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atb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董鏘鏘留德記 txt-650. 天分展示-nx35y

董鏘鏘留德記
小說推薦董鏘鏘留德記
老白之前一直听众人叽叽喳喳的议论,见董锵锵问自己意见,并没着急回答,扭脸望着一脸愁容的雷兰亭问道:“是全险么?”
大家都能看出来,雷兰亭此时的脸色其实已经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只见他懊悔不已地摇摇头,长叹一声:“哎,我原本是打算……”但后半句他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董锵锵能理解雷兰亭的想法,他一定是觉得全险太贵了才没舍得买。可这种事经常会出现,当一个人买了全险做好各种万全准备时,他可能会风平浪静安然无恙的度过租车期,但当他抱着侥幸心理时,坏运气就会悄然而至。墨菲定律在生活里总有各种不同的应验。
“我就买了碰撞险,”雷兰亭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耷拉着脑袋,“不含玻璃险,也没买不计免赔……妈的……”
“没全险又没不计免赔,这钱肯定要自己出了。”老白显然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他用目光环视众人的同时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但现在没时间后悔了,当务之急我们必须做好我们该做的事。”
现场除了老白都是新手,所以三人都没吭声,屏住呼吸安静听老白的建议。
“虽然车被砸了让人感到恶心,但咱们团员没有任何损失,雷兰亭和旅行社的牌子就都没掉地上,这是不幸中的万幸。”老白的话让雷兰亭感到些许的安慰,确实如老白所说,如果游客丢了东西,不管丢多丢少,恐怕雷兰亭除了要喝一壶游客的不满,还得喝一壶旅行社的。而他可给旅行社交了不少钱当押金,万一旅行社耍无赖,他的押金可就打水漂儿了。
“咱们现在兵分三路:雷兰亭先开一辆车去我认识的一家正规修车行。董锵锵跟警察去警局录口供和查监控,完事之后马上去找雷兰亭修第二辆。你们记住尽量换原装玻璃,同时留好车的玻璃残骸,方便事后对质。”老白随手掏出两张纸,在上面快速写下地址后分别递给董锵锵和雷兰亭,“咱们拿着警方的报案记录和正规车行的修车单也能跟租车行交涉,否则如果租车行不认可新装的玻璃,咱们还得再掏钱不说,雷兰亭的租车押金也没了,那样损失就太大了。”
“对对,换原装玻璃,绝对不能让他们扣租车押金……”雷兰亭忙不迭地点头附和,“可你不是说兵分三路吗?”
“你们都把车开走了,”老白深吸一口气,“我跟乐乐盯着他们。记住速去速回,不要耽搁。”
董锵锵和雷兰亭都明白老白的潜台词,郑重地点头。
“你们商量好了没有?”胖警察站在不远处不耐烦地催促道,“好了就赶紧的,我们还有其他任务呢。”
在警方的协调下,停车场周边的监控很快都调了出来。但大部分摄像头要么被建筑物(或其他汽车)遮挡,要么角度不对,唯一拍到当时事件发生过程的摄像头像素还不高。董锵锵只能依稀分辨出两辆小摩托快速停到己方的汽车旁,从摩托上跳下几个清瘦的黑影,黑影们在车旁游弋片刻,他们的车窗就被砸了。不到一分钟,这些黑影就开着摩托跑了。别说人脸,就连摩托车的车牌董锵锵都看不清。
胖警察显然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见怪不怪地晃着脑袋给董锵锵做了笔录,然后轻描淡写地安慰了他一番,让人把他送出了警局。
由于担心老白和佟乐乐盯人不严出现纰漏,董锵锵不敢怠慢,马不停蹄直奔修车行。
他前脚刚到,雷兰亭那辆车的玻璃后脚就都换完了。两人沟通后决定,董锵锵把好车直接开回购物街,雷兰亭负责修好第二辆后再去找大部队集合。
董锵锵一骑绝尘回到了米兰大教堂旁的商业街。吃一堑长一智的董锵锵这次也学乖了,直接把车停到了人来人往的马路边,离最近的警亭不到50米。虽然路边的停车费比更远处的停车场要贵三分之一,但董锵锵认为,众目睽睽下被砸车的概率相对会低,停到远处虽然停车费便宜,但换一批车玻璃其实最后也便宜不到哪儿去。
他在商场外买好饮料,快速朝老白等人走去。
哪知他刚找到老白,马上看到一副让他惊讶的画面,但并不是又有团员被吉普赛女郎或黑人纠缠的惊悚场景,也不是他之前担心的有团员离奇失踪,而是在一家奢侈品店里,佟乐乐正被手拿各种奢侈品的团员们簇拥,似乎已经忙得晕头转向。
董锵锵递给老白一杯饮料,然后一头雾水地指着玻璃窗后的佟乐乐问道:“什么情况?”
