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xia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線上看-008 舞臺展示鑒賞-0ntew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断时晴雨唱了几首歌之后,给他们的时间到了,他们就径直收拾东西走了。
神宫寺看了眼和马,问:“你就这么看着他们走掉?”
“你都说命运交织在一起了,那我只要等着命运的下次交错就行了不是吗?”
“说得也是。”神宫寺耸了耸肩,看起来她对和马去不去勾搭白峰雨音,并不是特别关心。
断时晴雨离开后,新上台的乐队实力也不差,但是总让人觉得“没内味”。
和马不再看台上,而是把注意力转向开始发酒疯的小不点学姐。
“和马,你今天不喝,就是看不起我!”甘中美羽一只脚踩和马坐着的凳子上,“来,喝!”
和马拿起果汁杯。
“你在喝什么!看不起我吗?”
小不点学姐大喊。
和马:“这是啤酒,你已经醉到看不出来是啤酒还是果汁了吗?”
“嗯?啊,啤酒啊,抱歉我看错了,来,干!”甘中美羽用手里的酒跟和马碰杯,然后一仰脖一饮而尽。
和马只能把果汁一饮而尽。
小不点学姐心满意足的拍着和马的肩膀:“好!好!你可以的!比那些软蛋豪迈多了。喂!你们这帮家伙看好了!这才是武士该有的喝法!你们算什么武士!”
剑道部的大家显然都习惯了甘中美羽的表现,全都大声附和。
甘中美羽又跑去给自己满上,然后对着靠近的服务员掏出自己的学生证:“看到没!我是学生!我满20岁了!”
服务员也习惯了这场景,点头道:“是的,您满20岁了,可以合法喝酒了。”
甘中美羽心满意足的把学生证揣回兜里,然后咕咚咕咚把刚刚才斟满的酒杯给喝了个底朝天。
和马有点担心这闹剧怎么收场,这时候他忽然看见高见泽学姐正在给自己的酒杯里兑水。
还不等和马询问,小不点学姐就冲上来了:“高见泽!我是你的前辈对不对?”
高见泽学姐举起兑了水的酒杯:“干杯,学姐!”
“干杯!”甘中美羽马上欢天喜地的干杯,然后就转身寻找别的目标去了。
高见泽学姐放下酒杯,从旁边的大杯子里倒了一点酒进去,又故技重施开始兑水。
和马嘴巴张成O字形:“学姐你好熟练啊。”
“没办法啊,”高见泽学姐耸肩,“待会我还得送甘中回去。”
“你住她附近?”和马问。
“现在大学生一般都住在神田川吧,毕竟那首歌也算国民曲了。我们读高中的时候天天唱呢。”
“抱歉,”和马挠挠头,“我是走读的东京人,我不懂。”
这时候神宫寺忽然说:“说起来,桐生道场有一排给徒弟用的空房子,这个其实可以租出去创收啊,能解决不少问题不是?”
桐生家虽然没落了,但道场的房子还挺大的。
桐生家二层原本有给徒弟们用的五间卧室,现在都空着呢。
然后一层的房间,除了桐生兄妹各自一间卧室,还有阿茂占了一个以前给看门的门客用的小间之外,也都空着。
把房子租出去创收,好像可行。
不过毕竟不是单间的公寓,要共同生活的话,得好好考察房客的底细才行。
高见泽学姐看着和马:“你那里有空房子吗?”
“有是有,但是我们还没有决定要出租。”
高见泽学姐立刻露出失望的表情:“我还想如果你那边有正在租的房子,我可以换个地方住,新学期我刚刚交了一年的租金,暂时没有多余的钱再租房子了。如果是学弟家的房子,应该能宽限两个月给我打工筹钱吧?”
和马疑惑的问:“为什么突然想换地方住?”
既然开学前先交了一年的租金,那说明学姐对现在住的地方应该很满意,本来是没有换地方的想法才对。
顺带一提,日本这边四月一号开始新财年,所有的税收结算什么的都是这个时间结算,所以很多在东京租房的“东漂”日本人想换地方住都是四月开始找新房子,正好上一年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结算完了。
所以像高见泽学姐这样,续租了之后又想找别的地方住的情况,很不寻常。
所以和马提问道。
高见泽学姐叹了口气:“最近我住的公寓楼,有个奇怪的邻居,他经常让我觉得很不安。”
和马挑了挑眉毛。
他闻到了事件的气息。
“奇怪的邻居,怎么奇怪法?”
