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7la都市异能小說 七海揚明 線上看-章四五三 得逞展示-7cgdg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阿力木江听到话,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睛瞪大,呼吸急促,满脸不敢相信,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起来:“殿下,您…….您是说让我…….让我刺杀您,这不行,外臣,外臣不敢。”
李君威则是上前拉起他:“你有什么不敢的,你不听我的就是个死,我不杀你,这事说出去,尔父尔兄也是要杀你,而你做了,至少一个叶尔羌亲王等着你,进一步荣华富贵,退一步死无葬身之地,有那么难选择吗?”
阿力木江怔住,愣在原地,他胸口起起伏伏,心中为难到了极致,忽然抓起桌上的酒壶,吨吨吨喝了个痛快,说道:“殿下,一切全都如您吩咐,请殿下怜悯外臣卑微,给外臣一条活路呀。”
李君威微微点头:“很好,有胆有识,算是个男人。也不枉本王提携你一程,放心就是,本王说给你富贵,自然会给你富贵的。”
阿力木江千恩万谢,离开了晋商会馆,而阿塔则是犹豫起来,说道:“殿下,您在叶尔羌内部搞这么大的动静,一个不慎那可是要惹出变乱的,卑职麾下外加使团护卫加起来不过六百兵,真要是闹大了,可未必能控制的住场面啊。”
李君威却是不满在乎:“倒也未必全靠你,德登郎嘉和噶尔丹策旺各有一千兵,都是能打的,也能稳住局势了,听好了,没有我的命令,可不许跟伊犁那边通联。”
“啊?”阿塔更是后怕了,他刚才劝说那些就是想和伊犁的陈平、常阿岱两位通通气,以方便策应裕王安全。
李君威解释到:“陈平和常阿岱这都是要换届回京的人了,他们才不想辖地之中出现什么变乱,绝对不会支持我的计策。更重要的是,策动阿力木江搞事,为的是解决叶尔羌汗国及他们与大哥那边的关系,而不是对付迪丽古丽,无论最终的结局怎么样,我这位嫂嫂还是会与我一起回申京的,要是说出去,闹大了,丢了我们李家的脸,阿塔,你能担待的起吗?”
“这……..殿下,卑职绝对保密。”阿塔立刻保证到,心里却是为阿力木江犯了嘀咕,这个家伙看来也是被利用了。
三日后,城外。
麦尔丹擦了擦脸上的汗,踉跄走到了胡杨林之中,长出一口气,抱怨说道:“不过一两年的功夫,我这身体就成了这个模样,当初在归化学堂进学时,我与骑兵科的阿塔赛马比射箭,连日累夜也不觉得多累。”
“您都累成这样了,不如小的去通知裕王殿下,都来歇息一下吧,这猎获的野鸭子也够多了。”一个仆从在一边说道。
麦尔丹摆摆手:“算了,还是让裕王尽兴的好,阿力木江呢,他在哪里?”
“他陪在裕王殿下身边,您看,也是拐进山丘之后的芦苇荡………。”仆人指着一旁茂密的芦苇荡,有一队骑兵的尾巴消失在那里,麦尔丹用弓拄着,强行起身:“真是想休息一会都不行呀,来人,扶我上马,追上去。”
“有阿力木江跟着不就行了吗,您已经这么劳累,何必再去呢?”
麦尔丹摇摇头:“不行,要万无一失才可以,裕王殿下的安危不容有失。”
麦尔丹刚刚被推上马,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几声枪响,就看到芦苇荡里野鸭子乱飞起来,麦尔丹脸色微变:“不对,不对!”
