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srn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唐朝小白領笔趣-第三百二十五節 葉氏家族(5)展示-qgoh6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什么,你说什么?怎么会如此?”
李纲吃惊地看着李泰,现在天下太平了,大家思考的问题就是如何生活好,至于以前的愤而动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他在武州是个不错的后生,在松洲学习的不错,怎么会如此呢?
“武州衙门的人勾结土匪,追杀卢一坤,而其他的人则是罗织罪名,将一个善良的商人给抄了,而且还将这个商家的女子,也就是卢一坤的未婚妻,给糟践了。”
李泰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虽然茶很香,可是依旧不能让自己的内心平复。
“什么,怎么会如此,他们是不是疯了?”
李纲站在那里,手指都在颤抖,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现在不是圣明天子坐堂嘛,怎么会如此,而且自己也是记得的,武州的孙岚是个读书人啊,他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真的很可怕的感觉。
“而且,武州刺史孙岚,还亲自在手星武战神 逆流双鱼下的安排下,想要去继续欺负这个女子,结果被我撞破了,读书人,呵,读书人,就是这么当官的,我还是这辈子第一次遇到,真的是人才啊,哈,哈,哈哈……”
李泰一口气就将手里的茶水喝完了,然后磕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再给我来一壶,今日的好事情真的不少啊,我当浮一大白。”
叶大发点头,然后就出去准备了,至于他说的话,说真的,不能多想。
而李纲则是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塌了,怎么会如此呢,孙岚是个很有名望的人啊,而且读书注经方面都是一把好手,在士林圈子里还是有点名声的,可是呢,现在怎么会去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本来呢,找个歌姬没什么,不是都说名士风流吗?可是呢,现在竟然去欺负一个弱女子,这样的风流恐怕是疯了吧?
而秦琼则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只是他的手掌上的青筋已经出来了,将自己的椅子上的把手捏碎了,这帮人,都是该死啊。
过了好一会,等到李泰喝了差不多三杯茶之后,李纲才慢慢地坐在椅子上,然后抬头看着李泰问道,“他们是不是疯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疯了,不过呢,这个孙岚算是当初被推荐的差不多二十个读书人出来做官的人,这样的人,我记得当初士林的人还说,有如此多的人出来做官,就会有二十个州府会有幸福的生活,百姓的日子会很好,还说父皇只是给了二十个太过小气了,这不是能将他们的治理国家的能力全部都释放了,应该再给一些,原来,他们治理国家的手法就是如此的犀利啊,果然都是人才,不过呢,我相信,等到父皇看到了其他的十几个州府的那些刺史的话,恐怕大唐的士林就会名声大跌,而且,这件事还会让父皇变得疯狂,百骑司说不定会开始狂增了。”
“怎么会如此,百骑司本来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人数少还可以,如果多的话,国家岂不是就乱了?”李纲却是不喜欢百骑司,对于他们来说,国家是自给自足就好,其他的就不用太过操心了,可是呢,一旦真正地出现所谓的监督的话,就不好了,就像是糊名制度来考试的话,刚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觉得这么做是对于读书人的看不起和蔑视,可是呢,为何后来却开始有了呢,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因为不停地出现有人作弊,而且还有人开始做的更加的疯狂,让朝廷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再不这么做的话,科举考试就是个空了,大家都想要混日子的话,这个日子怎么办?谁去维持?最后岂不是就完蛋了吗?
“多?我还是觉得少了,我以前也是觉得只有用儒家的那一套就可以了,让百姓自给自足就好了,这样的生活挺好的,可是呢,后来发生的一些事,让我觉得吧,百骑司的人太少了,有那么一瞬间,我都想要和父皇说,要不,让我当百骑司的大头领吧。”
李泰的话很轻,可是呢,却让李纲觉得自己的身体都有点发烧了,这样的家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这样的事情,真的很可怕的,到底的是什么的事情才会让他如此的扛不住呢。
“不可煎熬过分。”李纲叹了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句话。
“朝廷不煎熬他们,他们就会煎熬百姓,你说,你我都是儒家弟子,难道说,只是对于读书人这么好就行了,他们会感激吗?我以前记得叶檀说过一句话,当时我觉得他说的这么一句话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可是呢,现在我才发现,根本就不够。”
“他说了什么?”李纲知道叶檀的脾气,很多时候会在自己在乎的人那里说出一些比较奇怪的话语,虽然很有道理,可是呢,却是有点惊世骇俗的,不合适的。
“朝廷的那些人,如果一个一个地砍头的话,会有冤枉的,可是呢,如果隔着一个开始砍头的话,就会发现还是少了,那些人不用鞭子驱使,他们不知道自己在拿到朝廷给的地位和富贵,还有百姓的粮食供给他们生活的时候,他们认为自己是神了。”
李纲觉得这句话很不对,但是呢,却不知道如何说什么呢。
“行了,我们都回去吧,叶侯这几天应该都起不来的,他这次回来花费了五六天,从关外回来的,几乎没有消息,如果这次不好好休息的话,那么就会折寿的。”
李泰说完这句话,就站起来,转身离开了这里。
李纲和秦琼对视了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慢慢地走出了叶檀的家门。
来到街上,街上的人正在做两件事,一件事就是欢呼,因为这个在松洲叶氏这里折腾的人已经被杀了,这个已经是好事了,自己等人的好日子开始了,因为有不少人正在那里清洗马路,而另外的一群人却在哪里骂街,说的就是这些人做出来的恶心的事情,让人不知道怎么办。
李纲像是老了不少一样,上了马车,离开了这里。
回到书院的时候,看到李泰正在那里吃着红烧肉,他不像是在吃肉,而像是在啃着什么东西一样,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好几天没有回来。
梁淑群此时正躺在家里的床上,这几年,身体不好,他从长安回来之后,身体就更差了,自己的女儿梁静正在哪里伺候着,对于自己的父亲的心病,他是知道的。
本来松洲的一切都是开始和当初他预期的还要好,但是呢,自从叶乾坤等人来了之后,他和叶文章聊过一次之后,就回家开始卧病不起了。
梁静现在不到三十岁,虽然有了两个孩子,都是儿子,不过凤媚江湖呢,人的样子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身上的已婚女子的气息很浓郁,虽然不是很漂亮,可是呢,如果出去的话倒是不掉价。
这里不是梁家,而是张家,自从张毅在叶檀的手下有了身份了之后,他们就搬过来了,两家合成一家,毕竟,没有办法的事情,两家的人都不多。
张玉现在的身体倒是不错,虽然也是个读书人,却是被生活打破了自己的念想了,所以,这几年倒是过得不错,加上有了两个孙儿,自己的儿子张毅现在的身份也不低了,时不时地还会被看到,所以这样的日子他还是不错的。
看着还在那里叹息的梁淑群,他端过来一壶茶,然后在桌子上倒了两杯,虽然自己当初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读书人,可是呢,有的时候,有些东西一旦是好东西的话,就会有人去接受的,他就是如此。
“喝一杯吧。”
张玉让自己的儿媳妇出去,有的时候,有些事只有老友才可以关心的,因为自己的孩子不是万能的,而且说出来,容易丢人,毕竟我们的祖先一直都是采用的长辈就是长辈,有威严的,否则的话,就会丢人现眼啊,以后如何管教孩子呢?