“我……看到他就会觉得很恐怖,按理说我也不是胆小的人,但是……”高见泽学姐欲言又止,最后她摇摇头,“不,我不能因为我的感觉,就凭空污人清白,他刚搬来的时候,还很客气的串门送乡下土特产呢,一定是个好人。”
和马心想,学姐你别这样,这FLAG插满了。
高见泽学姐刚刚的训练中给和马递过水,就当是报答这份恩情,去看一眼确认下状况好了。
和马有无敌的“火眼金睛”,对方要真是什么妖魔鬼怪,肯定有词条,和马一看就露馅了。
于是和马问道:“学姐你住在哪里?”
高见泽学姐笑道:“怎么,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了,还盯上学姐了?”
“不,我只是在意这个邻居。学姐你可能不知道,我可是非常擅长侦查的,毕竟是以警察为第一志愿呢。”
“真的吗?”高见泽学姐将信将疑的看着和马。
神宫寺开口道:“我会一起去,所以不用担心,他也不敢做什么事情。”
高见泽学姐犹豫了一下,才点头道:“好吧……不过,你们不要做什么会打搅到人家的事情哦。”
“放心。警察要入室搜查,也是需要搜查令的啊。”和马说道,同时看了眼神宫寺,对她弯起嘴角。
神宫寺也微微一笑。
高见泽学姐清了清嗓子:“你们俩搁我眼前打配合呢?啊?不错啊,这默契。行吧,就让你们看看大二学姐的卧室。”
不不,我们是去看那个邻居的啊学姐,谁要看独居女汉子的卧室啊?
不过高见泽学姐毕竟是当经理的,不是练剑的女汉子,看起来还行。
高见泽学姐看了眼户田学长,又说道:“既然你们要跟过来,那待会就麻烦你把户田前辈扛回去了。”
和马看了眼户田前辈,发现前辈已经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椅子上。
他居然,真就没喝过甘中学姐。
有点丢人啊,前辈。
副部长站起来,拍了拍手:“好,部长已经喝倒了,我们散伙吧!”
咦?
和马看着副部长:“合着你们都是陪着户田学长在疯吗?”
“也不是,我们也很尽兴啊,但是你看,现在大家全都是想要小团体去续摊的架势嘛,我就做个顺水人情呗。”
和马看了眼其他人,发现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站起来要走了。
金久同学溜得最快,都到门口了。
他居然就这样抛弃了他的会长。
副部长推了推眼镜:“那部长和……和这个就拜托你们了,高见泽同学,桐生同学。”
“这个”明显指的是还在咕咚咕咚给自己灌酒的甘中学姐。
和马刚想上前,就回想起刚刚甘中学姐把大块头的户田学长推倒的样子,不由得怀疑自己能不能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把她控制住……
他扭头看应对这种情况经验丰富的高见泽学姐。
“不用担心,她马上就要倒了。”
话音刚落,小不点学姐就哐当一下倒了。
杯子脱手之后咕噜噜的顺着桌子滚,被和马一把接住。
高见泽学姐:“你看,倒了吧。”
说着高见泽学姐拎起小不点学姐抱在怀里,指了指大块头的户田学长:“这个就拜托你啦,忍术大师。不要半路把我们的部长变成木头哦。”
和马:“那可说不定,他要是太重了,我就用替身之术把他换到附近的垃圾堆里去。”
和马已经完全接受了忍术大师的身份,并且还玩梗玩得很开心。
他搀扶起烂醉如泥的户田学长,好不容易挪出了瓦古里亚的大门。
付完钱的副部长追上来,叫住了高见泽学姐:“你们回去小心点啊。”
“放心拉,这里有忍术大师在。”高见泽学姐反正是绕不过忍术大师这个梗了。
副部长看了眼和马,然后看了眼神宫寺,这才放下心转身离开。
和马懂了。
高见泽学姐应该也是懂的,至于她现在是放牧舔狗的心态,还是另外有喜欢的人,那就不得而知了。
和马搀着户田学长,正打算到路边去拦车,就看见一辆面包车开过来。
面包车的车门上,有神宫寺家的家徽。
和马不由得皱眉,他记得过年初次参拜的时候,送神宫寺过来那辆车,看起来格调超高,而且家徽很小,刻在门把手上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总之就是给人一种低调奢华的感觉。
而这一辆车,就特别的市井气息。
开车的人头上绑着日本这边干粗活的人经常头上绑的绳子一样的东西,停车之后直接大嗓门:“大小姐,你怎么在这里?要不我们顺路载你一程?”
