叶寸心肯定是被苏主任带过去一起执行护航任务了。
当然了,考虑到保密问题,这事儿何璐一直没有和姐妹们声张。
但是现在,她心中的这个小秘密,自然不用再一个人坚守了。
学习结束之后,几个女兵忍不住就要凑在一起交换意见。
可她们刚刚出了多媒体会议室,迎面就看到了龙小云。
“龙教官!”
何璐第一个反应过来,向龙小云敬礼道,“我们这就去训练场。”
龙小云微微颔首,表示道:“今天室外的训练告一段落,你们去篮球场,徐小姐已经在等着你们了。”
龙小云说的徐小姐,自然是被请来给火凤凰们训练的徐美云了。
听了她的指示,何璐和女兵们不敢有任何质疑,立刻向室内篮球场快步而去。
女兵们走后,雷战和胡志远那个人也跟着走了出来。
二人和龙小云打了招呼之后,看到龙小云似乎有话要对自家队长说,胡志远就识趣地开声了。
“龙队,你和雷神先聊着,我那边还有个训练任务要赶一赶。”
胡志远笑着说道。
龙小云轻轻点了点头,目送着胡志远离去。
转头看向雷战,龙小云终于说话了。
“雷队长,我这边对火凤凰们的训练已经差不多了。”
“下一阶段,将由徐小姐主要负责她们的礼仪、形态训练。你看……”
虽说龙小云这个副团级的中校,比雷战的正营级要高出一格。
但是论年龄和资历,她比雷战都要差了一些。
因此对于雷战,她还是很尊重的。
此刻听了她的询问,雷战就笑了笑道:“龙队,苏主任外出之前就和我交代过了。这一阶段的训练,以你为主。我们雷电突击队,就起一个辅导性的作用。”
“所以啊,训练规划这些,你来制定就好。”
龙小云也不和对方客气。
她点点头,嗯了一声道:“关于女兵们仪态的训练,我和徐小姐有一个共识,觉得可以将其和特战人员的日常训练结合起来。”
听到这里,雷战就来了兴趣:“哦?具体是怎么回事儿?”
龙小云解释道:“比如说越野跑,我们可以让女兵们身着日常装扮来跑。这对她们以后执行特殊任务的应变,是有很大帮助的。”
“日常装扮!?不会是让她们穿高跟鞋吧?”
雷战微微一哂道。
“你说对了,我就是这样想的。”
龙小云点头道。
雷战本来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这位龙队竟然来真的。
他愣了愣神,半晌才开声道:“行,训练方面你负责。考核的时候,我会安排人过去全程监控。”
龙小云本来找雷战就是为了向他借人。
听了他肯定的回答,龙小云就满意地表示道:“成。到时候,让老狐狸他们看紧一点。可别让火凤凰们偷懒。”
“这个不至于!”
雷战摆了摆手道,“这几个女兵都是我们精挑细选留下来的。军事素养方面固然远超同侪;精神意志方面,也是绝对可靠的。”
“我相信,她们就算完不成考核,亦不会做出偷奸耍滑的事儿。”
听着雷战肯定的回答,龙小云释然地点了点头。
“对了,我和徐小姐的训练时间,截止到下个月初。之后就要各自忙自己的事儿了。”
“所以这个月底的话,我们希望雷电突击队这边,能给几个火凤凰安排一场实战演习,以检验一下这一个半月的训练效果。”
雷战闻言,立刻表态道:“这个是应该,没问题。”
“需要我这边如何配合、安排场地什么,龙队你尽管说。”
龙小云嘴角一扬,开声道:“演习场地,就不用雷队长你和雷电突击队操心了。我这边的计划,是将演习放在闹市区,真正检验一下她们的应变能力。”
雷战愣了一下,连忙说道:“放在闹市区?那可不是我能决定的,得请示贾政委才行。”
“我明白,所以才这么早向你提出来。希望雷队尽快找领导批复一下。”
龙小云语气轻松地说道,“毕竟我这边,也是要请徐小姐帮忙的。演习确定下来之后,我们才好向她的同事们开口寻求帮助。让她们配合进行这场演习。”
听到这里,雷战顿时明悟过来。
不用说,龙小云想要搞的这个演习,无疑是要将徐美云的空姐同事们包含其中了。
有很大的可能,这个演习的内容,就是一场“人质劫持”事件的解决。
这对火凤凰们来说,绝对是一个很应景的考验。
原因很简单——这种事件,是未来她们最可能要面对的任务。
想明白了这一点,雷战立刻应道:“好,这件事情我会尽快向贾政委请示。一有消息,我立刻通知龙队你。”
“多谢。”
龙小云点头道,“另外,如果上面真的同意了我们的演习方案。还要麻烦老狐狸他们扮一下‘挟持人质’的恐怖分子……”
雷战苦笑着点头:“明白明白,这个恶人自然是我们来做!”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确实,之前那次模拟战俘营的演习,可是给火凤凰们造成了很深刻的阴影。
雷战也因为那件事情,一直被几个女兵们误会着。
唯一还相信自己没有恶意的,只有孩童时被自己救过性命的曲比阿卓。
龙小云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此时看着这位雷队长面上无奈,不禁有些意外。
毕竟雷战这个人,一直以来给她的感觉还是很强硬的。
从他脸上看到这种喟然之色,还真是罕见。
……
“椰城号”上,苏七月正在和舰长李栋低声交谈着什么。
今天,已经是护航队抵达亚丁湾的第二十天了。
在这二十天的时间内,已经有19艘华夏商船,通过船东协会和华夏海上搜救中心申请护航。
其中,通过香江海事处提出申请的商船有5艘。
今天“椰城号”护航的三艘商船中,就有一艘香江的商船和两艘松江远洋公司的集装箱商船。
护航的区域在亚丁湾海域,距离不远,前后也就500海里左右。
预计明后天就能到达。
护航方式,“椰城号”采取的是伴随护航。
另一片海域内,“江城号”的护航行动也在进行中。
总的来说,这第一次的护航行动,还是卓有成效的。
国际上对于华夏这次护航行动的评价,大都也很正面。
究其缘由,之前救下的“艾斯丁号”商船,还是起到了一定的宣传作用。
此时苏七月和李栋探讨的是之前被挟持的“天宇8号”渔船的事儿。
根据娑马利当地部门提供的消息,在其西部某片公海海域内,似乎有商船看到过“天宇8号”渔船。
而挟持该商船的海盗,也一直没有拿出任何照片来要挟赎金。
这说明,“天宇8号”渔船很有可能已经逃脱了海盗的掌控之中。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无疑给救援行动增添了不少的机会。
指着显示器上的“卫星图片”,苏七月很快对李栋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李舰长,你看这片海域。它虽然位于‘娑马利水兵’势力范围之内,但却在最边缘的地方,而且也是三不管地带”
“如果说‘天宇8号’真的侥幸逃脱了海盗们的魔掌,从这个方向遁走,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听着苏七月的分析,李栋就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不过,他很快又皱起了眉头。
“苏指挥,就算我们能确定‘天宇8号’就在这片海域的某处藏身,也很难展开施救行动啊。毕竟,我们总不能正大光明地将‘椰城号’开到‘娑马利水兵’团伙的老巢吧?”
