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l12人氣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討論-第一百六十章 江上相伴-c9vjg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胡北宗抬头望向来人,正看到鸾云飞缓步向自己走来,心知大势已去,不由长叹一声。
“大侠武功高强,自当尽忠报国,如何会和贼寇同流合污,自污其身?”
鸾云飞听着胡北宗这番言语,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我不是什么大侠,也没有什么心思当什么大侠,我出生在南海,又不归你们大周皇帝管,我只看谁给我出的价钱高,我就给谁做事罢了。”
“汪老板人品怎么样姑且不论,但是和他做买卖他真的很实诚。”
这样说着,鸾云飞看了胡北宗身边的亲卫一眼,手刚要抬起,就听到胡北宗喝道:“不要杀他。”
“给我一个不杀的理由。”鸾云飞看着胡北宗。
“反正我现在已经束手就擒,我是朝廷的大官,饮食起居都要人照顾,他是我的老人,有他照顾,我或许可以活的长久一点。”胡北宗看着鸾云飞缓缓说道。
鸾云飞不由多看了胡北宗一眼,然后笑了笑:“好的,那么就饶了他来照顾你。”
这样说着,鸾云飞手上长剑划出,在那名亲卫身边连点三下,只看到亲卫身上所穿的铁甲瞬间簌簌落下,每一片甲叶都被切开,如同落叶坠地。
亲卫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乎其神的剑法,想要跪地谢饶命之恩,但是膝盖打战,如何也跪不下去。
鸾云飞看他动作,不由笑了笑:“你谢我没用,你该谢你们胡总督。”
“不过,胡总督,现在姑且随我走一趟吧。”
“汪老板正在等你呢。”
……
……
汪直已经在房间中等待了。
胡北宗走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绑缚,他也第一时间看到了那个高坐在椅子上的白衣儒士。
而这里,就是他的两江总督府。
“草民见过胡北宗胡总督。”汪直看到胡北宗走进,起身,行礼,然后请胡北宗上座。
胡北宗冷哼一声,大大咧咧地从汪直身边走过,然后坐在汪直之前坐的椅子上面,回头看着汪直:“汪直,我先说好,你想杀我就是一刀的事情,但是想让我替你做事,你还是提前死了这颗心吧。”
“草民怎么敢呢?”汪直看着胡北宗,轻笑着说道。
即使身陷囹圄,胡北宗依然保持了相当的威严和气度,就好像今天被请到这里的人并不是他,而是汪直一样。
而事实上,汪直等待胡北宗的房间,正是胡北宗自己的书房。
当初薛铃揉碎的那柄剑,如今的剑架上已经换了一柄新的。
只是汪直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才过了几天,一切都变得如此物是人非。
“只是胡大人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胡大人,您身后还有那么多仰仗您生存的人,您不替自己着想,也要替他们想想吧。”
胡北宗看着汪直:“就是因为我要替他们着想,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今天我死在这里。”
是的,如果胡北宗能够守节不降,那么即使他死后,他的家人部下门人学生都会被好好对待。
而如果今天胡北宗降了汪直,那么作为叛臣,几乎所有人都会受到胡北宗的牵连。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这也是如今胡北宗的最好写照。
汪直笑了笑:“今天你落入如今这个地步,并不是因为你胡北宗做错了什么,而是我汪直做对了什么。”
“我且问你,如果说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有把握不坐在今天这个座位上吗?”