神宫寺:“好啊,你们来得正好。”
然后面包车的车门开了,跳下另一个帮工,直接过来帮着和马搀扶户田学长。
和马有点怀疑这车不是刚好碰上的。
但是这个时代,还没有手机……
高见泽学姐笑道:“好啊,原来你之前离席去柜台那么久,是打电话回家了啊。”
神宫寺露出腼腆的笑容:“被学姐你看穿啦。有点不好意思呢。”
不好意思个鬼哦!我信你才怪!还专门挑了一辆不会太显眼的车,而且这车还特别适合搬运俩醉鬼……就算吐在车上也没什么所谓那种,好算计啊,神宫寺!
不愧是你啊!
和马一边内心吐槽,一边和帮工一起把户田学长扔上车最后面的位置。
神宫寺则和高见泽学姐一起,把小不点学姐安置好。
开车的帮工盯着甘中美羽的脸看了几秒,忽然说:“咦,这不是青森的甘中家的女儿吗?”
“你认得?”神宫寺看起来也很意外。
“啊,她家养出了好几匹冠军马……小姐!你别误会!我没再赌马了,我只是看赛马新闻,一张马票都没买过了!”
“嗯,我信你。”神宫寺说着上了车,然后看着高见泽学姐。
学姐报出了户田学长、甘中学姐以及自己的住址。
“不急吧?”开车的这位前赌马赌徒问。
神宫寺:“不急,可以慢慢开。”
“好。”
然后和马就看着这个司机把方向盘拆下来,换了个正常的方向盘,然后把那个赛车方向盘放进座椅旁边的备件箱。
和马:“如果急的话,你打算用什么速度去?”
逮虾户吗?
前赌徒帮工微微一笑:“不急的话就算了。”
和马突然觉得,神宫寺家的底蕴,有点可怕。
难道,她才是我道场里最粗的大腿?
和马上了车,心中有点意难平。
他现在处于不想吃软饭的状态,想靠自己打拼出名堂来,但是这么粗的大腿就摆在面前,会有种不由自主的抱上去的冲动。
算了,不想了,尽量自己拼吧。
神宫寺这么会算计的女孩,就算帮忙也只会暗中帮,只要我不知道,那就是我自己打拼的结果。
这逻辑没问题。
全员上车后,车子启动了。
这行驶平稳得让人惊叹。
和马看着不断向后退去的夜景,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路边弹琴卖唱。
北川沙绪里正在路边引吭高歌。
唱的正好就是《神田川》,但是他这个不像是在歌唱易碎的青春恋情,更像是在歌唱自己易碎的音乐生涯。
和马忽然有个想法,把《所以我放弃了音乐(だから僕は音楽を辞めた)》抄过来送她,说不定能直接开启故事线,快进到结局。
也许可以试一试。
和马收回目光,然后发现神宫寺在看着自己这边。
对上目光后,神宫寺用嘴型说:“交错的命运。”
和马咋舌。
上辈子,他和音乐的交点,大概就仅限于同学聚会唱K的时候,来一首《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或者《同桌的你》。
这个时空,不知道是不是学了口琴的缘故,总觉得音乐对和马的吸引力和影响力都比以前更强了。
北川沙绪里清澈的嗓音,就像是在追逐面包车那样,不断的从后面传来。
不过,很快那声音就听不见了。
又过了一会儿,开车的帮工扭头对后面说:“这个男生的住址快到了。”
和马赶忙扭头看外面,正好这时候面包车在过桥,于是和马看见了一条窄窄的、而且有点脏的小河。
这应该就是神田川了。
上辈子和马过来出差的时候,专门来神田川看过,那个年代的神田川已经被治理得挺好了。
但81年的神田川,还是那条其貌不扬的小河。
过了桥之后,面包车径直停在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公寓门口。
公寓是那种在日本很常见的两层公寓,每一层都有一排一房一厅的套间。
有点像和马上辈子住得快吐了的那种快捷酒店。
在和马还没当上高级商务代表,只是个臭业务员的时候,只能住这种。
高见泽学姐:“203!钥匙在门口第三双臭鞋子下面。”
和马心想姐你这么大声说出来,别人都听到了好吗。
不过等和马跟帮工扛着户田学长上楼,开了门把他扔进去之后,和马就明白了。
户田学长,家里根本没什么东西可以偷啊。
户田学长应该是很喜欢剑道,所以房间里有很多剑道的海报。
最大的一个海报上,是和马有过一面之缘的上泉正刚剑圣。
和马把学长扔地上,正要离开,忽然发现散落地上的剑道爱好者杂志的封面上,有他桐生和马的身影。
和马捡起那杂志。
封面上的配的封面说明文字是:“新生代东西剑豪的真剑对决,东军胜利。”
这应该说的是魁星旗大会最后,和马跟近马健一的那场真剑对决。
