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h8t精品都市言情 柯學驗屍官 txt-第249章 貝爾摩德的轉變讀書-1e28t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林新一有大把的时间等待救援。
有危险的只会是贝尔摩德。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让出了这个宝贵的压缩空气瓶,把它交到了贝尔摩德手里。
“我体质比较特殊,不用空气瓶也没关系。”
林新一若无其事地说着实话。
而贝尔摩德呆滞许久,最终神色复杂地说道:
“我不值得你这么对待。”
林新一明明都忘了那么多东西,只记得她对他做过的那些残忍的事情…
但他却还是本能地,在爱着她这个老师。
“对不起…”
贝尔摩德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释然地叹了口气:
“这个空气瓶,应该给你用才对。”
“……”林新一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我说了,我真不会有事的。”
这时候,天花板上的缝隙渐渐越裂越大,海水自四面八方漫灌而来。
空气囊马上就要彻底被海水吞没了,他们两个全都得完全淹没在水里。
眼见着贝尔摩德还在跟餐后抢着付账的酒友一样,在谁用空气瓶这事上跟自己反复纠缠…
林新一干脆抢过那空气瓶的送气咬嘴,把它硬生生地塞进了贝尔摩德的嘴里。
“呜呜呜——”
贝尔摩德有些狼狈地想要挣扎开来。
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天使从来就在她的身边。
可她的眼里却从来只有那位光明无暇的天使小姐。
而这个比所有人都爱她的孩子,却被她残忍无情地,亲手推下了深渊。
贝尔摩德的心在颤抖。
她努力地想要吐出那个咬嘴,想要把空气瓶让出来,留给这个她亏欠太多的孩子。
但先前就被跑车压在水下,长时间缺氧,缓过来后又来来回回游了不少路的贝尔摩德,此刻早已不剩多少力气。
她根本抗拒不了仍旧精力充沛的林新一。
不管贝尔摩德如何挣扎,林新一都牢牢地从身后环抱着她,用力地捂着她的口鼻,不让那送气咬嘴被这个不安分的女人吐出来。
很快,海水将他们两个完全淹没了。
贝尔摩德渐渐地停止了挣扎。
她终于感受到了林新一的决意,也接受了这残酷,而令其深深震撼的事实。
在这冰冷的海水之中,她那颗曾经比海水还要冰冷的心,此刻却温暖得几乎要融化了。
贝尔摩德紧紧地抱住了林新一。
一分钟过去。
三分钟过去。
十分钟过去。
…..
恍惚间,贝尔摩德似乎能感受到自己怀里的这个男人在渐渐死去。
他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动作,神情惬意而安详,就像是在这水下进入了休眠。
可贝尔摩德知道,林新一这么一睡过去,恐怕就永远不会再醒过来了。
“对不起,Boy.”
贝尔摩德抱着林新一的“尸体”:
“如果一切能重来的话…”
“我一定会好好地爱你。”
………………………….
看到贝尔摩德终于老老实实地接受了空气瓶,林新一干脆抛下这女人不管,开启了“节能睡眠模式”。
在这种休眠状态下,他大概能在水底下睡上一整天。
就像是冬眠的乌龟。
而林新一不仅仅是为了“省电”才这么做的。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不忍心继续保持清醒,看着贝尔摩德因为氧气耗尽,在自己面前活活溺死。
他们毕竟只有一个空气瓶,就算只让贝尔摩德一个人用,也不一定能让她坚持到救援到来。
林新一知道,她大概率会溺死在自己面前。
溺死是极为痛苦的。
林新一不会害怕尸体,也不会忌讳死亡。
但君子见其生不忍见其死,他实在不愿亲眼目睹一个人被活活溺死的惨像。
所以他选择闭上眼睛,沉浸休眠,逃避到那沉沉的梦乡里。
接下来就等着救援人员来打捞他的“尸体”,把他救醒了。
而他睡着睡着…
等睡醒的时候,就感到有人在重重地按压着自己的胸口。
他的嘴巴也被掰开,气道被开放出来。
紧接着,两瓣软软的嘴唇像是吸盘一样牢牢贴了上来,像是吹气球一样往里面鼓风。
“咳咳咳…”
林新一马上就给呛醒了。
他睁开眼,抬头就看到了蓝天白云,水水晶那倒塌的废墟。
还有贝尔摩德那双充斥着激动和惊喜的眼睛。
原来他们已经被救上了岸,而刚刚尝试着对他做急救措施的,就是他的贝尔摩德老师:
“你还活着…”
“太好了…你真的还活着!”
贝尔摩德下意识攥住了林新一的手,投入地感受着他手心里的温度。
而一旁,毛利兰那饱含喜悦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林先生你没事吧?!”
“我们,我们差点都以为你死了…”
说这话时,她还激动地抹了抹眼角渗出的泪水。
旁边还围了一圈穿着水难救助队制服的救援人员,他们个个都在用观察外星人的目光,死死注视着林新一。
“那个…”林新一不禁有些尴尬:“我在水下睡….额,昏过去多久了?”
“半小时,接近半小时啊!”
一个救援人员震撼不已地说到:
“林先生,你在水下待了半小时还能活下来——”
“这、这真是生命的奇迹啊!”
