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d8d熱門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第1973章 斬草除根鑒賞-b0n20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锋芒毕露
第1973章斩草除根
姚泽闻言,眉头忍不住一皱。
欲浮老祖什么的,倒也罢了,可牵扯到一位尊者,就不能轻举妄动了。
只是,天鸠尊者?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他拧眉沉思着,一时半会并没有想起在哪里听到过这样的存在,而对面的中年美妇心神稍定,俏目中寒光一闪,素手蓦地一扬。
顿时一道刺耳的音爆声响彻天地,几乎是与此同时,数道磅礴的神识似狂潮般横扫而至。
“找死!”
姚泽脸色一变,没想到自己一时犹豫,对方竟不知好歹的,引发了警报,仅仅从这些神识判断,没有一个低于圣真人修士的存在,如果被这些人盯上,绝对无法从通天城离开。
中年美妇却神情大定,檀口微张,“噗”的一下,一团精气喷在了身前的那株小草上。
顿时碧绿的小草一个晃动下,一个闪烁就不见了踪迹。
下一刻,上空一阵剧烈波动,那小草一个模糊地诡异浮现在此女头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也没见中年美妇有其它动作,身形竟凭空消失,空中只留下那珠绿草,随着清风浮动,绿色霞光狂闪,朝着四周一卷而过。
姚泽只觉得身体一沉,空中竟多出一道无形的巨力,狠狠地压在了身上,行动瞬间竟变得迟缓起来。
“咯咯,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免得受皮 肉之苦。”空中响起那美妇得意的笑声,却不知藏匿何处。
眼前空间似乎被一片绿布遮掩,显然此女的计划是拖住自己,等待援兵到来。
两道遁光已经在天际出现,估计要不了几个呼吸,就可以来到近前,形势比想象中还要危急,姚泽深吸了口气,蓦地仰首一声狂吼,身躯在吼声中竟狂涨起来,转眼就化身一位身高数丈的巨人,全身覆盖着金色的寸长毛发,手掌如桌面大小,前段的尖甲油黑发亮,闪烁着森然寒光。
此时他竟变身黄金比蒙,庞大的身躯微一晃动,那些束缚的无形巨力就凭空不见,同时双手对着身前虚空看似随意的一划。
顿时十道金色爪芒激射飞出,刺耳的破空声密集地响起,而绿色空间竟多出道道抓痕,下一刻,伴随着一声尖叫,整个空间都被撕扯开,露出美妇的身影,俏脸一片煞白。
“去死!”
中年美妇尖叫着,双手疾扬,数道银光从指尖飞出,在空中一闪下,汇聚成一柄丈许长的雪白大刀,闪烁着寒光,朝着姚泽当头劈落。
与此同时,此女周身绿芒跟着大放,化作一道惊虹,朝着后方激射而去。
眼见无法拖住对方,此女毫不迟疑地选择了跑路。
姚泽巨大的双目闪过杀机,左手一扬,五指张开,一把就将大刀握住,随意一捏,一团废铁就从指间“簌簌”落下。
那美妇虽然逃走,可依旧关注自己一击的威力,希望能够一刀建功,可惜连宝物竟被徒手捏碎,当下只觉得魂飞魄散,尖声狂呼,“纣大人,救我……”
“轰隆隆”的巨响打断了此女狂呼,扭首一看,只吓得亡魂皆冒,却见姚泽所化的黄金比蒙单足在虚空一跺,带起震天的巨响,庞大的身躯竟似天外流星般,瞬间即至,巨大的拳头带着狂暴的飓风,当头砸落。
这一下,连带数丈的空间都坍塌了一片,中年美妇惊恐欲绝,银牙猛地一咬,“噗嗤”一声,这次竟喷出一团精血,悉数落在了那株碧绿小草上。
而小草被精血滋润,绿芒一闪,就落在了姚泽的粗大手臂上,随即疯狂暴涨起来,转眼就化成一根百丈之长的碧绿藤蔓,死死地缠住了庞大的比蒙。
眼见自己又转危为安,中年美妇终于松了口气,不过再也不敢靠近,遁光急闪,就欲化作一道惊虹逃出生天。
金色毛发遮掩的脸上,姚泽的目中闪过一丝讥讽,左手拇指看似随意地朝前按去,一枚指甲大小的奇异阵纹铭印离体飞出,异芒一闪,已然漂浮在对方的头顶。
正在全速疾驶的中年美妇突然觉得一阵心悸,一股杀机竟不期而至,她惶恐地转头一看,正和那道讥讽的目光相遇,芳心无由地一紧,却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刚想仔细查探,目中突兀地有道彩虹闪过,眼前的空间竟如一块布帛般,突然扭曲折皱起来,而一道十余丈长的巨大裂缝竟诡异地浮现。
“啊……”
中年美妇只来及尖叫一声,就戛然而止,空间裂缝出现的突然,消失的诡异,转眼这片虚空又恢复了平静,随同消失的,还有那道曼妙身影。
从此女发出警报,到消失不见,前后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缠绕在身上的碧绿藤蔓竟无风自燃,化为一股青烟。