“哪里不对?”仆人却是没有感觉不对。麦尔丹说道:“枪声不对,裕王打猎用的是鹿弹,怎么枪声是独头弹的声音。”
“许是遇到什么大家伙了吧。”仆人说。
麦尔丹依旧摇头,细细一听:“你听,还有手枪的声音。快,召集护卫,许是出事了。”
仆人依旧觉得麦尔丹大惊小怪,却是听到一声爆炸声,登时警醒起来,打猎无论用到什么,可没有用手榴弹的,连忙派人去找卫队,却见芦苇荡里飞奔出一名骑兵,急速跑来,跪在了地上,哭着说道:“麦尔丹大人,出事了,阿力木江把……..阿力木江的人袭击了裕王。”
“阿力木江袭击裕王,怎么会?”麦尔丹可没想到是这个结果,满脸不信,却见芦苇荡里又有几十名骑兵冲出来,疾驰而来,手持弓箭,恶狠狠的模样,麦尔丹的手下的士兵照例迎了上去,却是被为首的骑兵一刀斩了脑袋。
麦尔丹不得不信,对地上跪着的那人喊道:“快,你快上马,随我回城,你们几个,挡住这些乱贼。”
远处一处高地,李君威拿着一杆望远镜看着胡杨林附近发生的一切,当看到麦尔丹骑马逃走的时候,对身边的阿力木江骂道:“你怎么安排的人,只顾著作戏,怎么放过了麦尔丹,他逃走了,后患无穷。”
阿力木江也是焦急,翻身上马,说道:“殿下,我亲自去追。”
废土王者 逍遥剑意
重生之慈善大亨
李君威摇摇头:“算了,追不上了,你跟着阿塔,去拉达克王及藏军营地去传令,让他们出兵助你,直接攻城吧,省亲团那边安排好了吗?”
“已经安排好了,迪丽姐姐接到消息会立刻进入晋商会馆,与使团汇合的。”阿力木江回答说道。
李君威说:“好,那就立刻去做吧。”
杀戮录 卖女孩的火柴
麦尔丹急匆匆带着几个人回到了叶尔羌城,当即命令全城戒严,关闭城门不许任何人进城,他带着目击者进了汗王宫,面见大汗司马依,司马依一听裕王遭遇刺杀,当即就是晕了过去,虽然医生几经努力,让其醒转过来,但脸上全无血色,油尽灯枯的模样。
“你亲眼看到裕王遭遇刺杀,那裕王情形如何?”司马依问向目击者。
“当时小人正在芦苇荡里驱赶野鸭子,是阿力木江的手下忽然发难,袭击了裕王和他的侍卫…….。”目击者小心说道。
司马依剧烈咳嗽起来,怒道:“咳咳……我问你,裕王是生是死!”
“死了!”目击者直截了当的说。
“你可看真切了?”麦尔丹也是不信,目击者说道:“肯定死了,第一波箭就是射向裕王本人的,裕王中了不下五支箭,特别是脑袋上插着一支,肯定活不了了。”
司马依面如死灰,摆摆手:“好,你下去吧。”
“阿力木江,这要是陷我叶尔羌国于亡国灭种的境地啊!我要杀了他,杀了他!”麦尔丹挥舞着拳头,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
腹黑小狂后
我的抗日大 痴冬书
情殇句点 无名指环
司马依斥责说道:“这个时候,惩戒阿力木江没有那么重要了,现在是要想方设法向帝国证明,刺杀是阿力木江一个人的事,与我们无关!你立刻去晋商会馆,求见使团官员,向其进行解释。”
“父汗,晚了!城内也得到了消息,就在您昏迷的时候,迪丽姐姐母子在护卫的帮助下杀出了汗王宫,进入了晋商会馆,我派遣去交涉的人回来说,晋商会馆里的汉人已经在准备战斗,而且一口咬定是你我袭杀了裕王。
您最担心的事发生了,这件事肯定与迪丽姐姐脱不开干系,她得到消息的时间太早了,也肯定是她欺骗了使团之中的官员。”麦尔丹恼怒说道。
司马依痛苦的咳嗽不断,最终咳出了满嘴的献血,他强忍着痛苦,问道:“现在城外怎么样了,阿力木江是逃走了吗?”
“不,或许他早有预谋,竟然说服了藏人,城外的藏军营地蠢蠢欲动,也都相信了是我们袭击裕王,正在准备攻城,城内已经乱了……..。”麦尔丹的声音有些绝望。
司马依明白了,说道:“这是阴谋,这绝对是个阴谋……….。”
“父汗,现在该怎么办?”麦尔丹跪在了司马依面前,问道。
司马依靠在床榻上,闭眼思索,说道:“麦尔丹,我的儿子,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现如今这里人人都相信是我们刺杀了裕王,人心已经不能用了,要想保住性命,要保住叶尔羌汗国,就必须让伊犁的定边将军陈平和驻西疆大臣常阿岱相信,这件事是阿力木江与迪丽古丽所为,与你我无关。
而如果我们被困在城里,阿力木江就会派人去伊犁混淆视听,播弄是非了。所以,麦尔丹,你需要把兵马集结起来,不要犹豫,今天晚上就突围出城,一边去喀什噶尔收拾兵马,一边派人去伊犁联络,只有这样,才有几分生机,而我,你的父亲,再也不能陪伴你了。”
麦尔丹眼含热泪:“父汗,您要留下吗?”