“想不到吧?从你们离开到现在的一小时里,就乐乐一个人已经成了十单快两万欧了。”老白接过饮料,抿了一口后感慨道,“这里完全没我的事了。现在我是她的助手。”
“还有这种事?”董锵锵又惊又喜,“她也当过导游?”
“她懂意大利语,能帮他们翻译,能跟店员直接无障碍交流,所以比我能争取到更多折扣,而且她还能给这些人建议,告诉她们什么衣服更适合她们的气质,因为她没有那种要拿提成的动机,所以给的建议都比较中肯。她不为了营销而故意让人消费的做法得到了这些男女的认可,所以她非常受欢迎。”老白望着佟乐乐的背影赞叹道,“这就是天分,不服不行。喏,就那边那个老郑,已经花了大几千欧了。”老白朝一个胖胖的身影努了努嘴。
想到刚才那个连1欧小费都不愿给的老郑已经买了几千欧的奢侈品,董锵锵不禁咂舌,人果然都是给自己花钱时最大方。
董锵锵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一幕,倏地心念一动,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杜蓝,紧接着又想起了老陈。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好像鱼吐泡泡,像要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仿佛看透了董锵锵的心思,老白忽然莫名其妙地来了句:“她有分寸,你不用担心。”
话一出口,老白立刻察觉到自己的失言,这么说等于无形中骂了杜蓝,他马上老道地岔开话题,明知故问道:“其实一开始我以为你俩会成(情侣),你们都是北京的,年龄也差不多,彼此都有好感,还有共同经历,怎么就没成呢?”
老白当然知道两人没成的原因,但用感情问题转移话题通常都是最安全的做法。
尤其是在气氛尴尬的时候。
董锵锵还在思考该怎么回答,佟乐乐忙里偷闲中看到了正说话的两人,朝老白一招手:“填免税单啦。”
老白笑着点头,如释重负地扔下董锵锵朝众人走去,佟乐乐趁机跑了过来。
“你怎么就看热闹也不过来帮忙?”佟乐乐擦了擦汗,嗔怪道。
她的额头和鼻尖挂着一层细密的汗珠,脸颊红扑扑的,鬓角的头发被汗水绺到了一起,看的出来刚才的工作量并不小。
她的话让董锵锵分了神,缓了几秒才想起来把买好的饮料递过去:“老白说你今天收入颇丰,传我几招呗。”
“咳,我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蒙上了。”虽然嘴里谦虚,但董锵锵看的出来,佟乐乐自己也很开心。
“我不知道你还专门学过意大利语,”董锵锵继续夸道,“可以啊,真人不露相。”
“我上过两学期歌剧课,教授要求我们必须掌握意大利语。”佟乐乐轻叹道,“那两学期简直像噩梦一样,当时就连晚上做梦我都在说意大利语,真的是硬着头皮一点点啃下来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能用上。”
“如果学了外语就能赚大钱,那估计每个人都会使劲学了,就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知识变现,所以大部分人才会懒得学。”董锵锵忍不住感慨,“人都是短视的,其实我也是。”
“所以老话说艺不压身嘛,年轻时多学点东西终归不是坏事。”佟乐乐莞尔一笑,揶揄道,“你刚才说让我传授你,你女朋友不是导游么?你还用跟我学?”
董锵锵咧嘴一笑,还没来得及答话,就见老白快速走来,低声对董锵锵和佟乐乐说道:“这帮人的消费力还没完全释放,咱们必须换一个地方。”
“换地方?”董锵锵一愣,“可咱们现在就一辆车,雷兰亭还没回来。”
“你给他打电话,问他还有多久。”老白命令道,“告诉他越快越好。”
“那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董锵锵边给雷兰亭拨电话边问道,“那咱们接下来去哪儿?”
“市区的奥特莱斯人多东西也一般,这些人肯定看不上。咱们去米兰近郊的几个购物村,那里都是国际大牌。”老白语气坚定,“一定要让国内来的客人们花钱花痛快了,感到不虚此行,下次这些人才会继续找你。”
===
原创不易。欢迎来起。点%中¥文#网,支持正版原创小说《董锵锵留德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