“不喝。”
躺坐在床上的梁淑群没有理会,只是看着面前的一幅字,而是有点心神,因为这幅字当初就是叶檀给他写的,就是两句话,“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当时之所以写出这样的话来,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因为当时的叶檀说过,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是不变的,唯一不变的就是变本身,如果我们不能做到的话,那么后果难料的。
他虽龙日一,你死定了3 小妮子然觉得叶檀当初的一些行为和思想有点过分了,毕竟这个世界还是挺不错的,这几年,百姓的日子开始好起来了,当初叶檀说过,如果只是让百姓们都吃饱饭那么太简单了,没有什么挑战,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让百姓不能被土地限制死,孩子读书有出息就要走出去,当时梁淑群还问了一句,那么没人种地怎么办?难道大家都经商和读书吗?这个问题当初李世民也问过叶檀,对于未知的行为,总是有几分害怕,可是实际上呢,就算是到了现在,你以为不种地就可以了吗?任何时代都需要种地的,这个是没有办法阻止的,你以为有些事情是那么简单的吗?不可能事情,就算是大家都不种地了,随着松洲的一些机械开始出现,以后就算是不种地也可以。
但是呢,这才几年,日子好过了,松洲这里的人都还是不错的,因为叶檀的面子还有威视很强,大家都不敢胡来,可是呢,自己家里的事情却是出现了问题了,还好叶檀只有一个人,如果是好几个的话,可能就出事了。
这个呢,其实也难怪,毕竟自古以来,内斗方面的事情就层出不穷,而且还有更加可怕的地方就是,很多人神医嫡女:残王架不住似乎觉得一旦有了好处,大家都应该好好地享受一样。
当初叶文章派人去洪州的时候,叶檀不在家里,梁淑群就觉得不合适,这个学生虽然是自己的,可是呢,他骨子里却是喜欢法家的,虽然制作了不少的公平,可是有些东西却是骨子里带来的,任何时代,你不听话,总是会出现问题的,结果洪州的叶氏凭借松洲的叶氏慢慢复苏,可是呢,他们刚刚吃饱了饭,就开始打厨子了,而且是从脚后跟的那种,这样的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松洲的一切都是因为有了叶檀才会如此,如果有人敢破坏的,到时候不要以为你们是松洲叶家的人就会好一点,百姓相信叶檀,军士相信叶檀,就算是他造反的话,总是会有一些人过来帮忙的,日子还得过不是?而且松洲叶檀的爵位,可不是一个开玩笑的东西,这个东西来自朝廷,是因为叶檀的卓绝的贡献才有的,这个可不是随便就可以拿走的,当时那个自己都看不上眼的叶乾坤竟然想要将这个侯爷要走,当时他就觉得这么蠢的人活该被穷死啊,可是呢,叶文章竟然没有反驳,你不知道你的好日子是怎么来的吗?你这个时候玩这个,你不是作死吗?
听说叶檀回来了,将叶文章家里给封了,这个是采用了双层模式。
一个就是所谓的朝廷律法,因为这里的人都是他的封地里的人,不要相信电视剧里的那些东西,什么只有享受赋税,而其他的都不管,有的时候,治理不需要控制仙墓中走出的强 疯狂骷吗?
另外一个则是宗族的办法,这个叶檀按着过去说法,一旦你成绩有了,就会自动成为族长,就像是李世民一样,本来李家的族长应该是李渊,后来他退位了之后,就应该是李建成,可是为什么是李世民呢,就是因为有身份,谁敢争取,就是找死。
但是呢,有些人似乎就是不怕死,所以,他担心出事了。
叶檀回来了,有些事,当初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现在却不能如此了。
叶檀比李世民还要狠的地方,就是要求干净,如果身上有一粒灰尘,都会扔掉,这就是所谓的现实,你说会如何?
叶乾坤似乎将自己的脑子放在了洪州了,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洪州还是那个穷的叮当响的洪州,洪州叶氏恐怕最后的结果不是饿死,就是消散了。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