司马依摇摇头:“不,我留下根本无用,你一定要把护送出城,你去喀什噶尔,而我则作为使者去伊犁,假如我活着抵达伊犁,自然会用生命向陈平、常阿岱证明你我父子的清白,而即便是我死了,我的尸体也是最好的证据了……..。”
作为阴谋的始作俑者,李君威利用时间差和信息差掌握了所有的主动权,司马依父子以为他死了,所以要逃出叶尔羌城东山再起,而德登郎嘉和噶尔丹策旺得到的消息却是裕王被司马依父子刺杀,受伤但是还活着,所以愿意出兵相助,只有阿力木江与李君威才知道,这只是一个阴谋罢了。
只不过,一切的决断权都在李君威的手里,麦尔丹父子的离开也是如此,他可不想真的支持阿力木江这个蠢货真的成为大汗,假如帝国想要统治天山南路的这片土地,最好就让叶尔羌汗国内乱,势均力敌的双方打个头破血流,没完没了,百姓民不聊生才好,到时候帝国王者之师出兵,平乱镇暴,就是得民心之举,那还不是要什么就有什么。
晋商会馆。
铁骨英姿之小妻要逆袭
“母亲,为什么三叔被人刺杀了,您好像很高兴的模样?”李昭瑢已有八岁,是到了懂事的年龄了,看着迪丽古丽兴奋的在堂内走来走去,疑惑问道。
迪丽古丽抱起儿子,说道:“昭瑢,这样我们就不用去申京了,就可以返回你父亲的身边,而且你的兄长也不会来抢夺你的皇位,难道不应该开心吗?”
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
李昭瑢到底还年幼,未明白其中的巨大意义,但他疑惑的时候,却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迪丽古丽应道:“进来吧。”
但是人却没有进来,迪丽古丽疑惑,侧耳倾听,外面却是没有任何的声音,她拔出了随身的匕首,小心翼翼的去开门,门被打开,空无一人,吹进来的风让灯火恍惚,忽亮忽暗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背对着,迪丽古丽怒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敢如此戏耍?”
“我死的冤枉呀……..。”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来,那个人转过身,正是李君威,脸色苍白,眼眶漆黑,红色的长舌头耷拉的老长,眼睛、鼻孔和嘴角还有血流淌下来,迪丽古丽看清这张死人脸,扔了刀子,惊声尖叫起来:“鬼呀,鬼呀……..。”
迪丽古丽连连后退,摔在了地上,而李昭瑢却凑上前,问道:“三叔,你是鬼吗?”
tfboys之邻居同学是明星 小则
“对,我是个冤死的鬼!”李君威说道。
李昭瑢咯咯笑起来,说道:“三叔,你又搞怪了,不要这样,真的吓着母亲了。”
李君威笑了笑,扯掉嘴上的红布,擦了擦眼眶的煤黑和嘴角的果酱,擦了李昭瑢一脸,李昭瑢还以为只是开玩笑,捡起红布有样学样,也是扮鬼起来。
“你…….你没死?”迪丽古丽这才发现李君威不是鬼,诧异问道。
李君威点点头,捡起地上的迪丽古丽抛掉的匕首,在李昭瑢的后背比划着,说道:“是啊,我没死,想要杀我的人可是要死咯。”
“别!”迪丽古丽以为李君威要杀李昭瑢,立刻求饶,就要下跪,李君威抬手:“别,让孩子看到可不好,你是要撕破脸聊这件事吗?”
迪丽古丽见李君威如此,不知所措,李君威说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一切阴谋,只不过顺势而为罢了,现在我所有的目的都达到了,就差你了。”
安抚了迪丽古丽,李君威踢了李昭瑢屁股一脚,说道:“小子,去我房间柜子里拿些吃的来,我那里可是有很多好吃的,你去端一些来,给你母亲尝一尝。”
李昭瑢不知发生了什么,屁颠屁颠的去了,待他离开了,李君威直接把匕首插在了迪丽古丽面前的桌案上:“来吧,为了昭瑢,你自杀吧。”