“那样的话,事情的性质就有些不好说了。”
李栋的担心,苏七月当然是明白的。
毕竟,护航舰队只是保护商船的,而不是去剿灭海盗的。
在商船被攻击的时候,护航队予以保护当然没问题。
可要说直接杀到海盗的老巢,去进行主动攻击,这肯定是不行的。
对于这一点,苏七月自然早有考虑。
他抬眼看向李栋,平静地解释道:“李舰长,我们当然不可能将‘椰城号’开到这片海域去。”
“事实上,咱们可以用其他方法,来达到接近这片海域的目的。”
“其他方法!?”
听了这话,李栋就是一阵错愕。
“天宇8号”最后一次出现的海域,距离护航舰队的原定路线很远,至少也有800多海里。
无论是“椰城号”还是“江城号”,都没办法直接冲过去。
而护航舰队这边的快艇,也不支持这么远的援救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才能接近这片海域呢?
看着李栋的满脸疑惑,苏七月就大概猜到了他心中的顾虑。
嘴角微微一扬,苏七月就提示道:“李舰长,你可能忘了一点,咱们护航舰队可不是只有‘江城号’和‘椰城号’这两艘战舰的……”
李栋呆了呆,旋即明悟过来。
“苏主任说的是‘砀山湖号’?”
“砀山湖号”,就是这趟护航舰队中那艘唯一的综合补给舰。
来到亚丁湾海域这二十来天,“砀山湖号”一直跟在“椰城号”后面接应。
除了有一次给“江城号”那边运送补给之外,其他时间并没有离开过“椰城号”附近半步。
现在苏七月的言下之意,竟然是要让“砀山湖号”参与到作战任务中。
他这个惊人的想法,实在让李栋有些懵圈。
对李栋的错愕,苏七月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他耐心地解释道:“其实,我们派出‘砀山湖号’去完成这个解救任务,是有不少优势。”
“首先,‘砀山湖号’是补给舰。它靠岸补充日常物资和水,旁人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其次,‘砀山湖号’上面并没有什么武装力量,不会太过引起海盗的警戒。”
“最后,‘砀山湖号’同样拥有直升机停机坪。出现紧急状况的话,我们的人完全有应变的能力。”
听着苏七月一五一十地分析,李栋深深皱起的眉头总算是渐渐熨平了。
不过,他还是有一些想不明白的地方。
当下李栋就抬头发问道:“苏主任,如果派出‘砀山湖号’的话,那我们这边的护航行动,不是会受到影响吗?”
“万一护航行动出现了波折,甚至失败,岂不是得不偿失。”
苏七月闻言,摆了摆手道:“李舰长,这方面不用担心。”
“我们结束了眼下这趟护航任务之后,可以休整数日。正好远方集团驻娑马利办事处那边,他们罗经理对我们有一个邀请,希望能给我们护航舰队送上一些物资。”
“我们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砀山湖号’过去一趟。这样,刚好是师出有名。”
李栋听到这里,脸上的诧异更甚。
国内“远方集团”的大名,他当然是听说过的。
这是国内很有影响力的一个国企,每年给国家上缴的税费和利润,都是很大的数字。
远方集团在娑马利有办事处,这个李栋并不奇怪。
远方集团驻娑马利公司的总经理罗海鹏,他之前也有所耳闻。
其在远方集团内,是副总级别。
身份地位,都是不低的。
让李栋惊讶的是,这位苏主任竟然认识这位罗总。
而且听他这语气,好像还十分熟稔。
这是李栋想不通的。
看着这位副手惊疑不定的样子,苏七月就露出了一个微笑。
“李舰长,放心吧。‘远方集团’驻娑马利公司的罗总,我曾经打过交道,肯定是没问题的。”
苏七月这么说了,李栋当然不会再质疑什么。
他颔首道:“行,苏主任既然有了计划,那我这边自然是全力支持。”
苏七月嗯了一声道:“等眼前这一批次的护航结束之后,我们就按计划派出‘砀山湖号’去那处海域开展搜寻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