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0c都市异能小說 司禮監 起點-第三百二十四章 真是亂彈琴,咱家是那樣的人嗎?展示-qcrxx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龚正六愤怒的指责与其洽谈细节问题的周铁心、马祥德二位官员,说他们言而无信,称什么若非黑图阿拉易帜,明军如何能从容围困奴尔哈赤,并迫使八旗主力投降。
马祥德对这个汉奸可没什么好脸色,当场就讥讽龚正六如果认为黑图阿拉有对抗大明皇军的实力,大可以重新把伪金的大旗挂出来,继续称王称霸嘛。
“也不能这么说嘛,和平来之不易,岂能因此再动干戈。”
周铁心打个哈哈,说这件事他们二人拿不了主意,必须上报魏公公处理。
魏公公的处理意见很快传达过来,就是如果禇英固执己见,那便按圣旨行事。
什么圣旨?
战前大明皇帝颁格天下,写得明明白白:但有擒斩奴尔哈赤者,便给予建州敕书,并封龙虎将军,散阶正二品。
那么问题就来了。
是谁擒斩了奴尔哈赤呢?
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引入竞争者。
“告诉那个龚什么六的,当前形势是一片大好的,大阿哥能悬崖勒马反正归明,是大阿哥自己抓住了最好的机会,所以千万不能把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放弃了,他也不要走极端,要不然咱家只能公事公办了。”
是卧薪尝胆当建州知县,还是让弟弟阿巴泰从明朝获得最大利益,取代自己成为建州的龙虎将军,禇英还是懂得权衡的。
鉴于黑图阿拉已然没有对抗明军的实力,禇英妥协了,愿意接受建州知县一职。
魏公公很高兴,叫周铁心捎话给禇英:“莫看知县官小,却是朝廷正儿八经的官职,不比那龙虎将军的散阶。你大阿哥只要把这个知县当好了,切切实实的做出政绩来,将来也不是不能做知府,做布政使,做巡抚的嘛。”
这是把琉球那一套原样照搬了过来。
随着禇英的妥协,阿巴泰的龙虎将军自然就不能公事公办了,当然,这位刚刚接受了皇帝亲军联队长一职的七阿哥也从来不曾听说这事。
就算听说,七阿哥怕也实在不好意思开口跟公公,跟朝廷要那个龙虎将军的封号。
至少,目前,包括禇英在内的原八旗兵对于“天命汗”之死,知晓的仅仅是老人家中风而死。
建州知县算是给了禇英,魏公公向来以团结为重,以我家大门常打开,欢迎四方来投为做人做事准则,所以他真没有把爱新觉罗一家杀得干干净净的想法。
还是要给人机会的,治病救人,惩前毖后嘛。
其余四县县长人选,公公也早有安排。
忠武知县公公属意范浑,这位在敌后坚持抗金的同志理当有个好的待遇。
叶赫知县,公公定的是叶赫部的金台吉,这也是应有之义,怎么说叶赫县也是原于叶赫部,再者叶赫这一次助战有功,是要给予奖励的。
宽甸知县人选,公公还是给了叶赫部的布扬古。这位不但有功,和公公也算是有亲。毕竟,人家是东哥的哥哥,而东哥与公公,那真是万水千山啊。
和平县长,公公定的是三泰公,也就是他的堂叔伯小舅子。
由瓜尔佳氏们主导的黑图阿拉清洗行动,让公公从中看到了三泰公等瓜尔佳们的潜力。
因此,予以破格任用。
五个知县都是女真人,这可以很好的安抚女真各部,有力的促进接下来的整风及恢复生产。
五个知县又相互制衡,可以确保不互相串连,这也是常有的用人之术。
两个知府人选,公公意蒋方印出任忠勇府知府,萧伯芝出任定辽知府。
前者常年在杨镐幕府,于民政非常有经验,主持皮岛期间也是井井有条,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材。
后者,虽说强于领军,但也有在建州为守备的经历。并且,其在守备期间能压的奴尔哈赤抬不起头,足见本领。
有这二人领府事,再配备一系列的政策推进,公公相信用不了多久,刚刚经历了大战烽火的建州地区,一定能够成为大明帝国边疆区域治理的典范。
当然,忠勇和定辽二府的设置,同时会牵涉到辽东政治格局的转变。过往,大明在辽东一直是以都司形式治理,原因便是辽东乃是九边重镇之一,军事需要强于民政需要。
但现在,随着奴尔哈赤反动集团的瓦解与覆没,过往单纯以军政形式治理的格局势必就要进行一次大的改革。
改土归流的本质就是将所谓的边民全部转化融合为汉民,由此,民政方面的重要性就大大提高。
单纯的打杀是无法有效治理一个地区的,今天杀光了建奴,明天还会有别的“奴”过来,非长久之计。
只有建立完整的流官体制,配合公公所提倡的向外政策,才能让大明的势力重新回到更远的奴尔干地区。
府县设置、流官设置、移民实边、思想整风、民生恢复等等,都是重中之重。
魏公公是辽东镇守太监,建奴又是他一人之力剿灭,故而哪怕万历驾崩,朱常洛这个新皇帝在表面上也得尊重他魏公公的巨大功勋,因此有关两府五县主官人选,北京多半是会同意的。
但更上一层的布政使司设立,就非公公现在的能力能够操作的,起码也得是司礼秉笔提督东厂这个级别才够格。
被迫放弃龙虎将军封号的禇英仍旧还是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他希望黑图阿拉城内现有军民体系不被打破。
公公肯定不同意,他都要改土归流了,怎么还能让你禇英顶着个知县名头继续当什么八旗共主呢。
“人口要有序分散,县置六房予以管束…”
龚正六与其说是替禇英争取,倒不如说是被动的接受。好在,魏公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念在和禇英有过一段感情,他老人家还是给了禇英一点特别优待。就是可以保送禇英的儿子前往北京国子监就读,然后以建州县士子身份参与科举。
同时,还允许禇英购买海事衙门即将发行的万历四十八年海事大债券,份额十万两。
除此之外,将黑图阿拉城外的一千亩土地划分给禇英,允许其世代传承,并保留禇英大贝勒府的产业。
每年,再由海事衙门特拨5000两和平基金供禇英一家开销。公公甚至以个人名义送了禇英一套江南的房子,如果禇英愿意去江南为官,他老人家也可以想办法。
种种优待,公公诚心不可谓不强烈。
人在屋檐下的禇英在和福晋商量来商量去,终是全盘接受。
经过一天的具体商谈,双方确认于次日,也就是三月二十五日在黑图阿拉城外举行盛大的和平解放黑图阿拉仪式。
但在此之前,周铁心却突然向龚正六提出要奴尔哈赤的大福晋阿巴亥马上出城觐见魏公公。
“哎,要人家一个寡妇来做什么?这不是叫人家说咱家的闲话嘛!真是乱弹琴!”
公公很生气,认为周铁心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存心要败坏自家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