胡北宗闻言沉默下来。
因为没有。
毕竟在今天之前,从来没有人想过汪直真的能够打下来应天府城,并且还是在一夜之间就攻破城墙,这等迅雷不及掩耳姿势,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之前那些倭寇,就是你用来投石问路的棋子?”胡北宗开口问道。
“只是开胃菜罢了,看看他们能给你们造成多少麻烦。”汪直坦然说道:“顺便吸引一下你们的注意力,简单来说就是给你们找一点事情来做,省的打乱了我的算盘。”
“还有,你就真的不相信,我会成为下一个皇帝吗?”汪直看着胡北宗:“如果有朝一日我登基为帝,那么我的国号会是宋。”
胡北宗并没有接汪直的这个话题。
他闭目养神。
他想来看看汪直,只是想看看汪直会说一些什么话。
如果就是这番没有营养的招降话语,他还是真的不稀罕搭理。
毕竟最糟糕也不过是引颈就戮,胡北宗倒也真没惧过这一死。
如果晚年被迫自污,那次啊是一辈子都洗不清的污点。
汪直看着胡北宗的神态,笑了笑。
“既然胡总督不想聊,那么肯定还是没有想好。”
“应天府沦陷的消息,最快三天就能够传到京师,不过京师什么时候能够做出来反应,我想至少是三个月之后了。”
“如果朝廷派过来的第一批援兵,我能够将其打个打败,斩首万人,不知道那个时候,胡总督能不能改变自己的想法。”
胡北宗继续闭目养神。
因为这个时候没有和汪直讲道理的余地。
汪直点了点头:“你可以走了,你可以继续住你之前住的地方。”
“有牢房吗?”胡北宗问道。
汪直笑了笑:“有。”
“但是我不会给你住的。”
这样说着,汪直转身离开了胡北宗的书房。
胡北宗看着汪直的背影,露出了有些苦涩的笑意。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大概就是如今的局势了。
即使以胡北宗之能,也不得不承认,汪直说的都是真的,这东南之乱,即使朝廷最快,恐怕也要三五年的时间来平定,如果慢的话,恐怕东南割据也不是不可能。
“唉。”胡北宗长叹一声,靠在了椅背上。
……
……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方别看着何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给了面前的绿衣女子。
何萍不动声色地听完之后,第一句话开口:“那个周梅雪现在在哪里?”
“我已经让她睡下了。”一旁的宁夏平静开口。
何萍点了点头:“你怎么看?”
她问的是方别。
“并非久留之地。”方别说道。“这里面的水,要比我想象中的还深。”
“虽然在出发之前,我想过汪直会有大动作,但是我也没有想到,汪直会真的直接攻下应天府城,和朝廷正面对抗。”
哪怕说从实力上来讲,汪直确实有这样做的资本。
何萍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其实对于汪直本身,何萍并不是太在意。
她是真正的江湖人,所在意的也只有江湖本身。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是真的?”何萍继续问道。
“我不清楚,不过鸾云飞也好,汪直也罢,武功都不容小觑。”方别说道。
“蜂巢究竟是什么动向?之前的协议还会继续执行吗?”何萍继续问道。
其实在方别刚来到江南的时候,蜂巢就给方别下达了关于刺杀广济奇邱大鱼的任务,随后胡北宗也遭到了金蜂刺客的刺杀,幸得商九歌相助才活了下来。
但是汪直也就是趁这个机会,完成了自己的布局,并且最终通过这次独尊会彻底给爆发出来。
从目前来看,汪直可以说是大胜,但是大胜之后,他与蜂巢的合作关系会不会改变,蜂巢的态度本身也非常重要。
毕竟原本这只是一场牵制性质各取所需的合作,到了现在却成了汪直的成功扭转局势的大胜。
“我不清楚。”方别摇头说道:“蜂巢的态度,要看蜂后殿下和秦。”
“从目前来看,汪直肯定值得大笔投资,可是我感觉……”
方别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门外静静的敲门声。
少年挑起眉毛,就听到门外的声音继续响起来:“不要你感觉。”
这样说着,有人推门而入,正是一身黑衣的殷夜。
她环视四周,看着何萍:“见过何萍大人。”
何萍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你来这里又要做什么?”
“我本来就在这里啊。”殷夜笑着说道:“只是说你们连夜把船开出了应天府城,让我找起来都有些难找。”
“汪直的事情,你知不知道?”在一旁的方别看着殷夜问道。
殷夜回头看向方别,笑了笑:“我如果说我不知道你信吗?”
