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8r69優秀都市异能 《夏逆》-第一百三十七章、都是趙勝的錯展示-bho99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潘龙想了又想,始终觉得曾家不可能那么给力。
于是他让部下们分头去调查情报,约定无论结果如何,五天之后在幽州中部重镇襄平府巡风司衙门见面。
而他自己,则找了个荒无人烟重生之风云录的地方,点燃了列御寇的信香,向这位老前辈打听曾家的消息。
“你要问关于曾家的事?”列御寇有些疑惑,“那曾家远在东北,几乎都快到幽州边上了,怎么会跟你扯上关系?”
潘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解释了一遍,着重介绍了自己的担忧。
列御寇一言不发,耐心地听他说完,又过了一会儿,才说:“我这些年不问世事,还不知道原来幽州的情况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曾家反对和冰原各族议和,乃至于主动挑起矛盾,这原因我却是知道的。”
“能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曾家的来历其实并不光明,他们祖上本是魔门血神宗的一支。在战国时代脱离了血神宗,等到大夏建立之后就洗白从良——后来帝乙亥大战漠北,血神宗出来捣乱,曾家为了证明自己和血神宗早已断绝关系,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嫡系男子几乎全都战死沙场,才算是从此断绝后患,再也没人计较他们的出身。”
“虽然曾家已经洗白,但他们的心法还是从血神宗‘血祭苍生’心法里面衍生出来的,和魔门血祭之法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记得当年他们的祖宗曾经请教过文超,文超说‘向弱者拔刀为下,向强者拔刀为中,向自己的缺点拔刀为上’,希望他们能够将勇气用在改变自己、克服自身缺点的方面。”
“结果他们倒好,不知道怎么的,就琢磨出了先在战斗厮杀之中积累血勇之气,然后通过闭关静修,将其转化为自身精神力量的法门来——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个叫‘先斩人、后斩己’。”
“我当年也见过曾无惧,他的资质其实很一般,能够修成妖神,正是在漠北之战中积累了大量的血勇,然后才能厚积薄发。”
潘龙恍然大悟——原来曾绝色美女的护花神医 挚妩家的故事是半真半假。
真的那一半,是他们的确能够通过战斗而变强,乃至于冲破瓶颈。
假的那一半,则是他们并不能在战斗里面直接变强,必须在战斗之后静修才行。
这么一来,曾家坚持要和冰原各族战斗到底,乃至于要袭击已经归顺大夏的冰原族裔,甚至对朝廷官差们态度也如此恶劣,便可以理解了。
曾家的心法以战养战,必须坚持不断地战斗下去。
这战斗其实并不一定非要和冰原各族打,就像那个旁支出身的曾小强,在西域几十年,也一样积累深厚,最终成功突破。
其实考虑到效率,或许曾家集体搬家去西域,更有利于他们的长期发展。
就算不去西域,去北地或者南海,都比留在幽州好。
毕竟那些地方战斗的机会更多。
只是他们在幽州经营多年,底蕴深厚,势力强大。离开了这大本营,就算依然还有强大的实力,却始终只是过江猛龙,连地头蛇可能都压不住。
想要再次发展到如今的地位,也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少时间,付出多少人力物力。
就算是要建立分支,也要以幽州这边为根基,然后在分舵经营多年,才可能转移过去。
定丰潘家当初在中原建立分支的时位面仙官令an.co/novel/chapters/taigujianzun-qingshixiyu”>太古剑尊候,前前后后花了近百年的时间,最后还是老族长潘寿亲自带队,在冀州南部专心经营了近二十年,才将潘家的中原分支给落地生根,成为江湖上承认的一个势力。
尽管……差不多算是最小规模的势力。
曾家当代有两位返璞归真的真人,想要建立分支,肯定比潘家容易得多。可他们明显并不愿意这么做,而是想要在幽州这边继续发展下去。
潘龙倒也能理解他们的选择。
如今朝廷的颓势,稍稍有点见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虽然乱世尚未到来,但想来也用不了多久。短则十年八载,长则三五十年,大夏一定会乱。
……除非帝洛南变法成功。
这么一想,曾家激烈反对变法的原因,也就清楚了。
人家想要天下大乱,好趁机战斗升级来着。变法成功,天下就不乱了,那岂不是亏了?
“这曾家的心法,仔细想想真是邪门!”潘龙忍不住说,“就算已经洗白上岸,也还是充满了邪魔外道的气息啊!”
“他们的做法有问题而已。当年脱离血神宗的并非只有他们一家,星河剑派也一样出身于血神宗,但你可曾听说过星河剑派做过这种挑起纷争的事情?”
潘龙吃了一惊——星河剑派是一个位于东海之间的门派,门下弟子骁勇善战,讲究“舍剑之外别无他物”,好斗之名天下皆知。
东海剑仙的威名,倒有一大半是这群一言不合就拔剑,打起来从来不要命的狠人打出来的。
但星河剑派的作风也是出了名的光明磊落,他们就算跟你有血海深仇,也只会跟你约定时间地点一决生死,从没做过偷袭暗杀或者是殃及无辜的事情。
和暗戳戳挑起大夏与冰原各族矛盾,只为了可以有足够多的战斗,从而帮助自身积累的曾家相比,星河剑派显然立意更高。
也难怪这剑派能够打出威名,成为东海武道的代表之一。
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对曾家太过苛责。
如果曾家当年那位妖神曾无惧不死的话,有这位妖神坐镇,曾家自然稳如泰山,想要怎么发展都可以。
甚至于,就算是曾家想要改变心法,从此走上比较稳妥的道路,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但曾无惧死了,为了给大夏朝廷尽忠,他去和刺杀大夏开国太祖帝甲子的逃犯毕灵空作战,最终战死沙场。
……这么一想,难道这还是老师的锅不成?
潘龙觉得脑子有点混乱。
他结束了和列御寇的联系,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又仔细捋了一遍,最终得出了结论。
曾无惧为国尽忠,没错。
老师出手自卫,当然也没错。
那么,错的显然只可能是大夏朝廷。
或者说,是帝甲子赵胜。
如果不是赵胜这厮惹来那么多的麻烦,怎么会金笛玉芙蓉 东方玉有这些后续的矛盾?
不仅如此,赵胜懂得浑天宝鉴,对血苍穹颇有精通,如果他愿意帮曾家改良心法,一定能够让曾家的心法不至于有这么大的缺陷。
但他没有。
“嗯!全都是赵胜的错!”潘龙点点头,下了如此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