水难救助队的反应极其迅速。
因为他们是警视厅麾下的水上机动部队,兼具水上救援和水上执法两大职责。
所以在一开始,那游艇在人工岛码头爆炸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接到报警出动了。
等后来水水晶大楼爆炸坍塌,林新一和贝尔摩德被困在海底的时候,这些救援人员刚刚好抵达现场,并且看到了已经逃到岸上的毛利兰。
在毛利兰的强烈要求下,水上救难队在第一时间展开救援,花了二十多分钟炸开了那坍塌下来的障碍,把受困的林新一和贝尔摩德救了出来。
听到这话,林新一稍稍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不到半小时。
要是救援人员行动速度太慢,让他在水下睡了几个钟头才被捞上来…
那他估计就要登上国际头条,被科学家们组团参观,再过十几年,都会是营销号用来水文章的都市传说。
现在的这个“成绩”虽然也比较夸张。
但在现实世界里,水下闭气的世界纪录就足足有22分钟。
而在这个存在“超人”的异世界里,林新一能在水底下熬过这小半小时…
合理,这很合理。
“咳咳…总之,谢谢大家关心。”
“人和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我现在感觉挺好,就不用去医院了。”
林新一挥挥手,婉拒了那些救援人员要把自己抬上担架的做法。
这样虽然会让人对他感到更加不可思议。
但要是把他送去医院,让医生检查出他憋了半小时气,各项生理指标还比那些健康的年轻人更健康,估计他们会更加震惊。
所以,林新一也就懒得去演那没必要的戏了。
他把那些震撼不已的救援人员们礼貌地送走,免得他们继续留在这看猴。
然后,为了尽量低调不引人注目,他还是假模假式地装出了一副虚脱无力的模样,在贝尔摩德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到一旁的台阶上坐下。
“林先生,你身体真的还好吗?”
毛利兰的目光里仍旧饱含担忧。
“嗯,还好…你不用为我担心的。”
林新一笑了一笑,把这个话题转移了过去:
“毛利小姐,你的手机应该也被水泡坏了吧?”
“要是还没打电话跟毛利大叔联系的话,得尽快向他报平安啊,不然他肯定会担心死的。”
“额…对!”毛利兰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之前一直在担心你们两个的安全,我都忘了联系爸爸了。”
她当即站起身,忙着去找那些搜救人员借手机。
而在匆匆离去之前,毛利兰还特地停下脚步,转过身向贝尔摩德郑重地鞠了一躬:
“克丽丝小姐…谢谢!”
她知道,先前是贝尔摩德舍命救了她。
即使她无法猜透对方如此珍视自己的原因,但这并不妨碍,毛利兰发自内心地表达感激。
贝尔摩德神色平静地受了这一谢,然后,又欣慰地目送毛利兰离开。
坐在她身旁的只剩下林新一。
他们又一次单独相处。
但气氛却已然与之前截然不同。
之前的两人虽然同居在一起,又亲切地称呼着对方“老师”和“Boy”,但实际上,他们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警惕和提防。
贝尔摩德因为林新一的性格大变而心生警惕。
林新一更是对这个危险的女人处处保持着提防。
可现在不一样。
贝尔摩德的眼神里,多了一种曾经只向毛利兰展现过的柔情。
而林新一则是在先前的变故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贝尔摩德的弱点。
“她这样无条件地保护着毛利小姐,甚至不惜把自己置入险境。”
“很显然,毛利小姐就是她的弱点。”
林新一的目光渐渐变得犀利:
往小了说,这件事可以成为他手里握着的“核弹”,和贝尔摩德维持战略平衡。
往大了说,这可以成为他们反抗组织的突破口——
根据贝尔摩德目前展现出的,和这犯罪组织价值观格格不入的“危险思想”。
林新一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想办法把她争取过来。
搞斗争就是要把我们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
总而言之,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这样就可以把敌人缩小到最少,只剩下少数无可救药的极端犯罪分子….
比如说琴酒。
如果能通过统战工作让贝尔摩德起义投诚,至少,天平由组织向他这里倾斜。
那他以后想要脱离组织,甚至是跟组织撕破脸皮对抗,都可以从她那里得到极大的助力。
当然,要实现这一点,还得注意统战工作的方式方法。
隐秘战线上的战斗不能操之过急,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得先弄清楚…
“我为什么会那么重视毛利小姐…”
“你还是在想这个问题吧?”
贝尔摩德突然冷不丁地,讲出了林新一心中的想法。
林新一神色一滞,目光里闪出警惕。
“不用这么紧张…”
“我知道你一直在提防我,毕竟…”
贝尔摩德又淡然地说出了令人心惊的话:
“你跟我这个老师根本就‘不熟’,不是吗?”
林新一听得一阵头皮发麻。
他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时刻防备着这个危险的魔女。
但贝尔摩德却轻轻地伸手抚摸起他的脸颊。
那动作轻柔而温和,带着浓浓的爱意。
就像是爱抚着孩子的母亲。
“你没必要再这样提防我了,Boy。”
贝尔摩德深深叹了口气:
“我永远永远…”
“都不会再伤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