“我当然信。”方别淡淡说道:“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不过,你这次来又要做什么?”
“谈一笔买卖。”殷夜看着方别说道。
“什么买卖?”方别问道。
殷夜看着方别,言简意赅地说出来三个字:“杀汪直。”
“不杀。”方别摇头。
“如果是蜂巢的任务呢?”殷夜说道。
“蜂巢不会下这样的任务,况且如今汪直身边高手如云,连他自己都是一员真正的大高手,我又何必去以身犯险?”方别果断说道。
“您怎么看?”殷夜回头看向何萍。
何萍淡淡道:“我听方别的。”
殷夜笑了笑:“那如果是蜂后殿下亲自下的命令呢?”
方别有些意外:“蜂后殿下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
“如果是秦的话,我还不意外,汪直的存在对于蜂巢来说,暂时是百无一害的,我们这个时候杀他,不仅会损失惨重,撕毁之前的协议,更会让蜂巢处于腹背受敌的窘迫情况。”
殷夜看着方别:“要不要和我打个赌?”
“我敢保证,蜂后的黑玉信鸽,最晚明天中午之前,就会来到这里,将杀死汪直的任务放在你面前。”
方别皱起眉头。
连何萍都微微颦眉。
殷夜敢这样保证,本身就意味着非常多的事情。
“你对蜂后殿下似乎非常了解?”何萍看着殷夜说道,语气中带着隐约的杀气。
殷夜笑了笑,丝毫不为所惧:“我知道,在蜂巢内部,蜂后殿下意味着某种禁忌,我也从来不打算打破这种禁忌。”
“但是,我做这种预测,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
“我只说,如果明天蜂后杀汪直的信鸽真的来到这艘船上,你会去杀吗?”殷夜看着方别。
方别摇了摇头:“我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或者说你不想做的事情?”殷夜笑了笑:“我没记错的话,现在你的手里还有杀广济奇和邱大鱼的任务吧,邱大鱼姑且不论,他人离得比较远,但是广济奇如今就在这座船上。”
“他是备用粮食。”方别淡淡说道,带着一点理直气壮的味道。
殷夜笑了笑:“好吧,备用粮食也行。”
“总之,我带来我的意见,那就是汪直最好还是死了比较好。”
“如果明天蜂后的黑玉信鸽来到这艘船上,你也明确有杀汪直的想法,那么你就可以来找我,我会提供给你必要的协助。”
“如果你想要离开此地的话。”殷夜说到这里看着方别:“我知道这更符合你一贯的作风。”
“但是凡事都有万一。”
“不用万一了。”方别看着殷夜:“我在这里等商九歌回来上船,我们今夜就去杭州。”
殷夜点了点头,走到门口:“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回去睡了?”
“去吧。”方别挥挥手就像赶苍蝇一样。
于是殷夜走了,轻飘飘地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你现在有什么看法?”何萍看着方别说道。
“我感觉我们留在洛城比较好。”方别老老实实说道。
“你也说过,小鸡出了壳,就只能一直长大,再也钻不回壳里面了。”何萍淡淡说道:“殷夜她过来,说的都是秦想对我们说的话。”
“秦现在在哪里?”
“他是不是就在应天府中?”
“这个大概只有秦亲自露面才知道了。”方别叹了口气:“如今这场局,汪直最少已经出了一大半的底牌,但是因此,他也最接近大胜,将赌桌上的筹码几乎都收入了自己的囊中。”
“不过笑得最开心的,未必能够笑到最后。”
“虽然我承认汪直的腰杆确实很硬,但是最硬的腰杆,也经不住刀来砍。”
“所以我们要等明天?”何萍问道。
方别没有回答何萍的话,而是看着何萍:“萍姐。”
“如果您再和秦交手一次,赢的会是谁?”
何萍沉默片刻,然后说道:“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