再一看杂志的期刊号,和马发现是去年的杂志,出了快八个月了。
和马忽然觉得自己要离这个学长远一点。
他放下杂志,忙不迭的出了房间。
回到车上后,高见泽学姐直接开口:“户田学长从去年开始,就时不时念‘说不定明年我们有个很强的选手加入’,那说的就是你吧,桐生同学。”
和马点头:“看来是了。”
难怪户田学长会这样大动干戈的带着整个剑道社去文化社团楼下邀请和马。
高见泽学姐换了个话题:“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小不点学姐了,待会神宫寺你帮我给她洗一洗换一下衣服吧。”
神宫寺:“好,没问题。”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学姐楼下,学姐租的地方,看起来就比户田学长租的地方要高级多了。
不过毕竟是神田川这边的公寓,再怎么高级,也就那样。
高见泽学姐和神宫寺一左一右把小不点学姐架上了楼,和马只能跟俩神宫寺家的仆人一起在楼下等。
这时候,公寓一楼的门开了。
这公寓看起来一楼就是房东住的地方,只有一个门,显然整个一层都是一套房。
然后,和马看见个熟悉的身影从门里出来,走向停在路边的车。
朝仓靖彦议员。
和马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议员本来只是看了眼这边,但是在看到面包车上的家徽之后,他立刻盯着这车看起来。
和马下了车,对议员招手:“嗨。”
“是你啊。”朝仓议员笑了出来,转身朝和马走来,“所以最终是神宫寺家么,明智的选择。”
和马挠挠头:“不,这个……”
“怎么,还没有确定啊?也是,南条家更有未来一些。”
和马:“我想靠自己奋斗。”
朝仓议员惊讶的看着和马:“你当真?”
和马点头。
朝仓议员哈哈大笑:“不愧是少年英杰啊,希望你不要像当初的我那样,碰得头破血流之后才缴枪投降。不如说,为了这个国家着想的话,我倒是希望你能碰出一条路来。”
和马笑了笑,然后看了眼公寓楼:“这公寓楼……”
“啊,以前的旧识经营着这栋公寓,你如果有同伴住在这里,我可以让她多关照一下。”
“那就拜托了。”和马说。
“三零三是吧,我会跟她说的。今晚我得回家了,太晚回去,就算是那个黄脸婆也会不满的。再见,在学校加油干啊。”说完议员转过身,走向等在路边的车子。
和马目送议员离开。
然后神宫寺家开车的仆人伸脑袋问和马:“你还认识议员?”
“你们家大小姐应该也认识。”
“我们家大小姐认识那是当然。毕竟各家祭祀啊什么的,贡品都是我们家负责张罗的。”
和马:“只是这样?”
“什么叫只是这样啊,这样已经很厉害了啊,我们家,可是能跟现在的首相说得上话的啊,虽然只是‘今天份的贡品备妥了’这种程度的话,但是啊,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有不少人想花钱让我们在准备贡品和礼品的时候夹纸条,当主全都拒绝了。”
和马作为一个前社畜,当然知道“说得上话”这四个字的价值。
有的时候,说得上话和说不上话的区别,就是天与地的区别。
但是和马装作不知道这四个字价值的样子,表现得符合现在的年龄。
“哼,总之,被我们家大小姐看上,你就偷笑吧。”前赌马人这样说道。
然后他打开了收音机,熟练的调频,很快演歌的旋律从喇叭里传出来。
是津轻海峡冬景色。
和马上辈子第一次听,还是邓丽君演唱的版本。
于是和马跟着收音机里传出的旋律,开始哼起来。
这一曲结束,上楼的两人还没有下来的意思。
等收音机放到第五首歌的时候,神宫寺才和高见泽学姐一起下了楼。
和马:“猜猜我们遇到了谁?”
“谁?”神宫寺疑惑的反问。
“朝仓议员。幸亏南条没跟我们一起考东京大学。”
神宫寺笑了:“是啊,不然就尴尬了。原来这是朝仓议员的传闻中的红颜知己经营的公寓啊,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呢。”
和马不置可否的耸肩,然后转向高见泽学姐:“下面,就是重头戏了。”
高见泽学姐一脸犹豫:“这个……真的要来吗?可能只是我想多了啊。”
“去看看又不会少块肉。”和马说,“走吧。”
“好吧。”高见泽学姐听起来很无奈,但是脸上却是松了口气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