金光闪烁间,庞大的身躯急剧缩小,转眼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姚泽抬头望去,远处的两道惊虹愈发耀目,眼看就要激射而至,他面无表情地举步虚空一踏,一道道规则之力在脚下蔓延,无数符文凭空生出,汇聚成一团耀目光阵。
随着身形一晃间,光阵蓦地发出耀目光华,虚空中一阵诡异的波动生出,黑色身影已然踪迹全无,原本热闹的空间顿时变得一片死寂,只留下一片狼藉。
三个呼吸之后,两道遁光带着刺耳的破空声,闪烁即至,光芒散去,露出两位男子出来。
左侧的三位赤面大汉,满脸的短虬,铜铃般的双目透着疑惑,目光一扫,眉头紧皱起来。
“纣兄,那女子是欲浮的一位小妾吧,怎么不见了?”开口的是位面白无须的阴柔男子,令人印象深刻的,那对细长的双目显得妖异而妩媚,这种感觉出现在一位男子身上,却让人感到十分怪异了。
“哼,欲浮那家伙女人无数,估计他自己都记不清那么多,不过那位黑衫修士竟能逃脱,让人惊奇啊……”赤面大汉饶有兴趣地抬头望去。
“在通天城内还想逃?走,我们先会会此人。”
阴柔男子轻笑着,单手一扬,一枚圆形的黝黑木牌就漂浮在身前,表面铭印着莫名符文,随着一道法诀打出,那木牌就“滴溜溜”地一转,散发刺目黑光,笼罩在此人身上,而空中多出一丝丝微不可查的规则之力,若隐若现。
下一刻,那团黑光蓦地一闪下,竟裹着此人朝着某个方向激射而去,速度比起一般的修士要快上倍许的样子,几乎是瞬间就在天际间再次一闪,随即不见了踪迹。
“真是急性子,连通天令都动用了,在这里那人还能长翅膀飞了?”
赤面大汉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不过还是祭出了同样的一块黝黑木牌,下一刻,这片空间彻底安静下来。
数百万里外,一片群山的上空,波动一起,一团异芒闪烁浮现,随着道道符文交织,一道身影从虚空中踏步走出。
姚泽刚想松了口气,脸色却蓦地一变,转头望去,只见天际两道肉 眼难辨的漆黑光线正朝着这边激射而来。
“这是什么遁速?怎么可能如此之快?”
他心中暗自叫苦,才想起这座通天城本身就是一株无边巨树所建,其中肯定有着外人不知的秘密,看情形再施展“大腾挪术”,也不见得可以摆脱对方。
情急之下,他的身形在空中揉身一滚,一股飓风呼啸而起,一头巨大的鹏鸟振翅飞出,双翅一展,足有七八丈宽,遮天蔽日的,“兹兹”的破空声中,一道青光直刺苍穹,一个闪动下,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变身之后,和后方的修士距离并没有拉开,通天城的城墙上方,有着莫名的禁制,进出必须经过四个方向的城门才行,可此时不用想,他已经猜测出,城门处早已戒备森严,等着自己自投罗网了。
姚泽的脸色阴沉之极,不明白通天城为什么会针对自己,难道是因为葛袍老者之事?
可怎么又给自己扣上和异族人有关的帽子?
他当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前天的圣真人聚会,郎风所说的那番话,三位圣尊大人物虽然不再排查异族人,可对于郎风此人却留了意,令人调查其来历,以及周边的人。
姚泽只是适逢其会罢了,至于童子和中年美妇直接出手拿人,这些在魔界中,反倒是稀松平常的事,甚至当场杀了也算不上什么,只不过他们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存在,却被反杀了。
这一仗打的稀里糊涂,可他清楚,如果不能从通天城尽快脱身,绝没有好结果,当即方向一转,朝着某个偏僻的角落激射而去。
如此改变方向,却让后方的两道遁光超了近路,几乎是数个呼吸,双方的距离已经不足百里,甚至转眼即至。
“道友勿慌,我等是通天城的执法堂,先前事情的起因已经清楚,道友只有做个解释,此事就算揭过。”
就在此时,一道阴柔的低笑声在耳边响起,似乎那人就站在身旁,姚泽哪里肯停留片刻,几个闪烁间,所化的巨鹏已然出现在铸雨堂的上方。
众多修士都被天空中出现的巨鸟惊动了,纷纷抬头观望,却见青光一闪,已然遁入了某个殿堂中。
而几乎是下个呼吸,空中蓦地多出两道刺目的黑光,随着光芒散去,显现出两位男子身影。
“是纣大人!”
“灰大人!”
两位圣祖大人同时来访,铸雨堂诸人无不惶恐,连忙争着上前施礼。
阴柔男子刚想开口询问,白净的面上突然一变,“该死,怎么会有传送法阵?”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现,半空中突然多出两道手掌,朝着下方某座建筑狠狠拍去。
“轰”的一声,整座殿堂都化为了瓦砾,一道异芒却冲天而起,伴随着嗡鸣声,其中似乎还有道身影,急剧闪烁下,光芒散去,连其中的人影都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