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8z0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笔趣-七百九十二章 肉搏看書-q6fie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便听许易道,“大人说笑了,在下哪有什么名声,不过是外面误传的。再说,若说指物作诗,在下或许也些本领,其余旁的,当真不敢认领,还请大人见谅。”
贺北一冷笑道,“如此说来,传言皆虚,你也不过是欺世盗名之辈。我行人司不要没本事的,你还是调头回去吧。”
许易面色骤冷,沉声道,“大人若非要见识下官的本事,下官也不好再藏拙了,不瞒大人,下官的确随异人学过秘法,叫言出法随,下官修炼不精,让大人坐着不能站起来有些难办,可若是大人站起来,再让大人坐回去,我却是能办到。大人若是想验证,现在便可一试。”
贺北一拍案而起,“我倒要看看,你修得什么神通,能令本官随你心意行止。”许易抱拳道,“下官不才,大人现在不是已经站起来了么?”
婚姻欠你一个男朋友 萌妞坑宝
贺北一怔了怔,恍然大悟,一屁股坐了回去,厉声道,“此来文字机巧,你不是有本事让我站起来再坐……”
话至此处,他说不下去了,盯着许易阴声道,“果然有些急智,不过我行人司不养只会耍嘴皮子的,要的是文武兼修的贤士。不然,倘使你出使外朝,被人辱没,丢的却是我行人司的脸。”
许易道,“还请大人考教。”初来乍到,便遭当头棒喝,许易却被激起了斗志。
他如今武力值急剧攀升,已远远超过了他目下的修为,让他腾起了滔天自信。贺北一微微努嘴,一名身量高过全场诸人一头的巨汉阔步上前,他虽着一件粗大的布袍,但一身恐怖的肌肉曲线,几乎要破布而出,一双隆目,爆**光。
便听贺北一道,“你只有神图三境修为,立在你身前的左金将乃是神图四境,若让你们硬拼硬打,算欺负你,这样吧,你们不要动用灵力,但凭肉躯搏斗吧。若你能挺过左金将十招,便算你通过这第一关考验。”
道门败
贺北一话音方落,蒋玉树传意念道,“放弃吧,宁向直中取,固然是勇气可嘉,可明知是南墙还有硬撞,就是自取其辱了,这左金将名唤龙霸,乃是妖族,本体为盘龙巨象,身有撼山摧岳之力,漫说是你,只怕是贺北一亲自下场,怕也在肉搏战中省不得这龙霸。”
许易还没搭话,便听龙霸粗着嗓子说话了,“总堂也太瞧不起人,若只肉搏,何用十招,他能接住我半招,便算我输。”许易道,“既如此,便请左金将发半招来,我接着试试。”
满堂轰笑,龙霸瞬间面红脖子粗,隆目跳动,仿佛有异物要破皮而出。贺北一摆手道,“左金将勿恼,人家本就以弄嘴为生。旁的不必说了,就十招吧,许易你应是不应。”
许易道,“既是总堂吩咐了,我照办便是。”龙霸死死瞪着许易,“仙官的身份救了你,不过,我虽不要性命,但你要为你先前的无礼付出代价,做好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的准备吧。”
说着,他身形一闪,便到了堂外的演武场上,体型虽巨,悠忽间如电飚射,只这一闪身,便显露了非凡的修为。许易心中警惕,一晃身,便也到了演武场上。不知谁传出去的消息,顷刻,演武场外人头攒动。
万道龙皇
末世控兽师
至尊儒圣
“什么,他要和左金将比肉搏,这是失心疯了吧,十年前,苍茫海暴乱,左金将可是独身拍死十余头龙鲸大妖,那可都是能一尾拍碎一座大山重达千万斤的龙鲸啊。”
夫妻难做 风之轻寒
爱情嫁到 柚子木
“还真不是这姓许的不开眼,是总堂点的将,啧啧,也是个可怜的倒霉鬼,还没被行人府的滑吏们折腾,先惹恼了总堂,这个官我看他是坐不稳了。”
“坐稳?想什么呢,总堂的意思很明白,他若想在咱行人司为官,先得过了左金将这关,诸位瞧他这关可能过得去么?可怜这家伙也是个拎不清,他若不应承,总堂也拿他没辙,毕竟他是通过了吏司的程序,总堂再不喜欢他,也得捏着鼻子认了。现在好了,他竟然接了总堂的话茬。这下,若是战败了,我怕便是总堂留他,他都没脸在这儿待。”
场中群议纷纷,无一人看好许易,也没有人流露丝毫的同情。便在议论声中,许易的过往,便被扒了出来,一听说这人从小吏混到正七品高位,不过短短数年时间,几乎引爆所有人的嫉妒心。
龙霸昂首傲视,冲许易勾勾手指,“你先进招,我怕我进招后,你就没机会了。”他话音方落,许易化作一道流影到得近前,龙霸挥手一击,剧烈的音爆震动得全场好似炸响了雷劫。
一拳击出,快比流星,还未击中许易,龙霸便知道这一拳便是天神下凡也休想躲过去。紧接着,他的拳头便碰到了许易的手臂,令他震撼莫名的事情发生了,以他这一拳的力道,足以打垮一座山峰。
偏偏才被许易手掌一架,他的拳力便被带歪了,化直劲为圆劲,紧接着,许易另一只拳头迎着他面门砸了过来,龙霸能清晰地看见许易拳头运行的轨迹,却听不到一丝一毫的破空声。
看着好似那拳头打得极慢,根本没带起拳风,龙霸却清楚,这是拳力重到了极致,带起的劲力形成了塌陷力场,将拳风都吞噬了。他终于被激起了好胜心,大呼一声,右臂挥出,迎着许易的拳头击来。
双拳相交,轰然一声巨响,许易立在原地,纹丝不动,脚下所立之地却生生裂出了两个巨大的峡口。咚的一声,龙霸沉重的身躯砸在地上,口中喷出鲜血,才想翻身站起来,右臂化作无数碎裂的骨头,散落开来。
满场鸦雀无声,围观众人好似被施了定身术法一般,眼中满是震撼,谁能想到龙霸如此威名,竟会在肉身搏杀中,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伤成这样。
蒋玉树瞪圆了眼睛,根本想不到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不就是个许易么,都混到让女流之辈求自己关照了,怎么能有这样的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